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拖鞋和老小姐的故事(下)

(《儿童文学》2005年年度最佳童话)

关云匀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门锁响了。不妙,张太太回来了!鞋子们立刻你拥我挤,急匆匆地往鞋柜里赶。老拖鞋动作慢,还没来得及爬进鞋柜,张太太就进来了。

她刚从法院上回来,律师暗示她有损失一笔财产的可能。这让她心情烦躁,一进门就把脚上的高跟鞋甩到一边,气冲冲地蹬上小白兔拖鞋。这时,她发现了老拖鞋左脚,一把拎了起来。“嗯?另一只呢?”她四处看了看,“哼,倒霉透了,连拖鞋都是单只的!算了!不要了!”

老拖鞋左脚感觉自己在空中画了个弧线飞出窗户,“啪”地重重摔在马路上。他穿过窗子的时候撞到了正在眺望远方的老小姐,她抗议的尖叫声引起了张太太的注意。老小姐是张先生买回来纪念他们结婚三周年的,张太太一看见她内心不由地抽搐起来,怒气冲冲地也把老小姐摔到了窗外。

“哎哟!”老小姐和老拖鞋左脚同时大叫,因为老小姐不偏不倚地砸在老拖鞋身上——也幸亏是这样,不然美丽脆弱的老小姐非粉身碎骨不可。

一个捡破烂的正好路过,把老小姐和老拖鞋左脚一起扔到了破烂车上。

“啊!”老小姐惊声尖叫,“这么肮脏、这么龌龊、这么污秽、这么丑陋恶心的地方!”她不禁放声大哭。

老拖鞋左脚连忙安慰她,可老小姐号啕得更大声了。

“烦死啦!”车上的破易拉罐、塑料瓶和一些废铜烂铁嚷嚷起来,“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和我们一样,也是……”老小姐一听他们竟然把“垃圾”这个名词扣到自己头上,登时不顾仪态地和他们大吵起来。要不是老拖鞋左脚拼命拉住老小姐,极力在中间劝解调和。说不定这些废铜烂铁早就要对老小姐大打出手了。

就在时候,垃圾车的轮子咯在一块石头上,狠狠地颠了一下,老拖鞋赶紧拽着老小姐就势跳下了车。破易拉罐、塑料瓶们大喊大叫:“他们逃跑啦!他们逃跑啦!”可捡破烂的人正忙着算计今天的收入,因而没有听见。

老小姐和老拖鞋左脚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接着老小姐就开始埋怨老拖鞋左脚刚才不该使劲拦着她,把她弄疼了。老拖鞋左脚闷不做声,心里想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周围都是陌生的房子和道路,他们该样才能回家呢?

 

一只小燕子发现了这两个惶恐的旅行者,飞过来问:“你们好,你们在路当中干什么呢?这样很容易被车子轧着的。”

老拖鞋左脚拉着老小姐赶紧退到路边,礼貌地回答了小燕子的问题,并询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小燕子说是G街。

“G街!”老小姐又惊讶又开心地叫着,“真的是G街吗?那么,这附近应该有一家医院喽!”

“是的,”小燕子对她的兴奋感到诧异,“我还经常飞到各个窗口去看呢。”

“那,那么,”老小姐激动得有些结巴了,“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13岁的男孩?他得了很重的病,我得去看他!”

“那里有很多小男孩,”小燕子说,“你要找的是哪一个呢?”

“他很漂亮、很可爱!”

“能不能再具体点呢?”小燕子问道。

“这——这——”老小姐急得浑身上下叮当乱响。这么多年来她只关心小男孩一个人,觉得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应该用在小男孩身上,可现在,用一连串的赞美之词来形容他,却毫无用处。

最后,老拖鞋终于想起小男孩的左脚上有一个疤,那是他在海边玩时被贝壳割伤的——以老拖鞋的视野,就只能看到这些了。

“啊,”小燕子叫道,“我知道这个孩子,他总是一个人在病房里,很少有人来看他,他寂寞的时候坐在床沿上,无聊地晃荡着双脚。”

一听这话,老小姐的泪水一下涌出了眼眶,“那么,求求你,小燕子,带我去看看他吧,让我像从前一样给他唱歌、给他安慰吧……”

小燕子被老小姐的真心打动了,答应了她的请求。老拖鞋本希望小燕子把他们带回家,不过现在他想:应该去看看孩子啊,他现在很孤单,需要我们的关心;老小姐那么关心他,怎么能不让她去看一眼呢,她会很伤心的……。想到这里,老拖鞋心情舒展起来。

很快,小燕子衔着老小姐来到了小男孩病房的窗口。老小姐一看见孩子,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那叮叮咚咚的声响,表达着她此刻的幸福和痛苦。

她请求小燕子把她挂在窗口。小燕子照办了。

“什么时候你想离开,就叫我一声。”说完,小燕子飞走了。

孩子正在做着噩梦,他脸色潮红、呼吸紧促。但当风铃小姐“叮咚、叮咚”的歌声传入他的梦境时,梦中那些恐怖的东西都消散了,梦开始变得甜美而温馨,小男孩睡得很香甜,像在妈妈的怀里一样。

老小姐心怀爱意地守护着小男孩,而老拖鞋左脚则在窗台底下想念着家中的老伴,怀念他们在地板上走过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怀念他俩形影不离,相濡以沫的日子……“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

就这样过了两天。第三天早上,小燕子慌慌张张地飞来:“暴风雨就要来了!”他不安地拍打着翅膀,“我们必须找个地方躲一下!”

可老小姐执意不肯:“他正在发着高烧,如果今夜烧不退的话,会很危险的!”

无论老拖鞋左脚和小燕子怎样劝说,老小姐都无动于衷,她的执拗劲儿又上来了。有几次小燕子想强行把她摘下来,可都被老小姐拒绝了。小小燕子和老拖鞋只好躲到附近一处安全的地方观察情况。

天开始变得阴沉沉的了。大团大团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慢慢地向地面压下来。风也肆无忌惮地狂扫着。老小姐的身体开始在风中失控了,她的各个铃铛毫无节奏地互相撞击,碎裂,发出可怕的叮当声。但她又一次拒绝了小燕子的好意,因为病痛中的孩子在呻吟。

“他的脸多么红啊!”老小姐痛苦地想着,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几近支离破碎的痛楚,“他一定很难受,我不能就这样离开他。”

随着一记震人心魄的霹雳,大雨倾盆而下,冷酷无情地摧残地面上的一切。老小姐现在浑身上下已经是伤痕累累。小燕子已经没法再飞上去了,他几次做飞翔的冲击都被狂风暴雨残酷地击退了,险些折断了翅膀。

老小姐渐渐意识到死亡正在向她逼近。“我就这样死了吗?”她开始心心慌起来,她想,“那,让我再看一眼我的孩子吧。”

她恋恋不舍地望向病床上的孩子。孩子向窗边翻了个身,在睡梦中呢喃着:“妈妈——”

他一定是梦到妈妈了吧。一股凄凉的幸福一下子涌满了老小姐的心房。她觉得孩子一定在呼唤着她。这使得她顿时像个真正的母亲那样无所畏惧。

    她喃喃地说,“我不怕,我一定会守护我的孩子到最后一秒。我不怕……”

暴风雨仿佛对她的坚持感到非常愤怒,咆哮着掀起一轮轮残忍的攻击,要置她于死地。

老小姐痛苦地挣扎着,破碎的铃铛绝望地撞击着,发出凄凉的呼唤——她在呼唤着孩子的名字。

小男孩终于被老小姐垂死的声音惊醒了,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就在这一刹那,老小姐被暴风雨卷走。她变成无数的晶莹碎片四散飞溅,撒落地面。小男孩在朦胧中仿佛看见无数的小星星,在眼前瞬间闪烁,又瞬间消失了无踪迹……

“多美啊!”孩子低声地赞叹。

暴风雨终于停歇了,温暖的阳光洒满了大地。烧退的孩子把看见星星的事告诉了护士,护士很奇怪,其他的孩子都说昨夜很吓人,而这个孤独的小孩却做了个美丽的梦。

老拖鞋左脚哭了很久。他和小燕子为老小姐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他们把风铃的碎片埋在医院花园里的一棵老橡树下。然后,小燕子就把老拖鞋送回了家。

 

老拖鞋夫妇终于团聚了。张先生和张太太却最终离婚了。病愈的小男孩在受了委屈后仍会跑到阳台上闷闷不乐,但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在风铃的叮当声里获得温暖的安慰了。老拖鞋注意到孩子常常坐在阳台上发呆,笑容越来越少,他十分担心,把这件事告诉了大伙儿,于是家庭用具们秘密地召开了一次会议。

一天晚上,张太太上夜班,留下小男孩一个人。他坐在阳台上仰头望着夜空中的星星。其中一颗小星星似乎发现了他,向他眨了好几下眼。

“你有那么多伙伴,多幸福啊,”男孩子对星星说,“可我呢……”他觉得十分孤单,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个时候,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以为妈妈回来了,回头看时,却惊讶地发现是老拖鞋夫妇手挽着手向他走来。

“天哪!”男孩子难以置信地使劲揉着眼睛,“拖鞋竟然自己会走路!”

让他更加目瞪口呆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在老拖鞋夫妇的带领下,一双双鞋子排成两列,迈着整齐轻快的步伐向阳台走来。这时,屋子里开始活跃起来:玻璃茶具们开始演奏欢快的乐曲;小闹钟神气地敲打着“滴嗒”的节奏;重音部分由家具们负责,他们跺着脚,晃动着庞大的身躯,使音乐更加气势磅礴;客厅里的灯营造出温暖美好的气氛。

小男孩的嘴张得大大的,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时,窗台旁响起清脆悦耳的歌声,是小燕子在唱出欢快的旋律。四只可爱的小老鼠在歌声中摇摆着身体跳舞,他们已经长大一些了,但还是有些害羞,舞姿也很笨拙。而老鼠强则靠在墙根上,打着拍子和响指。

渐渐地,男孩子适应了这光怪陆离的一切。于是,他也融进了这沸腾的欢乐中,尽情地跳啊、笑啊,从来没这么开心过。星星们发现了这场奇特的舞会,也一闪一闪地送来祝福的信号。

当小燕子唱出最后一个音符时,所有的鞋子组成了五个大字:欢迎你回来!

孩子高兴地哭了:“谢谢!谢谢你们!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有这么多关心我的伙伴。”

床低声对老拖鞋说:“嘿,老伙计,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很没出息,但今天你出的这个主意真是棒极了!”

老拖鞋颇有些得意地看看老伴。在如潮的狂欢中,他们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分离了。

夜深了,玩累的孩子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沙发温柔地抱着他,衣柜抖出件大衣轻轻为他盖上,大家不约而同地说:“嘘!晚安。”

那天晚上,在男孩子的梦里,一直回荡着“叮咚叮咚”的歌声,那熟悉的旋律如同清澈的泉流,好似轻柔的和风,仿佛喃喃的细语向他倾诉,将他的梦境装饰得分外安详、甜蜜……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