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节,不好哭!(一)

(小说)

(选自莫吐儿传奇》第一 之1/2章 )

(Adventures of Mottel)

(俄罗斯)

 肖洛姆·阿莱汉姆     姚以恩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译者简介]姚以恩1928年生,笔名晓云。江苏镇江人。1950年在上海俄文学校(现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并负责编辑《文汇报·俄语周刊》和《外语教学与翻译》等报刊,现任上海大学文学院荣誉教授。上海市外事翻译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上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从事《汉俄词典》的编纂工作,7080年代参加《列宁全集》第二版的译校,是主要定稿人之一。曾受到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中共中央编译局的表彰,被授予荣誉证书。长期从事外国文学的翻译介绍,主要研究、翻译著名犹太作家肖洛姆-阿莱汉姆的作品,译作有《莫吐儿传奇》、《节日的晚宴》、《小刀》、《苏拉巴蒂》,论著有《杰出的犹太作家肖洛姆-阿莱汉姆》、《肖洛姆-阿莱汉姆在中国》、《肖洛姆-阿莱汉姆与上海》。近期写作散文,主要作品有《铁流闲睇色尚妍》、《我有一把好扇子》、《散记戈老——贺戈宝权同志八五华诞》、《“P生”即是我——记矛盾给我的一封信》、《我与萧乾的文字交》等。其名作为专有条目收入上海市作家协会主编的《上海当代作家辞典》。

1

逾越节以前就碰到这样好的天气,我敢打赌,世界上谁也没有我,领唱人佩西的儿子莫吐儿,和邻居家的小牛美尼快活了(美尼这名字是我莫吐儿给小牛起的)。

我们俩在这第一个暖和的日子里一块儿发觉了第一线柔和的阳光,我们俩一块儿闻到了从解冻不久的地面下刚钻出来的第一批青草嫩芽的香气,我们俩又一块儿从各自的暗角落里钻出来,来迎接这第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

我,莫吐儿,领唱人佩西的儿子,是从一个又冷又湿的地窖里爬出来的,那是个地地道道的地洞,里面充满了药味和面团的酸味。邻居家的小牛美尼呢,它是从一座又小又暗、又泥泞又龌龊的牛棚里给放出来的,牛棚那歪歪斜斜的墙上尽是窟窿,冬天有雪往里钻,夏天有雨往里打。

我们就这样冲到自由的天地里来了,我们俩———我和美尼———对大自然感激不尽,准备各按各的方式尽情欢乐一番。我,领唱人佩西的儿子,高举起双手,张大嘴巴,狠狠地吸了一口春天里新鲜而又芳香的空气。我觉得我飘起来了,飘上了蔚蓝色的太空,那儿浮动着轻烟似的云雾,雪白的小鸟飞翔其间,啾啾唧唧,时隐时现。从我饱满的胸腔里不由自主地迸出了一支歌,这歌比节日里我和父亲在教堂唱经台旁边所唱的要美妙得多了,它没有词,没有调,它像瀑布倾泻,又像波涛奔腾,它是一首充满欢乐的《雅歌》:“主啊!仁慈的上帝!”

在这第一个春天的日子里,小家伙莫吐儿,领唱人佩西的儿子,这样表达了他的欢乐。邻居家的小牛美尼表达这种欢乐可另有一套办法。

邻居家的小牛美尼第一件事儿是把湿漉漉的黑脸钻到粪堆里去,然后用前蹄搔几下,接着是竖起尾巴,收起四条腿,跳起来,叫一声:“哞———”。这声“哞———”我觉得真滑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也学美尼的样,惟妙惟肖地叫了一声“哞———”。看样子,小牛很喜欢我学它,它又叫了一声,又收起四条腿跳了一下。不用说,我当然也跳了一下。这样重复了好几次:我跳,小牛也跳;小牛“哞哞”叫,我也“哞哞”叫。

谁知道这游戏要玩多久,要不是我哥哥艾利亚对准我后脑勺狠狠地给了一巴掌。

“你怎么不死掉呢!快九岁的小伙子了,跟牛玩!快给我滚回去,你这没出息的东西!你等着瞧吧,父亲一定要收拾你!”

2

胡扯!父亲决不会收拾我。父亲在生病。从结茅节的最后一天起,他就不在教堂里唱诗了。他整夜咳个不停。我们家来了个医生,黑黑胖胖的,有一撮小胡子,一双笑眯眯的小眼睛,是个快活人。他管我叫“胖小子”,用手指弹我的肚子。

他三番五次对我妈说,要她相信,光给我吃土豆不行。他还关照我们应该给病人喝肉汤和牛奶,牛奶和肉汤。妈凝神听着这些忠告,可是等医生一走,她就用围裙捂住脸,两个肩膀直哆嗦……过一会儿,她擦擦眼睛,把我哥哥叫到一边,两个人就嘁嘁喳喳讲开了。他们讲什么,我不知道,不过好像在吵嘴。妈叫哥哥到什么地方去,他不肯去。

“我情愿死,也不情愿跟这些人去借债,”他说,“顶好今天就让我进棺材!”

“住嘴,你这忤逆不孝的东西!你在放什么屁!”妈咬牙切齿,细声细气地说,一面说一面还把两只手直往他脸上指。从一旁看,她恨不得把他撕成一片一片的。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软下来了。她说:

“好孩子,我们该怎么办呢?你父亲多可怜呀!得救救他啊!”

“还是卖掉点什么吧!”我哥哥艾利亚看着碗橱说。

妈也看着碗橱。她擦了擦眼睛,低低地说:

“还有什么可卖的?卖灵魂吗?我看再没有什么可卖了。难道要卖掉这只空碗橱?”

“卖又怎么啦?”我哥哥艾利亚回答说。

“你这强盗!”妈红着眼睛瞪着他直叫,“我的孩子怎么成了这样的强盗啊?!”

妈气得不得了。不过,她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终于还是让步了。卖书、卖父亲法衣上的银流苏、卖两只镀金高脚杯、卖妈妈的绸衫、卖其他东西……让它们一样接一样流到不同买主手里时,都是这样。

书是书贩子米赫尔买去的,这人有一把稀稀落落的胡子,他一天到晚摸着它。可怜我哥哥艾利亚,到他家跑了三趟,好容易才把他请到家里来。妈看见他来,非常高兴,把手指放到嘴边,跟他做了个手势,表示说话要轻声些,不要让父亲听见。米赫尔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仰起头看着书架,照老习惯摸着胡子,低低地说:

“喂,给我瞧瞧你们有点什么玩意儿?” 

妈抬了抬头,叫我爬上桌子,从书架上把书递下来。用不着她再吩咐,我一纵身就跳上了桌子,但是说时迟那时快,我高兴得摔了个狗吃屎。哥哥把我骂了一顿,照他说,我跳得像个疯子。后来他就自己爬上桌子,把书递给书贩子。

米赫尔一只手翻书,一只手还是摸着胡子。每本书里他都要挑出点毛病:不是这本封面破了,就是那本书脊坏了,还有一些,干脆说根本不是书……等他看完所有的书———所有的封面,所有的书脊,他搔搔胡子,装腔作势地说:

“如果这是法典,全套的,我也许可以买下来……”

妈脸都气白了,哥哥却相反,脸气得像红布。他冲着书贩子说:

“你干吗不早说你只收全套法典?你这是来耍人的,来浪费人家时间的!”

“艾利亚,轻点儿,请你轻点儿!”妈央求哥哥说。

从隔壁父亲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嘶哑的声音:

“谁来了?”

“没有人!”这是妈的回答。

她叫哥哥到父亲那儿去,让她一个人跟米赫尔讲价钱,到最后她把所有的书都卖给了米赫尔。可以看得出,她卖得非常便宜,因为当艾利亚进来问妈卖了多少钱时,妈说:“这不关你的事!”

米赫尔急急忙忙把书塞进麻袋,慌慌张张溜走了。

选自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双桅船经典童书系列·第三辑·《莫吐儿传奇 责任编辑:吴芷菁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