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安琪

(04年《儿童文学》童话擂台赛

玉清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作者简介]张玉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作家协会理事,河北省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作品曾获冰心图书奖,两次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两次获河北省“五个一工程奖”,两次获河北省作家协会优秀作品奖。2005年被评为第二届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并有多篇作品在日本翻译发表。

 

少女安琪在十岁的时候就问过这个问题:越过我们面前这莽莽森林,越过森林后面的莽莽群山,那里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少女安琪是一个身高五厘米的美丽小人。安琪所在的王国叫杉树王国,在这里,每一棵杉树上都聚居着这个王国的一个部落。

而祖母每次的回答都让她失望。祖母说:“山的那边是地上王国,那个国度的人没有用以飞行的翅膀,在地上生活,但他们体格比我们大得多。自古以来,我们就有严格的禁忌:不准与地上王国的人有任何交往,包括说话,否则将受严厉惩罚。因为杉树王国太弱小啊,我们抵御不了那个巨人的地上王国的任何侵害,哪怕只是他们中的一个坏人对我们起了歹心,那也将会给整个杉树王国毁灭性地打击。所以我们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隐藏自己,不让地上王国的人知道有杉树王国的存在。孩子,你总是问那个傻问题,这很危险,你最好是想也不要想!”

安琪长到十六岁了,在杉树王国,十六岁是可以谈恋爱的年龄了,与安琪一般大的女孩子大都有了自己的恋人,他们整天快乐甜蜜地在一起,享受着美好的青春。可是安琪不知怎么却对身边的男孩子没有一点感觉,她拒绝了所有男孩的追求,无聊地郁闷地过着自己的十六岁。

她时常扇动着美丽的翅膀在森林里飞行,穿行在一棵棵高大的树木间,孤单,落寞,她时常为自己永远也不能突破王国界限而黯然神伤。

 

有一天,安琪和姐妹们在森林里玩,她们在灌木上在枝叶间上下翩飞,快乐,安闲。突然,有人惊叫着:“快逃啊,地上王国的巨人来啦!”

姐妹们忽拉一下都飞到了树梢上,她们隐到枝叶后面,连气也不敢出。那巨人渐渐走近了,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他背着背包,是来野游的,但他迷路了,他在这森林里越走越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他精疲力尽,在一棵大树下坐下,吃完最后一点干粮。他感到了这森林的可怕,他几乎没有信心走出它了。

男孩不知道,此时的树上有好多双小人的眼睛在望着他。她们悄悄地议论着他。

“这就是地上王国的人呀。”

“天哪,他长得可真大呀,他的脑袋象我们的一座房子那么大呢,他的一根指头比我们的身体还要大许多呢!”

“他可真是丑啊,又大又蠢又丑!”

可安琪一点也没觉得男孩长得丑,她望着男孩,觉得他一点也不凶,不象祖母说的青面獠牙,而是跟自己一样有着细腻的皮肤和柔和的线条,有着温顺的善良的眼神。“他只是比我们高大些,”安琪想,“可是高大并不一定就是丑陋,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弱小,就以高大为丑。相反,他倒是长得挺帅的呢!”

男孩歇了一会儿,起身上路时,安琪不由得悄悄跟上了他。她无声地滑行着,不让他发现她。安琪只是想跟在他后面再多看他一会儿。

也亏得安琪跟着男孩了,她很快就看出来男孩迷路了,他走得懵懵懂懂的,越来越往森林诡秘的纵深处陷入,照这样走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条。安琪为男孩着急得很,她真想对他大喊一声,提醒他走错了,为他指出正确的方向。可是不行,她不能跟男孩说话,这是禁忌,触犯禁忌就会遭受大灾难。杉树王国的大巫师,每年一次把禁忌对王国所有的人进行训诫,每个人都知道这禁忌的份量有多么重。

安琪急得无计可施,她的内心甚至痛苦起来:自己的王国为什么要有这样的禁忌?安琪心里初见男孩时的好奇和欣喜已经被眼睁睁看着他走向绝境走向死亡的痛苦所代替,上帝呀,她想,你给我想一个办法让我帮帮他吧。

忽然,安琪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是这办法稍稍有些冒险,但这办法不会触犯禁忌。安琪拍一拍翅膀,从枝叶间飞出来,故意让男孩看见她。

果然男孩吃惊地叫了一声:“天哪,这么美丽的蝴蝶!”

那蝴蝶离得他这么近,他几乎是忘记了自己困窘的处境,一纵身想把蝴蝶捉住。可那蝴蝶轻轻一飘,让他扑了个空。蝴蝶并不飞远,仍然在他的眼前翩飞,仿佛在诱惑他。男孩不甘心,他追了两步,再扑蝴蝶,这一次只差一点就捉到她了。

安琪吓出了一身冷汗,下一次动作她加倍小心,但她并没有退缩,仍然用这个特殊的方法引导着男孩。男孩捉了几次都没有捉到蝴蝶,有些气馁,但那蝴蝶却好象有意不让他失去信心似的,每次他想放弃了不追她了,她就飞得离他伸手可及,让他忍不住又去追她。

在安琪的引导下,男孩走上了通往森林之外的方向。

见男孩走上了正确的方向,安琪松了一口气,但她并没有马上离开,她仍然悄悄地跟着男孩,一是她怕他会再迷失方向,再有,她对这个巨大的男孩除了好奇,也有那么一点好感。

 

终于,男孩走到了森林边缘了,周围的景物是他所熟悉的了,他不会再迷路。男孩欣喜惹狂地大叫:“天哪,我回来了,我走出来了!这不是做梦吧?”

当他在森林深处瞎撞时,他曾经绝望地以为自己死定了再也走不出森林了呢,可以想见他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狂喜。

安琪也替男孩由衷地高兴,她从枝叶间飞出来,飘到男孩面前,她想为他跳一个舞。男孩一见她,惊喜地叫到:“呀,美丽的小蝴蝶,又是你呀,我真高兴又见到了你。”

安琪的脸儿微微地红着,为他跳起了蝴蝶舞,

“天哪,多美的蝴蝶呀。”男孩赞叹着。

安琪忘情地跳着,却忘了防范,男孩突然纵身一扑,双手敏捷地把安琪捂在了手心里。安琪连叫也没有来得及就陷在黑暗里,她吓死了,她想这下子完了。

一丝光亮从手缝透进来,男孩小心地把手张开一点,他看着里面的安琪。安琪紧紧闭上了眼睛,闭紧了嘴巴,又把手和脚收进翅膀底下,她要尽量让自己不暴露了身份。

但男孩一看安琪,还是惊讶道:“哟,天哪,难道这是一个小人吗?”

安琪怕极了,她一动不敢动,此时她要是一睁开眼睛,男孩肯定就认出她来了。

“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蝴蝶呀,这么美丽,而且长得有点象,有点象一个小姑娘。你会说话吗?”

安琪闭紧嘴巴,决不让自己出声。

“唉,我知道你不可能会说话的,你只是一只蝴蝶,不过,你长得多么美呀。”男孩轻轻地拈住了她的翅膀,把她托在手心里,他仔细地研究着她,“真可爱,小姑娘,虽然我知道你是昆虫,但我还是要叫你小姑娘。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

安琪安安静静地伏在男孩的手心里,她不再恐惧了,她信任男孩不会伤害她。她虽然一动不动,但她的脸红了,她在男孩的掌心里贴得这么近,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她有些害羞。安琪心里竟没有在想怎样找机会逃掉,她甚至还愿意在男孩的掌心里多呆一会儿。她偷偷地想:我是被他捉住的,这不是我的过错,那么我跟他有什么接触不算是我自己破了禁忌吧?

在接下来的行程中,男孩一直小心地呵护着安琪,把她托在掌心里。

快要走出森林了,安琪心里才想必须要找机会逃走了,这并不难,因为男孩拈着她的手一点也不紧,她很容易就能挣脱飞走。

一处葱郁茂盛的灌木丛,开着星星点点的黄色的小花,长着一簇簇鲜红的浆果。男孩欢呼一声奔过去,迫不及待地撸下浆果就要往嘴里塞,他早已饿得很了。

“那不能吃!”安琪脱口喊道,“有毒!”

那是一种剧毒的浆果,吃上一颗就会被毒死。在男孩将要吃下毒果的危急时刻,安琪来不及细想就对男孩大声地喊了出来,等她的话喊出了口,她才意识到她已经触犯了王国的禁忌!

她怕极了,浑身都觉得冷起来,她知道会有大灾难降临到自己身上了。但她不后悔,她知道自己是救了这男孩的生命。

男孩惊讶地四顾茫然:“谁?谁在跟我说话?”

安琪抿紧了嘴巴不出声。男孩看不到人,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呆呆地望着手里的浆果,迟疑不决,他实在是饿坏了,很想用这浆果充饥。

安琪不得不继续阻止他,她说:“那不能吃的,有毒,快扔掉它。我能帮你找到能吃的浆果。”

这次男孩听清楚了,声音竟然是来自他手里拈着的蝴蝶。他惊讶地看着她,发现她睁开了眼睛,张开了嘴巴,天哪,她真的是一个小姑娘啊!

男孩吓得赶快放开了拈着安琪的手,安琪翅膀一拍落在灌木的细枝上。男孩惊惶失措地望着安琪,说:“天哪,这是真的吗?你竟是这么美丽的一个小姑娘吗?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话,我捉了你这么久,真是对不起!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小天使吗?”

安琪黯然地说:“你不要问我,我不会告诉你。我跟你说话已经是触犯了我们王国的禁忌,触犯了禁忌要受惩罚。”

男孩说:“怎么有这样的禁忌,不准跟别人说话?要怎样惩罚?”

安琪心里很乱,打了个冷战,说:“不知道,会很严厉,是灾难降临。我很怕。”

男孩眼里含了泪:“我明白你为什么一路上不肯说话了。可你为了救我,还是触犯了禁忌。”

安琪说:“我心甘情愿。”

男孩沉思了一下,抹掉眼泪,说:“我不会让你蒙受灾难,我要保护你,我带你走吧,把你带到我们的国度,就没有人能再惩罚你了。”

安琪的心一动,她认真考虑着男孩的话。也许,真的,她要是跟了男孩去,就能躲开了灾难,她此时心里对这灾难真是怕死了。而且,跟男孩走,并不是一件很糟的事,她从很小很小就向往着山那边的世界的呀。

安琪说:“我可以跟你走,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不能把我暴露给除你之外的任何人,也不能向任何人泄露我们之间的一切,我要为我的王国保守秘密。”

男孩说:“我答应你,我发誓!”

 

安琪跟男孩走了,她有时飞在男孩面前,有时落在男孩肩上,有时让男孩把她托在掌心里。一路上,安琪为男孩寻找能吃的浆果,使男孩解除了饥饿的威胁。

他们走出了杉树王国,来到了男孩的国度,安琪兴奋而快乐,她终于看到了她从小就向往的这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巨大和不可思议。

男孩回到家,悄悄地把安琪带进自己的屋里。他找来自己小时候玩的一套叫做“童话王国”的小木房子,摆在屋角,安琪从此就住在了里面。

少女安琪就这样在男孩家里住下了。男孩平生第一次品尝到了关爱别人的滋味。他每天上学前都十分谨慎地锁好房门,不让任何人发现她。每天放了学,他都急急忙忙往家里跑,他牵挂着她。

但有好长时间,男孩却没有把安琪当成一个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子,而是把她当成一件太珍贵太珍贵的小宝贝。

长时间在房间里躲着,安琪再也憋不住,她要男孩带她出去玩。男孩带她到了公园里,安琪飞呀飞呀,快乐极了。

公园的长椅上,树荫下,有不少恋人甜蜜地相拥着。

有一次安琪飞下来,落在男孩肩上,她趴在他耳边悄声说:“要是我与那些女孩子一样大,我也能象这样与你拥抱。可我,太小了。”

男孩微微笑了说:“安琪,没关系的,我们就这样很好。而且,我们也可以拥抱呀。”

于是男孩把安琪搂在胸前,让安琪的头依偎在自己怀里。他没有看到,安琪的眼睛里含着晶莹的泪水。

直到有一天,男孩摆弄相机时给安琪照了一张相,照片洗出来,男孩惊呆了:天哪,照片上是那么美那么美的一个少女呀,那么细腻的肌肤,那么清澈柔美的眼睛,那么脉脉含情的神态,那一对透明的翅膀就象一件绝美的衣饰,在照片上一点也看不出她是一个很小的小人儿,而是就象我们人间的少女一样。刹那间,男孩怦然心动,他第一次意识到安琪是一个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子,虽然她体形很小,虽然她来自另一个国度。从这以后,男孩在安琪面前,心里多了一些那种异性间的奇妙感觉。

男孩把安琪的照片放大,装上漂亮的框子,挂在自己的房间里。每个见到安琪照片的人都会喜欢得不得了,那是一张绝美的照片,那上面的女孩美丽空灵,就象一个小仙子。

男孩常常在跟安琪玩的时候,忽然就会对着那大照片出神。

 

安琪已离开自己的国度好久了,触犯禁忌的灾难一直没有降临,这让安琪心里的担忧放松下来,也许她已经把灾难躲过去了吧?

心里一安然,她有点想家了。安琪试着对男孩说:“要是哪一天我飞走了,你会难过吗?”

男孩说:“当然会,我会很难过很难过,你知道吗,我是多么舍不得你!”

但其后,男孩就在自己房间的窗子上开了个小洞,他对安琪说:“哪天你要走了,就从那个小洞飞出去,不用与我告别,告别会让我心碎。”

安琪的眼泪突地涌出来,她对男孩说:“我不走。”从这天起,安琪有了很重的心事。

直到那一天,安琪好象下了什么决心。安琪问男孩:“你愿意让我永远留下来吗?”

男孩说:“愿意。”

安琪鼓起了勇气,说:“那你告诉我,你爱我吗?”

男孩说:“当然爱!”

安琪说:“你扯掉我的翅膀,就能让我留下来,我就不能飞走了。”

男孩说:“那怎么行?我无论如何不能伤害你。”

安琪说:“我愿意为你这样做!听着,在我们的国度,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要是扯掉了翅膀,我们的身体就能逐渐长大,长得与你在那大照片里见到的我一样,但从此我们就不再能飞了。”

男孩说:“还有这样的事?太好了。可是,那要你付出失去翅膀的代价!”

安琪说:“我愿意。那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男孩动心了。在此后的两天里,他和安琪仔细考虑了所有的细节。

“安琪,你怕疼吗?”男孩问。

“怕,但我能忍受。”

他们做好了准备,男孩把安琪放在床上,他紧张地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捏住安琪透明的翅膀,安琪一脸决绝的神色。这是非同寻常的行动,对于男孩来讲,扯掉安琪的翅膀轻而易举,而对于安琪,那将是异常的惨烈。

男孩不敢用力,不忍用力,他只轻轻一扯。撕心的疼痛让安琪忍不住大声呻唤。男孩手软了,他停住。

安琪闭着眼睛,问:“扯掉了吗?”

男孩说:“没有,你太疼了。”

安琪说:“你用力呀,别管我,只要扯掉就行!”

可男孩还是下不了手,他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不能再扯了,安琪,你那个传说可靠吗?我害怕如果扯掉了翅膀,你却长不大呢?”

“那我也不后悔。”

“可是我会后悔!我不愿让你受伤。”男孩说。

“那……让我再想一想。”安琪说。

安琪决定回杉树王国一次。她要问明白那个传说,如果那个传说是真的,她会义无返顾地回来跟男孩在一起。如果那个传说不是真的,那么安琪注定永远无法变大,她就回到杉树王国安分地过自己的一生。

安琪说:“但无论怎样,我也会回来见你,当面告诉你消息。”

 

安琪回到杉树王国。安琪一出现,家里人就高兴坏了,不停地问这问那,最多的是问她这些日子去了哪里?

安琪说自己被飓风吹到了另一处森林里,好不容易才回来。

“回来了就好。”祖母擦着眼角说。

这个国度里只有一个人不相信安琪的话,那就是大巫师。大巫师用阴郁的目光盯住安琪说:“我的孩子,你的身上带着不祥之气。”

在没人的时候,安琪迫不及待地问祖母:“那个扯掉了翅膀就会长大的传说是真的吗?”

但祖母没有确切答案,祖母说:“那只是传说,我从小时候就听我的祖母讲过这个传说,可谁也没见过真的,从古至今,没有人会这么做。你想啊,扯掉了翅膀怎么行呢?一个人不能飞了,还不如死了呢。”

安琪叹了口气。她又悄悄去问姐姐。

姐姐断然否定了那个传说:“那是骗人的!你决不要信。扯掉了翅膀不可能让你长大,而只会使你变成残疾。”

安琪黯然神伤。

姐姐看出了安琪的心事,终于问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姐姐说:“妹妹,你可不要犯傻,你快停了这危险的想法。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能相通的。我们有翅膀,可以自由地飞行,有什么不好呢?而失去了翅膀,你只会变成一只丑陋的虫子。”

安琪沉默了很久很久,说 :“我不会再让自己失去翅膀。可是姐姐,我还是要去那个国度一次,我要当面告诉他我无法改变自己了,然后我就回来。”

“你还是不要去吧,我有不好的预感,大巫师已经盯上了你。,”姐姐说,“况且,你不可能永远跟他在一起,再见一面又有什么用呢?”

安琪说:“可我还是要见他一面。姐姐,你应该懂,感情这事就是这样,哪怕我只跟他见一面,然后就永远地分开。”

 

安琪偷偷飞出了家门,她在林木间穿行着,终于飞到了杉树王国的边界,再往前面就是松树森林了,穿过了松树森林,再越过前面的群山就到了男孩的国度。

安琪轻盈地划过杉树国界,穿行在松树之间。蓦地,一个阴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来:“谁与地上王国往来都会受到神的惩罚!”

安琪吓了一跳,回头看看,没有人呀,什么也没有。周围死一般寂静。安琪定了定神,她想这是自己吓自己,但还是小心点好。

于是安琪尽量隐藏着自己的踪影,让自己贴着松树的树身悄悄地向前飞行。她有些害怕,她知道应该尽快完成这一次旅行。

她想:“唉,反正一切都不可能了,我只要跟他见上一面,然后就回来,安分地过自己的一生。我们只要永远想念着就行了。”

一想到男孩,安琪的心里就感到温暖,她知道他此刻正在等待着她想念着她。

 

阳光热烈地照射着,松树们在阳光下闪亮而空明。一团松脂从高高的树身上流下来,“叭嗒”坠落,正正地砸在了安琪的身上。

安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哀的尖叫,整个身体就被包裹在松脂里了。

那团金黄色的松脂带着安琪从高空下落,划出凄美的灿亮的轨迹,直落入树根下的草丛里。

空中,仿佛有大巫师的声音,遥远地传来:“这是神的惩罚!”

那团松脂静静地躺在丛草间,里面是安琪,她的翅膀张开着,还保持着飞行的姿势。松脂金黄透明,安琪在里面栩栩如生,她看上去是安祥的,微闭着眼睛,仿佛在祈祷,又仿佛在想念。

 

亿万年后,她将变成一枚美丽的琥珀!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