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教授的访客

(选自骑龙侠十八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吕明 顾尔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魏邦男在整理箱子,他可不能带太多的东西。他旅途中一般都只带一个装得满满的包,里面有几件衬衫,几条短裤,还有他最喜欢的毛衣和一个装满铅笔的小皮袋。

此外,他总是带着他的照相机和一本又大又脏的记事本,他把他听到的有趣的故事都写在里面,他拍的照片也贴在里面,还有他发现的碑文的复本,和各种各样怪兽的图案,这些是他根据从人们那里听来的描述,自己画的。

教授差不多写了有一百多本这样的记事本了。其他的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他家里的工作室里,干干净净地按照种类和它们出现的地方分类放好。

现在这本,魏邦男轻轻地摸着封面,这本会放在一个显要的位置,因为上面贴着阿隆的照片。小龙为了感谢他救了他一命,同意让他拍了一张照片。

“哎,我真是太高兴了,马上就可以告诉薇塔了。”教授叹了一口气,小心地把书放进他的包里,“她老是担心,龙已经灭绝了。”

他满意地拿了一块毛巾,走到外面的暮色中。出发之前,他要好好洗一洗脸上的灰土和汗水。

他的目的地在营地边上,那里有惟一的一口水井。不远处拴着一头驴子和几头骆驼,在燥热的晚风中打着盹。几乎看不到什么人,整个营地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大部分人都到附近的城市里去了,留下来的人都在帐篷里,要么睡觉,要么写信,要么坐在那里写笔记。

魏邦男走到大水井旁边,把毛巾搭在水井沿上,打了一桶清凉的水上来。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星。夜空中挂满了星星,多得像他脚下沙粒一样。

突然,驴子和骆驼惊恐地抬起头。它们打着响鼻,跳了起来,撕扯着绑住它们的绳子。可是魏邦男没注意到这些,他正想着他的女儿呢。他在想,四个星期没看到她了,她是不是又长大了。

不过一阵可怕的声音把他从思念中惊醒过来。那声音是从水井深处传来的,那听起来好像是喘气的声音,—— 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动物的喘气声。

教授赶紧把水桶扔在水井旁边,往后面跳了一步。他比谁都清楚,水井是一些最可怕的物种最喜欢呆的地方。

可是他的好奇心总是能够战胜他的小心谨慎,所以他还是站在那边。要是明智的话,他应该转过身,跑棏越快越好。可是他没有跑,他就站在那里 ,紧张地等待着,看看到底会从水井里爬出什么东西来。

他左手已经摸了摸他那面放在裤子后兜里的小镜子,这东西是他无论何时都会随身带着的。他总是带着一些在遇险的时候能派得上用场的东西。

喘息声越来越响,从水井里还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是好多铁环在刮擦着粗糙的井石。教授皱起眉头。哪一种怪兽会是这样的呢?他怎么也想不出来。于是为了安全起见,他又往后退了一步。

就在渐渐升起的月亮被乌云遮住的时候,一只长满金色鳞片的巨爪,从井里伸了出来。

那边的驴和骆驼哞哞大叫起来,它们把绑着它们的木桩从沙地里拔了出来,飞也似的向荒野跑去。魏邦男却像被钉住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邦男,”他嘀咕着,“快,快跑,你这个傻大个。”

他的脚又往后退了一步 -— 就没有再动了。

厚厚的水井围墙好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四处飞散,一条巨龙从水井里挤了出来。它的鳞甲在月光下闪耀着,就像是巨人的盔甲似的,黑黝黝的爪子深深地扎进沙地里,长长的,带刺的尾巴叮叮当当地拖在身后。一个小矮人拿着一个巨大的拂尘,紧紧地抱着它的一只角。

这个怪物慢慢地向魏邦男走来,它每走一步,沙地好像都会抖一抖。它那血红的眼睛在黑暗中闪亮着。

“你——有我——的东西!”厄运之火的声音朝着魏邦男迎面扑了过来。

教授仰着脖子,刚好看到了怪物张开的咽喉。

“是吗,那是什么东西呢?”他对着那锋利得像长矛似的牙齿说着,慢慢地把手伸进裤子后面的口袋里,在镜子旁边他还有一个小盒子。

“鳞片!白痴!”厄运之火骂道,冰冷的声音吓棏魏邦男胆战心惊,“把我的鳞片还给我,要不我就一巴掌拍死你,就像拍死个虱子一样。”

“哦,原来是鳞片!”教授叫道,拍着自己的脑袋,“当然,金色的鳞片。原来那是你的。有意思,非常有意思。可是,你是怎么知道,它们在我手里的?”

“不要说废话!”厄运之火大叫道,把它的一只前爪往前一挪,黑黑的爪子顶到了魏教授的膝盖,“我感觉到的,我的鳞片在你这里。快把它给小矮人。快!”

教授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这个恶魔怎么会找到他的?它要是知道谁拿了第二块鳞片的话,会做什么呢?那个男孩子是不是有危险?他怎么给小男孩通风报信呢?

小矮人开始急匆匆地从厄运之火的身上往下爬。

这时,魏邦男猛地一跳,钻到巨龙的身体下面。他飞快地向它的后腿跑去,跳上一条粗大的腿,紧紧地抓住上面的鳞甲不放。

“出来!”厄运之火怒吼着,暴怒地乱扭身子,“你在哪里?”

小矮人像个熟透的李子似的掉了下来。他赶紧蹦到几块石头中间,以免被他那狂怒地乱蹦乱跳的主人踩扁。魏邦男紧紧地抓着厄运之火的大腿,哈哈大笑。

“我在哪里?”他对着这个怪物大喊,“当然是在你抓不到我的地方了.”

厄运之火喘着气,站住了。它想把头转到自己的后腿上,可是它的身体太笨拙了。它只能把头伸到两个前腿之间,生气地看着这个人正像一个虱子一样挂在它身上。

“把鳞片还给我!”厄运之火咆哮道,“只要你还给我,我就不吃你。我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真的吗?”魏邦男敲了敲他抱着的那条腿,听起来好像是敲在铁桶上一样,“你知道吗?我想,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古老传说中那个被人们叫做厄运之火的,是不是?”

厄运之火没有回答,它使劲地跺着脚,用尽它最大的力气,它要把这个人震下来。可是它的爪子都深深地陷在沙子里了,魏教授还是趴在它的腿上。

“没错,你就是厄运之火!”他叫道,“厄运之火,金色的龙。我怎么会忘记你的故事呢?当时找到这些金色的鳞片时就应该想起你的。”

“你是个骗子,你嗜血如命,奸诈狡猾,卑鄙无耻,虚荣自大。是的,人们还说,你甚至把创造你的人也吃掉了。他真是,老实说,罪有应得,居然会创造出你这个恶魔来。”

厄运之火低着头静静地听着教授说话。他的角都钻进了沙子。

“是吗?”它大叫道,“你只管说吧,我马上就把你吃掉!你不可能永远躲在下面的。”

它抬起丑陋的头,四处寻找着。

“擦盔甲的!你在哪里?”

砾石胡子不情愿地从石头后面伸出头来。

“在,阁下有什么吩咐?”

“去,拿你的拂尘给他挠痒痒,”厄运之火大叫道,“说不定他会掉下来。”

教授听到它的话,咽了一口口水。他现在还抓棏住,可是他的手指已经发疼了,不过可惜的是,他很怕痒。

他也不能希望有人会来帮助他。这个巨龙的声音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引出什么人来,那么过会也不会有谁会出来的。不行,他必须自己想办法逃生。

可是怎么才逃掉呢?他绞尽了脑汁,可还是想不出什么法子来。

在厄运之火的前腿中间出现了一个小矮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带着沾满沙子的帽子,手上拿了一个孔雀毛做的拂尘。他犹豫着向魏邦男走了过来。

当小矮人戴着一顶大得可笑的帽子,走到他的主人的大腿旁边,正要把孔雀毛伸向怕痒的教授的时候,教授轻轻地叫了一声:“嘿,小矮人!”

魏邦男用牙齿咬着,把手指上的戒指拉了下来,吐到小矮人的脚边。小矮人马上把拂尘丢了,捡起戒指,内行地擦着这闪亮的金属。

“不错!”他嘀咕着,“很纯。”

这时候教授滑了下来,他扑通一声跳到小矮人身边,把他吓了一跳。

“砾石胡子,怎么回事?”厄运之火在黑暗中问道,“他是不是已经掉下来了?”

小矮人正要回答,可是教授马上捂住了他的嘴。

“听着,砾石胡子,”他趴在小矮人的耳边说,“要是你跟你的主人说,我已经不见了的话,我就把这个戒指给你,明白吗?”

小矮人使劲咬着他的手指。

“这个反正迟早是我的。”他在魏教授的手指后面含糊不清地说。

“才不会呢!”教授轻轻地说着,一把把戒指从他手中夺了过来,“它肯定会连我带戒指一起吃掉的。怎么样,成交吗?”

小矮人犹豫了一会,然后点点头。

“擦盔甲的!”厄运之火怒吼道,“怎么回事?”

它又把头伸下来,呲着牙,歪着头,透过它两个前腿看了过来。不过那时天太黑了,它也看不清楚,在它后腿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魏邦男把戒指扔到小矮人的靴子前。

“你可别想出卖我!”他轻轻地说,“要是那样的话,我也告诉你的主人,你是很容易被收买的,明白吗 ?”

小矮人弯下腰去捡那戒指。教授用最快的速度在沙地上匍匐着,向厄运之火的尾巴爬去。他喘着粗气爬上那根大尾巴,抓住上面的一根刺。砾石胡子瞪圆了眼睛看着他爬过去,然后赶紧把戒指塞进厚厚的马甲里面。

“擦——盔——甲——的!怎么回事?”厄运之火大叫。

小矮人拾起拂尘,又四下看了看 —— 然后装出一脸迷糊的神情,出现在那两个巨大的前爪之间。

“他跑掉了,阁下。”他喊着,好像不知所以然地耸耸肩膀,“不见了,好像是被沙子吞掉了一样。”

“什——么?”厄运之火那硕大的鼻子突然向小矮人伸了过来,吓得他直往后退。

“他——在什么地方,矮冬瓜?”厄运之火怒吼着,尾巴使劲地抽打着地面。

沙子飞溅到魏邦男的耳朵里,可是他只能用尽全力抓住那根尾巴上的刺。

小矮人吓棏脸都白了,他的手紧紧地按在马甲上。

“我不知道!”他呼天抢地地大叫着,“我真的不知道,阁下。我到您下面去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厄运之火开始到处翻找。他不停地挖呀挖呀。可是即使他把沙子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魏邦男。砾石胡子站在一块石头上,时而把手指伸到马甲里面,去摸教授的戒指。

魏邦男一直抓着厄运之火尾巴上的刺,等待着时机跳到沙子里逃跑。起初他还担心,要是这个怪物找不到他的话,会不会到营区里面去,把他的同事吃掉。不过厄运之火看上去有些害怕人类。它差不多翻遍了半个沙漠,挖开的废墟和古迹,比所有的考古学家找到的加起来还要多,可就是找不到魏邦男。它上气不接下气地站在沙地上,尾巴颤抖着,呲着尖尖的牙齿,看着东方。

“擦盔甲的!”它大叫道,“快上来。我们得回去了。我要听听,那个烟怪是怎么说的。”

魏邦男吓了一跳,差点拧了一下厄运之火的尾巴。这个恶魔是在说“烟怪”吗?他把脑袋往前稍微移了移,以便可以偷听到什么。

“我来了,阁下。”小矮人喊道。他闷闷不乐地走向他的主人,爬上它的盔甲。

“真是郁闷啊,这个草包间谍还是没有汇报。”当砾石胡子又坐到它的角之间的时候,它喃喃地说。

“要是我不能马上知道天际边缘在哪里的话,我就先吃了那条龙和那个小男孩,还有那个毛茸茸的精灵。唉,精灵总有股难闻的蘑菇的味道。而且他们身上的毛也太多了。”

魏邦男屏住了呼吸。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厄运之火转过身,骂骂咧咧的,慢慢地向着它刚才出现的水井走去。快到水井边的时候,教授松开手,跳了下来,用他的膝盖能够承受的最大速度,爬到水井围墙的废墟中间。厄运之火在水井边上又站了一会,转过身来,用它那血红的眼睛扫视着被它翻得一团糟的沙漠,还有后面那些帐篷。

“我会找到你的,魏邦男 —— 伙计!”教授听到它的怒吼,“我会找到你的,下一次你别想再跑掉!不过现在该轮到那条银色的龙了。”

然后它又挤进水井里,长满锯齿的尾巴滑入漆黑的井洞里。从深处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 然后,厄运之火终于消失了。

魏邦男好像是被雷击了似的,呆坐在水井的废墟中。

“我必须得告诉他们!”他喃喃地说,“我必须得警告阿隆和其他人,要小心这个恶魔。可是怎么告诉他们呢?到底是谁告诉了金龙,厄运之火,关于烟怪的事呢 ?”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