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毛腿的第二次报告

(选自骑龙侠十五)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飞毛腿在暮色中飞快地跑着。

    橘红色的太阳慢慢地落到废墟和柱子之间,把它们长长的影子投射到沙地上。墙上的石刻的脸在渐渐浓郁的暮色中,看上去比白天时更加狰狞。

不过飞毛腿可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早就看惯了这类石刻的面部,在他主人的城堡里尽是这些东西,他才不怕呢。不过,他还有其他担心的事。

“老天爷呀,”他嘟囔着,火热的沙子煎烤着他的脚底,“我在这里怎么找得到水呀?到处都是干涸的土地,硬得像我主人的鳞片一样。太阳把每一滴水都榨干了。天哪,我这么晚才向他报告,他一定会生气的。他会大发雷霆的!”

小人越跑越快。他迅速地跑过倒塌的伸庙,穿过棕榈树林 —— 最后无助地坐在干涸的河床上。

“那个混蛋乌鸦也不见了。”他哀叹道,“我现在怎么办?噢,我现在怎么办呀?”

太阳渐渐落到了褐色的山丘下面,黑暗慢慢地向飞毛腿围了过来。突然他拍了一下脑门。

“大海!”他大叫,“我这个可怜的小傻瓜。大海!”

他猛地跳起来,差点被自己拌了一跤。

他像只松鼠似的,飞快地跑过干涸的河床,翻着跟头从柔软的海岸的斜坡上滚了下来,扑通一声掉到细软的沙滩上。海水轻轻地舔着沙滩,海浪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浪花飞溅起来,扑到他的脸上。

飞毛腿爬到被海水包围着的一块礁石上,往黑乎乎的海水里吐了一口唾沫。慢慢地,海水像是被煮沸了似的翻滚起来,他主人的图像开始出现了。图像越来越大,在海面做的巨大的镜子上慢慢膨胀。

“你上哪儿去了,这么久?”厄运之火怒吼道。

他气得浑身发抖,以至于砾石胡子,那个小矮人,在他的背上都踉踉跄跄地站不住了。

“我没办法!”飞毛腿喊着,两手划了一个大圆圈,“我们遇上了大风暴,然后乌鸦就把我扔下不管了。人们把我抓住了,然后……,”

他的声音又响又刺耳。

“然后那个男孩放我出来,带着我走了。然后我又不能马上溜掉,然后我又找不到水,然后……”

“然后,然后,然后!”厄运之火瓮着鼻子说,“不要再叽叽歪歪地讲这些没用的废话!你打听到了什么?”

“他们在找天际边缘。”飞毛腿激动地喊。

“啊——哈!”厄运之火大叫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你这个白痴!乌鸦逃跑之前是不是吃了你的脑子?还听到些什么?”

飞毛腿擦了擦湿乎乎的额头。喷涌的浪花已经把他湿了个透。

“还有什么?哦,还有很多。不过您让我又有些迷糊了,主人。之前那段时间我可真是够辛苦的啊。”

厄运之火不耐烦地嘟哝了一声。

“继续擦!”他对着小矮人大叫道,那小矮人正蹲在他背上的刺中间打盹呢。

“还有,”飞毛腿说,“他们从一个人那里听到了一个古怪的传说,说的是龙被一个从海里突然出现的怪物袭击的故事。主人,那是您吗?”

“我记不起来了!”厄运之火闭了一会眼睛,“我不想回忆那些事情,你懂吗,蜘蛛腿?那会儿他们跑掉了。虽然我差点就咬住他们了,他们还是跑掉了。忘掉这个故事!,再也不要跟我提这事,不然我把你像你其他的十一个兄弟一样吃掉!”

“我已经忘记了。”飞毛腿马上说,“完全忘记了。在我的记忆里只有一个黑洞,除了黑洞什么都没有,主人。喔,在我脑子里还有很多这样的黑洞。”

“闭嘴!”厄运之火恼怒地敲着城堡里的地砖。他的图像在闪亮的水面上变得好大好大,吓得飞毛腿把急忙把头往后缩。他的膝盖直打哆嗦,他的心跳得像是一只逃命的兔子一样。

“那么,”厄运之火的声音轻得好可怕,“你听到了什么关于天际边缘的事?他们上哪儿去找呢?”

“噢,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要去拜访一个女人,她知道很多关于龙的事,住在海边。我记不起来是在哪个海边了。但总的来说,他们不知道天际边缘在哪里,所以……”

“所以什——么?”厄运之火咆哮道。

“所以他们要去向一个烟怪打听。”飞毛腿大声喊道,“一个蓝色的有一千只眼睛的烟怪。他据说知道世界上所有问题的答案,不过他只回答人类的问题,所以,必须得要那个男孩敢去才行。”
    小人偶不说话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他现在担心起那个男孩子了。这是一种非常奇怪而陌生的感觉,飞毛腿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偷偷溜进他的心房的。

“原来如此!”厄运之火嘟囔着,“哈哈,太好了!就让那个小东西来帮我们解决问题。真是太方便了!”

他咧开嘴,嘲讽地狞笑着。

“我什么时候能知道答案,蜘蛛腿?”

“这个嘛,我们肯定会有好几天在路上,”飞毛腿犹豫着说,“您还需要稍微有点耐心,主人。”

“啊——哈!”厄运之火嘀咕着,“耐心,耐心!我再也没有耐心了。我终于要再出去狩猎了。对这些爪子下牛羊们,我感到十分抱歉!”

“一旦有可能的时候,就马上向我汇报,听到了吗?我要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些龙到底在哪里。明白吗?”

“明白,主人。”飞毛腿喃喃地说着,把额头上的头发抹到一边。

厄运之火的图像又渐渐消失了。

“等等!”飞毛腿叫道,“等等,主人!我怎么跟着他们呢?乌鸦已经飞走了。”

“啊哈,你会想出办法的。”厄运之火的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他的图像也越来越模糊,“你可是个狡猾的家伙啊。”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听到波涛澎湃的声音。飞毛腿难过地看着黑黝黝的海水。然后他叹了一口气,从礁石上跳到湿乎乎的沙滩上,吃力地爬上岸边的斜坡。当他喘着气爬到上面的时候,他看到阿隆和本,黄毛,还有教授,正穿过干涸的河床,向他这边走来。

小人赶紧躲到一个草丛后面。现在怎么办?如果他们问他上哪儿去了,他该怎么回答呢。那个黄毛肯定会问的。

噢,为什么他们不在那个山洞里稍微再等一会呢。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像老鼠一样,悄悄地溜进去,谁也不会注意到,他已经离开过了。

他们四个在离飞毛腿大概只有人的三大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好吧,朋友们,”教授说,“这里是我答应送给你们的食物。”

他递给本一个塞得满满的袋子。

“可惜我自己的东西不多,不过我告诉你们,我从我同事的帐篷里拿了一些干果。防晒霜也在里面。你要经常用,本。还有这个,”他把一块浅色的头巾围在本的头上,“这个国家的人都戴这个,用来防晒。他们把这个叫做‘柯霏耶’。希望这东西能帮你遮挡阳光。我们这些白皮肤的人在这个地方,脸上很容易长东西的。”

“还有你们,”他转过来,面对着阿隆和黄毛,“你们也要小心你们的鳞片和皮毛。”

“那么现在我再跟你们说一下路线……”他打开手电筒,和本一起低头看着地图,“在你们告诉我阿隆的飞行技术之后,我估计,你们大概需要四个晚上的时间。首先,就像我跟你们说过的那样,你们要一直往南飞。”

“幸好你们只是晚上赶路,白天你们必须得找个你们能找到的最阴凉的地方休息,因为,越往前飞,就会越热的。整段路线上都是像这里一样的废墟,坍塌的堡垒和被淹没的城市。这些地方大多是被风沙覆盖着,不过你们总能找到一个大得足够容得下龙的地方。”

“因为你们总是沿着海岸飞行。”他用手指比划着海岸线,“所以,即使在黑暗中,海岸线也总是你们最可靠的路标。还有,岸边的公路上都有路灯照明,好像月亮就在旁边照着一样,你们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了。”

“公路一直向南延伸。第四天的时候,下面的地面上的山就多起来了,城市都紧紧地贴在悬崖上,好像大鸟窝似的。大概是午夜的时候,你们会来到这条路的一个小岔口,上面写着这些阿拉伯文字,”

教授用圆珠笔在地图边上写着。

“据我所知,下面也写着英文,不过保险起见我还是给你们写上。它的意思是:石斑。这是一个美丽的古城的名字。”

“沿着这条路走,走到它向北拐弯为止。在那里,你们会看到一个峡谷,那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峡谷。”

“你们真够幸运的,阿隆会飞。因为根本就没有路通到峡谷里面。人们也从来都不敢在那里修筑一座桥。”魏邦男笑着说,“人们说,峡谷里隐藏着地狱的入口。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你们一落地,就赶紧找一辆没有车窗的汽车。等你们找到汽车了,按一下喇叭,然后走到离汽车十七步远的地方,坐在那里等着。”

“一辆汽车?”本惊讶地问。

“是啊!”教授耸耸肩,“那是阿斯夫从一个富有的酋长那里偷来的。这是最近关于他的传说里说的。”

“大家总是错误地以为,鬼怪和怪兽们总是住在废旧的房子或者是漆黑的山洞里。其实有的时候他们也很喜欢住在 —— 我们把它叫做 —— 现代的住所里面。”

“两年前我在追踪独角怪兽的足迹的时候,到过一个废弃的城市,那里有两个烟怪就住在塑料瓶子里。”

“真是难以置信。”本喃喃地说。

“有什么好奇怪的?泥地小妖精们经常把铁皮罐埋在土里当房子住呢。”黄毛坐在阿隆的背上喊道。

她爬到阿隆背上,看看安全带是否还结实。那次风暴告诉她,在这次旅途中,她也最好把自己牢牢地绑在阿隆的锯齿上。

“罐子是用来吓那些散步的人。”她解释说,“泥地小妖精们只需要用橡木锤子敲敲铁皮就行了。”

黄毛咯咯笑着。

“你们真应该看看,那些人是怎样被吓得突然跳起来的。”

教授笑着摇摇头。

“是啊,我想得出来,那些小妖精是怎么做这回事的。”

他把地图折好,还给本。

“说到小妖精,我再顺便说一句。在往南的路上,你们很可能会在什么地方会碰上小妖精的。”

“晚上在那些被沙子埋住的破落的城市附近,到处都是灰尘小妖精。他们嗡嗡地飞来飞去,总想把你们引到别的路上去。别听他们的,不过也别对他们太粗鲁。不然的话他们会大发脾气的,就好像他们在北方的远亲一样。”

“就是!”黄毛嘟囔着从阿隆的背上滑下来。

“小妖精!”她白了白眼,“这些小家伙可差点把我气死。我只是爬到他们山上去采牛肝菌,他们就用他们那恶心的痒痒箭来射我。”

教授轻轻地笑了。

“是吗,他们的阿拉伯亲戚,我想,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你们最好离他们远一些。”

“我们会的。”本把地图塞进夹克的口袋里,看着晴朗的挂满星星的夜空。现在没有白天那么热了,他感觉有些冷。不过呼吸着清凉的空气,真是舒服极了。

“哦,还有些事,孩子!”魏邦男递给本一本很厚的有些破旧的书,“把这个也带去。这是我送给你的小小的告别礼物。书里有世界上所有为人所知的怪兽的描述。说不定在你这次旅途会有用的。”

“哦,太感谢了,教授。”本不好意思地对着教授笑笑,接过书,小心地摸了摸书皮,翻了几页。

“快点,快点,装起来。”黄毛催道,“我们可不能在这里等你把这本书看完。你看看,月亮升得多高了。”

“好,好,知道了。”本拿下他的背包,仔仔细细地把书和地图摆放在他的衣物中间。

飞毛腿地悄悄地从草丛后面站起来。那个背包!就躲在这个背包里。就算男孩一百个愿意,黄毛也不肯带他走的。可要是他就这么躲在本的背包里的话……

小人偶悄然无声地像个影子似的跑了起来。

“哎,那是什么声音?”黄毛趴到阿隆的脖子上问,“刚才有什么东西嗖的一下跑过。这里有沙漠老鼠吗?”

飞毛腿一头扎进了本的背包,躲进本的衣服里面。

“我还有东西给你,黄毛,”魏邦男说着,把手伸进篮子,“我的太太让我带来吃的,不过我想,你肯定比我更需要这些东西。”

他把一个小袋子塞到黄毛爪子里。

黄毛好奇地闻着。

“干的红梗牛肝菌!”她叫道,“还有翘鳞肉齿菌,羊肚菌!”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魏邦男。

“你把这些都送给我吗?”

“当然了!”教授微笑着,“没有人会比精灵更喜欢蘑菇了,是不是?”

“就是啊!”黄毛又闻了闻这个袋子,然后跑到她自己的背包跟前——她的背包和本的一起放在沙滩上。当她把两个背包绑在一起的时候,飞毛腿大气都不敢出。不过蘑菇的气味让黄毛太陶醉了,她根本就没注意到藏在本的毛衣里的小人偶。

本又四处看了看。

“哎,看来飞毛腿真的走了。”他喃喃地说。

“真是谢天谢地!”黄毛说着,把装着蘑菇的袋子塞到她的背包的最里面。当然,还得先偷吃一块。

“他有一种不详的气味,相信我。每个精灵都能够马上感觉出来,可是你们人类就不行。”

飞毛腿真想在她那毛茸茸的手指咬上一口,不过他得忍着这口恶气,连个鼻子尖都没有从他藏身的地方伸出来。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个人造的小人偶,你才不喜欢他。”教授说,“自然生长的生物一般都不喜欢这种被创造出来的生命。,当然,他们当中的大部分甚至是很可怕的,所以,小人偶们通常会觉得很孤单,不合群,于是就死心塌地地粘在创造他们的人的身边。不过他们往往比创造他们的人活地更长,长好多好多年。”

黄毛摇摇头,把她的背包合上。

“小人偶长,小人偶短的。”她说,“他就是有股不祥的气味,就这么简单!”

“她很顽固。”本轻轻地对教授说。

“我也早就注意到了。”魏邦男也轻轻地回答说。

然后他想阿隆走过去,再一次看着阿隆金色的眼睛。

“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个,”他说着,把他张开的手伸了过去。

手掌上面有一块金色的鳞片,闪亮着,像金属一样又硬又冷。小龙好奇地低头看着。

“我在好多好多年前找到两块这样的鳞片。”教授解释说,“是在阿尔卑斯山的北部找到的。那里经常有牛羊失踪,人们告诉我一个可怕的故事,说是有个巨大的恶魔经常在晚上在山里出没。”

“可惜那时,除了这两片鳞片以外,我没有找到其他什么。一眼看上去,这鳞片很像你的鳞片,只是摸起来又感觉很不同。在同一个地方还有脚印,只可惜被大雨冲糊了,还有那些农民,气得不行,在上面走来走去的,把脚印都踩模糊了。“

飞毛腿在他躲藏的地方竖起耳朵。这肯定是他主人的鳞片。厄运之火在一生之中只丢过三块,尽管它每次都把所有的乌鸦找来,让它们去寻找,可它再也没有找回来那三块鳞片。哦,要是他知道,有个人捡了两块他的鳞片的话,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小人偶从本的毛衣里探出头来,想瞄一眼鳞片。可是教授的手举得太高了。

“它们根本就没有味道,”阿隆说,“好像是空气做的一样;可是摸上去又这么冷,又好像是冰做的。”

“我可以看看吗?”本问着,低头看着教授的手。

飞毛腿偷偷地听着。

“你拿着,”魏教授说,“好好看看。这可是不常见的东西。”

本小心地从教授手中拿了一块,用手摸着它锋利的边缘。摸起来,这东西真像金属,不过又好像有些不一样。

“我猜测,这可能是一种仿黄金做的。”教授解释给他听,“这是一种金属,中世纪的炼金术士曾经试图用它来锻造黄金。当然他们是白费心思。不过肯定还有其他的什么物质在里面,因为这个鳞片非常,非常的硬。即使用钻石刀都划不出一丝小小的痕迹。”

“好吧,”魏邦男耸耸肩,“你们拿一块走吧。或许这次旅行中你们会找到揭开这个谜底的线索。我带着这两个鳞片跑来跑去的,已经好长时间了。现在我已经放弃解开谜底的希望了。”

“要我把鳞片塞到包里吗?”本问阿隆。

阿隆点点头。他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望着大海。

本把背包扔给黄毛,黄毛一把接住,把背包挂在阿隆的背上。

“今天天气真好,黄毛。”教授说着,看着天空。

本走到他跟前,不好意思地把手伸过去。

“再见,”他说。

教授抓住本的手,用力地握着。

“再见!”他说,“我非常希望,我们能再见面。”

“哦,对了,”他把一张小卡片塞到本的手里,“这是苏贝妲的名片。如果你们找过烟怪之后还要去拜访她的话,请替我向她问好。如果你们需要补充食物或者是其他什么的话,她肯定会愿意帮忙的。”

“要是她进行研究的村庄没有太多的改变的话,那么那里的人们应该还是一直热切地期盼着,龙能够回到他们那里去。不过在阿隆出现在他们的农舍前面之前,你最好还是先确认一下。”

本点点头,把名片和他的宝贝东西放在一起。然后他沿着阿隆的尾巴爬到上面,又回头看了看教授。

“你还带着我的名片吧,是不是?”教授说。

本点点头。

阿隆已经张开了翅膀。

“那么,一路顺风!”教授叫道,“好好想想你要问烟怪的那个问题。当心蛇妖!如果你们找到龙的话,别忘了给我写信!”

“再见!”本喊着,挥着手。

然后阿隆跃到空中,小龙在教授的头上转了一圈,吐了一口蓝色的火焰以示告别 —— 然后就飞走了。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