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雕像

(选自老师是个笨精灵》之 十二)

(获昆明市第三届文学艺术作品奖)

余雷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原来我以为星期天叫上几个同学出去玩,大家都会很乐意。但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没有一个人去。杨帆要去补习英语和数学,高精精要参加奥数班训练,张一舟要去练跆拳道,萧楚说家长不许他和同学一起出去疯跑。

老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实际上是监控我打电话。听到大家都不出去玩,老妈叹了一口气:“儿子,要不明天妈妈陪你去吧。现在的小孩太可怜了。我们以前可没有那么多作业。”

我连忙说:“不用,不用,干脆我也到赵老师那里去补课。”

老妈说:“太累就别去了。”

可爱的老妈,她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她对我最大的期望是快乐健康。老妈和我有一个暗号,每次我们俩想要瞒着老爸做什么的时候,我们就会使用,这个暗号是“你快乐,我快乐。”

我装模作样地给小木打了一个电话:“赵老师,明天请您给我补补课。早上八点我来找您。”

明天要出去玩,我必须今天晚上把作业全部做完。我一直奋战到凌晨三点,才结束战斗。

我觉得刚睡着没多久,老妈就叫我起床了。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是七点五十了。

我匆匆洗漱了一下,背起书包就往外跑。老妈内疚地跟在后面不停地说:“哎呀,我儿子知道用功了。都怪妈妈,早饭还没有弄好。”她塞给我一把零钱,“自己去买一点吃的,千万不能饿着上课。”可怜的老妈,她有什么错呢?我差一点儿就要告诉她我是去玩。

我下了楼,老妈还在楼上叫,“记得吃早点。”

我回过头,看到老妈站在窗前,戴着满头花花绿绿的发卷正向我挥手。我的眼眶突然有点儿发热,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场景。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每天下楼以后都会回头看一看,老妈肯定站在窗前笑眯眯地向我挥手。有时,我会给老妈一个飞吻,我的手扬起来的时候,老妈就会伸出双手,做出一个接住的姿势,然后把手放到自己的嘴上。这是我们俩的小秘密,连老爸都不知道。

似乎是进入中学后,匆忙的我就再也没有回头看老妈了。我习惯地把手放到嘴边,但马上就放下来了。毕竟我现在是一个中学生了,再和老妈亲热有些不好意思。老妈显然看到了我的这个动作,她开心地伸出双手,好像在空中接到一件很重的东西,然后紧紧抱在胸口,快乐得不得了。

如果不是马上要迟到了,我肯定会跑上楼去,抱老妈一下,这是我们家两个男人对老妈表示感情的方式,老妈一定会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但我现在必须马上到小木那儿去。今天是他第一次以精灵的面目出现在外面。如果我迟到的时间太长,恐怕会出什么事。

等我跑到园丁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十分钟。我围着我们平时见面的花坛转了两圈都没有看到小木。或许,他也睡过头了。

我决定坐在花坛边等一等。

这时,我发现靠近路口的花坛边上洒了许多土,几乎找不到一个干净的地方可以坐。花坛似乎和平时有些不一样,我又仔细地看了看,原来放在花坛中央的一个雕像不见了。

那是一个头上顶着一片荷叶的小男孩的雕像,他一手举着荷叶,一手藏在背后,模样天真可爱。现在放雕像的地方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泥土、碎石和被踩踏过的草叶。

这时,小木跑过来了。他今天很帅气,上衣是我的一件白色体恤,下身穿了一条牛仔裤。加上那头时髦的红头发,没人会把他和二百多岁的树精灵联系在一起。

“你发现了吗?这里的雕像不见了。”小木气喘吁吁地说。

“我也刚看到。可能是搬到别的地方去了吧。”

“我在周围问了一下,雕像是昨天晚上不见的。如果是管理部门搬走的话,为什么要晚上偷偷摸摸的呢?”小木把我拉到花坛边,补充道:“而且你看,如果是正常施工的话,怎么会弄得那么脏,不是文明施工嘛。我怀疑雕像是被人偷走的。”

小木这几天正在听福尔摩斯,难怪他马上会联想到盗窃案。但我觉得被盗的可能性不大:“不一定吧,什么人会来偷雕像呢?又不能拿回家去做摆设,偷回去有什么用。”

“你没有看电视吧?这几天的新闻都在说,有些人专门偷人行横道的护栏,窨井盖去卖。雕像是铜铸的,当然可以卖。”

“老兄,我每天那么多作业,哪有时间看电视?现在就是有人把铜像偷走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小木想了想:“今天反正是出去玩,我们俩就去把这个雕像找回来吧。”

我掏出心想事成猪:“那好,让你的精灵朋友把它搬回来就行了。”

小木拦住我:“不!我不想老是依靠他。试试我们自己的力量怎么样?”

“我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行。”和一个精灵去侦查一宗盗窃案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我收好小猪,问小木:“开始吧,我们从哪里入手,大侦探?”

小木把耳朵贴着花坛边,聚精会神地听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说:“天哪,人类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声音?我在森林里可以分辨出一年内周围发出的声音,但在这里,我最多只能知道半小时前的事。”

“这已经不错了。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侦探能用耳朵来探案。我们想想别的办法吧。”我安慰小木。

“还有一个办法。”小木掏出一个小瓶子,捏了一撮洒落在花坛边的土放进去,“雕像上一定还粘着这种土,只要找到这些土在哪里,我们就可以找到雕像。”

我也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那些人是把雕像偷去卖,我们干脆到废品收购站去找吧。”

小木说:“先按我的方法做,如果不行再用你的方法吧。”

我同意了。

小木把小瓶子摇了摇,然后放在耳边听一听,就往前走去。我连忙跟在他的后面。

我们每走几百米,小木就摇摇小瓶子,放在耳边听听,确定一下方向。

不知走过了多少条街,我的腿开始有些酸痛,“小木,我有些累了,你怎么样?”

“我也累。再坚持一会儿,我感觉马上就到了。”小木喘着粗气,满脸汗珠,看起来比我还累。

我们走到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路段。因为车辆越来越多,原来设计的街道太窄了,不知谁出的主意,把人行道划出一段给机动车。机动车道比原来宽了,但堵车的问题却没有解决。而现在的人行道窄得最多只能两个人并排行走,在这条路上走路就像是排着队往前挪。

我走在小木的后面,跟着人们慢慢往前移动。我看到汗水把小木的衣服都打湿了,体恤衫上的图案紧紧贴在他的背上。我们就这样又往前走了一段,终于来到了一个小型广场。

广场虽然不大,但没有人行道拥挤。广场上有一些盆栽的鲜花和几株高大的塑料椰子树。我吁了一口气,正想告诉小木,这些塑料椰子树在晚上就是路灯,小木突然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小木,小木,你怎么了?”我急忙去拉小木。

“这里怎么,一棵树,也没有?”小木的身体软软的,面条一样瘫在地上。

我这才想起来,小木曾告诉过我,他如果长时间不和树在一起,就会失去水分,慢慢死去。现在我必须要把小木弄到一个有树的地方,才能救活小木。我马上想到了老妈的千叶居,那是离这里最近,也最安全的地方。

小木已经昏迷了,他的身体轻飘飘的。我很容易就把他背了起来,一路狂奔,向老妈的千叶居跑去。

我之所以没有选择坐出租车,是因为我还抱着另一线希望,如果路上能遇到一棵树,也可以让小木先缓一口气。

但是我失望了,这个城市并不缺乏绿色,但到处都是草坪和低矮的草本植物,很少有大树。

当我跑进千叶居的大门时,已经累得说不出一句话。老妈幸好不在,要不她又要问十万个为什么。每逢星期天,无论生意多好,老妈都会留在家里和我们一起过。

我把小木抱到大榕树下,让他靠着树干坐在地上。小孙阿姨跟过来看了看,好奇地问:“溪意,你们怎么了?”

我挡在小木前面,装出很轻松的样子说:“我和我的同学打赌,看我的力气大还是他的力气大。他先背我,被我累坏了。我就一口气把他背进来了。小孙阿姨,麻烦你给我们拿点儿矿泉水,越多越好。”

小木双眼紧闭,头发的颜色变成了淡红,没有一点光泽;脸色灰白,没有一点血色,整个人灰扑扑的,像褪了颜色的布一样。

他好像睡着了,怎么喊都喊不醒。我只能把他抱在怀里,慢慢喂他喝矿泉水。一瓶水很快喝完了,我又接着喂第二瓶,直到喝完了五瓶水,小木才醒过来。

“你吓死我了,小木。”

小木又喝了两瓶水,基本上恢复过来了。

“以后我再也不敢带你到没有树的地方去了。”想到刚才的情景,我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好多了,只是觉得累。”小木疲惫地笑了笑,“休息一下,我们接着去找那个雕像。刚才我们离雕像已经很近了。”小木还没有忘记我们今天的目标。

“算了吧,如果你再出什么问题我可不敢保证能救活你。”

“那怎么行?如果真是雕像被偷了,总要有人管吧。”小木很认真。

我突然想起老妈常在我耳边念叨的一个词——“见义智为”,我说:“小木,我们报警吧。即使是雕像被偷了,我们俩也不一定有办法把它夺回来。”

“你不相信我的法术?”小木有些不高兴。

“不是,我只是想起老妈说的一句话,我们要爱惜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俩谁出了事,都比丢了雕像更严重。”

小木不说话了,我看到他的眼里有一层薄薄的泪水,他用手揉了揉眼睛:“好吧,我听你的。”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110,我刚说我报告有一个雕像不见了,接线员阿姨就打断了我的话,“是不是在园丁小区门口的一个男孩雕像?”

我很奇怪:“你们怎么知道的?”

“今天上午已经有十几个市民打电话来报过案了。经过我们的调查,雕像是被园林工人搬到市中心广场上去了,原来的地方要种树。谢谢你们对这个城市的关心。有什么情况请及时联系我们。”

原来是虚惊一场。

小木得意地说:“我的判断不错吧,如果我再坚持一下,我们就见到那个雕像了。”

“如果我们早一点打这个电话,不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吗?”

我真的太累了,昨晚睡得比较晚,今天又折腾了一上午,估计现在让我站着睡觉我也可以睡着。

在我闭上眼睛之前,我看到古老师走了进来。

我和小木都愣住了,现在再累也必须打起精神对付她。

古老师径直走到我和小木面前问到:“张溪意,这个人是谁?”

“同学。不,一个朋友。我们俩小时候在幼儿园是一班的。”我只能撒谎了。

“不对吧,早上我看到他从赵老师屋子里出来。你们想不到吧?我就住在赵老师楼上。”古老师围着小木转了一圈,“后来我去找赵老师,但是她家没人。”

她突然大声对小木说:“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去赵老师家的人我都知道,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我连忙说:“这事怪我,我跟他说,我们赵老师的生物课上得特别好。我们约好今天去拜访赵老师的,我迟到了,所以他就先进去了。”说着,我掐了小木一把。

小木哭了起来:“我进去以后,赵老师说她不舒服,让我回家,我,我就出来了。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古老师问:“你走的时候赵老师在干什么?”

“她躺在沙发上。”小木吸了吸鼻子,他也学会撒谎了。

“那可能我敲门的时候她睡着了。”古老师自言自语地说,“好吧,我相信你们。我现在就回去看赵老师。”

要是古老师先回去,那小木就要露馅了。

我急中生智:“古老师,赵老师不会有事的。我刚好有篇作文不知道怎么写,您能教教我吗?”

古老师毫不迟疑地说:“当然可以。”

小木趁机说:“我要回家了,再见。”然后一溜烟跑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