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疯狂的主意

(小说)

(选自贼王》十 八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个晚上,马蜂在依妲的餐桌上摆了十个盘子。当依妲对露西亚解释说,红发小家伙和那位陌生的年轻人也要留下吃饭时,露西亚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自言自语说着这么多嘴巴会把主人吃穷的,但她还是进了厨房,煮了一大锅面条。当她把热腾腾的菜端出来时,几乎所有人都已上桌,除了依妲和巴巴洛沙。

普罗斯伯注意到苍蝇、刺猬和马蜂一直偷偷看着史奇皮欧,他顶着长腿坐在桌尾。他们大概在找些熟悉的地方,却没太多可发现到的。史奇皮欧不时用平滑的手掌摸着头发,像他从前的习惯,眉毛也同样不时挑起,但还是陌生,连普罗斯伯也不例外。史奇皮欧似乎也感觉到了,当他碰上朋友不安的目光时,他还是微笑着。

“那么,马熙摩先生什么时候想告诉父母?”在露西亚松了一口气也坐到桌旁时,维克多这样问,“就在今天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史奇皮欧回答道,摸着叉上的叉刺,“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我,我最多再溜回家一次,看看我的猫好不好。”

“但你不能让你父母完全蒙在鼓里,”维克多说道,又取了一份面条,而露西亚不高兴地皱着额头,“不管你怎么看你父亲,你不能让他一直担心他的儿子是不是掉到河道里,或被坏人绑走了。”

史奇皮欧用叉子在桌布上画着,没有回答。

“他不想这样做,维克多!”波波说着,“而且他现在长大了。”

史奇皮欧对波波微笑着。

“长大,那又怎么样?”维克多正想对史奇皮欧长大的事大发议论,门开了,依妲走了进来。她扯着巴巴洛沙的衣领,当大家转过头来看时,巴巴洛沙却愁眉苦脸地看着天花板。

“从现在起,你们的朋友不准单独在我房里走动,”依妲生气地说着,“他溜进我的暗房,乱翻我的抽屉,吃掉我的夹心巧克力!”

巴巴洛沙脸红得跟樱桃西红柿一样。

“我饿了嘛!”他对依妲大叫,“只要我一有钱,我会买更好的给您。我还要解释多少次,我的钱包掉在那个该死的岛上。只要明天一早银行开门,我就会去提钱,赔您夹心巧克力,买些像样的衣服来穿。对我这样一个男人来说,真是种耻辱,穿着这种……”他皱着鼻子拉扯着波波借给他的毛衣,“……幼稚的小孩衣服跑来跑去。”

“那很好啊。”依妲粗鲁地把他推到刺猬和波波之间惟一的空位上,自己推了一张板凳到维克多旁边。

“我猜你一定是苦苦哀求普普和史奇皮欧把你带来这里的。”马蜂隔着桌子问道,“所以你乖一点,好不好?”

“这个小家伙不只偷吃夹心巧克力,”露西亚愤怒地补充道,“我逮到他偷了我们的银汤匙,而且已经把一架照相机藏到他的夹克下。”

刺猬哧哧笑着,普罗斯伯注意到他丢给巴巴洛沙一个羡慕的眼神,而波波却拿着他的盘子站起来,在依妲的地毯上蹲得远远的。”我不要坐在他旁边,”他宣称,“待会儿他还会偷我的面条。”巴巴洛沙拿起一颗橄榄去扔波波,而马蜂便给了红胡子一个耳光。

“住手!”维克多叫着,“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别被这个坏小子逼疯了。”

露西亚叹了一大口气站了起来。“小姐,我回去了,”她说着,把她的餐巾折好,“如果这小的必须在这里过夜,您就应该把他关在扫帚间里。”

“再搞一个坏名堂,小巴巴,”史奇皮欧在露西亚把门带上后说道,“你今晚就会睡在你的店铺柜台后,那可非常舒服,外面是漆黑阴森的巷子,雨噼里啪啦打着玻璃,我们可爱的小巴巴一个人孤孤单单,整个晚上吓得牙齿打颤。”

巴巴洛沙紧紧闭着嘴唇,盯着他的盘子看。马蜂、苍蝇、刺猬、普罗斯伯,没人给他好脸色,依妲和维克多不时交头接耳,也不看他。

“我们或许应该帮你登个广告,小巴巴。”史奇皮欧靠回到他的椅子,伸出长手臂,“讨厌的小孩,约莫五岁,寻找母亲。或者你想自己一个人过日子?我想依妲不会当你的母亲。”

“绝对,绝对不会,”依妲说,往嘴里丢了一颗橄榄,“但我可以请个重要人物在爱心修女会找个床位给你。”

“不了,谢谢!”巴巴洛沙皱起鼻子,“没有必要。如果我真的被逼到要找个母亲,那我一定不会选择把银餐具送给孤儿、并且蓬头乱发到处跑的女人。”

依妲气得喘着气。

“你看来十分清楚自己想要的,红胡小子!”维克多嘟囔着,“你现在几乎没办法照看自己的店铺,但不用担心,孤儿院里修女的头发都梳理得整整齐齐的!”

刺猬咯咯笑着,直到巴巴洛沙狠狠对着他的胫骨一踢,才让他眼泪直流。

“我可以应付的,”红胡子回答道,“我在银行还有一大笔钱。”

“是吗?”维克多和依妲互相看看,觉得好笑,“你以为银行会把艾内斯托·巴巴洛沙的钱交给一个五岁大的小孩?”

巴巴洛沙一脸阴沉,喝下了一杯红酒。

“等我再长大,”他嘟囔着,威胁地看了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一眼,“我会找那个没有阻止我登上那个该死的旋转木马的人报仇,我会……”

“住嘴,小巴巴!”普罗斯伯打断他,“你和我们一样发过誓不谈那件事的!而且我也认识两只狗,等着你再去它们的岛上拜访。”

“啊,别听他的,普普,”史奇皮欧说,交叉着他长长的腿,“反正这个小子说的,根本没人会感兴趣,没有人会听他的,不管他说的是什么事。”

其他人都抬起头,有几分钟,依妲的餐厅静寂无声,好像大家都希望可以从中知道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经历过的神秘事件,但他们两人只是沉默不语。“好吧,小巴巴,”刺猬说,拍了拍巴巴洛沙的肩膀,“欢迎来到小人国。”

“手拿开!”巴巴洛沙叫着,“你在想什么,别表现得那么亲密,你这小虱子。还有你!”巴巴洛沙向下看着一直趴在地毯上的波波,“你干吗那样斜着眼看我?从头到尾你就一直用那双狗眼瞪着我!”

波波没回答,他趴在那里,用双手撑住下巴,打量着巴巴洛沙,好像他是从某条河道爬出来,溜到依妲家的怪动物。

“爱丝特会爱上他说话的样子,对不对,普普?”波波说,“他话说得比史奇皮欧还要高尚,而且还比我小,除了那些骂人的话,她大概会不喜欢。”

“小?我不小,你懂个屁!”巴巴洛沙呵斥着,“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懂不懂?我受过教育,念过书,而你连幼儿园都还没进去过。”

波波无趣地翻了身躺着。“他吃饭的时候也不会弄脏桌子,”他确认道,“我想这点最让爱丝特喜欢,对不对,普普?”

普罗斯伯放下叉子,打量着巴巴洛沙。“没错,”他说道,“一点渣渣都没有,这会让她惊讶死的。你再看看,他的头发梳得多整齐。是你帮他梳的吗,依妲?”

依妲摇摇头:“你也听到了,我从不会整理我的头发。还是你,维克多?你帮红头小子梳过头?”

“不是我。”维克多否认道。

“那个笨蛋在那胡说八道的爱丝特是谁?”巴巴洛沙转身问刺猬。

“普普和波波的姨妈,”刺猬张着大嘴回答,“她爱死了波波,现在却不想再要他。”

“她真是聪明绝顶。”巴巴洛沙摸着他密密的鬈发,他那美丽的新发看来能安慰他缺掉的胡子。

史奇皮欧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下。

“我有个疯狂的主意,”他慢慢说,“虽然还有点模糊,但棒透了……”

“棒透了?”巴巴洛沙又去拿酒,但维克多拿走了酒瓶,放在自己的盘子旁。

巴巴洛沙阴沉沉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吗,贼王,”他对着史奇皮欧唠叨,“你根本想不出任何好主意,因为你只不过是你父亲的差劲翻版!”

史奇皮欧猛地站起来,好像有东西咬到他似的:“你再说一次,你这只没良心的小乌龟……”

马蜂和普罗斯伯合力才把他拉了开来,不让他冲向巴巴洛沙。

“别让这只小老鼠惹你生气,史奇!”马蜂小声对他说着,而巴巴洛沙则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察看着自己粉红色的指甲。

史奇皮欧只得又坐回他的椅子上。“好吧,”他嘟囔着,眼睛直直盯着巴巴洛沙,“我会克制自己的,还会寄张明信片到孤儿院给巴巴洛沙先生,如果他没在他的店里饿死,那他一定会到孤儿院的。没错,这下场一定十分凄惨,但已与我无关。我不会再花脑筋去想主意,更别说什么好主意了。”他站起来,走到窗户旁,看着外面的夜。

刺猬和苍蝇互相推挤着,而普罗斯伯也忍不住暗暗笑着。没错,史奇皮欧还是史奇皮欧,他一直喜欢演戏。

巴巴洛沙上当了。

“好嘛,好嘛,”他喃喃抱怨着,“是什么样的好主意?说出来看看嘛,贼王。谁知道这家伙会比一朵玻璃花还要脆弱。”

但史奇皮欧仍然继续背对着大家。他站在窗户旁,看着晚上的圣玛格丽塔广场。

“快说出来,混蛋!”巴巴洛沙叫着,其他人都哧哧笑了起来。

巴巴洛沙一口喝掉他杯子里的酒,然后啪的一声用力砸在桌子上,几乎打破了杯子。“难道要我跪下来吗?”他叫着。

“普普和波波的这位姨妈,”史奇皮欧维持原来的姿势说道,“希望能有个可爱的小孩,懂得用餐规矩,又像大人一样彬彬有礼。而你未来需要一个能栖身的地方,一个家,有人帮你准备食物,夜里的时候陪你睡在旁边……”

巴巴洛沙抬起眉毛。“她有钱吗?”他问,摸着额头上的一绺鬈发。

“有喔,”史奇皮欧回答,“对不对,普普?”

普罗斯伯点点头。

“这真的是个十分疯狂的主意,史奇,”普罗斯伯说,“但绝不会成功的。”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