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敞开心扉

(选自《爱德华的奇妙之旅》二十

(The Miraculous Journey of Edward Tulane )

[美国] 凯特·迪卡米洛 著   王昕若 译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到了,夫人。瞧瞧那兔子娃娃吧,”卢修斯说。

玩具修理商把灯一盏盏地关掉后便走了。

在商店的黑暗中,爱德华可以看到那个娃娃的头和他的一样也是被打碎了又修理好的。他的脸实际上布满网状的裂纹。她戴着一顶婴儿帽。

“你好吗?”她用又高又细的声音说道。“我很高兴和你认识。”

“你好,”爱德华说。

“你在这里有很长时间了吗?”她问道。

“好多好多个月了,”爱德华说。“不过我不在乎。对我来说什么地方都一样。”

“哦,对我来说可不一样,”那娃娃说。“我已经活了一百岁了。在那些岁月里,我所生活过的地方有些像天堂,有些则很可怕。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每个地方是不同的。你也会在每一个地方变成一个不同的娃娃。完全不同的。”

“一百岁了?”爱德华说。

“我老了。那个玩具修理商可以证明这一点。他在修理我的时候说我至少有一百岁了。至少一百。至少一百岁了。”

爱德华想起了在他短暂的一生中发生的每一件事。如果你在这世上活了一个世纪你会有怎样的冒险经历啊?

那个老娃娃说,“我不知这回谁会来要我。有人会来的。总有人会来的。谁会来呢?”

“我不在乎是否有什么人来要我,”爱德华说。

“可那太可怕了,”那个老娃娃说。“如果你那样认为的话活着就没有意义了。完全没有意义了。你必须满怀希望。你必须充满希望。你必须知道谁会爱你,你下一位会爱谁。”

“我已经不会被爱了,”爱德华对她说。“我也不会再爱了。那太痛苦了。”

“呸,”那老娃娃说。“你的勇气到哪儿去了?”

“到别的地方去了,我猜测,”爱德华说。

“你使我很失望,”她说道。“你使我十分失望。如果你不打算爱或被爱,那么整个生命之旅都是毫无意义的。你倒不如现在就从这个架子上跳下去把自己摔得个粉身碎骨。把一切都了结了。现在就把一切都彻底了结了。”

“如果我能跳我会跳下去的,”爱德华说。

“要我推你一把吗?”那老娃娃说。

“不用,谢谢你,”爱德华对她说道。“并不是说你能推,”他自己咕哝着。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爱德华说。

现在玩具娃娃商店里已完全黑了下来。那老娃娃和爱德华坐在架子上眼睛注视着前面。

“你使我很失望,”那老娃娃说。

她的话使爱德华想起了佩勒格里娜:想起了疣猪和公主,想起了听故事和爱,想起了那妖术和咒语。如果有人在等待着爱他会怎么样呢?如果有个人他会再爱会怎么样呢?这是可能的吗?

爱德华感到他的心激动起来。

不,他对他的心说。不可能。不可能。

到了早晨,卢修斯·克拉克来了并打开商店的锁,“早上好,亲爱的,”他对他们大声说道。“早上好,我的美女们。”他把窗帘拉开了。他把他的凳子上方的灯打开了。他把大门上的牌子转到营业的一面。

第一位顾客是一个小女孩和她的父亲。

“你在找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卢修斯·克拉克对他们说。

“是的,”那女孩说,“我在找一个朋友。”

她的父亲把她放在他的肩膀上,他们绕着商店慢慢地走着。那女孩认真地观察着每一个娃娃。她目不不转睛地看着爱德华的眼睛。她冲他点了点头。

“你已经决定了吗?纳塔利?”她的父亲问道。

“是的,”她说,“我要戴婴儿帽的那个。”

“哦,”卢修斯·克拉克说,“你知道她已经很老了。她是个古董。”

“她需要我,”纳塔利坚定地说。

那个挨着爱德华的老娃娃叹了一口气。她好像坐得更直了。卢修斯过来把她从架子上取下来交给纳塔利。当他们离开时,当那女孩的父亲为他的女儿和那老娃娃打开门时,一缕清晨的阳光倾泻了进来,爱德华十分清楚地听到了那老娃娃的声音,好像她还坐在他的旁边似的。

“打开你的心扉,”她轻柔地说。“有人会来的。有人会来接你的。不过首先你必须打开你的心扉。”

那门关上了。阳光消失了。

有人会来的。

爱德华的心激动不安。爱德华第一次长时间地思索着。他想到了埃及街上的房子和阿比林为他的表上弦,然后向他俯下身来,把那表放在他的左腿上,说道:我会回家来和你在一起。

不,不,他自言自语道。不要相信这些事。不要让你自己相信这些事。

有人会来接你的。

那小瓷兔子的心扉开始再一次敞开了

 (选自新蕾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责任编辑张小萌 材料提供者刘长鸿)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