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之眼

(选自骑龙侠第 四十五章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真大呀,这个湖!”罗拉在飞机的轰鸣声中大声喊道。

“是啊,”飞毛腿嗫嚅着,“像海一样大。”

他看着窗外,听着自己的牙齿在打战,马达声一阵一阵得冲到他耳朵里,他的腿不停地哆嗦着。

坐在这么铁皮机器里在天上飞!真是疯了!除了一块铁皮和一个轰轰叫的小机器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可以依靠的了!

他真想回去坐到阿隆宽大的背上,或者是本温暖的怀里,或者是背包里。哪里都行,他就是不想待在这个该死的飞机里!

“嘿,报告一下。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了吗,小人毛?”老鼠问道。

飞毛腿咽了一口口水,可是他咽不下他的恐惧。

“没有,”他声音都发抖了,“没什么可疑的,除了星星,别的什么都没有。”

他们在水面上的倒影,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

“飞到那边的岸边去,”飞毛腿对着罗拉喊道,“它最喜欢躲在那种地方了。它就喜欢躲在水底的淤泥里。”

罗拉马上转过方向,转了一个很大的弧线,向岸边飞去。飞毛腿的胃开始抽搐了。

他们下面的湖水很平静,像黑玻璃做的镜子一样。飞机轰鸣着滑过水面。水面上一片漆黑,只有岸边的花,闪烁着神秘的蓝色光芒。

飞毛腿别过头,看着阿隆刚才降落的地方,可是看不到小龙。

阿隆是不是已经躲起来了,躲在一个岩石缝里,等着他们的信号。

飞毛腿又转过头来,看着水面。突然,好像有一个无形的暗示一样,他感觉他的心奇怪地飞快地跳了起来。

“它在这里!”他吓得大喊起来。

“什么地方?”罗拉握着方向盘,紧张地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可是她看不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飞毛腿喊道,“可是我感觉到,它就在这里,肯定就在这里!”

“可能是吧,”罗拉把她的尖鼻子贴在机舱的窗户上,“前面的水面上有很可疑的漩涡,好像是有块大石头从那里掉下去一样。”

她把发动机开小一些。

“我把窗子打开,”她轻轻地说,“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看得清楚一些。”

飞毛腿的腿又开始发抖了。一想到要再看到他原先的主人,他的血好像被冰镇过了一样。

罗拉飞着蛇形曲线,向那个可疑的地方飞去。她不需要探照灯,她的眼睛在晚上特别亮,就像飞毛腿的眼睛一样。只要有星星的光亮,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那个漩涡附近,湖水暴躁地拍打着岸堤。岸边的花东倒西歪的,好像是谁从花丛中穿过,把花茎都折弯了。从那里走过的应该是个很小的什么东西,跟小矮人那么小!

“那儿!”飞毛腿从他的位置上跳了起来,头在飞机的顶部敲了个大包,“砾石胡子在那边跑呢!”

罗拉马上向岸边飞去。小矮人吓得从闪亮的鲜花丛中伸出头来,看着这个嗡嗡叫着的什么东西,朝他的头顶飞来。他有没想多久,急忙一溜烟似的向湖水跑去。

罗拉拉起飞机转了个方向,他们在湖边追上他了。砾石胡子拼命地跑着。

“把他抓起来,小人偶。”罗拉喊道。

她打开机舱盖,越飞越低,飞机的起落架都快碰到那些花了。飞毛腿鼓起勇气,把上半身趴到飞机外面,伸出手去抓小矮人的领子。

就在这个时候,湖水咆哮着冲到岸边,一张大嘴从水里飞射出来——扑向逃跑的小矮人。

啊呜,小矮人不见了!

罗拉赶快拉起飞机——飞毛腿扑通一声掉回到位置上。

“它把他吃掉了!”老鼠不敢相信地大喊着,“就这么吃了!”

“走!”飞毛腿歇斯底里地叫着,“离开这里!快——!”

“你说得轻巧!”罗拉喊着,拼命地拉着她的操纵杆。

小飞机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就是甩不掉一再扑过来的厄运之火的闪亮的大牙齿。厄运之火一直从水里跑了出来,怒火驱使着他,决不放弃地去追逐这个讨厌的嗡嗡叫的小东西。

飞毛腿着急地透过后面的窗子张望。

阿隆现在怎么样了?他飞走了吗?

“你没有飞个跟头!”他哀叫着,“那个信号!”

“下面这么一个大块头,谁看不到!”罗拉喊着,“即使我们没有发信号,他们也早就注意到了!”

她的飞机吐出了黑烟,发动机开始结结巴巴地咳嗽起来。

飞毛腿浑身发抖了,他又透过后面的窗子张望。这次他看到那边的山崖上出现了银色的亮光。

“快飞!”飞毛腿大喊道,好像小龙能够听到他似的,“在它看到你之前,快飞走!”

然后阿隆起飞了,他张开翅膀——

向着下面的湖泊飞来!

“不要!”飞毛腿吓得大喊,“罗拉,罗拉!阿隆到这边来了!”

“这位老兄!”老鼠骂着,驾着飞机躲开厄运之火的大爪子,“他还以为,我们要他来救呢!抓牢了,飞毛腿!”

罗拉把飞机拉得到竖了起来,然后在厄运之火张开的大嘴巴上翻了个跟头。接着她又往上飞,再飞一个跟头,然后再飞一个,飞得飞毛腿的胃都掉到脖子那里去了。

飞毛腿往下看看,他以前的主人在水里恼怒地咆哮着,然后他又看了看另一个方向——阿隆停在空中没动。

“飞走,噢,求求你了,快飞到洞里去!”飞毛腿嗫嚅着。对厄运之火的害怕让他心乱如麻,这个魔头的怒吼像针一样,刺得他的耳朵好痛。

“怎么样?他回头了吗?”罗拉大喊着,疯狂地围着厄运之火的脖子飞了个螺旋弧线。

阿隆转过身飞走了。他像一枝箭一样,闪电般地飞走了,而厄运之火的眼睛还是一直死死地盯着这个小飞机。

这个该死的、无耻的、愚蠢的、居然敢捉弄它的小东西!

“他飞走了。”飞毛腿喊道,他太兴奋了,声音尖得像夏天的知了一样,“他飞回去了,回到山上去了!”

“好极了,”罗拉说着,加速——嗖的一声从厄运之火的腿之间飞过。

厄运之火跳起来,伸出两个前爪猛地扑向小飞机。不过他还是扑了个空,然后扑通一声,喘着粗气,又掉回到水中。

飞毛腿看着阿隆越飞越高,最后落到一座白雪覆盖的悬崖上——然后就突然消失了,好像是被从画上擦掉了一样。

“老鼠!”飞毛腿大叫道,“我们成功了!阿隆走了!他到洞里去了!”

他出了口气,摊倒在座位上。

“现在你可以掉头了。”

“掉头?”罗拉喊道,“现在?正好玩的时候,我们就走?!不!好戏现在才真正开始呢!”

然后她拉起飞机,飞了一个很大的弧线,向着厄运之火的角直冲过去。

“你想干什么?”飞毛腿吃惊地大喊。

厄运之火简直不敢相信!他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嗡嗡叫的,像个大黄蜂的小东西,又回过头向他冲来。

“就只再来一轮!”罗拉喊道,“全力以赴!”

飞机擦着厄运之火的头皮飞了过去。飞毛腿吓得溜到座位下面,用手捂着脸。

“哟——嚯!”老鼠大叫着,绕着厄运之火的角转着圈子,“这比丈量山脉要好玩多了!哟——嚯——嚯!”

金龙咆哮着,忙成一团。他转着圈,左扑一下,右扑一下,不停地扑着——可他每一次咬到的,都只是黑夜里的空气而已。

“嚯——嚯——!”罗拉大叫着,开着飞机围着厄运之火嗖嗖地飞着,让它像个动物园里跳舞的熊一样,在水里一遍一遍地打转,

“嚯——嚯——!你以前的主人好像有点年岁了吧,对吧,小人宝?它的腿脚可真的不够利索!”她在窗子后面挥着手,“再见!你再躺到泥巴里去吧,你这个死猪,生锈去吧!”

然后她把飞机直直地拉起来,向天空冲去。飞毛腿都不知道他的手和他的鼻子在什么地方了。

“嗒哩,嗒啦,哆咪哆!”老鼠不知道哼着什么调调,得意地拍着飞机上的仪表盘,“干得好,铁皮妞!我要说,你真是独一无二!”

厄运之火在他们下面歇斯底里地怒吼着,飞毛腿还一直都能听得到它的声音。不过飞机已经在它够不到的高度了。

“嗯,你觉得怎么样,小人偶?”罗拉问着,一边得意地在她的操纵杆上打着拍子,“我们有没有资格先享用一个早餐呢?”

“当然了。”飞毛腿嘟囔着。

他又回头去看他原来的主人。它那血红眼睛还一直都盯着他们,好像它的一个眼神就能把他们从天上抓下来似的。

飞毛腿伸出胳臂抓小矮人的时候,它有没有认出他呢?

小人吓得缩成一团。

“我再也不要看到它了!”他轻轻地对自己说,握紧了小拳头,“我永远,永远都不要再看到它!”

就算他在厄运之火的鼻子底下飞过一百次,从它的牙齿里逃出过两百次,朝它的头上吐过三百口唾沫——他还是会怕它,永远都怕它。

“我要降落到原来那个地方,”罗拉说,“同意吗?”

“同意。”飞毛腿嘀咕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是然后怎么办呢?我们怎么找其他人呢?”

“啊哈!”罗拉又飞了几个蛇形弧线,呵呵笑着,“他们会来接我们的。”

“我想,我们先让自己吃个早饭。”她满意地挠着耳朵,“我们刚才做的那些,抵得上一个礼拜的工作了,是不是?小人毛?”

飞毛腿点了点头。

下面的湖中,厄运之火又潜入了水中。它沉下去,消失了,好像之前发生的那么多事,只是一场恶梦而已。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