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火

(选自骑龙侠第 六章 )

[德]柯莉亚·芳珂 著  何晨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们本来就不用来的。”黄毛气冲冲地说。

他们现在又回到了街上。

“就为了这个肥的像气球的老鼠,我们才到这个臭气烘烘的城市里来的。可他给我们什么?烂蘑菇!一张破地图!一张乱涂乱画的破纸!谁稀罕,就算只用我的鼻子,我们也可以找到天际边缘。”

她学着吉尔伯特的声音:“现在该是付钱的时候了。我真该把用他的尾巴把他吊在地球仪上。这个可恶的死胖子。”

“好了,别生气了。”本帮黄毛带上帽子,拉着她穿过街道,“这地图不赖,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闻得到的。”

“说什么呢,你懂什么。”黄毛一边不高兴地走着,一边嘟哝,“你们人类只有擦鼻涕的时候才用得到鼻子。”

他们两个什么也没说,走了一阵子。

过了一会,本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呀?”

“天一黑,我们就走。”黄毛回答道。

她差点撞到一个大胖子身上。那人的小猎狗正在地上到处乱嗅,当精灵的味道冲进它的鼻孔之后,小猎狗惊讶地抬起头。它嚎叫着,用劲地拉扯着绳索。本赶紧把黄毛拉进了另一条小巷。

“来吧,”他说,“这里人少些。不过,我们马上就到了。”

“石头,石头,除了石头就没别的了。”黄毛不安地看着那些高墙,“我的肚子叫得比这些汽车都响。我们离开的时候,我肯定会高兴的不得了的。”

“这样的长途旅行肯定很好玩。”本说。

黄毛皱起眉头。

“我倒是宁愿呆在我的洞里!”

“可是你要去喜玛拉雅山哎!”本说的更快了,听上去他很兴奋,“而且你骑在一条龙背上飞。真是帅呆了!”

他摇摇头说:“要是我的也能这样的话,我肯定开心得不得了了。听起来多刺激啊!”

黄毛摇着头,看着男孩。

“省省吧!什么叫刺激?刺激就是又冷又饿,又可怕又危险。你听我说,我们本来住的地方很好。虽然经常下雨,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知道吗?就因为你们人类,我们才迫不得已要作这次疯狂的旅行;因为你们人类来了,我们就不得安宁!因为我们必须得找个地方,找个没有你们这些不长毛的家伙的地方。”

“可是你瞧瞧,我在跟谁说这些呢?你本身也是人类。我们因为要躲避人类,东躲西藏的,可我现在却和他们其中的一个在街上走。真是可笑,是不是?”

本没有回答,而是以一把把黄毛推进了一个黑乎乎的门洞里面。

“嘿,嘿,你干吗?”黄毛愤怒地看着男孩,“现在你发火了?是不是?我们还得过这条街,工厂就在对面。”

“是啊,没错。可是,你难道没看见吗,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本轻声地说。

黄毛从他的肩上望过去。

“人!”她低声说,“好多人哪。而且他们还带着机器。”

她叹息道:“说曹操……”

“你留在这里,”本打断了她,“我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黄毛用力地摇着头,“不行,难道你只能想到这个办法吗?我必须得告诉小龙!马上!”

本还没来得及抓住她,她就已经在街上了。她飞快地从按着喇叭的汽车之间穿过,跳上工厂周围的矮墙,往上爬去。本一边骂着,一边跟在她后面。

幸好厂里有那么多事,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几个人头碰头地站在一个大推土机旁边,讨论着些什么。本看到,黄毛正躲在一个大铲子后面偷听那些人说话。他倏地溜过去,蹲在她的旁边。

“我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黄毛对他轻声地说,“听是听到了,可是那些词我搞不懂。他们老是在说‘爆炸’,那是什么意思?”

“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本轻轻地回答。“快走!”

他拉起黄毛,向厂房跑去。

“我们得快到阿隆那里去。无论如何得赶紧把他带出来。马上!”

“嘿,你们两个人在那儿干什么?”突然有人在他们后面喊。

他们很快就消失在黑暗空旷厂房里,沿着楼梯往下跑去。后面传来了脚步声。沉重的脚步声。

“他们往那里跑进去了。”有个人在喊,“两个孩子。”

“该死的,怎么会有这种事?”另外一个人喊道。

本和黄毛继续跑,穿过空荡荡的破败的地下室。他们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过道上回荡着,泄露了他们的踪迹。可是他们该怎么办呢?他们必须在人们发现小龙之前,把他叫醒。

“要是我们来的太晚了呢?”黄毛喘着粗气。

她飞快地跑着,连衣帽从她的尖耳朵上掉了下来,她又赶紧把帽子戴上。

“说不定他们已经抓住他了?或许已经把他做成标本了?”她啜泣着。

“说什么呢,快走!”本拉着她的小爪子,继续往前跑。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黄毛的腿在发抖,不过离阿隆的藏身之处已经不远了。

突然,本站住了,他跳了起来。

“该死的,我怎么现在才想到?我们得把他们引开!你继续跑。赶紧告诉阿隆,让他跳进河里躲起来。你们游得离工厂越远越好。这里发生的事很快就会被报导的。”

“那么你呢?”黄毛喘着气,“你怎么办?”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本喊道,“走,快走!快去通知阿隆。”

黄毛犹豫了一会,然后转过身跑了。脚步声已经很近了。她飞一般地抹过墙角,跑进他们看到本的那个房间。小龙还躺在装卸口前面,睡得正香呢。

“阿隆!”黄毛跳到他的爪子之间,使劲地摇着他,“快醒醒,我们得马上离开,马上!”

小龙迷迷糊糊地抬起头。

“怎么了?那个小男孩呢?”

“以后再告诉你!”黄毛着急地说,“快,快从装卸口钻出去,跳到河里去!”

但小龙竖起了耳朵。

他站起来,慢慢地走向黄毛刚才来的那个通道。他听到了人的声音,两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还有本的声音。

“你在这里找什么?”其中一个人粗暴地问。

“看他的样子,多半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另一个说。

“胡说八道!”本大叫道,“放开我!我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干!”

小龙担心地把脖子伸得更长了。

“阿隆,”黄毛着急地拉着他的尾巴,“阿隆,快来,你必须马上走。”

“可是那男孩可能需要帮助。”小龙又上前了一步。

那些男人的声音变的越来越粗暴,而本的声音却越来越轻了。

“他害怕了。”阿隆说。

“他是个人!”黄毛轻声说,“其他两个也是人。他们不会吃掉他的。也不会把他做成标本的。可是我们,要是被他们抓住的话,那我们就死定了!好了,快来吧!”

但阿隆动都没动,他的尾巴开始不安地敲打着地面。

“嘿,小心,他想跑!”其中一个男人吼叫道。

“我来抓住他。”另一个喊道。

接着传来脚拍打地面的劈劈啪啪的声音,脚步声渐渐远去。阿隆又上前了一步。

“我抓住他了。”一个人大叫道。

“噢!”本大喊大叫,“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球!”

阿隆跳了起来。他像一只大猫一样,飞一般地穿过工厂的地下室。黄毛只好跟在他后面,一边骂,一边跑。

人的声音越来越响,突然,阿隆看到了两个人。他们背对着阿隆。其中一个抓着又踢又蹬的本。

阿隆轻轻地吼了一声,声音又低沉,又可怕。

那两个人转过来——

那个人放开了本,本就像一袋土豆似的,扑通一声掉到地上。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吓得赶紧向阿隆跑了过来。

“可你应该赶紧跑掉的!”他喊道,“我……”

“快上来。”阿隆打断了他的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两个人。本两只脚像弹棉花似的,爬上了阿隆的背。

“你们快滚!”小龙说,“这男孩是我的。”

他那低沉的声音在漆黑的地下室里回荡着。

那两个人吓得踉踉跄跄,相互撞了个满怀。

“我肯定在做梦!”其中一个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是条龙!”

这两个人还是愣愣地呆在那里没动。于是阿隆张开了大嘴,咆哮着,吐出了蓝色的火焰。火焰爬上了肮脏的墙壁,舔着漆黑的屋顶,在石头铺的地面上跳跃着。整个房间都是熊熊燃烧的幽蓝的火焰。

那两个人吓得直往后退,一边尖叫着,一边跑了出去,好像后面有个魔鬼在追他们似的。

“出了什么事?怎么了?”黄毛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

“快到河里去,快!”本叫道,“等一会他们回来的时候,肯定会带二三十个人来的。”

“上来,黄毛!”阿隆走过去。

他不安地听着那两个人回响着的脚步声。等到黄毛总算爬上他的背后,阿隆马上就转过身来,大步向他们原先藏身的地方跑去。

明媚的阳光还是一直透过装卸口洒进来。阿隆小心地把鼻子探到外面。

“天还是太亮了!”黄毛大骂道,“太亮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快来!”本把她从阿隆的背上拉了下来,“阿隆必须独自游,这样他可以潜到水下面。人们就找不到他了。我们坐我的小船走。”

“什么?”黄毛退了回来,紧紧地贴在阿隆的身上,“我们又要分开了?那我们怎么再会合呢?”

“那儿有座桥。”本转向小龙,“你沿着河朝左边一直往前游,就肯定会找到的。你就躲在桥的下面,等我们来。”

龙看着男孩想了一会。最后他点点头。

“本说的对,黄毛,”他说,“你们多保重。”

然后他挤过装卸口,深深地潜入肮脏的河水中,消失了。黄毛担心地看着他的背影。

“你的船在哪里?”她头也没回地问。

“在这里。”本跑向那堆堆得高高的纸盒子,把它们扯到一边。一条涂着红漆的小船出现了。

“你把这个也叫做船?”黄毛失望得大叫,“这比鸡油菌也大不了多少。”

“你要是不喜欢坐这艘船的话,”本回答说,“那你就自己游泳吧。”

“可恶!”黄毛仔细听了听,远远的传来了人们激动的声音。

本钻进乱七八糟的箱子堆里面,那里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看到他的地方。很快本又背着一个背包出来了。

“怎么样,你要不要坐船?”他一边把船推向装卸口,一边问。

“我们会淹死的!”她骂骂咧咧地,恶心地看看肮脏的河水,然后和男孩一起,把小船推到水里。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骑龙侠》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