我将来要成个什么样的人?(下)

(小说)

(选自莫吐儿传奇》第 三 之5-8章 )

(Adventures of Mottel)

(俄罗斯)

 肖洛姆·阿莱汉姆     姚以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5

你可知道我们屠夫的儿子明德尔吗?不知道吗?他住在哪儿,你当然更不知道了。他家的屋子跟医士家的屋子紧靠在一起,窗正好朝着美纳舍哈的果园。你要是坐在明德尔家的屋顶上,整个果园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全部学问就在于你要能够爬上明德尔家的屋顶,这对我来说真是啥也不算。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明德尔家的屋子紧靠着我们家屋子,而且比我们家屋子低得多。只要爬上我们家的阁楼(我没有梯子也行,怎么办到的,几时有机会我讲给你听),把腿伸进天窗,那你就上了明德尔家的屋顶了。你在那儿可以随心所欲,可以脸朝上躺着,也可以脸朝下趴着。不过一定得躺下来,要不然,老天爷,给人家看见了,那就热闹了……我干这事儿总是拣黄昏去给父亲做追悼祷告的时候。这时候最合适:天不怎么亮,又不怎么黑。从屋顶上看下去,我敢对你发誓,这果园根本不是果园,而是人间天堂!

夏天一到,树上就开花了,尽是些白花。一两天里,就有青果子结出来,比方说,刺李。有那么些个怪人,他们一定要等刺李黄了,甚至红了才吃。这有多蠢!我告诉你,刺李青的时候要好吃得多,爽口得多。你会说这时候又酸又涩嘴。那又怎么啦?酸能叫你痛快,止涩有特效药———盐。用盐擦擦牙齿,张着嘴巴过半个钟点,什么涩味儿都能消除得一干二净,那就又可以吃青刺李了……

刺李过后,红醋栗跟着熟了。在细细的枝条上挂着一串串黑点黄心的红果儿。你拿一串在嘴里一拖,那你满嘴都是又酸又香的果子———真是太好吃了!妈花半个戈比给我买过一小杯红醋栗,我拿它夹面包吃。

美纳舍哈的果园里,有两排灌木上密密麻麻的尽是红醋栗。这些红醋栗在太阳光下红通通的,闪着耀眼的光彩,真想用两只手指头去拈它一串,或者一颗,摘下来往嘴里送!请你相信我,只要我一提起青刺李、红醋栗,我嘴里马上就有股涩味儿。

还是谈谈欧洲甜樱桃吧。它青的时候不长,熟起来很快。我可以向你发誓,有一次我躺在明德尔家屋顶上,亲眼看见有几颗欧洲甜樱桃绿得跟青草一样。我把它们记得清清楚楚。这是早晨的事。中午,在太阳光下,它们的脸蛋儿竟红起来了,到傍晚整个儿都红得像火一样!

妈也给我买过欧洲甜樱桃。但是多少呢?五颗,用线串着的。怎么对付它们呢,这五颗甜樱桃?我拿它们稍微玩了一会儿,后来自己也没注意它们跑到哪儿去了……

6

美纳舍哈家园子里的甜樱桃,多得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你当然也猜得到,我想数清楚一根枝条上到底有多少甜樱桃。可是枉费心机!数来数去,怎么也数不清。甜樱桃在枝条上长得很结实,掉在地上的事是不大有的,除非它熟透了,黑得跟李子一样。现在来谈谈桃子。桃子一黄就会掉下来。我最喜欢吃桃子。我一生总共只吃过一只桃子,至今嘴里还有它的香味儿。这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时我还没满五岁。父亲还活着,家里的东西,碗橱呀,沙发呀,书呀,铺盖呀,都还原封未动。有一天,父亲从教堂里回来了,他把手放在大礼服的插袋里,问我和我哥哥艾利亚:

“孩子,想吃桃子吗?我给你们带桃子来了!两只桃子!”

说着他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我和我哥哥艾利亚一人一只黄灿灿、香喷喷的大桃子。艾利亚沉不住气匆匆忙忙念完“荣耀归于地上果实的创造者”这句祷词,就把整个桃子往嘴里一塞。我宁愿先拿我的桃子玩个够,把它欣赏够,香气闻够,然后再吃。而且不是一下子全吃光,只是一小块一小块地吃,夹面包吃。桃子夹面包味道真好。

从那时起我再也没吃过桃子,不过这一只桃子的味道我怎么也忘不了。现在我眼前是一棵桃树。我躺在明德尔家的屋顶上,望着一个个熟透了的桃子掉下来落在地上。有一只黄灿灿的、已经有点儿红了的桃子一下子裂了开来,露出了圆鼓鼓的核儿。有趣的是,美纳舍哈拿这无数的桃子做什么呢?不用说,又是煮成果子酱,放到地窖里去,一直放到它凝成糖粒,生霉为止。

桃子过后李子熟了。不过不是所有的李子都一块儿熟。我说美纳舍哈的果园里有两种李子。一种是黑李子———圆个儿,很甜,肉很厚实,皮近乎黑色。另外一种要普通些,叫“桶李子”,因为它便宜,认桶卖。它黏糊糊的,水分很多,皮又薄又滑。不过,决不如你所想象的那么蹩脚。要是能给你就好了!美纳舍哈可不是什么大方人……她宁可把李子煮成果子泥给自己过冬。只是她几时才能吃光这么多果子泥呢?

7

欧洲甜樱桃、桃子、李子一过,苹果就上市了。苹果,你要知道,不是梨。梨,哪怕世界上最好的梨———梨王,要是不熟,绝对不行,跟咬木头一样!可是苹果,尽管还是青的,核儿还是白的,可它就已经有苹果味儿了。你咬一口,嘴里立刻会酸溜溜的。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你答应给我两个熟苹果,我也不换给你半个青的。请注意,熟的要等不知多久;青的有的是,苹果树上的花落了就有。差别只在大小。苹果长的时间越久,个儿就越大,跟人一样。不过千万可不能这么说,大个儿的苹果一定好吃。小小的苹果往往比最大的还好吃。比方说,小个儿的乐园苹果,它们虽然有点儿酸,可是味道真好!再比方说,小花红,也不错。这玩意儿今年是大年!美纳舍哈当着我的面亲自对水果贩子鲁文说过,她卖苹果的时候一定得用大车运。

苹果树上还开着花哩,鲁文就已经来察看园子了。他想把全部收成预先买下来。鲁文是干这一行的老手。他只要用一只眼朝树上瞧一瞧,他就能马上告诉你,这棵树能带给他多少钞票,从来不会出错儿。除非刮大风,苹果没熟就掉下来,或者碰上了毛虫和青虫。不过这种事儿人是没法预料的。风由上帝作主,青虫也是。我只是不明白上帝干吗要造青虫和毛虫。难道就是为了不让鲁文有块面包吃吃吗?鲁文一再说,他不想从树上得到更多的东西,只想混块面包吃吃。他说,他有老婆孩子,得给他们面包吃。可是美纳舍哈肯定说,她的树不但可以给他面包吃,而且还能给他夹肉面包吃。

“这样的树能给人带来幸福,”她边指边解释,“这不是树,是黄金!你心里有数,我不是你的冤家。我对你说瞎话,就叫我遭天雷打!”

“阿门!”鲁文回答说,他那善良的、晒得发黑、脱皮的脸上笑眯眯的。“你得给我打保票,不刮风、不生虫,那我给你的价钱可以比你讨的价钱还要好!”

美纳舍哈有些莫名其妙,把他从脚到头打量了一阵,接着用她那男人般的粗嗓子开腔说:

“你得给我打保票,你走出去的时候,不会在平地上摔跤跌断腿。”

“在这些事上可打不了保票呀,”鲁文用善良的、笑眯眯的眼睛望着美纳舍哈,回答说,“这种倒霉事儿有钱的人往往比穷人先碰到,因为有钱的人有钱医治呀。”

“咳,你真聪明!”美纳舍哈这下可光火了,“你忘啦,一个人要别人跌断腿,那他自己会烂掉舌头的。”

“你怎么啦,”鲁文还是那么笑眯眯地说,“烂掉舌头也并不坏呀!不过,上帝保佑,可别让穷人烂掉舌头……”

8

可惜,美纳舍哈的果园没有归鲁文所有!要是果园归鲁文所有,不像现在那样由女妖精亲自经营,那我就要开心多了。这样的女妖精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比方说,树上掉下来一个小苹果。尽管它已经干瘪,生虫,皱得像老太婆的脸一样,美纳舍哈照样要弯下腰,把它拾起来放进围裙送到地窖里去。据说,去年她家烂掉满满一地窖的苹果。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上帝的旨意是要人到她果园里去摘苹果。对,可是怎么动手呢?最好当然是在夜里,大家都睡着了,偷偷地跑到果园里去装它几口袋苹果。可是狗怎么办呢?今年的苹果,好像故意跟人过不去,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在求人把它们摘下来!这怎么办呢?最好能知道一种暗号,一种咒语,好让苹果自己跑到你身边来!我左思右想,终于想出来了。不过,不是暗号也不是咒语,完全是另外的玩意儿:竹竿,一根顶上有钉子的长竹竿。只要你用钉子钩到苹果———就行了,苹果就是你的了。最重要的是,拿竹竿要小心,不要让苹果掉到地上去。当然,就是掉下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美纳舍哈还以为是风吹下来的哩。只是要当心,不能用钉子把苹果碰伤,要不她会猜到的……我敢说句夸口的话,我,比方说,就没有弄坏过一只苹果。也没有一只苹果从我手里滑下去过!要知道弄苹果的窍门:不要着慌。你忙什么呀!苹果弄到手,消消停停地吃了它,歇一会儿,再干。我给你打保票,准没有人会知道。

可是谁能想到,这女妖精美纳舍哈竟能知道她每棵树上的苹果有多少!有一天早晨她发觉少了几个。于是她决定要追查小偷。她偷偷地爬上自己家的阁楼躲在那儿。照我想,一定是这样。要不然我没法明白,她怎么会猜到我躺在明德尔家屋顶上耍竹竿儿呢!要是在她当场捉住我的时候没有证人,说不定我还能死乞白赖跟她胡缠一阵。不管怎样,我总是个孤儿,也许她对我会大发慈悲。可是她把我妈,把邻居彼西亚,把屠夫的老婆一起领到我们家阁楼上来了———你想想看,这婆娘有多毒辣———从阁楼上可以看见我怎么耍竹竿儿。

“瞧!你这宝贝儿子,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你可相信了吧?”这是美纳舍哈说话的腔调。

我一下子就能听出她那迷人的声音,回过身来,一眼就看到了四个女人。竹竿和苹果我并没有扔掉,是它们自己从我手里掉下去的。我不知道我怎么还能站得住。我难为情死了。要是没有狗,我真会跳进果园去摔死。最叫人难受的是妈的眼泪。她唉声叹气,哭哭啼啼,好像不会有完结的时候了!

“我的天呀!我活着干吗呀!我还以为我这没爹的孩子在教堂里给他父亲超度亡魂呢!可是他,我的天,却爬到别人家屋顶上,摘别人家园子里的苹果去了!”

那恶婆娘站在一旁怂恿着妈:

“该揍,这败类!该抽!要抽出血来!该打!小家伙应该知道,不能做小……”

妈没让她说出“小偷”这侮辱人的字眼儿。

“他是孤儿!他是个苦命的孤儿!”她用恳求的语气说了又说,还吻着美纳舍哈的双手,“他下次再也不敢了!”妈赌咒发誓地说这是最后一次!要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她自己死,就是把我埋掉!

“叫他自己赌咒,下次不再朝我果园里看一眼!”这是美纳舍哈的要求。她对孤儿也没有半点慈悲心。

我赌咒说:“再弄就烂掉我的手!再看就瞎掉眼睛!”

说完我们就回家了。妈怨天怨地,哭哭啼啼。我听着,一声不响,自己也哭了。

“你告诉我,你将来要成个什么样的人?”妈痛哭流涕地问我,接着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了艾利亚哥哥。

艾利亚立刻气得脸色铁青,这使妈大吃一惊。她怕他打我,不让我听见,悄悄地提醒他别碰我,因为我是孤儿。

“谁碰他啦?”艾利亚提高嗓门说,“我只是要知道,他将来要成个什么样的人?成个什么样的人?!”

艾利亚把牙齿锉得格格响,在等我回答他的问题,好像我知道自己将来能成个什么样的人似的!也许你知道我将来能成个什么样的人吧?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莫吐儿传奇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