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节,不好哭!(二)

(小说)

(选自莫吐儿传奇》第一 之3/4章 )

(Adventures of Mottel)

(俄罗斯)

 肖洛姆·阿莱汉姆     姚以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3.

叫我最开心的事情是卖碗橱。

虽然,卖父亲法衣上银流苏的时候也挺有味道。首先,听珠宝商约瑟尔讲生意经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人脸色苍白,脸上有块红斑。他走了三次又回来三次,最后当然是如愿以偿。于是他在窗子旁边坐下来,这条腿往那条腿上一搁,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黄鹿骨柄的小刀,屈起中指就利索地拆起流苏来了。我觉得要是我能这样利索地拆流苏,我就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可是妈哭得那样伤心,要是你看到了准会吓一跳!连艾利亚这个快做新郎的男子汉,也不知为什么把脸朝着门,莫名其妙地尖叫一声,用上衣的前襟擦起眼睛来。

“干什么呀?”父亲在他房里问。

“没什么!”妈回答说,一面说一面在擦哭红了的眼睛。她的下嘴唇和脸的下半部都在哆嗦个不停,说句老实话,只有心比铁硬的人,看到她才能不笑出声。

可是,这一切跟卖碗橱时出的花样比起来,真是差远了。

第一,我们家这碗橱怎样才能拿下来呢?我这一辈子都以为它是连在墙上的。难道能把它拿下来吗?第二,面包、安息日吃的面包卷、盘子、锡汤匙、锡叉(我们家有过两只银汤匙、一把银叉,但已经被妈卖掉了),这些东西妈又该放在什么地方呢?过逾越节吃的硬面薄饼又往哪儿搁呢?

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木匠纳赫曼正站在碗橱旁边,用指甲红通通的粗手指量碗橱的大小。纳赫曼认为,碗橱出不了门。你们瞧,碗橱这么宽,门这么窄———怎么也抬不出去!

“那它怎么进来的呢?”我哥哥艾利亚问。

“你去问它呀!”纳赫曼顶了他一句,“我打哪儿知道它怎么进来的?把它抬进来,它就进来了呗!”

有过那么一刹那,我甚至替碗橱担心———我想,它得留在我们家了。可是我这怀疑一会儿就消失了。纳赫曼带来了两个儿子,也是木匠,他们搬起我们家碗橱来真是神通广大。

纳赫曼走在最前头,他后面是他儿子和碗橱,再后面就是我。老头儿在发号施令:

“柯勃尔,往边上点!敏德尔,向右!柯勃尔,别着急!敏德尔,抬好!”

我在他们周围蹦来跳去帮他们的忙。妈和艾利亚连忙也不肯帮。他们站在那儿,看着那空出来的地方,看着那布满蛛网的墙壁,看着看着又眼泪汪汪。真是两个怪人———只有哭是专长!忽然,乒乓一声!碗橱上的玻璃在房门口打碎了。木匠跟他的两个儿子,你怪我我怪你,吵得一团糟:

“粗坯!”

“笨蛋!”

“见你的鬼!”

“你这该死的东西!”

“在干什么?”从病人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嘶哑的声音。

“没什么!”妈一面回答,一面擦眼泪。

4

最后轮到我的床和艾利亚的睡椅了。这一来可叫我着实快活了一阵。哥哥的睡椅从前叫沙发,本来是给人坐的。自从他订婚以后,他就睡在沙发上了;我呢,睡在他床上,沙发就此换了个名称,叫睡椅。

在我们家光景还好,父亲没灾没病,跟四个合唱人在教堂里唱诗的时候,沙发里有弹簧。后来弹簧到了我手里,我就拿它耍各种各样的把戏。我把手夹伤过,也险些儿把眼珠子挑出来;有一次我把弹簧卡在脖子上,差点儿给憋死。结果,艾利亚哥哥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把弹簧扔上阁楼,拿掉梯子了事。

沙发和床是个叫汉娜的女人买去的。没有讲好价钱以前,妈不许她走到东西跟前去细看。

“认货买货。没什么可细看的!”

可是等汉娜给了定洋,跑到沙发和床跟前掀起铺盖一看,她就像发疯似的啐了起来……妈气得要命,要还给她定洋。可是艾利亚哥哥不答应:

“说买定了,就是买定了!”

我们俩———我和我哥哥艾利亚———把铺盖在地板上铺好以后,就像两个大老爷一样直挺挺地往下一躺,两个人合盖一条被子(艾利亚的被子已经给卖掉了)。听哥哥说在地板上睡觉也相当舒服,我很高兴。

等他做完睡前祷告,睡熟以后,我就在地板上到处打滚。谢天谢地,这会儿地方可够了。多宽敞啊!多自在啊!简直是天堂!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莫吐儿传奇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