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龙侠的回归

(选自骑龙侠第 三十一章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虽然外面正是艳阳高照,骑龙侠的墓室里还是很黑。只有几道灰蒙蒙的光线穿过墙上的裂缝照进来,落在雕刻在墙上的一些奇怪的图案上。圆顶下面的围墙里的空间很大,大得连阿隆都可以在里面转圈。很多枯萎的叶子围着地上的一个石棺,发出一种陌生的浓重的气味。

“看看这里。”苏贝妲说着,拉着本走上前去,干枯的叶子在他们脚下沙沙地响着。

“看到这些字了吗?”女科学家用手摸着石棺上的石板。

本点点头。

“我花了好长时间才看懂。”苏贝妲继续说,“很多字都被咸湿的海风腐蚀了。下面的村里也没有人知道,这里写着什么。没有人还记得这些古老的故事。”

“在两个老太太的帮助下——她们从她们的祖母那里听到过骑龙侠的故事——我才让这些已经被遗忘的文字得以重生。而今天,当我看到你和黄毛骑在阿隆的背上走进村庄的时候,这些文字一眨眼就变成了事实。”

“上面写着什么呢?”本问道。

当佳丽太太拉着他走进墓室的时候,他的心跳好厉害。他不喜欢坟墓,坟墓总让他感到害怕。可是现在他就站在一个坟墓中间,不过那些叶子发出来的香味,让他放松了好多。

“上面写着,”苏贝妲一边用她带着戒指的手指指着有些风化的字迹,一边回答说,“骑龙侠会回来的。回来的时候,他将是个男孩,他的皮肤白得像圆月一样。他将从一个巨大的敌人手中拯救龙。”

本难以置信地看着石棺。

“这是上面写的吗?可是……”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教授。

“这是不是当时的一个预言家说的?”魏邦男问道。

苏贝妲点点头。

“骑龙侠死的时候,她也在旁边。有的人甚至说,这是骑龙侠自己说的。”

“回来?可是他毕竟是个人,是不是?”黄毛问道,她咯咯地笑了,“你们人类在死后的世界里可回不来,你们在那里会迷路的。你们要么迷路,要么就忘记了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呢?”苏贝妲问道,“我知道,只要你想的话,你就能够进入其他的空间。所有的怪兽都可以,除了那些惨死的以外。”

“不过有些人也相信,我们只要对死亡多了解一些,我们就能够回到人世,如果我们也想这样的话。所以,谁知道呢,说不定那个老的骑龙侠真的就藏在本的身体里面呢。”

男孩不安地从上到下地看着自己。

“啊,是吗。”黄毛嘲讽地咯咯直笑,“我们在箱子中间找到了他,在纸盒子和木头箱子中间,在世界的另一边,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龙和精灵,什么都不知道。”

“是的,”阿隆说着,低下头放在本的肩上,“可是他却骑上了龙,黄毛,真正得骑着龙飞翔。这样的人在世界上可不多。从来都不多,即使是在龙可以自由地飞翔,不需要躲避人类的时候也不多。”

“我觉得,”他抬起头,看着大家,“老的骑龙侠是不是在他的身体里无所谓—— 可是他在这里!或许他真的能够帮助我们,战胜厄运之火。”

“有一点是肯定吻合的,”阿隆轻轻地碰着本,吹起他脸上的头发,“他是白得像月亮一样。现在这个时候,我想,他可能比月亮还要白一些。”

本不好意思地对着小龙笑笑。

“什么呀,”黄毛捡起一片香香的叶子,放到鼻子底下,“我也骑龙,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经常骑在龙背上了。可是却从来没人说我是骑龙侠。”

“你不管怎样都不会像月亮一样白的,”飞毛腿看着她的毛脸说,“要是你一定要问我,你像什么的话,你的肤色倒是更像彩虹。”

黄毛对着他吐吐舌头。“没有人会问你的。”她骂道。

魏邦男咳嗽了一声。他若有所思地靠在石棺上。

“亲爱的苏贝妲,”他说,“我想,你之所以给我们看这个古老的陵墓,是因为你认为,阿隆不应该回去,即使有个可怕的魔鬼在跟踪他,对吗?”

女龙学家点点头说:“是的。阿隆已经走了那么多路了,路上又有那么多人给他帮助。我就是不相信,这些努力都会变成白费力气。而且我觉得,该是龙们赶走厄运之火的时候了,不能总是躲躲藏藏的。”

“有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呢?”她看着大家,“我们现在有一条了无牵挂的勇敢的龙;一个精灵女孩,能够赶走天上的魔力乌鸦;一个男孩,他是个真正的骑龙侠;而且,甚至是预言里提到的,还有一个小人偶,知道他主人几乎所有的秘密。”

她抬起胳膊,上面的手镯叮叮当当地响着。

“还有期盼着龙能够重新在天上自由飞翔的人们!是的,我认为,阿隆应该继续他的旅途。而且我还要告诉他,怎样不受月缺和月食的影响。”

骑龙侠的墓室里又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紧张地看着小龙。阿隆盯着地面,沉默地思索着。

终于,他抬起头,看着大家——然后,他点了点头。

“我会继续飞的,”他说,“或许那块石头上写的东西是真的,或许上面写的真是我们。不过在我们启程之前,飞毛腿可以试着问问看,他的主人到底在哪里。”

他带着询问的眼情看着小人偶。飞毛腿感觉到,他的腿又在颤抖了。可是他还是点头了。

“我会试试看的,”他轻声地说,“我真的会尽力的,真的就像我叫飞毛腿,是从玻璃瓶里出生的一样。”

 

当他们回到村子里的时候,那里好像没有人一样。中午的太阳太毒了,闷热的空气让人的呼吸都很困难。看不到一个孩子。不过可以听到房子里面人们又蒸又煮的,到处都可以听到从彩色的门帘后面传来的激动的声音。

“村里每个人都在期待你给我们带来好运气。”苏贝妲在回家的路上对阿隆说,“他们相信,好运就像金粉一样,从龙的鳞甲上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落到他们的屋顶上,落到渔民的渔网上,而且会一直留在那里,即使你和你的朋友离开了好久以后,好运还会长久地伴随着他们。”

“我们今天晚上就要走了。”阿隆说,“我们越早走,厄运之火就越难找到我们。”

苏贝妲点点头。

“是的,说的没错。不过要我帮你,找到替代月亮的办法的话,你还得等一等,等到月亮爬上天空。来吧。”

她带着阿隆和其他人走到她的茅屋后面,那里有一块围着篱笆的地。上面种满了长着带刺的叶子的鲜花,花瓣都几乎合在一起。

“大多数植物,”苏贝妲靠在篱笆上解释说,“像你们知道的一样,在阳光下生长。不过这种花不一样。它们是靠月光生长的。”

“真奇怪。”魏邦男喃喃地说。

薇塔趴在篱笆上,想再看清楚一些。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植物,苏贝妲,”她说,“你怎么发现的?”

女科学家微微笑了笑。

“我在上面骑龙侠的墓地里找到了种子。那里曾经摆放过的花,早就已经变成灰了,不过它们的种子还一直留在石棺周围。然后我把种子收集起来,在水里放了几天,种子就开始发芽了。结果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

“你们在墓室里看到的叶子,是我上一次供奉到那里的。我现在还一直把花拿到上面晾干,然后得到新的种子。我给它们取了个名字,叫龙花。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别的名字呢?”

苏贝妲微笑着,轻轻地摸着一个闭合着的花骨朵。

“只有在月光下它们才会开花。它那蓝色的鲜花发出浓郁的芬芳,明亮得像灯笼一样,所有的夜娥都围着它们飞。最有意思的是,月光越亮,它们也就越亮。直到月光好像一颗颗露珠一样汇集在它们的叶子上。”

“不可思议!”魏邦男被龙花深深地吸引住了,“你是无意中发现的,还是有人告诉你的?”

“知道吗,邦男,”苏贝妲回答说,“什么叫无意中发现的?我记得在古老的传说中,龙都是白天的时候在天空翱翔。当然,只有在很古老很古老的传说中,才可以看到这些描述。为什么以前的龙可以,我问自己。为什么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能在月光下飞翔呢?”

“我在墓碑上刻的那些字里寻找答案,然后我无意中,如果你一定要说无意的话,找到了这些种子。我猜想,骑龙侠已经掌握了这个秘密。而且那条龙,那条让骑龙侠重新康复的龙,不也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来的吗,是不是?”

她看着阿隆金色的眼睛。

“我猜想,是这些花,给了他飞翔的力量。我相信,它们叶子上聚集的露珠里面隐藏着月亮的能量。”

“你猜想?”黄毛从篱笆下面爬过去,闻着带刺的叶子,“你还从来没有证实过,是不是?”

苏贝妲摇摇头。

“我怎么试?阿隆是我看到的第一条活着的龙。也没有其他任何动物,只靠月亮的能量才能飞翔。”

“你听到了吗?”黄毛转过来,看着阿隆,“你要是相信这些带刺的东西的话,也有可能会像块石头一样,从天上掉下来。”

阿隆拍了拍翅膀。

“或许我们不需要这些花,或许等到月缺的时候,我们早就在天际边缘了。可是,要是像那天飞过大海的时候发生的情况再出现的话,我们怎么办?要是我们在山上空飞的时候,突然月食了怎么办?”

黄毛摇摇头,

“好,好,知道了,你有道理。”她从一朵花上撕下一片叶子,狐疑地咬了一口叶子尖,“味道不错,要是你们想问我是什么味道的话,我觉得,吃起来更像是荆芥。”

“我得吃这些东西吗?”阿隆问龙学家。

苏贝妲摇摇头。

“不用,你只需要舔叶子上面的露珠。可问题是,你不可能带着花走。所以自从邦男告诉我以后,我就收集了一些月光露珠。今天晚上我还要再收集一些,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带上满满的一瓶路上吃。”

“要是月亮什么时候不亮了,那么你的朋友只需要在你的舌头上滴几滴就够了。你肯定会感觉到,你到底需要多少。到下一次满月之前,露珠都会像水一样清澈。过后它就会变得浑浊。所以,要是你回程的时候还需要的话,那么你就得再来看我一次。”

阿隆点点头。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地平线。

“我都等不及了。”他轻轻地说,“我真想马上就看到天际边缘。”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