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节,不好哭!( 四)

(小说)

(选自莫吐儿传奇》第一 之7/8章 )

(Adventures of Mottel)

(俄罗斯)

 肖洛姆·阿莱汉姆     姚以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7.

妈伸出两只手迎着我们走来了。她一把搂住了我,我觉得她的眼泪直往我脸上落。艾利亚跑进屋里去看父亲,我和妈留在院子里。我们四周围了许多人:有邻居胖大婶彼西亚,有她的女儿明德尔、媳妇彼尔儿,还有另外两个女人。她们说:

“有客人到你们家来拜节啦?恭喜恭喜!”

可是妈用哭肿了的眼睛看着地面。

“是呀,有客人……孩子回来看看生病的父亲。说来说去总是自己的孩子!”妈回答说,说完对正在摇头晃脑表示同情的彼西亚又添了几句,“这算什么鬼地方啊?没有一个人来过问!在教堂里唱了二十三年的诗……伤尽了元气……说不定还可以救他,可是没有钱……我所有的东西,靠上帝帮忙,都卖光了……一只枕头也不剩……连儿子也送去唱诗了……这都是为了他……都是为了病人。”

妈对邻居彼西亚这样唠唠叨叨地在诉苦,我在东张西望。

“你找谁呀?”妈问。

“这小家伙还能找谁?当然是找小牛喽!”彼西亚说着向我转过身来,好像对我特别亲热,“唉,我的孩子,小牛已经没了!没办法,只好把它卖给宰牛的了!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们养一头牲口已经够困难了。哪儿还谈得上养两头……”

真是不堪设想———小牛忽然成了“牲口”了!

这彼西亚真是个怪女人。什么事儿她都要管!她一定要知道,过五旬节我们家有没有奶油吃。

“您问这干什么呀?”妈问她。

“问问罢了!”彼西亚回答说,说着从披巾底下拿出了一罐奶酪递给妈妈。

妈却拼命用双手把她的罐子推开去。

“您怎么啦,彼西亚!您干什么呀?难道我们是穷叫化子吗?您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是呀,”彼西亚说,“正因为我知道您……我家母牛最近病好了,谢天谢地,我们现在有点奶油和奶渣了。算是我借给您的吧。上帝保佑,您以后还我好了……”

彼西亚还老跟妈谈个没完,可我只想快点到堆木料的地方去,快点去看小牛,小牛!要不是因为我怕难为情,我早哭了。

“要是父亲问你什么,你要说:谢天谢地,什么都好!”妈忽然没头没脑地叮嘱我说。艾利亚哥哥就解释得更加详细了:

“别诉苦,什么事情都别告诉他!随便他问什么,只许回答:谢天谢地,什么都好。跟你说的话,听见了吗?”

艾利亚哥哥说完就把我领进了父亲的房间。房间里的桌子上摆满了大瓶儿小罐儿。一股药味。窗关着。因为过节,房间里弄了点绿东西作装饰,床头上挂了一只用独活草编成的六角星———这一定是艾利亚的作品。地板上还铺了香草。

父亲看到我,用又瘦又长的手指做了个手势,叫我到他跟前去。艾利亚推推我,我上前走了两步,好容易才认出父亲来。他面色如土,满头斑白头发一根根翘着,闪闪发光,像装上去的假头发一样。一双黑眼睛深陷在眼窝里,说不出的不自然。连牙齿也好像是装上去的。脖子细得只能勉强支住脑袋。幸好他还能坐起来……他莫名其妙地颤动着嘴唇,大声喘着气,好像在游水:“呼!呼……”他摸摸我的脸。他的手皮包骨头,滚烫的。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真像个死人。

这时候妈进来了,她后面是医生,医生是个快活的人,黑皮肤,有一大撮黑胡子。他看到我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样,在我肚子上弹了一下,然后高高兴兴地对我父亲说:

“有客人到你们家来拜节啦!恭喜恭喜!”

“谢谢!”妈妈说着向医生点点头,要他快点给病人看病,快点给他开药方。

医生轰隆一声推开了窗户。因为窗总是关着,他把哥哥骂了一顿:

“我已经对你讲过一千遍:窗户是喜欢把它开着的!”

艾利亚哥哥朝妈那边抬了抬头———好像说,那是她的错,她不许开窗户,她怕开窗对父亲不好,老天爷保佑,别再让他伤风了。妈又向医生点点头,要他快点给病人看病,快点给他开药方。可是医生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只表,一只大金表,艾利亚哥哥的眼睛直盯住它瞧。这被医生看见了,他问道:

“您想知道几点钟吗?十点二十六分。您的表呢?”

“我的表停了。”艾利亚哥哥回答说,可是不知为什么,他脸上从鼻尖一直红到耳根。

妈急得要命。她希望医生快点给病人看病,快点给他开药方……可是医生还是不慌不忙。他不厌其详地问那些不相干的事情:我哥哥什么时候举行婚礼?格尔什-别尔对我的嗓子是怎么说的?他说,我应该有一副父亲遗传的好嗓子……妈气死了!最后,医生连人带椅子猛地朝病人转过身来,抓起了病人干瘪的手。

“节日过得怎么样?祷告做得好吗?”

“谢谢上帝!”父亲回答说,说着死板板地笑了笑。

“咳嗽好些了吧?觉睡得多些了吧?”医生凑到他跟前问。

“不,”父亲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正好相反……咳得很厉害……觉睡得很少……根本没睡……不过,得谢谢上帝,今天过节……过这样的节还有……客人……拜访……”

所有的眼睛都盯住“客人”瞧。“客人”呢,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儿,他的心早已飞向远方———落在院子里,落在木料堆旁,落在可以往小孩身上扔的牛蒡上,落在会噼啪一声响的白玉草上,落在聪明得已经可以算作“牲口”的小牛身边,落在山下流水潺潺的小溪里,说不定还飞翔在那辽阔无边、被叫做天空的茫茫苍穹之中。

8.

我们家邻居彼西亚“借”给我们的奶酪来得正是时候。我和艾利亚哥哥拿新鲜白面包蘸蘸凉奶酪,吃起来味道实在好。

“可惜太少了。”我哥哥艾利亚说。

这一天他情绪非常好,竟没有催我到格尔什-别尔家里去。

“你今天是我们家的客人!”他说。甚至还准我在木料堆上玩一阵,条件是不准得意忘形,不准撕破我这条独一无二的裤子。

哈———哈———哈!不准撕破这条独一无二的裤子!亏他说得出口,没人来笑话他,真可惜!你来看看这条裤子就知道了。嘿,才精彩哩!最好别提这条裤子了!还是谈谈财主约夏的木料吧!多好的木料啊!约夏当然以为这些木料是他的。去他的!这些木料是我的!我拿这些木料给自己盖了皇宫和葡萄园。我是王子!王子在自己的葡萄园里溜达,拔一根白玉草———在脑门上拍一下,再拔一根———再在脑门上拍一下……大家都羡慕我。连财主约夏的儿子斜眼根涅赫,穿着新做的呢衣服走过的时候,看到我的皇宫也非常羡慕。他用手指着我的裤子,斜着眼睛笑我,他说:

  “你可当心别丢了东西啊……”

“你给我滚远些!”我说,“要不我就把哥哥喊来了!”

所有的孩子都怕我哥哥,斜眼根涅赫拔起脚就往家里跑。我又在我的葡萄园里做起王子来了……可惜就是没有美尼!小牛已经不再是小牛,它已经是“牲口”了———这是我们家邻居彼西亚说的。天地良心,牲口是什么意思?干吗把小牛卖给宰牛的?真的要把美尼宰掉吗?它生下来就是为了给人宰的吗?小牛生下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人生下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突然间,听见家里传来一阵阵可怕的喊叫声和哭闹声……听得出有妈的声音……抬头一看———我家四周挤满了人。有男的、有女的……有的进去,有的出来……可我正趴在木料堆上,舒服得很呢!轻点儿轻点儿,约夏来了!他是屠夫教堂的执事,我父亲在这教堂里唱了二十三年的诗。约夏本人也当过屠夫,但他现在做的是牲口、皮革买卖。他发了财,发了大财!约夏气呼呼的,用两只手指着我妈说:

“这是怎末回事?这是怎末回事?佩西病得这末厉害,为什末不告诉我?(‘么’这个字的音他咬不准)为什末你们早不吭气?”

“我为什么要大叫大嚷呢?”妈不服气地说,她满脸都是眼泪,“全城人都看见我受的是什么罪……我要救他……他自己也老是求人救他……”

妈说不下去了。她使劲把胳膊弯向背后,拼命地仰起头。艾利亚一把托住她说:

“妈!你干吗要不服气?妈!别忘了,今天过节,不好哭!”

阔老爷约夏大发雷霆:

“你对我说什末———全城都知道!全城算个什末?非对我说 不可,对我!全部费用我来负担!衣棺殡葬———统统我来!要是没爹的孩子需要什末东西,不用客气来找我好了!”

他这些话并不能使妈得到安慰。妈还是号哭不止,昏昏沉沉 地瘫在我哥哥怀里。我哥哥艾利亚自己也泪流满面,老是对她说了又说:

“今天过节,妈!今天过节!妈,不好哭。妈!”

忽然我明白过来了。我的心缩成了一团。我非常难过,我也想哭,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可怜我妈妈,我不能看着她哭得死去活来,在我哥哥怀里直哆嗦。这时候,我才离开我的皇宫和葡萄园,走到妈跟前,也眼泪汪汪地照着哥哥的话对她说:

“妈!今天过节!妈,今天过五旬节!妈!不好哭,妈!”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莫吐儿传奇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