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叫的兔子( 下)

(2004年《儿童文学》童话擂台赛超级新秀奖)

余 雷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兔子之家

 

汪汪终于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一只兔子。但他没有像跳蚤胡想象的那么高兴。虽然知道自己是一只兔子已经200分钟了,但是汪汪还是没有觉得现在和在老鼠毛先生家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在老鼠毛先生家,每一个看到汪汪的客人都会表示惊讶,原野上的每一株植物看到汪汪也是如此。

说到底,汪汪不知道一只兔子应该做什么。在老鼠毛先生家他一直在倒茶,这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很新鲜,但也让他不知所措。

跳蚤胡只好不停地开导汪汪,他不停地蹦起来,因为汪汪太让他生气了。一直蹦到他的每一条腿都抽筋 ,上下嘴唇都累得卷了起来,他才停下来。

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儿了。汪汪漫无目的地走上一个开满野花的小山坡。汪汪尽量走得轻一些,那些各种颜色的野花正在睡觉,要不她们也会对着汪汪大叫。一只兔子真的能让大家那么兴奋吗?汪汪生下来就呆在老鼠毛先生家,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既震惊又迷糊。

“跳蚤胡,可能你说的有道理,让我慢慢想想吧。不管怎样,不用整天在老鼠毛先生家倒茶也是一件好事。我现在做什么呢?”汪汪问跳蚤胡,可跳蚤胡太累了,他什么也听不到。

这里的空气真好啊,汪汪虽然不知道一只兔子该干什么,但他喜欢使劲呼吸这里的空气。这里的空气是有味道的,好多种气味混在一起,闻起来有一种舒服的感觉。渐渐地,他能分辨出不同的气味来。这时,有一丝甜味老往汪汪鼻孔里钻,汪汪不喜欢甜味儿,他躲来躲去都躲不开,就在那丝甜味冲进他的鼻孔时,汪汪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啊——啊——嚏!”

他担心地四下里看了看,还好,野花们没有被惊醒,汪汪还可以继续自由自在地在花丛中散步。他继续往前走,突然,汪汪又闻到了那种熟悉的气味,对,是兔子的味道。和刚才在那个洞穴前闻到的一样,他不由自主地顺着气味传来的方向走去。

在一丛盛开的杜鹃花下,有一个小小的洞口。这个洞口隐蔽得很好,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被发现。汪汪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好像有什么在命令他:进去!进去!进去!

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要不要和跳蚤胡商量一下?只迟疑了一秒钟,汪汪还是钻了进去。

哦,这里才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汪汪从未有过这样奇特的感受。虽然老鼠毛先生为他定做的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家具公司做的宠物屋,但是,在这个洞穴里,汪汪第一次找到了家的感觉,他高兴得笑出声音来。

跳蚤胡被惊醒了,“这是什么地方?汪汪,你要干什么?”

“这是一个兔子住的地方。跳蚤胡,我想在这里住下来。”汪汪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但是,不知道这里的主人会不会同意。”

“管他呢,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只野兔,还有谁会来和你争。”跳蚤胡从汪汪身上跳下来,在洞穴里跳来跳去。

“是谁回来了,也不打个招呼。”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吓得跳蚤胡又藏到汪汪的耳朵里。

讲话的是一丛杜鹃花的根须,他就贴在洞穴的顶部,“是宣宣吗?只有你每次回来都不打招呼。”

“我叫汪汪。”汪汪小声说。

“不对呀,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小调皮,别以为我看不到你,你就骗我。”说着话,那丛根须突然抓住了汪汪。他细细地把汪汪摸索了一遍,“奇怪,你真的不是宣宣。但你是一只野兔。兔子之家的所有兔子我都认识,你是谁呢?哈哈,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到了兔子之家就是回到家了。”杜鹃花的根须放开汪汪。

洞穴的顶上很快垂下许多条根须,“好久没有兔子回来了。真让人高兴。”“动作快一点,不要让客人不满意。”“放心吧,我们兔子之家的服务从来都是最好的。”

不知有多少条根须都在忙乱,汪汪只好不停地让开他们。只一会儿功夫,整个洞穴焕然一新,比汪汪刚进来时还要舒适和漂亮。

“您还有什么要求吗?”一条柔软的根须轻轻地问道。

“我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汪汪还是不太相信,他有许多问题要问,“我刚刚知道我是一只野兔。请问这里还有别的野兔吗?这片原野有多大?还有别的动物吗……”

“我也说不清这片原野有多大,因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最先讲话的那条杜鹃花根须说道,“原来这里有很多兔子,后来就越来越少。我们建起了这个兔子之家,就是为了让无家可归的兔子有一个安身之处。这个年代,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保护自己了。如果没有了动物和昆虫,植物的末日也就不远了。别的地方还有小鸟之家,蟋蟀之家、蜻蜓之家……你有机会可以去看看。原来的原野可真热闹啊……”

“有没有跳蚤之家?”跳蚤胡打断杜鹃根须的话。

“如果跳蚤剩下的不太多了,肯定就有。你是和汪汪一起进来的吧?”

“不要赶跳蚤胡走,他是我的朋友。”汪汪连忙说道。

“这样啊,那么你就不用去找跳蚤之家了,你和汪汪在一起也可以呀。”杜鹃根须并不介意跳蚤胡打断了他的话,“好长时间都没有兔子来了。大家等得很累,都睡着了,所以你们来了都不知道。这下好了,我们还以为再也没有兔子了呢。今天晚上我们要开一个盛大的欢迎舞会。”

“舞会?”跳蚤胡一连蹦了二十一下,“我可是当之无愧的舞王啊!”

 

五、舞会上的不速之客

天黑了。

广袤的原野似乎一下子藏进了夜的黑丝绒斗篷里。四周静极了,汪汪只听得到自己呼吸的声音。他轻轻地问跳蚤胡,“跳蚤胡,你说奇怪不奇怪,虽然只是一天的时间,但我觉得自己好像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了。”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你是兔子,你就应该生活在这里。”跳蚤胡正忙着活动腰腿,准备跳舞。

月亮升起来了,柔和的月光下,原野上的一切都像被一层乳白色的薄纱笼罩着。汪汪的毛像刚洗过澡一样柔顺,光滑。他的心安静下来,他现在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属于这片原野的。

一阵风轻轻地吹过,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一株蓝色的风铃花开始唱歌,她的歌声并不胡乱地往汪汪的耳朵里钻,只是在他的头顶上绕来绕去,让汪汪有一种想伸手去抓,又害怕把它们吓走的感觉。跳蚤胡早按耐不住了,他和着歌声跳了起来。

又有许多声音唱了起来,汪汪不知道是谁在唱,但这些声音都很友好,它们温柔地抚过汪汪的全身,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快活和舒服。汪汪也情不自禁地跳起舞来。

整个原野上的生物都在舞蹈,野草们“刷刷”地摇动着长发,蒲公英扭着纤细的腰肢喝醉了一般,苍耳妈妈恨不能长出一千只手,能一边跳舞,一边把跳出去的苍耳孩子一个个抓回来。野兔汪汪的到来,让大家感到快乐,原野上的每一种生命都是息息相关的,缺了谁都会给大家带来灾难。

汪汪在老鼠毛先生家也参加过舞会,但在这么宽敞的地方,如此多的人一起舞蹈,让他兴奋不已。跳蚤胡早跳得不知去向了,汪汪觉得惊奇的是,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和骨头都是自己在跳舞,根本不用去指挥他们。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本事。

“哎哟”、“哎哟”

“谁在这里乱跑?”

“跳舞就好好跳嘛。”

“老鼠,老鼠,好多老鼠。”歌声都变成了叫喊声。

“汪汪,出来。”

“汪汪,出来。老鼠毛先生说了,只要你回家就没事。”不知有多少只老鼠也在喊。

野草们还在晃动,这不是他们自己在跳舞,而是老鼠们四处乱跑撞到了他们。老鼠们如果抓不到汪汪,老鼠毛先生就会扒了他们的皮,然后用他们的毛来做鞭子。

汪汪吓了一跳,幸好离“兔子之家”不太远,他连忙躲回到洞里。

杜鹃花的根须安慰他:“不用怕,只要是生活在原野上的动物都会互相保护的。”许多根须开始移动,洞口很快就被挡住了。

虽然知道自己是安全的,汪汪还是一夜没有睡着。跳蚤胡一直没有回来,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

天亮了,汪汪听到了跳蚤胡的声音,“门到哪里去了?汪汪到哪里去了?”

杜鹃花的根须又移动起来,洞口出现了。汪汪看到跳蚤胡神气活现地站在一只老鼠的额头上,他想:不好,跳蚤胡肯定是带老鼠来抓我的,我可不想再回去,赶快跑吧。

汪汪一下就冲出洞口,向前跑去。风声呼呼地从他的耳边掠过,跑出了很远,他才停下来。

“傻瓜,又没有人追你,跑那么快干什么?”跳蚤胡的声音吓了汪汪一跳。

“你什么时候跟上我的?亏我还把你当作朋友,你竟然带着老鼠来抓我。”汪汪使劲儿摇头,想把跳蚤胡甩下去。

“你甩不掉我的。”跳蚤胡得意地笑道,“你跑出兔子之家的时候我就跳到你身上了。你这个小心眼,我怎么会带着老鼠来抓你呢?”

看着满脸惊讶的汪汪,跳蚤胡继续说:“昨天晚上你走了以后,舞会仍样接着举行。那些老鼠从来没有这么玩过,他们也很开心,谁愿意再回到老鼠毛那儿去呀。所以就没有老鼠来抓你了,本来要去叫你的,可谁都抽不出时间来,我更忙,谁让我是舞王啊!”

这时,有一只老鼠跑过,他匆忙地向他们俩点了点头,“我要去给小草松土,待会儿见。”一会儿就跑得没影了。

“看到了吧,连老鼠都愿意留下来呢。”跳蚤胡跳到汪汪的脑门上,“走吧,回兔子之家去,说不定,我们还能等到另一只兔子呢。”

汪汪又飞快地奔跑起来,奔跑的感觉真好,在原野上奔跑的感觉更好,“跳蚤胡,我现在才明白,做一只野兔的感觉真棒!”

“那当然,你还回老鼠毛那儿去吗?”跳蚤胡故意问汪汪。

“回去呀,我要先把你送回去再回来。别忘了,我是他的邮差,你是他的信呀。”汪汪的耳朵出其不意地按住了跳蚤胡。“怎么样,信先生?”

“老兄,这样的玩笑以后还是不要开吧,要不我会吓死的。”跳蚤胡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放心吧,谁也不能再让我们回老鼠毛先生那儿去了。”

 

    汪汪和跳蚤胡,还有来抓汪汪的老鼠们一起留在了原野上。老鼠毛先生和猫先生来找过他们很多次。每一次,野草们早早就把汪汪藏好,手拉手编成密密的篱笆,把老鼠毛先生和猫先生挡在外面。两个M先生一直不停地在吵架,为了这只会汪汪叫的兔子,他们永远都只能是敌人了。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