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叫的兔子(上)

(2004年《儿童文学》童话擂台赛超级新秀奖)

余 雷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 余雷,女,四川人。儿童文学硕士,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副教授。90年代末开始儿童文学创作和研究。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小朋友》《东方少年》《中外童话故事》等报刊发表小说、童话十多万字。已出版儿童文学作品集《一桌月光》,长篇童话《老师是个笨精灵》,儿童文学理论专著《儿童散文探论》。偶有获奖。

 

                

一、MM速递公司成立

 

老鼠毛先生是老鼠家族里的贵族,既然是贵族,当然要处处与众不同。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老鼠先生,他让大家叫他老鼠毛先生。最令老鼠毛先生骄傲的是他养的宠物汪汪。

“汪汪,倒茶。”

“汪汪,倒茶。”

……

老鼠毛先生每天至少要把这句话说上一千遍,因为每天至少有一千个客人到老鼠毛先生家做客。自从老鼠毛先生请市长到家里喝过一次茶之后,这个城市就开始流行到老鼠毛先生家去喝茶。客人们提着礼物到老鼠毛先生家来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喝汪汪倒的茶。

“好的。请稍等。” 汪汪倒茶的速度很快,如果他的动作稍稍慢一点,毛太太手里的鞭子就会抽在他的背上。

汪汪倒给大家的茶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客人觉得有趣的是,汪汪端茶不用手,而是用耳朵。

客人喝茶的时候,老鼠毛先生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我的汪汪不是一般的宠物,汪汪是一只兔子。确切地说,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野兔。”

因为每天至少有一千个客人来访,所以汪汪每天至少要倒一千次茶。如果这一天不是猫先生来做客,汪汪恐怕会倒一辈子。

“哈哈哈,老鼠先生,哦,老鼠毛先生,你想让我笑死呀。”看到汪汪用两只长耳朵捧着茶杯的样子,猫先生笑得在地上打了九十九个滚。

猫先生总算笑够了。他直起腰,捋一捋笑得东倒西歪的胡须,“老兄,你是从哪儿搞到这只兔子的?还叫‘汪汪’这么个怪名字。”

“这可是商业机密,不过对你就不用保密啦。”毛太太让汪汪把茶杯轻轻放在猫先生面前,“我们楼上就是动物研究所,想找一只兔子还不容易。不过,汪汪可不是一般的兔子,他是纯种的澳大利亚野兔。‘汪’在英语里的意思就是第一。”

“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忙查一下,我的汪汪是不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纯种野兔。”毛先生优雅地喝了一口茶,“现在做贵族不容易。养一只纯种的宠物更不容易。”

“兔子就是跑得特别快的那种动物吧?”猫先生若有所思地说,“把他当宠物养是不是太浪费了?”

“你不会像人一样也想把他吃了吧?他可是跑得特别特别快呀。”毛太太紧紧抓住汪汪的尾巴,担心地问。

“我可没你那么馋。你没听说我最近注册了一家速递公司吗?”

“你是说,专门替大家送信的那种公司?”老鼠毛先生的小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了三百六十圈,才在鼻梁两边停下,“你想打汪汪的主意?”

“算你聪明。现在地球上最多的动物就数老鼠和猫了。我们家族和人是世交,关系当然不错。你们的繁殖能力和适应能力也真算得上天下第一,才能活到今天。为了大家能够在地球上千秋万代地活下去,我们最好团结起来。一起对付他们。”

“我也正发愁,最近我寄到乡下去的信老是在半路上就睡着了。不知道我的乡下亲戚都怎么样了。”毛先生的小眼睛一直在滴溜溜地转,“不如我们合伙怎么样?这样,我们与乡下的猫和老鼠就能结成同盟。”

“一言为定。”猫先生和毛先生面对面,把各自的胡须和对方的交叉在一起,刷、刷、刷。一共交叉了三次,他们就成了最好的同盟军,发誓永远永远不后悔。

胡须们很久没有见面,还想拥抱一下,但猫先生和毛先生已经分开了。但没等胡须们回到原来的位置,两位先生就争吵了起来。

毛先生说:“就这么定了。公司就叫毛猫公司,因为毛字的笔画比猫少。”

猫先生扯了扯还想和老鼠胡须拥抱的一根胡须,大叫起来:“谁的力量大谁的名字应该在前面。”

胡须们又撞到了一起,不过这一次不是拥抱,而是战斗。刚刚拥抱完就要打仗,他们还没有进入作战状态,根本戳不到对方脸上,一点也发挥不了作用。两位先生只好用眼睛来作战,毛先生的眼睛发出红光,猫先生的发出绿光,两束光线马上就要相撞了。

毛太太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她好不容易在他们的眼光缝隙里插了一句话,“不如叫MM速递公司。”

“好!”他们总算异口同声地答应了。谁都可以把前面那个M当作自己。

 

二、训练邮差

 

MM速递公司成立了。

公司目前由三个成员组成。老板M先生和M先生,加上邮差汪汪。

邮差当然是要接受训练的。猫先生要和主人到夏威夷去度假,老鼠毛先生要忙着应酬。训练汪汪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老鼠毛太太。

老鼠毛太太请来一大帮朋友,让她们给汪汪设计发型、服装。

老鼠毛先生回来的时候,被家门口突然闪出的一个怪物吓了一跳,差点儿被自己的尾巴绊倒。黑暗中,这个怪物只有一张绿色的脸,闪着幽幽的绿光。而且,他竟然冲着老鼠毛先生大叫:“汪汪!汪汪!”

老鼠毛先生壮着胆子开了灯,这才看到,这个怪物的身子裹在一些分辨不出颜色的布条里,头顶上竖了一个硬邦邦的M,鼻子两边的胡须也是M形的,脸上涂满了绿绿的荧光粉。

“怎么样,这个邮差够现代吧?”老鼠毛太太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她等着老鼠毛先生对他的表扬。

“不错。我都差点儿没认出他来。但是,一个好邮差应该跑得很快。汪汪现在能跑多快?”老鼠毛先生显然更关心邮差的能力。

“那是下个月的课程。我们这个月主要是培养汪汪对这个职业的热爱,让他知道做一个邮差的重要性,必要性和……”

没等老鼠毛太太说完,老鼠毛先生就打断了她“不能等下个月了,让他现在就开始训练。明天就去送信。”

老鼠毛太太拿出一份厚厚的训练计划,从中间抽出一份念道:“举哑铃一千次,俯卧撑一千个,引体向上一千次,快跑三十公里。”

汪汪顺从地走到健身房,他已经习惯让老鼠毛先生和老鼠毛太太安排一切。如果他没能按他们的要求做,那根老鼠毛做的鞭子就会抽打他。从他来到这儿的第一天就这样,汪汪以为兔子都是这样的。

汪汪举一次哑铃,老鼠毛先生就打一个哈欠。举到第268个时,老鼠毛先生睡着了。举到第269个时,老鼠毛太太也睡着了。他们的鼾声钻进汪汪的眼睛,使劲拉他的眼皮。还没举完一千次,汪汪也睡着了。

 

三、兔子邮差和跳蚤信

 

这真是一个好天气。

所有的白云都在阳光里干活,把天空擦得像一块晶莹的蓝宝石。老鼠毛先生自己都想到乡下去走一走,但贵族是不能随便出去走的。况且现在又有了一个邮差,还是派他去吧。

“汪——汪,汪汪——汪汪,M——M——M。”这是老鼠毛太太花了一千万请最好的作曲家写的《MM速递公司歌》。她要求汪汪要一直唱到目的地。好在从小老鼠毛太太就训练他学会“汪汪”叫,现在汪汪只用了一秒钟就学会了整首歌。

“汪——汪,汪汪——汪汪,M——M——M。”

“拜——托,让我——睡觉。M——M——M。”

汪汪正唱得起劲,却听到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和着他的拍子也在唱。

汪汪想听得更清楚一些,他吃力地竖了竖耳朵。耳朵被发型师折成 M形,听什么都模模糊糊的。但即使这样,汪汪还是马上就听出这声音在自己的邮包里。

不会是老鼠毛先生的儿子毛小弟吧?他一直吵着要跟汪汪一起出来。他打开邮包,里面没有毛小弟。

“你——看,不到——我我。M——M——M。”那个声音还在唱,为了押韵,它唱了两次“我”。这次是在汪汪的耳朵边。

“听出来了,你是一只跳蚤。你就是老鼠毛先生的信吗?”汪汪好奇地问。

“你先回答我,你是什么呢?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动物。”跳蚤傲慢地说。

“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听老鼠毛先生对别人说我是一只兔子。好象还是世界上最后一只。”汪汪放慢脚步,他担心跳蚤摔下来。

“我爸爸给我讲过兔子的故事,说兔子胆小,兔子喜欢生活在草地上,兔子的长耳朵是撒谎变长的,还有,兔子的尾巴长不了。我看你一点都不象。”

“你能讲给我听吗?我特别想知道。”汪汪每听到跳蚤说一次兔子,他的心就会“扑通”、“扑通”连续跳五下。

“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两个条件。第一,以后要叫我跳蚤胡,我们跳蚤也是有名字的。第二,现在我饿了,要等我吃饱了才能告诉你。”跳蚤胡跳到汪汪的鼻梁上,这样,他们俩就能面对面说话了。

“好的,跳蚤胡先生。可是,毛先生没有让我带你的食物。我只有一根胡萝卜,你吃吗?”

“这个小气的老鼠毛先生,他让我做他的信,因为只有我能钻进老鼠的耳朵里说话。但他从来不给我吃饱,所以,我经常在路上睡觉,不给他送信。”跳蚤胡一生气就往上蹦,一连蹦了七次才落下来。“我看你不错,该不会看着我挨饿吧?”

“只要你告诉我兔子的事,让我做什么都行。”汪汪从来没有这样求过别人。

“其实,我吃得不多,只要一点点就够了。”跳蚤胡跳到汪汪的背上,“如果你愿意,我就喝一口你的血。”跳蚤胡说完,没等汪汪同意,就把尖利的嘴插进了汪汪的血管。

跳蚤胡再跳到汪汪鼻尖上时,他的肚子就像一个通红的樱桃。跳蚤胡满意地擦了擦嘴,“啊,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吃过了。今天真比过节还高兴。你真是一只好兔子,让我来告诉你兔子的事吧。”

不知什么时候,白云都藏了起来,原来,雨点赛跑开始了。大滴大滴的雨水争先恐后地往地面上跑,他们把泥土砸出了一个个小坑,又把它们注满。雨点砸到汪汪身上,他也不知道躲一躲。跳蚤胡躺在他的耳朵里对他讲的每一句话都让他震惊。雨点们生气了,他们被汪汪挡住就不能顺利地跑到终点。于是,更多更密的雨点朝着汪汪冲过来。但汪汪一动不动,他的心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他用手捂住嘴巴,深怕心脏会跳出来。虽然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让他听得热泪盈眶,但汪汪仍有些怀疑自己就是可以在原野上奔跑的那种动物。

雨点们没有赶走汪汪,只好泄气地走了。雨水把他身上的胶水和颜料都冲刷掉了,他的两只大耳朵又可以神气地竖起来。他呼吸着田野里湿润的空气,听到了许多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喝得真痛快。”一支蒲公英快乐地叫起来,“快看,这里有一只兔子,一只真正的兔子。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是真的。天哪,我都高兴得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我要赶快准备好,让我的孩子跟他走。我的孩子们已经很久没有去旅行了。”一丛苍耳高兴地舞蹈起来,她身上的苍耳孩子都希望能跳到汪汪的背上。

每一丛野草都快乐地和汪汪打着招呼,他们的情绪感染着汪汪。“我,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他不好意思地问大家。

“你可以帮我施肥。”“你可以帮我吃掉多余的叶子。”“你可以帮我传播花粉。”“你可以帮我把种子播到远处去。”许多声音七嘴八舌地告诉着汪汪。

“可是我现在是老鼠毛先生的邮差……”汪汪还没说完,跳蚤胡就打断了他,“你不会告诉我,你还要回到老鼠毛先生家去吧?”

“汪汪,你是一只野兔,这里才是你的家。”跳蚤胡一连蹦了七次,险些从汪汪的鼻梁上摔下去。但汪汪显然还在犹豫着。

“你知道你这次送的是什么信吗?”跳蚤胡急得满头大汗,“老鼠们要在地球上大面积散布鼠疫,他们要杀死所有的动物,做地球的主宰。到时候,连你也活不了。想想看,地球上只有老鼠会是什么样儿?”

到处都是老鼠确实让人毛骨悚然,“可是,我听老鼠毛先生说,我的家族是被人吃掉的。要不是他,我也活不到今天。”汪汪疑惑地问。

“可是,你活得像一只兔子吗?如果你的祖先看到他们的孙子是老鼠的宠物,还会汪汪叫,他们羞也羞死了。”跳蚤胡恨不能把汪汪的祖先从地下叫出来。“贱骨头,你就只配做老鼠的宠物。来呀,来抓我呀。”

跳蚤胡一扭身,向前跳去。

汪汪觉得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向跳蚤胡冲去。风乎乎地从他的耳边掠过,他全身的毛孔都在风中打开,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让汪汪只想拼命往前跑。

“留下来吧,我们需要你。没有野兔,这里怎么称得上是原野呢?”每跑过一丛野草,就会听到相同的话。

所有的野草们突然间都停止了摇动,汪汪也不再奔跑,他停在了一个洞穴前。这是一个废弃的野兔的洞穴,汪汪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他体内的某种意识完全苏醒了。

“我是一只兔子!”汪汪大喊了一声,向着原野的深处跑去。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