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他的长工巴尔达故事

(俄)亚历山大·普希金

任溶溶

 

 

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


 

 

老神父,

傻乎乎,

    到市场上走走,

    看有什么合他的胃口。

迎面来了巴尔达,

也没准儿要上哪。

   “神父,干吗这样的早?

     你在把什么找?”

“找个长工,”神父回答他,

“厨子、马夫、木匠全要一把抓。

     工钱又要不怎么高,

     这样的人,不知哪儿能找?”

巴尔达说:“这活我来给你干,

管保勤快不偷懒。

    一年只要弹你三下额头。

    吃很随便,就点麦粥。”

神父马上动脑筋,

伸手搔搔他脑门。

    弹脑门嘛,可重可轻,

     碰运气吧,当下决定。

“那好,就依你的办,

反正大家都合算。

    你住到我庄园里来,

   看看你有多么勤快。”

巴尔达跟他回府,

铺点干草当床铺。

    四人的饭他一顿吃,

    干起活来一个顶七。

天没亮就干了许多活,

套马犁地,犁得快又多,

   东西买好,炉子生着,

   煮熟鸡蛋,还带剥壳。

太太连声把他夸,

小姐生怕累死他,

   少爷对他大叫“爸爸”,

    他得煮粥,兼带娃娃。

就是神父不爱巴尔达,

从来也不怜惜他。

    神父老是想到报应,

    时间过去,限期已近。

神父不吃不喝睡不着,

脑门像要裂开,疼得受不了。

    他对太太吐露真言,

   “如此这般,该怎么办?”

娘们头脑特别灵,

出坏主意最聪明。

    她说:“老娘自有道理,

    保证事情逢凶化吉:

派他一件他不胜任的事情,

又偏要他做到,差点不行。

    这样你的脑门不会挨揍,

    咱们一钱不花,把他撵走。”

神父听了略略心放宽,

看起巴尔达来也放胆。

    “巴尔达,”他大叫一声,

    “过来,我忠心的长工。

你听我说,魔鬼本该给我交年金,

一直交到我的命归阴。

     这种收入再好没有,

    可拖欠了三个年头。

吃完麦粥你去找魔鬼,

全部欠债给我都讨回。”

    巴尔达也不多争辩,

    动身就去,坐在海边。

他把绳子垂到水里面,

搓得绳子不停转。

    海里钻出一个老鬼,

   “喂,巴尔达,干吗钻到这里?”

“瞧我用这绳子搅得海翻腾,

要叫你们这些该死东西扭得浑身疼。”

    老鬼登时苦起了脸,

   “你这样狠又为哪般?”

“还为哪般?为欠款。

限期到了不交钱!

    如今我们来玩个够,

    你们这些狗东西要大吃苦头。”

“好巴尔达,大海先别搅,

欠款就到,分文不会少。

    等着,我叫孙子出来见你。”

    巴尔达想:“耍个小鬼还不容易?”

水里钻出派来的小鬼,

说话咪呜咪呜,像只挨饿猫咪:

    “老乡巴尔达,喂,你好!

     年金算是什么道道?

这玩艺儿从来不曾知道过,

这种倒霉东西从来没听说。

      好吧,咱们两下言明,

       咱们就此一言为定,

免得日后再懊恼:

咱俩沿着大海跑,

   谁跑赢了谁就拿钱,

    钱正装到口袋里面。”

巴尔达的心里暗笑他:

“唉,亏你想出这个好办法!

    你要跟巴尔达我比,

    又算个什么东西?

做我对手你不配!

还是等等我的小弟弟。”

    说着他到附近林子里来,

     抓两只兔子,放进他的口袋。

他再回到大海边,

来到小鬼他面前。

     他拿出只兔子,拎起耳朵。

   “我弹三弦,你跳舞吧,”他说。

“你呢,还是一个小鬼头,

赛跑哪是我对手。

   这简直是浪费时间,

   干脆,跟我弟弟先跑一遍。

一,二,三!赶快把它追。”

小鬼、兔子撒腿跑得快如飞。

    小鬼顺着海边狂奔,

    兔子马上回家,钻进树林。

瞧吧,小鬼沿着海边绕了一大圈,

累得拖长舌头抑起脸,

    上气不接下气回来,

     浑身是汗,爪子拼命地揩。

他想巴尔达准输,

可是一看——他在把弟弟爱抚,

    边摸边说:“我的亲亲弟弟,

    可怜家伙,你累坏了!休息休息。”

小鬼一下吓掉魂,

夹起尾巴不做声。

    斜眼把那兔子弟弟再瞧一眼,

    说道:“等着等着,我去拿钱。”

他忙来见爷爷:“大事可不好!

刚才赛跑,巴尔达的弟弟我也赢不了!”

    老鬼忙把坏脑筋动,

    上面巴尔达可闹得更凶。

 整个大海在翻腾,

波浪哗哗在搅动。

    小鬼钻出来说:“够了,老乡,

    钱就全给奉上——

不过听着,这根木棍可看到?

目标请你随便挑。

    谁把木棍扔得更远,

    谁就拿到那一袋钱。

怎么?怕手脱骱?怎么不扔?

还等什么?”“等那小乌云。

    我先把棍扔到那里,

    再跟你们来比高低。”

小鬼吓得跑回家,

告诉爷爷,又输给了巴尔达。

    巴尔达在上面又闹,

    转动绳子,吓得魔鬼心惊肉跳。

小鬼再钻出来:“急什么?

要钱有钱,先听我……”

    “不对不对,该轮到我,”

    巴尔达可止住他说。

“这回我来定条件,

对手,你得照我说的办。

    倒要看看你力气有多大。

    看见没有,那边一匹灰马?

你把这马高举起,

举着它走半里地。

    你办得到,钱归你得,

    你办不到,钱就归我。”

这个小鬼真可怜,

忙往马的肚子下面钻,

    一下鼓起全身的劲,

    全身肌肉全都绷紧。

他举起马走了两步,摇摇晃晃像喝醉,

第三步就趴下,伸直两条腿。

    巴尔达说:“真是饭桶,

    还说较量,简直做梦!

举着马走你也办不到,

瞧我,用脚一夹就能让它跑。”

    巴尔达他上马就奔,

    跑了一里,只见灰尘滚滚。

小鬼吓得赶紧逃回家,

告诉爷爷,又败给了巴儿达。

    老鬼小鬼慌成一团,

    没有办法,只好交清欠款。

    把这袋钱放上巴尔达的肩。

巴尔达回家来,走得直喘气,

神父一见猛跳起,

    赶紧躲到太太背后,

    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巴尔达马上找到他,

年金交出,要把工钱拿。

    可怜神父

    脑门伸出。

第一回,“登”一弹,

神父蹦上天花板。

   到第二回,弹他一下,

   神父变了哑巴。

弹到第三下,

神父变了大傻瓜。

    巴尔达训老神父说:

    “神父,便宜可贪不得。”

 

[在这篇故事中,普希金热情地讴歌了人民群众勤劳勇敢、纯朴、诚实、机智聪敏的优良品质,无情地 揭露和讽刺了以神父为代表的上层社会的狂妄自大、吝啬自私、贪婪奸诈的丑恶嘴脸。]

 

[译者介绍]任溶溶,我国著名翻译家。广东鹤山人,1923年生于上海。1945年毕业于大夏大学中国文学系。后从事编辑工作,长期在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上海译文出版社工作。1941年翻译第一篇苏联小说。1945年翻译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从此,他以儿童文学为终身事业。他翻译过许多外国儿童文学作品,如普希金童话诗,叶尔肖夫童话诗《小驼马》,意大利童话《木偶奇遇记》、《假话国历险记》,英国童话《彼得·潘》、《柳树间的风》、《随风而来的波平斯阿姨》,瑞典童话《长袜子皮皮》、《小飞人》等等 。他自己还创作了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一个天才杂技演员》和一些儿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