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月亮

(选自骑龙侠二十二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三天三夜之后,阿隆站在阿拉伯海的岸边,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他的鳞甲上都是灰尘和黄色的沙子。自从他为了寻找天际边缘,从北边的山谷出发,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多天了。他的洞穴好像是在无尽的远方,而他面前的黑黝黝的大海,也大得好像无边无际。

阿隆抬头看看天空,最后的一丝阳光也消失了,好像是被大海吞没了一样。只有圆圆的月亮挂在天空,银光闪闪地映照着水面。到月缺还有很多时间,可是,到时候他就能找到天际边缘了吗?

“还有十天。”本说。

他站在阿隆身边的沙滩上,也像阿隆一样,看着远处海天一线的尽头。在大海和海后面的山背后,是他们目的地。

“最多还有十天,我们就可以到那个宫殿了,那个我在阿斯夫眼里看到过的宫殿。路肯定不远了。”

阿隆点点头。他看着本,问道:“你想家了吗?”

本摇摇头,靠在小龙温暖的鳞甲上。

“不想,”他回答说,“我可以一直这样飞下去。”

“我也不想家,”阿隆说,“不过我很想知道,其他的龙现在好不好,人们是不是越来越近了,他们的机器的噪音是不是在阴暗的山谷里回响。”

“不过,可惜,”他叹了口气,又看着大海。月光在一个个银色小水涡里徜徉着。

“可惜我不像阿斯夫那样,有一千只眼睛。谁知道呢,说不定等我找到天际边缘的时候,对其他的龙来说已经太晚了。”

“嗨,怎么会呢!”本轻轻地抚摸着阿隆的肚子,“你现在已经走了那么长路了,等我们飞过大海,那我们离目标就不远了。”

“就是!”黄毛在他们身后说。

她刚才拿着水瓶灌水去了。

“闻闻看。”她说着,把满满一爪子的带刺的叶子捧到本的鼻子下面。一股浓郁的味道直冲鼻孔。

“这叶子虽然会扎到舌头,可是吃起来跟闻起来一样,味道很好。背包在哪里?”

“在这里。”本把包递给她,“不过小心点,别把飞毛腿压到了,他睡在我的毛衣里。”

“知道,知道,我不会把他的蜘蛛腿折断的。”黄毛一边嘀咕着,一边把这些香喷喷的叶子塞到她的包里。

当她弯腰去拿本的背包的时候,飞毛腿打着哈欠伸着胳臂出来了。他看了一眼,马上把头缩回去了。

“怎么了?”本奇怪地问。

“水!”小人回答说。

他躲到本那沾满了沙子的毛衣里,只把鼻子伸了出来。

“这么多水,让我好害怕。”

“是吗,我们两个倒是终于有些相同的地方了,”黄毛说着,把自己的背包甩到肩上,“我也不喜欢水。可是我们必须从海上飞过。”

“在水里不知道会看到什么。”飞毛腿嘟囔着。

本惊讶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呢?会看到什么呢?鱼吗?”

“对,对,就是!”飞毛腿紧张地呵呵干笑着,“鱼。”

黄毛摇着头,爬上阿隆的背。

“这家伙有时候说的话,”黄毛叽里咕噜地说,“简直是连小妖精都不会说的胡话。长夜漫漫,他们倒是可以一起嚼嚼舌头了。”

飞毛腿向她吐了吐他的尖舌头。

本忍不住嗤嗤地笑了。

“要不要我把背包拉开?”他问小人。

“不用,不用。”飞毛腿回答道,“把它拉上吧,小先生,我习惯了黑暗了。”

“随你便。”本把背包的拉链拉上,爬上小龙的背,用带子把自己绑在阿隆的锯齿上。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指南针。如果他们想不只是依靠黄毛的鼻子的话,在下面的几天中肯定会需要这个指南针的。

在他们前面是无边无际的海水,除了海水,还是海水。也看不到可以帮助他们确认方向的海岸,只有天上的星星,倒还可以给他们指点迷津,可是他们又都不大懂怎么看星星认方向。

“准备好了吗?”阿隆问。

他又抖了抖身子,把鳞甲里的沙子抖掉。然后张开了翅膀。

“好了!”黄毛喊道。

然后阿隆跃向漆黑的天空,向着月亮飞去。

这是个美丽的夜晚,很温暖,满天都是星星。很快,他们就把遍地山丘的海岸甩在身后。黑暗马上就吞噬了陆地,现在他们的前后左右,除了海水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阿隆偶尔在海面上可以看到船发出的灯光。有时候还有海鸟从他们身边飞过,当他们看到阿隆的时候,他们都吓地尖叫起来。

刚过午夜,黄毛突然惊叫了一声,趴到阿隆的脖子上。

“阿隆!”她大叫道,“阿隆!你看到月亮了吗?”

“月亮怎么了 ?”小龙问。

他一直只看着海水,不过现在他抬起了头。可是他看到的,却让他的翅膀像是灌了铅一样,变得沉重无比。

“怎么了?”本吓了一跳,趴到黄毛的背上。

“月亮,”黄毛激动地喊着,“月亮变红了。”

现在本也看到了。铜红色的光芒盖住了整个月亮。

“这意味着什么?”他不明就里,结结巴巴地问。

“这意味着,月亮马上就会消失的!”黄毛喊道,“马上要月食了。月亮要发霉了!要长毛了!。不早不晚的,就在这个时候!”

她害怕地看着下面汹涌澎湃的海水。

阿隆越飞越慢了。他吃力地拍着翅膀,好像翅膀上挂了看不见的重物一样。

“你飞得太低了,阿隆!”黄毛叫道。

“我没办法了!”阿隆回答说,“我像只小鸭子一样,没力气了,黄毛!”

本抬头看看天空,月亮像是一个生锈的硬币,躲在星星中间。

“这种事我们已经碰到过几次,”黄毛大叫道,“可是那几次我们都在地上飞。现在我们怎么办?”

阿隆越飞越低。咸涩的海水已经溅到了本的嘴唇上。

然后,突然,在快要消失的月亮投射到海面上的最后一丝铜红色的光亮里,本看到了几个围成一小圈小岛——很奇怪的小岛,就像拱起的小山包一样,漂浮在水面上。

“阿隆!”本拼命地喊着。

海水的咆哮声把他的声音都盖住了。不过阿隆的听力很好。

“前面!”本大叫道,“前面有小岛。试着落到小岛上。”

就在这时候,黑暗吞没了整个月亮。阿隆像一只被抢打中的大鸟一样掉了下来,不过第一个小岛已经在他的下面了。本和黄毛发现,那些小岛就像是从浪花里长出来的一样。

与其说阿隆是降落下来的,不如说他是掉下来的。坐在他背上的伙伴们差点把带子都绷断了。本感觉到自己浑身发抖,黄毛比他好不了多少。

阿隆喘了一口气,趴了下来,把翅膀收了起来,舔着爪子上咸咸的海水。

“高脚小伞菌!黄梗毛菌!”黄毛双腿颤抖着,从阿隆的背上滑下来,“这次旅行之后我至少要少活一百年,噢,不止,至少五百年,一千年!阿弥陀佛!”

她抖着身上的海水,看着陡峭的悬崖下面黑乎乎的海水。

“要是掉下去的话,我们倒可以游个够了!”

“我真搞不懂,”本把背包甩到肩上,从阿隆的尾巴上爬下了来,“地图上没有画着这些小岛。”

他眯着眼睛看着黑暗中海面上的另一座小山丘。

“这就证明了,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黄毛说,“那地图简直就是废纸一张。”

她一边闻着,一边打量着四周。

“真奇怪,好像有鱼的味道。”

本耸耸肩。

“那又怎么样?我们现在是在海里呀。”

“不是的,不是的,”黄毛摇摇头,“我是说,这座山有鱼的味道。”

阿隆重新站了起来,仔细地端详着他站着的地面。

“你们看呀,”他说,“这个小岛上面有鳞片,好像是……”

他抬起头看着他的两个朋友。

“像是一条大鱼。”本小声地说。

“快到我的背上来!”阿隆喊道,“快!”

就在这时候,小岛地动山摇了起来。

“快跑!”黄毛大喊,推着本向小龙跑去。

他们在拱起的鳞片上滑倒了,阿隆赶紧把脖子伸向他们两个。当小岛在海面上越升越高的时候,他们两个终于抓住阿隆的角,被阿隆拉到空中,然后跳到阿隆的背上,双手颤抖着把自己绑在阿隆的锯齿上。

“可是月亮,”本着急地大喊,“还是看不到月亮。你怎么飞呀,阿隆?”

他说的没错,天空中应该有月亮的地方只有一个黑乎乎的洞。

“我必须得试一下!”小龙喊道,张开了翅膀。

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他还是一点都飞不起来。本和黄毛害怕地面面相觑。

突然,噗哧一声巨响,他们眼前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蛇头,头上巨大的鳍好像是羽毛头饰一样。斜斜的眼睛藏在厚重的眼睑下面,嘲笑地看着他们,窄窄的嘴巴外面突着两颗像钉子一样尖利的牙齿,牙齿中间不停地挥舞着长着分叉的长舌头。

“海蛇!”本大叫,“我们降落在海蛇身上了!”
    海蛇从海里伸出长长的脖子,直到它的头晃晃悠悠地伸到阿隆的头顶上。小龙像是被钉住了一样,站在海蛇长满鳞片的背上。

“看呀!”海蛇柔柔地说着,好像是在唱歌一样,“看什么稀客来到我的盐和水的国度呀。”

“是什么风,把一个喷火虫,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头发乱蓬蓬的精灵女孩吹到海里,远离石头和土地呢?不会是想吃几条嫩滑黝亮的鱼吧?”

她的舌头在阿隆的头上挥舞着,好像是一只饥饿的猛兽。

“蹲下来,”阿隆低声地对本和黄毛说,“蹲到我的锯齿后面。”

黄毛马上就听话地照办了,可是本却嘴巴张得大大的,盯着海蛇看着。

她看上去很漂亮,非常漂亮。虽然今天晚上没有月光,只有星星闪烁着,可是海蛇那不计其数的鳞片都闪亮着,好像她把彩虹的色彩涂到了身上一样。当海蛇注意到本的惊讶的时候,她微微笑着,低头看着他。他看上去还没有海蛇不停抖动的舌头那么大呢。

“快把头缩回来!”黄毛轻声叫道,“不然的话,你是不是想要她把你的头给咬掉?”

可是本没听她的。他感觉到,阿隆绷紧了每一块肌肉,好像要准备打架一样。

“我们没有在你的地盘上找什么东西,海蛇。”阿隆喊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当时他在废旧工厂里从那些大人手中救出本的时候一样。

“我们的目的地在海的另一边。”

海蛇的身体又动了一下。本听到海蛇笑了,他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

“是这样啊,去干吗呢?”海蛇轻声地问,“不过,据我所知,你们这种喷火的家伙需要月光的能量才能够飞,所以你还必须得呆在我的背上,等月亮再出来。”

“不过别担心,我只是好奇,纯粹是好奇而已。我只想看看,是什么让我的鳞片从太阳下山开始就这么痒,好几百年都没有过了。一种怪兽会感觉到另一种怪兽,你肯定也知道这个规律,对不对?”

“是啊,可是这个规律老是给我们带来麻烦。”阿隆回答说。

本感觉到,阿隆的肌肉开始慢慢地放松了。

“你可得感谢这个规律,不然的话,你和你的两个朋友早就淹死了。”

她把头低下来跟阿隆一样高。

“那么,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要到哪里去呢?自从那天,你的银色的亲戚们在洗澡时被惊扰了,然后离开了我的国度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的龙了。”

阿隆直直地抬起头。

“你知道这个故事?”

海蛇微笑着,在水里伸着懒腰。

“那当然,而且我那时候还在场呢。”

“你当时在场?”阿隆往后退了一步,从胸口发出了恐吓的吼声,“你就是那个海里的恶魔!你追杀了他们!”

黄毛吓得赶紧抱住本。

“噢,不要,不要!”她的声音颤抖着,“看哪,这回她肯定要吃我们了。”

可是海蛇只是揶揄地低头看着阿隆。

“我?”她轻声地说,“胡说,我只捕猎渔船。追杀你的亲戚的是一条龙,长得跟你一样,只是比你要大好多好多,长着金色的鳞甲。”

阿隆怀疑地看着她。

海蛇点点头说:“它的眼睛是红色的,就像快要消失的月亮一样,充满了贪婪和杀戮的渴望。”

回忆赶走了她脸上的笑容。

“在那个晚上,”她说着,海水不停地冲刷着她那庞大的身体,“你的亲戚们从山上下来,来到海里。就像以往一样,每当圆圆的满月挂在悬崖上的时候,他们都会来的。”

“我和我的妹妹一起游到海边,近得可以看到那些人的脸,他们正坐在他们的茅屋前,等着龙的出现。为了不吓到他们,我们把身体藏在水里。因为人类总是害怕他们不认识的东西,特别是,要是那些东西比他们大的话。”

“再说,”她微笑着,“我们蛇可不讨人喜欢。”

本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那些龙,”海蛇继续说,“出现在翻滚的海浪里,他们看上去就像月光一样闪闪发亮。”

她看着阿隆。

“坐在岸上的人们微笑着。你的族类减轻了人们一直固有的坏脾气,你们龙赶走了他们的悲伤,所以他们把你们当成是吉祥物。”

“可是在那个晚上,”海蛇越说越轻,“来了一个恶魔,要猎杀他们的吉祥物。当它在海里出现的时候,海水在它的大嘴巴旁边剧烈地翻滚着,死鱼成群地翻着肚子,浮到水面上。”

“龙们吓得张开湿透的翅膀,可是月亮突然被无数黑色的鸟盖住了。即使云朵再厚再黑,也不可能夺走月亮的力量。可是这些鸟遮住了月亮,它们黑色的羽毛吞噬了所有的月光。所以即使那些龙拼命地拍打着翅膀,他们也无法逃离。他们都惊惶失措了。于是我和我的妹妹向这个恶魔发起了进攻。”

海蛇沉默了一会。

“你们把这个它杀死了吗?”阿隆问。

“我们试过了。”海蛇回答说,“我们缠着它的鳞甲,用我们的身体把它的大嘴封上。可是它那金色的鳞甲像冰一样冷,刺痛了我们的身体。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不得不放开它。”

“不过我们向这个恶魔的进攻终于让那群黑鸟散开了,月光赋予了龙们逃跑的力量。人们又害怕又难过地站在岸边,看着他们沿着印度河,消失在黑暗中。”

“那个恶魔随即也潜入水中。尽管我和我的妹妹潜到水底到处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它的踪迹。那些黑色的鸟呱呱地叫着,飞走了。可是龙再也没有回来,即使人们后来还经常在月圆的时候站在岸边等着他们。”

海蛇说完了,大家谁也没吭声。

阿隆抬头看着黑黝黝的天空。

“从那以后,你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们的消息吗?”他问。

海蛇左右摇晃着。

“噢,有很多传闻。水人和水怪经常沿着印度河往上游。他们说,在河的上游很远的地方,在一个山谷里面,有的时候在地上可以看到飞翔的龙的身影。”

“我还听说,是精灵们帮助龙躲了起来。当我看到你的伙伴的时候,”她看着黄毛,“我想,看来这也是有可能的,对不对?”

阿隆没有回答。他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我真想知道,那个恶魔在哪里。”黄毛嘀咕着,“这样可一点都不好玩,它就这么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了。”

海蛇低下头,她的舌头碰得黄毛的耳朵好痒。

“这个恶魔是会利用水的力量的,精灵。”海蛇轻声地说,“尽管龙是喷火的,但所有的龙都会游泳。可是这条龙是水的主宰,水就像是他的奴仆。他比我更能控制水。”

“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那条龙,可是有时候我在海底会有一种冰凉的感觉。然后我就知道,是它,那条披着金色鳞甲的龙,又在搜寻它的猎物了。”

阿隆还是一直沉默着。

“金色的,”他喃喃地说,“它是金色的。黄毛,你有没有记起些什么?”

精灵女孩吃惊地看着他。

“没有,记起什么呢?噢,是的,等等……”

“老龙!”阿隆说,“他警告过我们要小心金色的东西。那时候,我们出发之前。真是凑巧,不是?”

本突然拍了一下额头。

“金色的!”他叫道,“就是!金色的鳞片!”

他大叫着打开背包。

“对不起,飞毛腿,”他说,小人偶睡眼朦胧地从他的衣服里探出头来。

“我只是找我的袋子,找那块鳞片。”

“鳞片?”小人偶一下子就清醒了。

“是的,我要给海蛇看看这块鳞片。”他小心翼翼地从他其他的宝贝当中把鳞片抽了出来。

飞毛腿不安地从他睡觉的地方出来。

“什么海蛇?”他问道,看了看背包外面——然后吓得大叫一声,又躲进了本的毛衣里。

“嘿,飞毛腿!”本抓住他的领子又把他拽了出来,“你不用害怕。她虽然很大,但是很友好。真的。”

“友好?”飞毛腿撇着嘴,又钻到最里面,“就她那么大的个儿,再友好也是很可怕的。”

海蛇好奇地把头靠得更近了。

“你想给我看什么呢,小孩子?”她问道,“是谁在你的背包里轻轻地说话呢?”

“噢,那是飞毛腿。”本回答说。

他小心地站在阿隆的背上,把放着鳞片的手摊开,举到海蛇面前。

“你看看,这个会不会是那个巨龙的鳞片?”

海蛇弯着脖子,近近地端详着本手里的鳞片,她的舌头尖挠得本痒痒的。

“是的,”她轻轻地说,“应该是的,你把它贴到我的脖子上。”

本吃惊地看看她,不过他还是照办了。当那金色的鳞片碰到她那闪亮的脖子的时候,海蛇全身都抖了起来。她抖得那么厉害,害得阿隆差点从她的背上滑下去。
    “没错,”她说,“这就是那个恶魔身上的鳞片。虽然看上去像是温暖的金子做的,可其实却像冰一样冷。”

“它总是像冰一样冷,”本说,“即使把它放到太阳下面晒,也是冰冷的。我已经试过了。”

他小心地把鳞片放回袋子里。飞毛腿还是没露脸。

“亲爱的表弟,”海蛇转过来,对阿隆说,“你要小心你的小孩子。带着这种属于那个掠夺成性的狂野的恶魔的东西,是很危险的。不定什么时候它会来要回它的东西,即使这只是它的一片鳞片而已。”

“你说的对,”阿隆转过身,不安地看着本,“或许你该把这鳞片扔到海里。”

可是本摇摇头。

“噢,不行,求求你了。”他说,“我想留着,阿隆。这是个礼物,你知道吗?再说,那个恶魔怎么会知道这块鳞片在我手里呢?”

阿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是啊,它怎么会知道呢?”他抬头看着月亮。

在月亮原来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丝淡淡的铁锈一样的红色亮光。

“是啊,月亮又回来了。”海蛇说,她注意到了阿隆的目光,“你又要起飞了吗,喷火的表弟?要不我让你们坐在我的背上,送你们到对岸?当然你得告诉我,你们要去哪里。”

阿隆惊讶地看着她。他的翅膀还是很沉重,他的四肢也很酸痛,好像他好久都没有飞过了一样。

“噢,太好了,就这么着吧。”本把手放在阿隆的背上,“让她背着我们走吧。她肯定不会搞错方向的,而你呢,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怎么样?”

阿隆回过头看着黄毛。

“我说不定会晕船的,”她嘟囔着,“不过尽管如此,你还真应该休息休息了。”

阿隆点点头,又转过来看着海蛇。

“我们的目的地是那个村庄,就在龙被袭击的海岸旁边。我们要到那里拜访一个人。”

海蛇点点头,把头伸回到水里。

“我带你们去。”她说。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