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运之火的结局

(选自骑龙侠五十二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黄毛飞快地跑着,跑过那长长的通道。

“他来了!”她大叫道,“他来了!”

她像箭一样飞奔进洞里,向阿隆跑去,跳上他的尾巴。本已经坐在阿隆的背上了,飞毛腿坐在他的膝盖上,就跟他们以前旅途中的很多个夜晚一样。步步长蹲在玛雅背上的锯齿中间。

“他像是个人的机器一样,轰隆隆地爬上山来了!”黄毛大叫着,把安全带系在身上,“他喘着气,骂骂咧咧的,而且他大得就像,像,像……”

“比我们大家加起来还要大。”老鼠打断了她的话,开动了飞机的马达,“好了,开始吧,像我们事先说好的那样。”

她关上机舱盖,一开动就把飞机拉向高空,转了个大圈,向一个伫立在通道口的石笋飞去。她要在那里等着——等着厄运之火的出现。

“祝你好运!”阿隆对玛雅说着,用翅膀拍了拍她,“你觉得呢,龙难道只会给人们带去好运吗?”

“谁知道啊,”玛雅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需要很多,很多运气。”

“飞毛腿,”本说着,又检查了一遍安全带,“抓紧我,知道吗?”

小人偶点点头,眼睛死死地盯着通道口,他的心扑通扑通乱跳,好像是揣着一只小老鼠一样。

要是精灵的唾沫被那个该死的小矮人掺了太多水,不起作用了,那该怎么办?

“你是不是宁愿待在背包里?”本悄悄地问他。

可是飞毛腿坚决地摇摇头。

他可不想错过这个时刻。

他要亲眼看到,厄运之火是怎么完蛋的!

他要亲眼看到,他擦了这么多年的盔甲,是怎么熔化掉的!

他更想看看,厄运之火被喷了龙火之后,会变回什么东西。

突然黄毛抬起头耸起鼻子。

“你们听到了吗?”她轻声地问。

他们都听到了,连本那不是很灵光的人的耳朵也听到了。一种沉闷的脚步声从通道传过来。那可怕的充满了威胁的声音,慢慢地靠近了。厄运之火已经感觉到他的猎物藏身的地方了,他要开始狩猎了!

本和黄毛已经用安全带把自己绑紧了,飞毛腿的背紧紧地贴在男孩子的肚子上。两条龙都张开了翅膀,飞到空中。他们肩并肩飞向洞顶,在上面盘旋着,等待着。

那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整个洞好像都在颤抖,然后——

厄运之火的金色的头从通道口伸了出来。

他半蹲着,只有这样,他才能把他的大个子从精灵的通道里挤过来。慢慢地,他那闪着血红色的光芒的眼睛打量着整个山洞。他深深地吸着气,贪婪地搜寻着龙的味道。本听到了他的喘息声,看来爬了那么长的路,让他觉得有点累。

恶毒和残忍的气氛,像黑色的云雾一样,弥漫了整个山洞。

厄运之火一点一点地从通道里钻出来,把他的庞大的身体,从窄窄的通道里拖出来。终于,他的整个庞大的身躯都站在洞里面了。他的腿被他那沉重的盔甲压得有点弯,他那可怕而丑陋的身上每一寸都覆盖着金色的鳞片,他那又重又笨,拖在地上的尾巴上,长满了锋利的尖刺。

这个魔头打着响鼻,呲着牙齿,贪婪的目光在洞里搜寻着,他的胸口传出一阵不耐烦的吼声。

这时候,罗拉起飞了。她直冲着厄运之火那包裹着盔甲的头飞了下去,飞机嗡嗡地在他的角旁边转了个圈子,然后从他的眼前呼啸而过。

厄运之火惊讶地抬起头,然后像拍一只讨厌的苍蝇一样,向飞机扑去。

“不要靠这么近!”本喊道,“不要靠他这么近,罗拉!”

可是老鼠可真是个出色的飞行员。她难以捉摸地飞快地绕着这个魔头的头飞着,一会儿出现在厄运之火的下巴下面,一会儿又嗖的一声从他的腿之间飞过,一会儿又把飞机停到厄运之火的背上,等到厄运之火转过来拍她的时候,她又飞起来——

就这样,她慢慢地引着他往洞里走。

老鼠的把戏把金龙逗得火冒三丈。他乱拍乱打着,咆哮着,他要把飞机踩扁!捏碎!嚼烂!这个讨厌的铁皮马蜂!坏了他的好事,把他的真正的猎物都惊动了!

当厄运之火来到洞的中间,站到了龙的化石前面的时候,阿隆从洞顶飞了下来。他把翅膀拍地呼呼作响,伸长了脖子,正对着厄运之火飞去,玛雅也从另一边飞了下来。

那个魔头吃惊地抬起头,大骂着,露出他可怕的大牙齿,他那恶臭的口气差点让龙们恶心地退回去。

罗拉转过她的飞机,降落到一条龙化石的头上。她的工作已经做完了,现在是阿隆和玛雅的事了。

阿隆和玛雅在他们的敌人的头上盘旋着。

“啊——!”厄运之火咆哮着,张着大嘴巴,他那血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两条龙。

“这里有两条龙!”他的声音震得石柱簌簌发抖,那声音是那么低沉,空洞,就好像是从铁管里传出来的,“精灵们也在这里。真不赖!精灵们总是可口的饭后点心!”

“点心?有没有搞错!”黄毛趴在阿隆的背上,往下面看着。她趴得好低,厄运之火的口臭直冲她的鼻子。

“今天菜单上的是你,金猪头!”黄毛喊道。

厄运之火理都不理她,他看了阿隆和玛雅一眼,威胁着挺起身来。

“其他的龙在哪里?”他大骂着,不耐烦地看着周围。他的贪婪驱使着他浑身战抖,他的爪子狂躁地刨着岩石地面。

“出来——!”他大叫着,把两个角在空气中乱舞一气,“出来——!我要把你们一起干掉!我要看到,等我抓了你们其中的一个之后,你们就会像一群鸭子一样四处乱跑!”

他怒吼着,抬起一个前爪一甩,拍碎了一根钟乳石柱子,那石头在他的爪子下,脆弱得像是玻璃一样。石头碎片在洞里四处飞迸,可是那两条龙还是坚定地在他的头上盘旋着。

“这里没有其他的龙!”阿隆喊着,向下俯冲过去,低低地掠过厄运之火的头顶,他的翅膀都快碰到厄运之火的鼻子了。

当他们离那个魔头那么近的时候,本和黄毛都吓得不能呼吸了,他们紧紧地抓住安全带,贴在阿隆的锯齿上。

“这里只有我们!”玛雅喊着,在厄运之火的背上飞过,“不过我们会打败你的!你会看到的,只有我们两个,和我们的骑龙侠们一起!”

厄运之火暴怒地蹦跳着,转过身来。

“骑龙侠,有没有搞错!”他不屑地咧着嘴,“你们是在跟我讲古老的传说吗?我可没时间听故事!其——他——的——龙——在——哪——里?”

本没发现,飞毛腿已经溜出了他的安全带,像只小老鼠一样不知不觉地沿着男孩的厚衣服,爬上了本的肩膀。

“飞毛腿!”本吓得大叫一声。

可是小人偶没有看他。他把手放在嘴边,当作喇叭,然后大声尖叫起来:“嘿——!看哪,谁在这里啊,主人!”

恶意之火惊讶地抬起了头。

“我在这里,主人!”飞毛腿喊道,“我在骑龙侠的肩上!您知道吗,这里没有别的龙!我骗了那个小矮人!我骗了您!您会化成一摊泥的,而我——,就在边上看着!”

“飞毛腿!”本轻轻地说,“快下来。”

他想把小人从肩上拉下来,可是飞毛腿紧紧地攥着他的头发,不肯下来。

他挥动着小拳头。

“这是我的报复!”他尖叫道,“这是我的报复,主人!”

厄运之火轻蔑地歪着嘴。

“看哪!”他大叫道,“这个死蜘蛛坐在银色的龙的背上!我以前的擦盔甲的仆人!砾石胡子,你这个蠢猪!你看哪!然后你看看我怎么对付他,这是给你的一个教训!”

“砾石胡子?”飞毛腿大叫着,差点一头栽下去,“您还没发现吗?砾石胡子不在这里!他走了,就像我一样!您没有给您擦盔甲的仆人了!而且——马上您就不需要了!”

“安静,飞毛腿!”阿隆向后面大喊。

厄运之火突然大叫着,站在后腿上挺立了起来,用尽力气向阿隆扑去。阿隆在快要被扑到的时候躲了过去,可是飞毛腿尖叫一声,两手乱挥,徒劳地想抓住本的头发,然后——

他头朝下掉了下去。

“飞毛腿!”本大叫着,急忙趴下身去抓飞毛腿,可是他抓了空。

小人扑通一声,正好掉到厄运之火的额头上。他从那里滑了下去,然后抓住了厄运之火的一个锯齿,挂在上面,两腿乱蹬。

厄运之火大嚎一声,前爪又落到地上。

“现在抓到你了,蜘蛛腿!”他咆哮着——然后转过脖子,咬向这个正抓住他的锯齿,两条麻杆腿乱踢的叛徒仆人。

“阿隆!”本喊道,“我们得救他!”

这时两条龙已经从两边向厄运之火冲去。

他们张开嘴,正要喷火,这时飞毛腿大叫起来。

“不要!”他尖叫道,“不要,不要喷火!龙火会把我也变回去的!不要,噢,求求你们了!不要!”

两条龙都停了下来。

“你疯了,飞毛腿?”黄毛喊道,“他会吃了你的!”

厄运之火怒吼着转过脖子,又张嘴向飞毛腿的腿咬来。可是阿隆和玛雅又把他引开了,他们的爪子狠狠地踢向他的盔甲。可是厄运之火轻轻一晃,就把他们震开了,好像是随手赶走几只讨厌的苍蝇一样。

本绝望得心跳都快停止了,有一会,他吓得连眼睛都闭上了。然后,他听到了一阵嗡嗡的声音。

老鼠来了!

她的飞机箭一般地向厄运之火的背上飞来,然后机舱盖打开,罗拉从里面探出头来。

“快,小人偶,快进来!”她大叫道。

她飞了个险得要命的弧线,飞到两脚乱踢的飞毛腿的旁边。

“跳呀,飞毛腿!”阿隆喊道,“快跳!”

他的前爪用尽全力地抓住厄运之火脖子上的鳞片,好让飞毛腿能有几秒钟宝贵的时间。当厄运之火咆哮着向阿隆扑去的时候,小人放开了他紧紧抓住的锯齿——然后扑通一声掉到罗拉飞机里的座位上。老鼠马上加速,飞机带着没有关闭的机舱门,和浑身发抖的飞毛腿,向洞顶冲去。

厄运之火疯狂地怒吼着,精灵们不得不用爪子捂住他们敏感的耳朵。

金龙又咆哮着挺立起来,扑向那两条银龙,他的爪子差之毫厘地从玛雅的翅膀旁边拍过。可是玛雅没有逃跑,反而像只恼怒的猫一样,又掉头向他冲来。她张开嘴——

然后吐出蓝色的火焰。

阿隆从另一边飞过来,一团巨大的火焰从他的嘴里喷射出来,对准厄运之火的头直冲下去。玛雅的火包围了金龙的整个背,火舌延伸到他的尾巴上,舔着他那粗壮的腿。

金龙咧开嘴,呲着牙,大笑起来。他笑得震天响,洞顶的石头像下雨似的掉了下来。

龙火!

龙火曾经烧过他多少次了!

火一到了他的背上,就会马上熄灭的!

他冰冷的鳞片会迅速地吞噬那蓝色的可怜的火焰!

然后,等到那两条龙筋疲力尽,丧失勇气之后,那么他——厄运之火,就可以把他们轻而易举地从空中摘下来!就像摘下一只可怜的小蝙蝠一样!

他好不得意,嘴里念念有词,咧着嘴,舔着嘴唇。

可是——

他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额头流下来了,有什么东西滴到他的眼睛里了。他生气地举起爪子,想要抹去那些东西,然后——

他看呆了。

他的爪子变形了!

他的鳞片就像是枯黄的叶子!

厄运之火不停地眨着眼睛。从他头上流下来,滴到他眼睛里,遮住了他的视线的东西——竟然是金色的熔液!

两条龙又向他喷火了。蓝色的火焰又在他身上跳跃起来,在他的四肢上燃烧着。

厄运之火低头看着自己身体,他的盔甲已经变成了粘稠的金色的糊状黏液。他吃惊地去拍打身上幽蓝的火焰,金色的溶液从他的前爪喷射出来。

厄运之火大骂着,呻吟着。

两条龙又飞过来了。

他狠狠地向他们扑去——却滑倒在一摊金色的熔液里面。

这时,在他漫长的罪恶的一生当中,第一次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出现了!

那黑暗的,灼热的恐惧!

他急忙地四处张望。

他能逃到哪里去呢?

他越来越热,越来越热。他的力量随着他的鳞片一起消失了。

他必须到水里去,回到水里去!

厄运之火看着通道口,他是从那里进来的,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当他还是厄运之火,金色的龙的时候,当他还是不可战胜的时候,他是志高气昂地从那里进来的。

可是现在,那两条银龙站在洞口,不停地从嘴巴里喷出蓝色的火焰,把他宝贵的盔甲熔成黏液。

厄运之火蹲下来,他叽里咕噜地叫着,不死心地想把他的前爪抬起来。可是,他已经被紧紧地粘在那摊越来越大的金色的熔液里。

然后,厄运之火感觉到,他的心碎了。

白色的烟雾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冰冷而潮湿的烟雾。

这股冷气咝咝地从他的身体里冒了出来,他像个破了个洞的气球一样越缩越小。

冰冷的雾气弥漫了整个山洞,像云团一样悬在那些龙的化石上空。

阿隆和玛雅停在空中,一动不动地悬浮在雾气中。洞里变得很冷,刺骨的冷。本和黄毛颤抖着紧紧地靠在一起。

可是雾气挡住了厄运之火,几乎看不到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趴着的影子。

阿隆和玛雅犹豫着从那团冰冷的云团里飞下来。雪花掉到黄毛的皮毛上,冰冷地刺痛着本的脸颊。

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只有罗拉的飞机声从雾气后面不知什么地方传来。

“那儿!”当玛雅和阿隆降落到流满金色液体的地面的时候,步步长轻轻地说,“他在那儿。”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