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自骑龙侠二十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当阿隆,本和黄毛一起向村庄走去的时候,柔和的晨曦映亮了天空,太阳的光线还不是很热。一群群白色的海鸟在小龙的头上盘旋着,尖叫着,宣告着他的到来。

村子里的人们已经在等他了。

他们站在农舍前面,手里抱着他们的孩子,沿途的沙滩上撒满了鲜花,在他们的屋顶上,飞舞着纸扎的龙风筝,孩子们都穿上了他们最漂亮的衣服。

本坐在小龙的背上,感觉自己像个国王似的。他四处张望着,寻找着乌鸦,但是没有看到一只乌鸦。

整个村庄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猫,白色的,黄色的,长着虎纹的,长着斑点的,屋顶上,农舍前,树梢上。

阿隆踩着地上的鲜花,从那么多猫和人们身边走过,终于看到了魏邦男。

当他站到教授的旁边的时候,所有人都敬畏地后退了一步,只有苏贝妲和珍妮弗站在她们站着没动。

“亲爱的阿隆,”邦男说着,深深地鞠了一躬,“今天能再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我的太太你以后会认识的,不过现在我先向你介绍一下我的女儿,珍妮弗。站在她旁边的是苏贝妲•佳丽,她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龙学家,会帮助你克服月食带来的困难。”

阿隆转过头看着她。

“你真的有办法吗?”他问道。

“我想是的,阿斯达!”苏贝妲微笑着鞠了一躬,“阿斯达 —— 用我们的语言应该这样称呼你。库艾伊,哈唏兹。意思是:神保佑你。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和我想像中的一摸一样。”

她犹豫着抬起手,摸着阿隆的鳞甲。

孩子们最后一丝的害怕也消失了。他们从他们父母的胳臂上跳下来,围着小龙,轻轻地抚摸着他。

阿隆也很喜欢这样,他伸着脖子轻轻地一个接一个地亲着这些孩子。孩子们咯咯地笑着,在他的大腿中间玩起了捉迷藏。最大胆的那些,还攀着他长满锯齿的尾巴,爬到他的背上。

黄毛一直不安地看着人群,她的耳朵抽搐着,即使吃个可口的石蘑也不能让她平静下来。

她一直都习惯,每当她闻到人的味道或者听到人的声音的时候,就会避开他们,找个地方躲起来。虽然这段时间和本在一起已经让她有所改变,可是这么多的人还是让她的心脏跳地快得有点痛。

当第一个陌生的男孩子出现在她背后的时候,她吓得把爪子里的蘑菇都扔掉了。

“嘿,嘿!”她对着男孩子大叫道,“下去,你这个小鬼!”

男孩子吓得缩到阿隆的锯齿后面。

“让他在上面吧,黄毛。”本安慰着她,“你看,阿隆也没有反对呀,是不是?”

黄毛嘴里嘟嘟囔囔的,狐疑地抓紧她的背包。

那个陌生的男孩子对她的包一点都不感兴趣。他看着这个毛茸茸的精灵女孩,轻声地问着什么。在他的背后又出现了两个孩子。

“他想干什么?”黄毛嘀咕着,“我可听不懂人说的话。”

“他刚才问,”飞毛腿坐在本的两腿之间,翻译着,“你是不是个小魔鬼?”

“什么意思?”黄毛问。

本坏坏地笑着。

“那跟妖怪的意思差不多。”

“原来这样,”黄毛一脸生气地说,“不是,我不是魔鬼!”

她对着躲在阿隆的锯齿后朝她看的小孩们说:“我是个精灵,一个森林精灵。”

“杜比达?”一个小女孩问着,指着黄毛的皮毛。

“这又是什么意思?”精灵女孩皱起了鼻子。

“这好像是这里对精灵的叫法。”飞毛腿说,“不管怎么样,她觉得很奇怪,你居然只有两个胳臂。”

“只有两个?”黄毛摇着头说,“难道他们有更多胳膊吗?”

一个小男孩勇敢地伸出手,犹豫了一会,轻轻地摸了摸黄毛的爪子。

黄毛先是把爪子缩了回来,不过然后她还是同意了。那个男孩又说了些什么。

“原来如此,”黄毛嘟囔着,“这句话我总算听懂了。这个皮肤像黄皮牛杆菌一样滑的小鬼说,我看上去像个女猫王。你们觉得呢?”

她炫耀地摸着自己身上长满斑点的皮毛。

“来吧,黄毛,”本说,“我们再让出上面的一些位置。我们经常坐在阿隆的背上,可是对这些孩子们来说可是件新鲜事呀。”

可是黄毛用力地摇着头。

“你说什么?要我下去?没门。”她吓得紧紧地抓住阿隆背上的锯齿,“不行,我还是呆在上面好。你只管去好了,让你的同类把你踩扁好了。”

“那好吧,你就呆在这里吧,抱怨虫。”

本把飞毛腿放进背包里,挨在孩子们的身边,从阿隆的背上爬了下来。

小龙正用鼻尖轻轻地亲着一个刚刚把一个花环套在他的角上的女孩子。越来越多的孩子爬上阿隆的背,趴在他的锯齿上,拉着阿隆的乘客们用来绑住自己的皮带,抚摸着那温暖的银色的鳞甲。黄毛两手交叉在胸前,紧紧地抱着她背包,坐在这些小孩子中间。

“黄毛生气了,”本趴在小龙的耳朵上说。

阿隆回头看了看,嘲讽地摇摇头。

大人们也围到阿隆身边,抚摸着他,试着瞥一眼他的眼睛。

阿隆转过来看着苏贝妲,她正微笑着看着阿隆背上的孩子们。

“告诉我吧,怎么样才能不受月亮的圆缺的影响呢?”他问道。

“说这件事的话,我们得找个安静的地方。”苏贝妲说,“我们一起去我发现这个秘密的地方。”

她举起手,她的手镯叮当作响,手上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激动的声音轻了下来,孩子们从阿隆的背上滑下了来,现在只听到海浪的声音。苏贝妲跟村民们说着什么。

“我现在和龙一起到骑龙侠的陵墓那里去!”飞毛腿翻译道,“我和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谈,不能让不该听的人听到。”

村民们抬头看看天空,苏贝妲跟他们讲过乌鸦的事了。可是天空上除了一群飞向河流的白色海鸟以外,没有别的东西。

一个老人走上前来,说了几句。

“那么我们现在就为我们的庆典做准备。”飞毛腿翻译着,“来庆祝龙和骑龙侠回归。”

“庆典?”本问道,“为我们举行庆典?”

苏贝妲微笑着转过头看着他。

“当然了,不举办一个庆典他们可不会让你们走的。这里的人们相信,龙的出现能够带来一年的好运气 —— 好运和雨水。雨水在这里就是最大的幸运。”

本抬头看着蓝色的天空。

“看样子好像不会下雨。”他说。

“谁知道呢,龙带来的运气往往就像风一样,难以预测。”苏贝妲回答说,“不过,现在跟我来吧。”

她转过身去,向阿隆挥了挥带满戒指的手。

阿隆正要跟着她走的时候,珍妮弗轻轻地敲敲他的前腿。

“麻烦你,”她说,“你会不会觉得太重,我不知道,可是,或许你……”

阿隆弯下脖子。

“上来吧,”他说,“我就算背十个像你这么大的,也一点都不会觉得累。”

“那么要是像我这么大呢?”苏贝妲叫着,双手叉着腰,“恐怕即使对龙来说,我也是够重的,对不对?”

阿隆笑着又低下脖子。于是苏贝妲赶紧把她那宽大的袍子收拢,抓着阿隆的锯齿爬到他的背上。

黄毛阴沉沉地看着那个女孩和女科学家。

可是珍妮弗把手伸给她说:“你好,我很高兴认识你。”

她听到后,她的毛毛脸也开朗起来。

阿隆带着三个女乘客向着农舍后面的小山走去,骑龙侠的陵墓就在那座小山上。本则和魏教授,飞毛腿一起,跟在他后面走着。

“太棒了!”教授说着,看着阿隆在前面拖着尾巴在沙滩上走着,“珍妮弗也很喜欢骑骆驼和大像。换作我的话,能够在驴背上坐稳的话,我就会高兴地不得了了。”

“啊哈,还有,”他把手搭在本的肩膀上,“我太太在陵墓那里等我们。在那里你可得告诉我们,自从上次我们分手以后发生的故事。薇塔非常希望能够认识你,黄毛,当然还有飞毛腿。精灵她倒是认识几个,可是她也老早就想认识一个小人偶了。”

“你听到了吗,飞毛腿?”本低头看着坐在他肩上的飞毛腿问。

可是小家伙好像正在想些什么心事。他眼前一直还是阿隆走进村庄时的景像,村民们看到阿隆的时候是那么的快乐。

至今为止他曾两次跟他的主人一起进入过人类居住的村庄。可是厄运之火从来没有带来过好运气。他带给那些人的,只有恐惧,而他就喜欢那样。

“有什么事吗,飞毛腿?”本担心地问。

“没有!没有!没事,小先生。”小人回答着,摸着自己的额头。

教授搂着本的肩。

“啊哈,我真是太好奇了。快告诉我!”,他抬头看看天,还是没有看到一只乌鸦,“那个烟怪知不知道答案?你有没有提了正确的问题?”

本得意地笑笑。

“是的,不过他的回答也有些像谜语似的。”

“像谜语?这种家伙做这样的事情很正常。不过……”教授摇摇头,“不,不,还是晚一点再告诉我,他到底说了什么。等薇塔在的时候,她也应该听听。没有她的话,我死也不会进那架带我们来这里的飞机的。再说——自从知道有间谍之后,我也变得小心多了。”

飞毛腿这下可掩饰不了了。他一听到“间谍”这两个字,就大吃了一惊。

“亲爱的飞毛腿,”教授说,“你怎么看上去好像是生病了一样。是不是长途飞行让你有点不舒服了?”

“我也觉得,他好像是有些不对劲。”本赞同说,一边担心地看着飞毛腿。

“没事,没事。”小人结结巴巴地说,“真的没什么。”

“我只是受不了这里炎热的天气,我适应不了。”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我是在寒冷的地方被创造出来的,适应严寒和黑暗。”

本惊讶地看着他。

“怎么会这样?我还以为,你是从阿拉伯来的呢。”

飞毛腿害怕地看着小男孩。

“阿拉伯?我,呃,是的,不过……”

魏邦男帮他解了围。

“对不起,我打断一下你们的谈话,”他说着指着前面,“我们马上就要到那个陵墓了,上面就是。薇塔也在那里。”

他挥了挥手——然后好像是被吓着了一样地垂下了手。

“我的天哪!你看见了吗,孩子?”

“看见了,”本皱着眉头回答说,“那里已经有两只乌鸦在等我们了。”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