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毙快乐

(获《儿童文学》杂志童话擂台赛银奖)

萧袤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 萧袤,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儿童文学创作,迄今为止,已出版长篇童话《长牙鼠奇遇记》、《飞车手包头龙》、《小鲤鱼历险记》,童话集《外星人手记》、《电脑大盗变形记》、《波波熊的故事》、《为人鱼姑娘当翻译》、《中国童话大师经典丛书.萧袤童话》,短篇小说集《枪毙快乐》,少年传记《航海英雄哥伦布》,图画书《我也是英雄》、《男孩和青蛙》、《跳绳去》等四十余种,作品曾入选《世界著名魔法童话》、《经典中国童话》、幼儿园补充教材、新标准小学语文读本等,连续七年入选《中国年度童话》,曾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张天翼童话寓言奖、国家文化部蒲公英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等奖项。 

穷快乐并不是他的外号,他真的就叫穷快乐。如果你认为世界上已经没有姓穷的了,那你一定错了,姓穷的可多着呢!

但是从上学那天起,穷快乐就永远跟他心爱的名字告别了。

他现在叫傻蛋。这个名字是何马老师为他取的。报名那天,何马老师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

“穷快乐。”

“叫什么?请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也叫穷快乐。”

“唔,这个名字不好。”何马老师侧了侧脑袋,用右手食指顶着太阳穴考虑了半天,“现在大家都富了,你为什么还姓穷呢?”

“因为我爸爸姓穷,我妈妈也姓穷,我家本来就、本来就……很穷。”

“我不准你说傻话!”何马老师有点生气了,“这个名字太难听,我们学校不需要快乐。引用古校长的话说,让快乐永远从我们学校消失吧!天哪,我怎么让那两个字从嘴巴里说出来了。沙拉,饶恕我吧!我不是有意的。你的名字得改,叫傻蛋怎么样?”

沙拉是一种治皮肤病的软膏,在饿极了的情况下也能吃。因为它曾经救过国王的命,整个好好玩国的人,就用它取代上帝的位置了。

所以何马老师这样说:“沙拉,饶恕我吧。”

“老师,你骂我。”穷快乐说。

“没有哇,老师什么时候骂过你。”何马老师问。

“你骂我爸爸是傻瓜,我妈妈也是傻瓜。”穷快乐说,“只有傻瓜跟傻瓜结婚,生下来的蛋,才叫傻蛋。我才不是傻蛋呢!”

“那你到底愿不愿意报名?愿意报名就叫傻蛋,不愿意就拉倒。请便吧!”

何马老师把报名表揉作一团,正要扔进字纸篓里时,穷快乐低着头,咬着牙,像蚊子那么小声地说:“我愿意!”

“这不就得了,傻蛋!多好听的名字。”何马老师亲切地说,“快进教室去吧!”

对傻蛋来说,只是名字变了,其他的一点也没变,他还是那么快乐。他快乐是因为他终于上学了,终于成为一名学生了。此前,他好想成为一名学生,好想好想。

他跟爸爸说:“我好想上学。”

爸爸哈哈笑了:“是啊,我好想当国王。”

爸爸当不了国王,这几乎是一定的。

爸爸在街上帮人擦皮鞋,一天下来挣不了几个钱。妈妈也在街上帮人擦皮鞋,一天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没有钱,傻蛋自然不能去上学。好在爸爸妈妈有一份快乐的心情,生活虽然苦,总算一天天熬下来了。

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富人。富人不快乐,总是愁眉苦脸的。他愿意出钱送傻蛋上学,但条件是――爸爸妈妈必须把双份的快乐送给他。

爸爸妈妈答应了。

本来傻蛋以为,学校是一个快乐的天堂。可事实正好相反,从他上学的第一天起,他就不停地寻找,希望找到一个快乐的同伴,然而他非常失望。

除了他之外,好好玩学校找不到一个快乐的人。

何马老师来上课了,这节课是:找碴子。

每个同学都非常紧张,生怕被老师找到什么碴子。可是,哪个同学没有一点儿碴子呢!就说全班最优秀的学生阿亮吧,他也被老师找到了一个碴子:

“阿亮,为什么嘴角边挂着一粒饭?”

“没有哇,老师,那是一颗痣,白痣。”阿亮站起来说。

“怎么?你想反对老师是不是?”

“不,我、我不敢……”

“那不就得了,阿亮,”何马老师亲切地说,“告诉老师,为什么嘴角边挂着一粒饭?”

“因为我太馋,吃饭像抢饭似的;因为我粗心,吃完饭没有照镜子;因为我自私,想比弟弟多吃一粒饭;因为我骄傲,以为成绩好就可以在嘴角边挂上一粒饭;因为我虚荣,想通过嘴角边挂上一粒饭,以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我……”

“很好,”何马老师点点头,“承认错误就是一个好孩子。老师原谅你了,下次不要再在嘴角边挂上一粒饭了。”

“哈哈哈,”傻蛋笑起来,“可是,那本来是一颗痣呀!”

就因为这句话,傻蛋被何马老师关了三天禁闭。

这一节课是:问答课。

何马老师随便点起一名学生,问:“爱因斯坦的胡子有多少根?”

那名同学很快就能回答,因为他刚刚看过笔记,上次何马老师用整整一天的时间,讲过这个重要的问题。

“384根。”

“很好,”何马老师点点头,“那么,爱因斯坦的爸爸有多少根胡须呢?”

“这个……”那名同学面有难色。

何马老师却得意了:“我说同学们哪!我们要学会举一反三,熟能生巧,要学会发散性思维,不能满足于老师讲什么,你们就记什么,还要有更高的要求,老师没讲什么,你们也要记住它。有谁知道爱因斯坦的爸爸有多少根胡须?”

成绩最好的阿亮站起来:“383根。”

这是阿亮偶尔在一本医学书上看到的,因为爱因斯坦的爸爸做过下巴纠正手术,正好要先括掉胡须,那个细心的医生记下了理发师括下来的胡须总数,是383根。

“非常好!”何马老师看起来有点儿兴奋。

不过不是真的,因为他一直在板着脸。要是何马老师一兴奋,同学们就该倒霉了。决不让任何一名同学快乐,是他一贯的作风。因此接下来他恶狠狠地问:

“有谁知道爱因斯坦的爸爸的爸爸有多少根胡须呢?”

全班无一人举手。

何马老师的目光巡视教室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有人举手。

他正准备洋洋得意时,因为他的问题终于没有人能回答,说明他比学生们高明,也比学生们聪明,傻蛋不合时宜地举起来手来:

“哈哈,老师,这个问题好好笑哦!”

如果要说傻蛋傻,那是因为他对什么问题都觉得好笑。如果仅仅是觉得好笑,那也没什么关系,坏就坏在他一觉得好笑,总是笑出声来。

明朗的笑声在何马老师听来是那么的刺耳。不但刺耳,而且惊心。如果傻蛋的笑声,正好被古校长听见,他何马老师本年度的奖金,立马就要泡汤了。

就这样,傻蛋被何马老师关了三个月的禁闭。

这一节课的任务是:检查作业。

好好玩学校的老师为了不让同学们快乐,总是布置很多作业。这是他们在教研会上总结的成功经验,屡试不爽。

何马老师每年总被评为模范老师,就因为他给学生布置的作业总是最多。

教室太小,何马老师不得不把检查作业的场地,临时搬到操场上。

大多数同学是开着车来应付检查的,有自行车、三轮车、面包车、大卡车,甚至有一位火车司机的儿子,弄来了24节火车车厢。

不用说,车里装的全是作业。

真像一个热闹的菜市场。何马老师兴奋得像一个收税员,在堆成山的作业本之间,跳上跳下,蹿出蹿进。

所有的同学都愁眉苦脸的,生怕自己的作业通不过检查。

何马老师一向以严格出名,如果你点错了一个小数点或者写错了一个标点符号,那么得了,就算你写完了24节火车皮的作业也是白搭。

“全部重来!”他会这样说。

就算你当场呕吐,他也会板着脸,撂下一句硬梆梆的话:

“没什么价钱好讲的。全部重来!”

只有一个同学例外,他就是傻蛋。傻蛋像一个猴子似的,在作业山边蹦蹦跳跳。这情景太让他吃惊了,也太让他兴奋了,他甚至开心地格格笑了。

“傻蛋!你的作业呢!”何马老师暴喝一声,把傻蛋从火车厢顶上吓得翻滚下来。

“哈哈哈,做那么多作业干嘛呢!”傻蛋还在笑!“自从我上学以后,爸爸妈妈就整天不快乐,我得逗他们开心,哪有时间做作业呀!哈哈哈哈……”

因为是在操场上,傻蛋的笑声无遮无拦,传得很远,全校师生都听见了。不用说,古校长也听见了。就见古校长像一头发疯的驴子,从校长室里冲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

“反了,反了,我居然在我的校园里听到了可恶的笑声!”

全校师生吓得面如土色,噤若寒蝉。

是的,除了傻蛋,好好玩学校从来就没有人发出过笑声。老师们不敢笑,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要提防着学生们的笑。学生们干脆就不会笑,因为有那么多作业等着他们去完成,有那么多的考试等着他们去应对,还有那么多让人紧张都来不及的奇怪的课程……

哪里还笑得起来呀!

为了尽量减轻自己的责任,何马老师一个饿虎扑食,把傻蛋使劲地压在身子底下,同时用手掌紧紧地捂住他的嘴巴。可是傻蛋的笑声,还是从何马老师的身子底下传出来:

“哈哈哈――格格格――嘻嘻嘻――咕咕咕――”

可怜的傻蛋被关了三年的禁闭。

就要糊里糊涂地毕业了,傻蛋提醒自己千万别笑。再笑,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不想把自己的青春年华,葬送在阴暗的禁闭室里。

那天在校园的花坛边,他看见了班上最漂亮的阿美。阿美在一朵花上神奇地看见了自己的脸,正好有一只蚂蚁爬到了花瓣上,阿美立即觉得自己的脸痒痒的,这种感觉真好笑,于是她笑起来。她笑得很轻,就像根本没有笑似的。

但是,傻蛋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阿美,你笑什么?”

“胡说,我哪里笑了!”

“你就笑了,我都看到了,你对着一朵花轻轻地笑。”傻蛋说,脸有点红了,“不过,你笑起来好好看哦!”

“我不跟你说了!”阿美头一低,正要走开,却看到了傻蛋一脸开心的笑。

“哈哈哈――格格格――”傻蛋笑起来显得有点傻!

突然从花坛里蹿出了何马老师,接着是班主任,接着教导主任,接着是古校长。他们全都像侦察兵似的,头上戴着用柳枝扎成的防空帽,手里拿着KJ03式冲锋枪。

傻蛋被五花大绑,捆在旗杆上。

古校长已经发出了枪毙的命令。古校长说,他们决不让一名学生快乐的毕业。既然傻蛋屡教不改,不可救药,不如干脆毙算了。

古校长还说,哪位老师打得准,今年模范老师的荣誉就授予给他。

全体老师趴在地上,端着冲锋枪,向傻蛋瞄准。

“预备,开枪!”古校长一声令下,子弹像飞蝗一样向傻蛋扑去。

同学们吓得闭上眼睛,阿美小声地哭起来。

“呸!呸呸!呸呸呸!”傻蛋一连吐了三口,愤愤不平地大声嚷起来:“行行好,能不能把壳儿给剥掉,花生连壳儿太难吃!”

原来,从老师们的冲锋枪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炒熟了的、喷香的黄泥花生哪!

“哈哈哈哈哈哈!”校园里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好像把憋了几年的笑声,一次给释放出来。

瞧,连趴在地上的老师们,也禁不住笑得打起滚来。

古校长没有时间追究究竟是谁把子弹给调换了,因为他也笑起来,并且笑得够厉害。他经年累月地从来不笑,这突然的爆笑,让他一口气没跟上趟,有点笑过了头。这不,给送到医院抢救去了。

古校长退休了,新校长上任了,他提出的口号是:我们的学校太需要快乐了,让快乐永远留在我们的校园吧!

看来好好玩学校真的会变得好好玩了,可惜傻蛋就要毕业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