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木马

(小说)

(选自贼王》十 四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跟着伦左穿过大门来到外面时,普罗斯伯感到史奇皮欧因为着急而颤抖着。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激动着。自从踏上这座岛后,一切对他来说,都显得太不真实了,就像一个梦,而他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个好梦,还是噩梦。

    摩洛西娜没跟上来,她站在上面的石柱间,目光尾随着他们,狗儿立在她身旁。

    伦左和普罗斯伯及史奇皮欧走上了主屋后面的林阴小径,木架子上面挂着受冻枯萎的秋叶。这条小径通往一个迷宫,瓦拉雷索家族从前或许在这些曲折的小路上消磨时间。现在路中间的篱笆已经荒芜,迷宫成为几乎难以穿越的灌木丛。但伦左带着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通过时,并没费什么时间。只是有一次,他突然停下来,倾听着。

    “什么事?”史奇皮欧问着。

    冰冷的空气中传来铃声,听起来好像有人在不耐烦地急促地摇着。

    “这是大门的铃,”伦左回答,“会是谁呢?巴巴洛沙明天才会来。”他看来焦虑无比。

    “巴巴洛沙?”普罗斯伯惊讶地看着他。

    伦左点点头:“我已经说过,给你们假钞是他的主意。他也帮我弄来假钞,但这种服务红胡子当然要收费。明天他要过来拿他的酬劳,他早就在打那些旧玩具的主意。”

    “真是个混蛋!”普罗斯伯嘟囔着,“所以他自始至终都知道,这件差事我们只会得到假钞。”

    “别计较了!每个人都会上巴巴洛沙的当的。”伦左说着,又继续听着,但铃声停了下来,只有狗在吠叫着。“大概是艘观光游船,”伦左咕哝着,“摩洛西娜到城里去时,一直说着关于这个岛的可怕故事,但不时还是有船迷航到这里,不过大丹狗连最好奇的人都会吓走。”

    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互看着,他们可以想像得出来。

    “我和红胡子做生意有一段时间了,”伦左说着,继续在这些荒芜的篱笆中奋力前进,“他是惟一不会多问问题的古董商,也是摩洛西娜和我在岛上惟一的客人。他总以为他是在和穷困的瓦拉雷索伯爵打交道,不得不经常把家产卖给他。摩洛西娜和我许久以前就靠着瓦拉雷索家留下的东西过活。但明天当他站在门口准备拿走玩具时,没人会帮他开门,伯爵将会永远消失。”  

    “巴巴洛沙老装着不知道我们要帮伯爵偷什么东西似的。”普罗斯伯说道。

    “这点我也的确没有告诉他。”伦左回答道。

    “他知道这座旋转木马吗?”史奇皮欧问。

    伦左笑着:“不,老天明鉴,红胡子会是我最后给他看的人。他一定会马上卖起入场券,一个人一百万里拉。不,还好他从未见过。”伦左推开一些带刺的树枝,“它藏得非常非常隐秘。”

    他挤过两道树丛——接着就消失了。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跟着他,荆棘刮伤了两人的脸。接着他们突然来到一片空地上,四周是枝桠交错的树丛及树木,好像想把立在雪中青苔地中央的东西隐藏起来。

    这座旋转木马正如依妲·史伯文托描述的那样,普罗斯伯或许曾想像得更华丽、更缤纷些。木头上的颜色在风吹雨打和海风侵蚀下,都退掉了,但岁月并没有夺走那几个雕像的风采。

    五个雕像都在:独角兽、美人鱼、水精、海马和展开双翼的狮子,好像从未缺过翅膀似的。

    他们挂在木头华盖下的柱子上,仿佛飘浮在空中。水精的木头拳头里握着一根三叉戟;美人鱼淡绿色的眼睛看着远方,像梦想着广阔的海洋;带着鱼尾巴的海马漂亮得让人忘记世上还有四条腿的马匹。

    “旋转木马一直放在这里吗?”史奇皮欧问着,他近乎虔诚地走向旋转木马,抚摸着狮子上刻出来的鬃毛。

    “就我所知,是的,”伦左回答道,“由于瓦拉雷索家要个女帮厨,母亲便带我们来到岛上,当时摩洛西娜和我都还很小。没有人对我们提到旋转木马,这是一个大秘密,但我们还是打听到了。当时旋转木马已经位于迷宫后面,有时候我溜过去察看富家孩子在上面旋转嬉戏,我和摩洛西娜躺在树丛中,梦想着也能在上面转上一回,直到被人逮到,赶我们回去工作。一年年过去,我们的童年也过去了,母亲去世,我们日渐长大,瓦拉雷索家族失去了财富,离开了这座岛,我和摩洛西娜在城里找到工作。有天在一间酒吧,我听到了爱心修女会旋转木马的故事,我知道一定是岛上那座旋转木马。突然间我明白为什么瓦拉雷索家族要故做神秘。对我来说,这个故事从此挥之不去,我梦想着找到真正的狮子翅膀,唤回旋转木马的魔力,和我妹妹一起骑在上面。摩洛西娜总是嘲笑我,但当我决定回到岛上时,她也跟了来。旋转木马还在那里,我也决定寻找这个翅膀。你们别问我花了多少时间才找到它的下落。”伦左爬上旋转木马,靠着独角兽。“一切都值得。”他说道,并摸着它的背,“你们帮我找来翅膀,摩洛西娜和我便坐上了旋转木马。”

    “是不是坐上任何一个木马都一样?”史奇皮欧跳上平台,跃上了狮子的背。

    “不。”伦左突然像个老人那样弯腰站着,就像他从前那样,“对我来说,狮子才是合适的木马,而你和你的朋友应该坐上其他的一个水中生物。”  

    “来吧,普普!”史奇皮欧叫着,示意普罗斯伯上来。

    “挑一个木马,你想要哪一个,海马,还是水精?”普罗斯伯犹豫不决地走向旋转木马,他听到远处狗在嚎叫。

    显然伦左也听到了,他皱起额头走到平台边缘。“上去吧,”他对史奇皮欧说,“我想我必须回屋里去看看摩洛西娜……”

    史奇皮欧已从狮子背上滑下来,攀上了海马。“普普,你还在等什么?”他看到普罗斯伯还一直站在平台下时,不耐烦地叫着。

    但普罗斯伯没有移动,他做不到,他就是做不到,他想像自己一副大人身影走进加布耶里山德维兹饭店,把爱丝特姨妈和姨父推到一旁,抱着波波离开,但他就是上不了旋转木马。

    “你改变主意了吗?”伦左问着,好奇地看着他。

    普罗斯伯没有回答,他抬头看着独角兽、绿脸的水精和带翼的狮子。“你先转吧,史奇。”他说道。

    史奇皮欧的脸因为失望而蒙上一层阴影。“随你便。”他说,然后转身对伦左,“你听到了,让它转吧。”

    “等一下,等一下,你也太急了!”伦左从他老式的斗篷下拿出一包东西,丢给史奇皮欧,“如果你不想撑破你的裤子,就穿上这个,这是我的旧衣服,或者说是伯爵的。”

    史奇皮欧勉强爬下海马,当他穿上伦左的衣服时,普罗斯伯忍不住笑了出来。  

    “别笑!”史奇皮欧骂着,把自己的衣服丢给他。

    接着史奇皮欧卷起过长的袖子,拉高盖过了脚的裤子,费劲地爬上海马。“这鞋子会从我脚上飞出去的!”他骂道。

    “只要你不掉下来就行……”伦左越过史奇皮欧,把手搁在海马的背上,“好好抓紧,只要一推,就会转起来,愈转愈快,直到你跳下来为止,你现在还可以改变主意。”

    史奇皮欧把宽大的夹克拉链拉起来。“还要跳下来?”他说,“我不会这么做,但是可不可以再复原回去呢?”

    伦左耸耸肩,“你可以试一下,我还没试验过。”

    史奇皮欧点点头,向下看着后退了几步的普罗斯伯,树阴几乎遮住了他,“你也来吧,普普!”

    史奇皮欧一脸恳求地看着普罗斯伯,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但普罗斯伯还是摇了摇头。

    “那好吧,是你自愿放弃的!”史奇皮欧坐得直挺挺的,夹克袖子滑了下来,盖住了双手。“开始吧!”他叫道,“我发誓要到我必须刮胡子时,才会跳下来!”

    接着伦左推了海马一下。

    旋转木马轻轻动了起来,老木头发出咯吱喀啦的声音。伦左退到普罗斯伯身旁。

    “唷!”普罗斯伯听到史奇皮欧喊着,看到史奇皮欧紧紧伏在海马的颈子上。木马愈转愈快,好像光阴用隐形的手在推着它们。普罗斯伯想看着史奇皮欧,却头晕目眩起来,他听到史奇皮欧在笑,突然间,他感到自己莫名其妙地快乐起来,当木马从他身旁飞舞而过,他的心变得轻飘飘的,好久都没这样轻快了。他闭上眼睛,好像自己变成了带翼的狮子,张开双翼,愈飞愈高。

    伦左的声音把普罗斯伯带回地上。“跳吧!”普罗斯伯听到他叫着。

    普罗斯伯吓得张开眼睛,旋转木马转速变慢了,先是手里拿着三叉戟的水精、美人鱼、狮子,接着飘过来独角兽,速度愈来愈慢,接着是海马。旋转木马停了——海马的背上是空的。

    “史奇皮欧?”普罗斯伯叫着,绕着旋转木马跑着。

    伦左跟着他。

     另外一边阴森森的,长着高大常绿的树木,枝干努力地伸到空地里,在风中不安地摇动着。在树阴中有个什么东西在动。一个身影站了起来,高大修长,普罗斯伯停了下来。

    “真是好险。”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普罗斯伯身不由己地退了几步。

    “别这样看着我。”陌生人难堪地笑着,但对普罗斯伯来说,又不是全然陌生。那个陌生人看起来像史奇皮欧父亲年轻的时候,只有微笑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史奇皮欧展开双臂——好长的双臂!——用力抱着普罗斯伯。  

    “成功了,普普!”他叫着,“你看,你看看。”他放开普罗斯伯,摸着自己的下巴,“有胡子了!太神奇了,你想不想感觉一下?”

     他笑着转着身子,展开双臂,他抓起抗议声连连的伦左,把他举得高高的。“像大力士一样!”他叫着,又把伦左放了下来,接着他碰触自己的脸,用手指摸着鼻梁和眉毛。“真想有面镜子!”他说,“我看起来如何,普普?是不是完全不一样了?”

    普罗斯伯想说像你父亲,但又把话吞了回去。

    “长大了。”伦左在他站的地方回答着。

    “长大了!”史奇皮欧小声说着,察看自己的手,“没错,长大了。你看怎么样?普普,是不是比我父亲高大?一定高出一小截,是不是?”他四处察看着自己,“这里总有个喷泉或池子,可以让我看看自己的倒影。”

     “屋里有面镜子,”伦左回答道,忍不住微笑着,“来吧,我反正也必须回去。”但他在空地中间停了下来,树丛间发出劈啪声,好像有个大型动物正挤过树丛。

    “你要带我到哪去,你这小野兽?”他们听到一个声音骂着,“我已经被荆棘扎得像仙人掌了。”

    “就是这条路,马上就到了!”他们听到摩洛西娜回答道。伦左吓得看着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他想跑到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但史奇皮欧拉他躲到了旋转木马后面。  

    “蹲下来!”他对普罗斯伯和伦左小声说着,和他们一起蹲到平台后面。

    “您会后悔的!”他们听到摩洛西娜清脆的声音喊着,“您没有权力在这里到处打探,如果伯爵知道的话……”

    “算了吧,伯爵!”一个低沉的声音挖苦道,“他今天不在这里,他自己跟我说的,不管你是谁,你都是单独一个人!你想,为什么艾内斯托·巴巴洛沙刚好今天要来拜访这个被诅咒的岛呢?”

    伦左吓了一跳。“巴巴洛沙!”他小声喊道。

    他想跳起来,但史奇皮欧紧紧抓住他。三人小心翼翼地抬起身子,从平台边缘窥看出去。

    “你想,我会白花力气爬过那个该死的墙吗?”他们听到巴巴洛沙喘着大气,“我现在想搞清楚,为什么要弄出一大堆神秘兮兮的事。如果我不马上知道,我会非常非常不高兴!”

     树枝间又传出劈啪,接着巴巴洛沙气喘吁吁地撞进空地中。他扯着摩洛西娜的长辫子,像拉着一条狗绳子。

     “见鬼了,这是什么?”红胡子见到旋转木马时,咆哮起来,“你想愚弄我?我找有钻石的东西,有大钻石和珍珠的东西。我就知道你在耍我,现在我们回屋子里去,把我要找的东西拿出来!”

    “普普!”史奇皮欧轻声说着,普罗斯伯几乎听不到,“我看起来像不像我父亲?快说。”

    普罗斯伯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好,很好。”史奇皮欧抚平夹克,像一只准备猎食的猫一样舔着嘴唇。“你们先在这里等着,”他小声说,“我想现在会变得非常有趣。”

     他蹲着身经过伦左和普罗斯伯,再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便高高站了起来。

    他比他父亲还高了几公分,伸出了下巴,就像马熙摩博士喜欢的动作那样,踏着大步走向巴巴洛沙。

    红胡子瞪着他看,下巴都快掉了下来,手里一直拽着摩洛西娜的辫子。

    “马熙摩……博士!”他惊得结结巴巴说着,“您……在这里干吗?”

     “这我正想问您,巴巴洛沙先生,”史奇皮欧回答着,他模仿他父亲那种盛气凌人的腔调,十分惟妙惟肖,“看在上帝的分上,您对女伯爵做了什么?”

    巴巴洛沙吓得把摩洛西娜的辫子放了开来,好像是个烫手山芋似的,“女伯爵?瓦拉雷索?”

     “当然啦,女伯爵常来看她的祖父,对不对,摩洛西娜?”史奇皮欧对她微笑着,“但您在这岛上忙什么,巴巴洛沙先生?生意吗?”  

    “什么?对的,对的。”巴巴洛沙愣在原地直点头,“生意。”他一直还茫然无措,没有注意到摩洛西娜也像他一样吃惊地看着史奇皮欧。

    “是吗?伯爵现在请我过来鉴定一下这座旋转木马。”史奇皮欧背对巴巴洛沙,扯着耳垂,像他父亲习惯的那样,“市政府想买下它,但只怕这个旋转木马的状况非常糟糕。您当然也认出来了,对不对?”

    “认出来?”巴巴洛沙莫名其妙地走到他身旁——然后张大了眼睛。

    “当然啦!独角兽、美人鱼、狮子、水精,”他打了自己额头一下,好像在催促自己慢吞吞的脑袋,“而那是海马。爱心修女会的旋转木马!难以想像!”他降低音量,不怀好意地瞧着史奇皮欧,“至于那些故事呢?大家传说的故事呢?”

    史奇皮欧耸耸肩。“您想试试吗?”他带着微笑问着,一点也不像马熙摩博士,但巴巴洛沙没注意到这点。

    “您知道怎么推动它吗?”巴巴洛沙问着,吃力地爬上平台。

    “喔,我有两个小帮手,”史奇皮欧说着,“他们躲在后面某个地方,又想偷懒不工作。”他对躲在旋转木马后面的普罗斯伯和伦左招手示意,“你们两个现在出来吧。巴巴洛沙想坐一下旋转木马。”

    巴巴洛沙见到普罗斯伯时,眼睛眯了起来。“这家伙在这干什么?”他嘀咕着,一脸猜疑地向下瞪着他,“这小孩我认识,他帮……”

    “我现在帮马熙摩博士工作,”普罗斯伯打断他的话,站到史奇皮欧身旁。摩洛西娜跑向她哥哥,对他交头接耳说了些话,伦左的脸色马上变得苍白。

    “他丢给狗有毒的肉!” 伦左叫着,跳上平台,但巴巴洛沙恼怒地又把他推了下去。

    “那又怎么样?你们会熬过去的!”巴巴洛沙叫着,“难道我该让这些地狱犬吃掉?这些野兽早把我吓得要死了!”

    “快去,给它们吃泻药!”伦左对摩洛西娜说着,眼睛仍然盯着红胡子,“马厩里还有一些。”

     摩洛西娜跑开了,巴巴洛沙看着她,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这些怪物就是该死,您要相信我,博士。”他对史奇皮欧说,“是不是可以随便坐在任何一个木马上?”

    “坐上狮子,红胡子!”伦左说着,一脸敌意瞧着巴巴洛沙,“这是惟一能撑住你的体重的。”

    巴巴洛沙轻蔑地瞄了他一眼,但还是踏着大步走向狮子,当他把他肥胖的身子跨上去时,木头咯吱响了起来,好像这只狮子活过来似的。

     “太神奇了!”巴巴洛沙满意地确认着,像是坐在战马上的国王,向下打量着周围站着的人,“我准备好了,处女航可以开始了。”

    史奇皮欧点点头,把手搭在伦左和普罗斯伯的肩上,“你们知道该做什么,让巴巴洛沙先生值回票价吧。”

    “但先来一圈!”巴巴洛沙又往前滑了一点,用他戴满指环的手指抱住杆子,“这可说不准,或许这些故事真有其事,而我可不想——”他厌恶地指着伦左,“变成那边那个小矮子。不过少个几岁,”他笑着,摸着自己的秃头,“谁不喜欢,是不是,博士?”史奇皮欧只用了个微笑回答他。

     普罗斯伯和伦左走向旋转木马,伦左把手搁在水精的背上,普罗斯伯用手臂顶住独角兽。

    “抓紧了,红胡子!”伦左叫着,“这是你的生命之旅!”

     旋转木马在猛力一推下动了起来,好像独角兽跳到了狮子的背上。巴巴洛沙吓得紧紧抓住杆子。“噢,别这么大力!”他喊着,但旋转木马愈转愈快。

    “停下来!”巴巴洛沙咆哮着,“停下来!我要吐了!”

    但木马继续转圈子飘浮着,一圈又一圈。

    “这是什么鬼东西!”巴巴洛沙大喊着,他的声音好像变得清脆多了。

    “跳下来,红胡子!”伦左叫着,“跳下来,不要怕!”

    但巴巴洛沙没跳下来,他叫着,骂着,摇着杆子,踢着狮子,好像这样可以煞住急速的木马似的,接着突然出事了。

    巴巴洛沙绝望地想要停下木马,用脚顶着狮子的翅膀。史奇皮欧、伦左、普罗斯伯三个人都听到木头折断的声音。接榫处传来可怕的声音,几乎像活生生的东西断成两半一样。

    “不!”普罗斯伯听到伦左喊着,但已经无法挽救了。

    翅膀被抛到空中,撞到水精绿色的胸膛,砰的一声掉在木头平台上,从那儿又滑下来,猛地撞到普罗斯伯的手臂,把他打得大叫了一声,接着翅膀消失在木丛中。

    旋转木马摇摇晃晃转了最后一圈,吱咯咯吱地停了下来,再也不动了。

    “圣母玛丽亚!”普罗斯伯听到一个声音哀求着,“怎么一回事?什么混蛋加三级的狗屁之旅!”

    从带翼狮子背上滑下一名小孩,双脚摇晃颤抖着。他呻吟着,踉跄地走到木头平台边缘,被自己的裤脚绊倒——然后吃惊地瞪着他的手指——短胖的手指,上面还有粉红色的指甲。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