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篮球架上的老师

(选自老师是个笨精灵》 之一)

(昆明市第三届文学艺术作品奖)

余雷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 余雷,女,四川人。儿童文学硕士,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副教授。90年代末开始儿童文学创作和研究。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小朋友》《东方少年》《中外童话故事》等报刊发表小说、童话十多万字。已出版儿童文学作品集《一桌月光》,长篇童话《老师是个笨精灵》,儿童文学理论专著《儿童散文探论》。偶有获奖。

我生来就胆大儿。这是老妈说的。

老妈每次和别人聊天聊到孩子,总是这么说我。她的例证说来说去就这么几个,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正赶上过年,门外有人放鞭炮,她被吓了一跳,可我一点儿事也没有。上幼儿园的时候,教室着火了,小朋友们吓得只知道哇哇大哭,只有我一个人冷静地从窗户里爬出去,第一个逃离危险。小学的时候,有一条疯狗跑到了学校的操场上,追着同学疯咬,我第一个跑到校长室用校长的电话报了警,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长到这么大,我还真没有被什么东西吓过。不过,话不能说过头了,这些天遇到的事让我害怕了好几回。

那天傍晚,我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钥匙不见了。

肚子很饿,饭桌上一定已经放好了老妈给我做的晚饭。可我现在却进不去,老爸老妈参加聚会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仔细想了想,钥匙大概是刚才在球场打球的时候掉在那儿了。好在学校离家不远,我决定回去找一找。

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上了。我喊了几声,门房里传来电视的声音,看门的保安一定是在看电视。我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开门。

我想,保安出来肯定要盘问我好半天,还要登记班级姓名什么的,不如自己悄悄进去。于是,我从一丛比人还高的灌木后面翻过雕花的铁栅栏,顺利地进入了校园。

我们学校是一所名副其实的园林学校。整个校园除了操场外,到处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据说有的树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我念这所学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老爸老妈的学生时代都是在这里度过的。现在校园后面山坡上的树,有些就是他们那时种下的。老爸说,这样的地方最适宜学习。

黄昏时候的校园被夕阳罩上了一层桔黄色的薄纱,高高低低的树木拖着些奇怪的影子,影子似乎也有重量,走在这些影子里,就好像有一只凉凉的手在抚摸你。

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天黑了下来。

要走到操场必须先穿过一条浓密的林荫道。这里没有路灯,梧桐树的影子连成了黑糊糊的一大片,人像是走在一条隧道里。周围没有风,但我觉得凉飕飕的。

耳朵突然被刮了一下,痒痒的。我伸手摸了一把,什么东西也没有。

每天走过的这段路今天好像无比漫长。

一个东西在眼前晃动了一下,鼻子紧跟着一痒,我使劲抓了一把,手里是一片巴掌样的梧桐树叶。我断定,刚才一定也是树叶落到我耳朵上。

快走完这条林荫道时,隐隐约约地,我看到篮球场上有一个人正在拍球,那身影像是一个男生。我喊了一声:“喂,同学,有没有看到一串钥匙?”

那人似乎被我吓了一跳,他噌地跳了起来,不过他跳得也太高了,竟然一下子跳到了篮球架上。

太棒了,这人肯定是个灌篮高手。我一定要让他教我几招。我一边跑一边叫:“喂,你不会是国家队的吧?教我两招怎么样?”

那人没有回答。

这时,操场上的灯亮了。我像被谁施了法术,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刚才明明看到的是一个男孩的身影,但现在坐在篮球架上的竟然是教我们生物的赵老师。

赵老师的年龄和我妈差不多,应该算是一个中年妇女了,平时没见她参加什么体育项目呀,怎么有那么好的身手。况且,今天校长刚宣布了,赵老师假期外出受伤,要请一段时间的病假。这不是幻觉吧。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让我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赵老师从篮球架上“飘”了下来。我看得很清楚,她就像树叶一样,悄无声息地从篮球架上落了下来。

“你怎么了?”赵老师走过来,摸摸我的头,“没下雨呀,你的头发怎么湿了?”她的手很凉,让我想到刚才那些树的影子。

 “赵老师,校长说您请假了,您的伤这么快就好了吗?”我稍稍平静了一些。这是我第一次和赵老师单独谈话,平时我们都躲着她,赵老师的课讲得特别好,她不仅知识面广,而且讲解生动,但她对学生很严厉,总是冷冰冰的。因为她老是板着一张白净的脸,所以我们在背后叫她白板。

赵老师笑了笑,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赵老师笑。她不停地把手上的篮球倒来倒去,速度非常快,看得我有些头晕,“噢,我遇到了一个医术非常高明的医生,他治好了我的伤。所以我就回来了。”赵老师笑眯眯地说,“你叫什么名字?这么晚了还来学校呀,晚上学校可不上课。”赵老师从不和我们开玩笑的。今天她是不是心情特别好?

“我叫张溪意。我来找我的钥匙。”我想起来我要干什么了,我放下书包,借着路灯的光亮,低头在地上找钥匙。

“是这个吗?”赵老师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串钥匙,我接过来看了看,钥匙好像是我的,但钥匙圈上多了一个木雕的小猪。小猪只有大拇指大小,圆滚滚的,浑身还散发出一股松木的清香味。

“这个木头小猪不是我的。”我想把小猪摘下来,但又有些舍不得。要知道,我正好属猪。我收集了各种各样猪的工艺品,但没有一个有它可爱。

“那是我送给你的。”赵老师拍拍我的头,“还有事吗?”

“没有了。谢谢老师。老师再见。”我抓紧钥匙向校门口跑去。

刚跑出没几步,我不得不又回去。钥匙是找到了,但我把书包忘在操场上了。

奇怪,我离开的时间最多只有几十秒,但赵老师就像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更糟的是,我的书包也不见了。晕黄的灯光下,操场上什么也没有。

我大声叫道:“赵老师!赵老师!”书包可能是赵老师帮我收起来了,但她为什么不叫我呢?今天晚上的赵老师与平时完全不同,她有些奇怪。

现在只有找到赵老师才能找到我的书包。

我一边喊,一边顺着操场往前走。很快,我穿过空荡荡的教学大楼,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山坡下。

这个山坡上种满了柏树。长春中学有一个传统,每届毕业生都要在这个山坡上植树纪念。只不过因为土地有限,种树的数量已经从老爸他们那时的一人种一棵减少到现在一个班级种一棵了。尽管这样,年复一年,山坡上的柏树还是挤挤挨挨,几乎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刚到学校报到的那天,爸爸就把我领到了这里。

老爸毫不费力地找到了一棵树,“儿子,你看,这就是我的树,我还在树上刻了我的名字。”爸爸叫张好,现在树干上分明刻着“弓”“长”“女”“子”。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爸爸有些不好意思,他轻轻抚摸着那些字,“早知道应该把笔画刻得紧凑一些。”

这是我第一次在天黑以后来到这片树林。感觉只有一个字:黑!要是让我再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真黑!

这里没有路灯,想必因为没有人晚上到树林里来自然就没有安装路灯。我站了一会儿眼睛才能模模糊糊地分辨出树的轮廓。

除了上山,这里没有其他的路了。

“赵老师!赵老师!您在里面吗?”我站在路口一边高声叫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往旁边的树上看去,赵老师刚才坐在篮球架上的画面老在我眼前晃动。

我真的看到了东西,有一团灰白色的影子挂在树梢上。而我的书包就是灰色的。

四下里很静,我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汗水开始从每一个毛孔往外流,全身湿漉漉的,我觉得自己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地流走,腿有些发软了。

我试着跳起来去拿书包。每次我都摸到了书包的底部,但就是没有办法把它摘下来。

我害怕了。

从小到大,我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我想往回跑,可是一步也走不动。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地上有东西硌了我一下。

我吃力地伸手一摸,是刚才赵老师给我的那个木头小猪。我把它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掏出来,拿在手里,心想: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书包拿下来。

就在这时,小猪突然发出了一道绿色的光线,直射向树林。

“扑通”一声,书包落在了我的脚下。

我来不及细想什么,提起书包,一口气跑出了学校。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