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 庙

(选自骑龙侠第三十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当阿隆再次来到印度河边的时候,正好是午夜。

河水在星光下闪耀着光芒。河谷变得宽了起来,河谷里的土地也显得更肥沃了。本在黑暗中看到了农田和农舍,在它们上面,在河的另一个岸边的悬崖上,有一座寺庙。它那白色的粉墙在渐渐缺下去的月亮的光芒下,亮得像一张白纸一样。

“就是那座寺庙。”本轻声说,“我在烟怪眼里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一模一样。”

罗拉的飞机嗡嗡地响着,在他们旁边飞着。老鼠打开机舱盖,向着本的方向趴过来。

“怎么样?”她在螺旋桨的噪音里大喊道,“是不是这个?”

本点点头。罗拉满意地把机舱盖关上,继续往前飞。她的飞机的速度比她想的要快得多了。不过尽管如此,这也是阿隆在他这次整个旅途中最轻松的一次飞行。

小龙无声地掠过宽阔的河谷,把奔腾的河流甩到身后,向着高高的围墙飞去。好多殿堂,大的,小的,挤在一起,贴在悬崖上。本看到了那高高的殿堂的基座,倾斜着向上延伸的墙壁,狭窄的黑乎乎的窗户,和平坦的屋顶。沿着悬崖蜿蜒而下的小路,好像是崖壁上一条石头做的带子。

“我该在什么地方降落呢?”阿隆问老鼠。

“在大殿前面的空地上。”罗拉喊着,“你不用怕那些人,再说,这时候大家都在睡觉。我飞到你前面。”

小飞机吼了一声飞了下去。

“那儿,你们看!”当阿隆在最大的房子上盘旋的时候,黄毛大叫起来,“教授在下面!”

阿隆降了下去。一个又瘦又高的身影出现在台阶上,向阿隆跑来。

“我的天哪,我已经在发愁了。”魏邦男喊道,“你们怎么花了那么长时间?”

他的声音在古老的围墙中间回荡着,不过还没有什么人出来。只有几个老鼠从在石头间一闪而过。

“啊哈,因为我们得想办法,别让我们的小朋友被鸟给吃了。”黄毛回答着,背着背包从阿隆的背上下来。

“什么?”教授惊讶地看着本。

“没那么糟糕。”本说着,从小龙的尾巴上滑下来。

“没那么糟糕?!”当本站到他身边的时候,教授大叫道,“你身上都是擦伤!”

“划了几道口子,不过没有被吃掉。”黄毛说,“这已经够幸运的了,是不是?”

“是啊,是啊,你要是那么想的话。”教授说着,退了一步,差点踩到老鼠的飞机上。

“嘿,嘿!”罗拉尖叫道,“小心点,大个子,小心点好吗?”

教授惊讶地转过身去。罗拉从机舱里爬出来,扑通一声跳到地上。

“我已经听他们讲了好多你的故事,教授。”她喊道。

“是吗?我希望你听到的都是些好的事。”魏邦男跪到地上,小心地晃了晃她的小爪子。

“很高兴见到你,”他说,“那么是谁让我这么高兴呢?”

罗拉开心地咯咯直笑。

“灰尾巴,”她回答说,“罗拉•灰尾巴,飞行员,摄影家,现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我是个导游。”

“我们迷路了,”黄毛走到他们两个旁边说,“你怎么样,教授?”

“噢,我们坐船很顺利。”魏邦男叹了口气,又站起来。
“不过,珍妮弗说,”他挠着头,抬头看着寺庙里那些漆黑的窗户,“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们……”

“她说什么?”本问。

飞毛腿打着哈欠靠着本的脸颊上。

“珍妮弗……”教授干咳了一声,“珍妮弗说,她看到了——厄运之火。”

“什么地方?”黄毛喊道。

飞毛腿吓得打不出哈欠了。本和阿隆害怕地对视了一眼。

“怎么回事?”罗拉钻进那么多长腿,奇怪地一个一个地看着他们。

“有人在跟踪我们!”黄毛没好气地说,“我们以为,我们已经把他甩掉了。不过可能我们错了。”

“我开飞机去侦察一下怎么样?”罗拉好心地问,“告诉我,跟踪你们的长什么样,大概会在什么地方出现,我马上就去。”

“你会帮我们吗?”阿隆问。

“那当然。”老鼠挠着耳朵,“我很愿意。这个可不同,又不是帮老叔去丈量这些难看的山和无聊的山谷。那么,我要找什么东西呢?精灵,人,龙,还是或许也是这么个小东西,小人偶或者什么的?”

阿隆摇摇头。

“那是一条龙。”他回答说,“比我大多了。他的鳞片是金色的……“

“他身边还有个小矮人,”魏邦男补充说,“一个带着一顶很大的帽子的小矮人。我女儿说,在河里看到过它们两个,在那座大吊桥的西面。那里有一条路,上面都是从山上滑下来的石块。”

“我认识,我认识。”罗拉漫不经心地说,“我马上就出发去看看。”

这个肥老鼠快地像一道闪电似的,又钻进了她的飞机。马达开动了,小飞机嗖的一声冲向布满星星的清朗的夜空。很快连黄毛的尖眼睛也看不到她了。

“真是个机灵的女孩子。”教授赞叹道,“有她帮我们四处看看,我就放心多了。她是从哪里来的?”

“啊哈,老鼠嘛,到处都是。”黄毛说着,看着周围,“你根本就不用等,呶,这边马上又来了一个。”

“她是把地图卖给我们的老鼠的侄女。”本解释说,“她的叔叔要她来丈量这里的山,好把他地图上那些空白的地方填上。”

他看着教授。

“罗拉说,根本就没有天际边缘。”

魏邦男若有所思地看着本。

“她这么说的吗?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只相信烟怪说的话。我们现在就来解开他的提示中的谜语。来吧!”

他把手搭在本的肩上,带着他朝着通向寺庙的大殿的高高的台阶走去。

“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我把你们寻找天际边缘的事都告诉他了。他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阿隆和黄毛跟着他们两个,走上长长的台阶。

“这里是大殿,”当他们站在又厚又重的门前的时候,魏邦男解释说。门上画着一些特别的图案,门把手锻造得也很别致。

“这里是僧人们祈祷和集会的地方。不过别以为这里跟我们的教堂一样。在这里有更多的笑声,这是个快乐的地方。”

然后他把大门推开。

他们走进一个高大的殿堂,阿隆都能够在里面站直了。里面很黑,不过点着好多灯笼,火光跳跃着照亮了硕大的殿堂。高大的柱子支撑着屋顶,墙上画满了千奇百怪的图案,在装满古旧的经书的书架中间,挂了好多画。那些画,五彩缤纷,非常独特。

本真想站在每一幅画前面好好地欣赏。不过教授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在柱子中间有一排排低矮的坐凳。最前面一排上坐了一个剪着短短的灰白头发的小个子,他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当教授和本向他走去的时候,他微微地笑了。

阿隆犹豫地跟在后面走着,这是他生命中第二次走进人的房子。大殿里成千上百的灯笼把他的鳞片照得闪闪发亮,他的爪子刮擦着地面,尾巴拖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嚓擦的响声。

黄毛紧紧地走在他的身边,她的爪子放在阿隆温暖的鳞片上,她的耳朵紧张地抽动着,眼睛在一根根柱子上瞄来瞄去。

“大树,”她轻轻地对阿隆说,“他们有用石头做的大树。”

当他们都站到那个和尚面前之后,那个和尚向他们鞠了个躬。

“我来介绍一下,”魏邦男说,“这位是这个寺庙里尊敬的喇嘛,他是这里最高级别的僧人。”

喇嘛开口轻轻地说话了。

“欢迎光临月石寺,”飞毛腿给本翻译着,“我们深感荣幸。在我们的宗教里,龙的出现预示着,一件重大的、吉祥的事情将要发生。而我们同样也感到万分荣幸,在这么长时间之后,终于又有一位骑龙侠光临寒寺。”

本惊讶地看看和尚,又看看教授。

魏邦男点点头。

“是啊,是啊,你想的没错。那个骑龙侠——苏贝妲带去我们看过他的墓——也到过这里。而且来过好多次,要是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他们甚至还有一幅他的画像,挂在那个地方。”

本转过身,走到教授指的那个墙边。在两个书柜中间挂了一副很大的卷轴画,画里有条飞翔的龙,背上坐了一个男孩子,在男孩子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形。

“黄毛!”本叫着,激动地向黄毛挥手,要她过来,“快来看,这个看上去很像你,是不是?”

阿隆也走近了。他好奇地从阿隆肩上伸过头来。

“真的,黄毛,”他吃惊地说,“这个看起来真的很像你。”

“是啊,是啊,”黄毛耸耸肩,不过她可掩饰不了她那得意的微笑,“龙总是喜欢精灵的,这个谁都知道。”

“我发现了一个不同的地方,”飞毛腿在本的肩上轻轻地说,“画上的那个精灵有四个胳臂。”

“四个胳臂?”黄毛朝着画走得更近了。

“是的,”她嘀咕着,“不过我想,这个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你们看看别的画,差不多每个画里的人都有好多胳臂。”

“就是,”本说着,看着四周。墙上好多画里的人物都有很多胳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到这里来看!”这时候教授喊道,“骑龙侠当时在这里留了一些东西。”

喇嘛带他们走到大殿的祭坛旁边,祭坛边上的佛龛里有一个木头做的小匣子。

“这些,”飞毛腿又开始翻译了,“是骑龙侠送给寺庙的月亮石。它能带来吉祥和健康,让恶魔远离这个山谷。”

那些石头白得像牛奶一样,和本的拳头差不多大小。在石头中间有一丝亮光,好像是月光被关在里面一样。

“打碎月亮之光!”本轻轻地对阿隆说,“你还记得吗?你说,烟怪指的是不是这些石头呢?”

小龙垂着头想着。魏邦男向喇嘛翻译了本说的话。那和尚笑着看着男孩。

“他说,”飞毛腿趴在本的耳朵上轻轻地说,“他会在早餐后,把骑龙侠的东西还给他本人。这样的话,骑龙侠就可以用他自己的东西,来做他到这里来想要做的事情。”

“是不是就是说,他会把其中一块神圣的石头给我?”本先是看看阿隆,然后看看喇嘛。

和尚点点头。

“是的,我想,你理解了他的意思。”魏邦男说。

本不好意思地向喇嘛鞠了个躬。

“谢谢。您真是太好了。可是您不会觉得,要是我把这石头打破的话,好运气就会走了吗?”

教授把本的问题翻译了过去。

和尚大声地笑了。他握住本的手,拉着他一起往外走去。

“骑龙侠,”飞毛腿翻译着,“没有任何石头,能比龙的到来带来更多的运气。不过到时候你必须得用力地砸,真正地砸碎月光石,因为,你借此召唤的那种生灵,很喜欢睡觉,而且要睡很长时间。吃完早饭后,我会带你石龙头那里去的。”

本惊讶地看着和尚。

“您都告诉他了吗?”他轻轻地问教授,“我是说,您把烟怪说的话都告诉他了吗?”

“我不需要告诉他,”魏邦男轻轻地回答说,“他知道所有的事情。你好像证实了一个又一个的预言。你是一个古老传说中的英雄,孩子。”

“真不敢相信。”本喃喃地说,又回头看了看装着月亮石的木匣子,然后他和其他人一起,跟着喇嘛走到外面。火红的太阳已经升到白雪皑皑的山峰上空,寺庙里已经聚集了成群的和尚。本奇怪地发现,有一些和尚甚至比他还小。

“这里还有孩子呢。”他轻轻地对魏邦男说。

教授点点头。

“是的,当然了。这里的人们相信,我们每个人都会在这个世界的不同地方,会有好几次生命。所以,这里每一个孩子都可能比寺庙里最年长的和尚都老。很有意思,是不是?”

本疑惑地点点头。

突然,在寺庙空地上的平静的僧人中传出一阵嘈杂的声音。阿隆从大殿的门中间把他那长长的脖子伸了出来。所有的和尚都好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喇嘛举起手,对着人群说了几句话。

“他说,”飞毛腿轻轻地翻译着,“吉祥像月光和白雪一样,从阿隆的鳞片上潺潺滴下来。你和黄毛是骑龙侠,需要他们的帮助。”

本点着头,看着下面那么多张脸。他们都很惊讶,但并不害怕,抬着头仰望着阿隆。

“本,”魏邦男轻轻地对他说,“早饭一般总是糍粑,烘烤的小麦粉,还有酥油茶,在这么高的地方吃这些东西是很健康也很实用的。不过,如果是第一次吃这些东西的话,你会很不习惯的。”

“要不要我帮你向他们请个假,然后早餐的时间里你可以和珍妮弗在一起?她那里肯定有你更喜欢吃的东西。”

本看了看喇嘛。喇嘛也看着他,笑了笑,然后对飞毛腿说了些什么。

“喇嘛说,”小人翻译着,“他听得懂一些我们说的话。还说,如果你——骑龙侠,不想品尝他们的糍粑和酥油茶,而是想和教授的女儿在一起的话,他一点也不会觉得你失礼的。”

“谢谢,”本结结巴巴地说着,向喇嘛笑了笑,“飞毛腿,跟他说,我很喜欢这个地方,而且……”

他看着伫立在山谷另一边的山峰。

“……我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尽管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和我来的那个地方不一样,完全不一样。跟他说,好吗?只是——用些好听的词语。”

飞毛腿点点头,转过去面向喇嘛翻译着。喇嘛仔细地听着,然后微笑着回答了几句。

“喇嘛说,”飞毛腿翻译给本听,“按照他的信仰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说不定你在你以前的生命中,已经到过这里。”

“来吧,骑龙侠,”魏邦男说,“在你脑子里被这些智者的语言填满之前,我先带你去珍妮弗那里。等到早餐结束后,我再来接你。”

“那么,邦男,黄毛和我该怎么办?”阿隆把头伸到教授的肩上问。

“噢,那些和尚会照顾你的,阿隆。”魏邦男回答说,“在大殿里面睡一觉,你觉得怎么样?没有人会打扰你的。恰恰相反,他们都会祈求菩萨保佑你找到天际边缘的。”

“那么我呢?”黄毛问,“阿隆睡觉,你们喝酥油茶,那我怎么办?我不喜欢茶,也不喜欢酥油,就更别提酥油茶了。”

“我也带你到珍妮弗那里去。”教授说,“我们的房间里有一张很软的床,而她的饼干你也一定喜欢吃的。”

然后他带着他们两个走下台阶,穿过那些虔诚地站在那里的和尚,走向靠在大殿的高墙旁边的一座小房子。

阿隆则跟着喇嘛走进了大殿,在柱子之间缩成一团,睡得又香又熟。和尚们围着他坐着,轻轻地念着经文,祈祷天地间所有的好运,都能眷顾小龙的鳞甲。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