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灰点儿

(《儿童文学》2004年中国年度最佳童话

 萧 萍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萧萍,湖北沙市人。戏剧学博士,副教授。现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副主任,硕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从事儿童艺术研究与创作,发表近百万字作品。出版有《春天的浮雕》、《开心卜卜系列》(四卷本)、《青艾的歌剧》、《和方舟约会》等多部深受小读者的作品,翻译《儿童情绪管理绘本》(八卷本)、《灰狼家的淘气包》、《回家路上》等,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大奖,全国青少年优秀图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大奖,上海市幼儿文学一等奖等。

 

城市的边缘上有一座美丽的村庄,人们都叫他咩咩村,因为这里的居民全都是羊。咩咩村的大门是羊毛搭的,屋顶也是羊毛铺成的,风吹过来的时候,雪白而卷曲的羊毛会在风中一起跳舞。

小个子灰点儿和他的妈妈就生活在这个村庄里。灰点儿有着直直的灰色的皮毛,一对淡绿色的眼睛,这使他看起来和其他的羊不太一样,不过灰点儿并不在意,他总是快乐地跳着他浅色的小蹄子,飞快地跑来跑去。

咩咩村所有的羊儿都认识灰点儿,大家都叫他奔跑的灰点儿。那是因为从小灰点儿就比任何一只羊都跑得要快,而且,他总是很乐意为大家奔跑着干些什么。

羊们总是对他说:

“灰点儿,去帮我把煎饼从店里取回来,请快点跑!快点跑!我要热的煎饼啊!”

“灰点儿,给我的姨妈送点青草吧,请快点跑!快点跑!上面的露珠你不要碰掉啊!”

“灰点儿,快给我的孩子送件羊毛大衣吧,请快点跑!快点跑!马上就要起风啦!”

……

小个子灰点儿总是大声地回答“咩咩”,他的嗓子听起来有点奇怪,似乎并不像其他的羊那样可爱和温柔,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他照样一边像一支快乐的灰箭那样射出去,一边用沙哑的声音快乐地歌唱:

“灰点儿灰点儿快快跑,

弯弯的眉毛大大的脚,

左手拿煎饼右肩扛青草,

哎嘿吆,哎嘿吆,

我是大力气的小羊羔。”

……

每当其他的羊称赞灰点儿是个快乐的愿意帮助别人的孩子,只有一只羊用充满忧伤的目光看着灰点儿,她就是灰点儿的妈妈。灰点儿的妈妈是一只上了年纪的老山羊,她的脸上有很多很多皱纹,他们像揉皱的棉布那样让人温暖和放心。从小灰点儿就最喜欢和妈妈呆在一起,他喜欢妈妈一边用头和角给自己蹭身子,一边讲故事。

“从前,有一只小狼,他的名字叫灰点儿……”

“不对,妈妈,是一只小羊,你错了,妈妈,应该是从前有一只小狼,他的名字叫灰点儿。”

他们常常这样开始讲故事。或许是妈妈老了,她的牙齿不关风,她总是把小羊说成小狼。这个时候灰点儿总是会耐心地一遍遍纠正妈妈。

每当这个时候,妈妈就会沉默一会儿,用她的嘴巴轻轻抚一抚灰点儿的头顶,然后再开始每天的故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奔跑的灰点儿慢慢长大了。

又过了很久,他越来越强壮,几乎就成了大个子灰点儿。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羊们却开始疏远灰点儿了,起初他们用怀疑和不安的眼神注视曾经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小灰点儿,不久,灰点儿发现,在他的四周到处都是充满敌意和仇视的眼光,他们不再接近灰点儿,甚至只要一看到灰点儿,他们立刻就关上门,很多人家还买来木头来加固门窗。有几次,灰点儿想像过去一样去敲鸡婶婶的窗,结果,他听见里面传来惊慌的哀求声:“求求你,灰点儿,看在过去的份上,离我的孩子们远点儿!”

灰点儿很是沮丧,也非常难过,因为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灰点儿开始变得消瘦和忧愁,他徘徊在咩咩村的山坡上,可是他既不是去取热的煎饼,也不是去送带露水的青草,他奔跑着,只是因为他感到特别困惑和孤独。在灰点儿看来,没有什么比丧失奔跑的快乐更加痛苦的事情了。

灰点儿吃得越来越少了,最要命的,他发现自己并不爱吃过去最爱吃的青草和嫩树叶,他明显地瘦下去,常常无缘无故地发呆,焦躁不安地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或者发疯一样奔跑在咩咩村的山坡上。

究竟是为什么呢?他悲哀地想,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远离了我?灰点蜷缩在妈妈的怀里,伤心地大哭,现在,除了妈妈,所有人都离开了灰点儿。

妈妈用嘴巴细心地帮灰点儿梳理背上的毛,她说,“灰点儿,坐下来,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灰点吸了一口气,乖乖地坐到妈妈身边。

“很久以前有一只正在散步的羊……”

“我知道,他的名字叫灰点儿。”灰点儿抽泣着,可还是不忘补充一句。

妈妈用下巴蹭了蹭灰点儿的眼泪,摇了摇头,接着说:

很久以前有一只正在散步的羊,她的名字叫大朵儿,当她走过银杏树的时候,她惊奇地发现了一只刚刚出生的小狼!

起初她有些害怕,谁都知道羊和狼是永远的敌人,可很快大朵儿就发现这是只被遗弃的小狼,他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只有偶尔睁开的绿眼睛哀求地望着四周。好心的大朵羊犹豫了片刻,决定把小狼带回村庄。

很快,所有的羊都远离了大朵羊,因为她带回来一个狼崽,那是要命的东西啊!可是大朵儿怎么也不忍心扔掉这只小狼崽,因为他的绿眼睛是那么无辜和纯洁。她叫他灰点儿。

小灰点儿是喝羊奶和吃青草长大的,当然,他并不能知道自己是一只狼。他只是觉得自己和别的羊长得不太一样,这是他从小就感到苦恼的事情。

有时候灰点儿牵着大朵羊妈妈的手走过羊群,羊们都会发出尖锐的叫声。灰点儿就会疑惑地问大朵羊:“亲爱的妈妈,他们为什么会害怕呢?”

“或许是因为你的尾巴太硬了,让他们感到害怕。”大朵羊忧伤地说。

灰点儿觉得很内疚,于是就去河边找来最大的树枝,把尾巴绕在上面,使劲地绕呀绕呀,他多么希望自己有一根和别的羊一样柔软的尾巴啊!

还有时候灰点儿和大朵羊路过一个鸡舍,他看见芦花母鸡费力地下蛋,就想立刻走过去对她说:“鸡婶婶,我可以帮助你吗?”可是还没等灰点儿开口,母鸡就吓坏了,她咯咯叫着惊慌地拍着翅膀,丢下鸡蛋独自逃就走了。

灰点儿轻轻地抚摸着那些圆圆的鸡蛋,他疑惑地说:“亲爱的妈妈,母鸡为什么要逃走呢?”

“或许是因为你的牙齿和爪子太尖了,让她感到害怕。”大朵羊忧伤地说。

灰点儿觉得很内疚,于是就去河边找来最大的石头,把牙齿和爪子放到上面,用力地磨呀磨呀,他多么希望自己有世界上最圆润的牙齿和最毛茸茸的爪子啊!

虽然灰点儿觉得自己是一只长得很丑的羊。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做一只善良和快乐的小羊。因为灰点儿的个子比较大,所以,他总是抢着去干力气活,盖房子、修路,打扫卫生或者奔跑着送东西,他样样都很在行。灰点儿还帮着鸡妈妈修好了鸡舍,他学着母鸡的样子坐在那些鸡蛋上,用自己的体温孵出了一群可爱小鸡!鸡妈妈看到小鸡们唧唧喳喳地跟着灰点儿在草地上散步,她的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了。

渐渐的,大家开始接受了可爱勤劳的灰点儿,很多羊都让他帮着去送东西,现在他们亲切地叫他“奔跑的灰点儿”——

“灰点儿,去帮我把煎饼从店里取回来,请快点跑!快点跑!我要热的煎饼啊!”

“灰点儿,给我的姨妈送点青草吧,请快点跑!快点跑!上面的露珠你不要碰掉啊!”

“灰点儿,快给我的孩子送件羊毛大衣吧,请快点跑!快点跑!马上就要起风啦!”

……

可就在大家快要忘记灰点儿曾经是一只狼崽的时候,灰点儿却越长越像一只真正的狼——他那灰色的皮毛和闪亮的绿眼睛,虽然依旧是那么憨厚可爱,可是羊们还是不寒而栗。

他们开始远离灰点儿,处处提防他。

这一切的变化非常突然,小狼感到非常难过,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依旧奔跑着,等待朋友们的回心转意。

终于在这一天黄昏,孤独的灰点儿等到了一个客人,那是一个异乡人。灰点儿兴奋极了,主动地上前打招呼,询问他是否需要自己的帮助,他非常热情地大声说:“你有煎饼要送吗?你有青草要送吗?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就是奔跑的灰点儿。”

异乡人或许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一只活蹦活跳的狼,他惊慌失措地望着灰点儿,连自己随身带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

灰点儿连忙帮他拣起来,把这个黑乎乎、奇怪的长家伙还给了异乡人,他还调皮地说:“哎呀,这是谁的尾巴呢,为什么比我的还硬啊?”

异乡人没有说话,他呆了一下,迅速地接过灰点儿递过来的东西,然后——

就势瞄准了灰点儿

……

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妈妈突然沉默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把故事讲成这个模样。

灰点儿也沉默了,他第一次没有问妈妈“后来呢”。他抬起眼睛,这一次他看见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绿眼睛,尖牙齿,大尾巴——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从小就是一头最丑的小羊。

可是,灰点儿还是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妈妈,我真的是一只狼吗?真的吗?我真的那么让人讨厌吗?”

妈妈并没有直接回答灰点儿的问题,她只是有点哀伤地说:“亲爱的灰点儿,我爱你。无论你是谁,你都是妈妈的孩子。”

灰点儿发现自己哭了起来,那么多的眼泪流下来打湿了他曾经想要磨秃的爪子,灰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大声哭叫起来:“妈妈,我就是一只羊!我宁愿做一只最丑的羊!妈妈,请你告诉我,我是一只名叫灰点儿的好羊!”

妈妈的眼泪顺着她的皱纹流下来,她把头放在灰点儿的肩膀上摩挲着,平静了一会儿,她接着说:“你是一只小狼,灰点儿,这是你和妈妈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你现在长大了,你应该明白,不管怎么说,在羊居住的地方,狼就是最大的威胁,无论……无论这只狼,他的心地有多么善良……”

灰点儿听着,伤心地默默流泪。

“孩子,我其实不愿意看到你把属于自己的尾巴、牙齿和爪子磨掉,要知道那是天生属于你的东西啊,你应该保留它们。你长大了,你是一只狼,你应该回到你的森林里去,那里有你的生活和你的伙伴。”

妈妈停了一小会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说:“可是,灰点儿,你要记住一点,在这个世界上,是弱小的羊群帮助你慢慢长大。”

灰点儿不再说话了,他只是紧紧地依偎着妈妈,他甚至伸出强壮的前腿拥抱了妈妈,他突然发现妈妈的身子变小了,变瘦了,他用爪子轻轻地抓着妈妈背上的毛,像过去一样亲亲她的下巴。

从这一天以后,再没有看到,在咩咩村里有一只灰色的丑陋而快乐的“羊”,这里也恢复了从前的平静。只是在很深的夜里,会有一个灰色的影子,一会儿像闪电一样在山坡上奔跑,一会儿像石头一样伫立在高处眺望,他的背影忧伤而眷恋。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