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失踪了

(选自老师是个笨精灵》之 二十三)

(获昆明市第三届文学艺术作品奖)

余雷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老榕树法官其实就是精灵学校的校长。

法庭审理结束后,他专门邀请我们去参观了精灵学校的总部。所有精灵学生最后的课程都将在这里完成。他们要在这个地方呆三百年左右的时间。

这是一个窄窄的山谷,山谷里飘荡着乳白色的雾霭,两边是陡峭的山岩。没有一棵大树,没有一朵鲜花,只有一些多刺的灌木和爬满岩壁的苔藓。和其他地方相比,这里恐怕是森林里最贫瘠的地方。

校长变成人的打扮很普通,没有半点儿仙风道骨,就是一个矮胖的留长胡子的老爷爷。校长虽然已经有一千多岁了,但他的头发、胡须一点没白。特别是他长及胸部的长胡须,在阳光下发出棕褐色的光泽。

校长对一个在灌木中学习的精灵点点头,转向我们:“我认为,一个精灵最重要的品质是在任何环境中都能够快乐地生活。”

“可是精灵学校的学习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杨帆说,“你们的考试比我们的严格多了,还动不动就开除。一点都不快乐。”

小木使劲拉了拉杨帆,不让他说下去。

校长却一点儿也没有生气:“小木,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这话不是你说的。从这件事上我也开始考虑,我们的教学方法是不是有问题。一个在学习的过程中没有感受到快乐的学生,毕业以后怎么会有快乐的情绪生活呢?”

古老师说:“对,我也有这样的感受。”

“阿铁现在怎么样?”校长突然问小木。

“我,我也不知道。”小木低着头,不敢看校长,“他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的法术比我高很多。”

“这正是我担心的。阿铁虽然法术比你高,但他的心眼也比你多。原来我一直鼓励他争强好胜,现在看来,可能我的做法不对。他明明知道你是私自跑出森林,还把你送回来,让树藤警察抓住你。如果今天没有古老师的证词,法庭宣判你有罪,你就再也不能继续上精灵学校了。这个后果阿铁不可能不知道,可见这个孩子……”

校长没有说下去,他沉吟了一下:“我决定和你们一起出去。我是校长,我有责任把你和阿铁安全地带回来。”

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又回到了长春中学。

小木第一次和校长有了争执,小木执意要校长去扮赵老师,他说:“现在您来了,您比我有资格这样做。”

说到后来,校长急了:“我这么多年都呆在森林里,你就让我到处去逛逛吧。”

校长拍了拍小木的头:“你就好好干吧,原来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

“是,校长。”小木高兴地答应了。

我们离开这个城市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我却觉得过去了很久。我迫切地想要回家去,一天没有见到我,老妈说不定已经到派出所报案去了。

我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老爸出差去了,要下个月才回来。我拿起电话拨了老妈的手机号码,听筒里传来这样的声音:“您拨出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我又拨打了千叶居的号码,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

奇怪,难道老妈把书吧的门关了,找我去了?那也应该把手机开着呀。

我又给外婆打了电话,老妈也不在那里。

我站起身,想看看屋里有没有什么可以找到老妈的线索。这时,电话铃响了。

我拿起听筒,就听高精精急切地问:“溪意,你家有人吗?”

“没有。”

“我家也没有。我刚才给谢渺和杨帆都打过电话了。他们家的人也都不见了。”

“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你赶快到我家来,我们商量一下。”

我放下电话就往高精精家跑。

平时我们总抱怨生活平淡,整天就是上学,做作业。现在真有事了,我倒希望还是过原来白开水样的生活。

“古老师也找不到了。”我一进门,高精精又报告了我一个坏消息。

小木坐在沙发上,正抱着一桶纯净水喝。

谢渺和杨帆像两个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走来走去。

“要不要报案?”我问大家。

“怎么报?就说我们失踪了一天,回来后我们的家人也失踪了?”高精精总是那么理智。

小木说:“我已经通知校长了,他马上就过来。”

“我已经到了。”校长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小木旁边。

他接过小木手里的纯净水喝了两口,站起身到处闻了闻。

“阿铁来过你家吗?”校长问高精精。

“以前没有。但今天我不知道。”

“这件事可能和阿铁有关。我闻到他的气味。”

小木马上趴到地上听了听:“大概下午四点左右阿铁来过。高精精的爸爸妈妈和他一起走的。”

“刚才你怎么不说?”杨帆问小木。

“我只想到先找校长嘛。”小木不好意思地说。

“你赶快再听一听,他们朝哪个方向走了?”高精精说。

校长直奔大门:“不用了,我知道他们在哪里。”

我们连忙跟了上去。

校长一边走,一边使劲地吸鼻子。路上的人都以为他感冒了。有个小女孩递给他一包餐巾纸,校长接过来,放到鼻子上闻了闻,上面的香水味让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这是什么?”他举着餐巾纸悄悄问小木。

“给你擦鼻涕用的。”

“噢。”校长不再使劲吸鼻子了。

高精精说:“校长的法力好像也有限。”

“就是,我还以为我们会驾着祥云,或者闭上眼睛一睁眼就到了。”杨帆也在嘀咕。

小木回头向我们做了一个鬼脸。

“到了。”校长停住了脚步。

他的脚下是一个窨井盖。

难道他们都在地下?

“我们下去。你们拉住我的手。”校长命令到。

“校长,你只有两只手,不够拉。”小木着急地说。

“笨,你们不会一个拉一个。只要拉在一起就可以了。”校长白了小木一眼。

我们刚把手全部拉在一起,眼前一黑,就来到了我们曾经到过的地下通道。

“哼,驾着云有什么意思,比这个慢多了。”校长一定是听到我们刚才说的话了。

“您别生气,他们是开玩笑。下次不敢了。”小木真是一个乖孩子。

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段,校长吸鼻子的次数越来越多。最后,他停住不走了。

“不对,他们好像不在这里了。”

小木连忙趴到地上,他的耳朵刚接触到地面就跳了起来:“这是什么声音?”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高精精问:“你怎么了?”

“什么?”小木大声问。

“我问你怎么了?”高精精也放大了声音。

“你说什么?”

小木又趴到地上,仔细听了听,然后,他茫然地摇摇头。

小木什么也听不见了。

“这些混蛋。他们怎么会知道障耳法?”校长在小木耳朵上揉了揉,“能听到我说话吗?”

小木瞪着两只眼睛看着校长,他还是什么也听不见。

校长无奈地说:“这是什么障耳法,肯定是口诀念错了。你们赶快到处看看有什么线索,他们一定是刚刚离开这个地方。”

校长拉着小木站在原地,我们几个在周围仔细寻找着,希望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你们快来看,这是什么?”杨帆叫我们。

在墙上的一个角落里,歪歪扭扭地有几个字“你快乐我快乐女”。

我猛然反应过来:“这是我和我妈的暗号,这个女是她没有写完的妈字。他们确实来过这里。”

“但是我现在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校长的样子很无奈。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