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院

(小说)

(选自贼王》三十 七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马蜂坐在修女安排给她的床上,看着四面的墙,空荡荡的、苍白的,她闭上眼睛,不下一百次去看另一个房间:一个缀满星星的幕布,一个围着书堆的床垫,晚上会有许多故事在此娓娓诉说。她回忆那些声音,苍蝇的、刺猬的,她慢慢激动起来,史奇皮欧的、普罗斯伯的——还有波波的声音,比她自己的要响亮多了。马蜂抓着冰冷的白色床单,想像着她正抓着波波圆嘟嘟的小手,那么温暖……

    并不是孤儿院比那废弃的电影院要冷,或许这里还更温暖些,但马蜂感到寒冷,冷到骨髓,冷到心里。波波在他姨妈那里是不是过得更好?其他人又怎么样了?

    马蜂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叫着。自从警察把她带到这里来后,她还没吃过任何东西,没吃修女们端给她的早餐,也没吃中餐。这里的中餐吃得很早,其他小孩已经下楼到餐厅去了,饭菜的味道一直传到睡房中来。苍蝇煮意大利面时,味道比这好闻多了,尽管他老放太多盐,老把酱汁烧焦。

    马蜂站起来,走到可以向下俯看院子的窗户旁,几只鸽子在石头间啄食着,它们可以自由飞走。马蜂看着两个大人走进入口的大门,是一个戴着黑帽子的女子和一名蓄着胡子的男子。那个大嗓门的修女领着他们走进主楼。他们是来领养小孩的吗?他们一定想要小点的孩子,可能是婴儿。只有小孩子才有机会得到新父母,其他的只有年复一年空等着,等着成人。一天天,一周周,一个月又一个月,长大可真漫长。波波的猫一星期长得比马蜂过去一年都要快。他们只能一日复一日、一周复一周、一月复一月等下去。

    马蜂把脸颊贴在冰冷的窗玻璃上,看着孤儿院另一边,那边也有一个孩子把鼻子顶在玻璃窗上。她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字,虽然修女们一直问她。她不想待在这里,但她也不想回家。如果像刺猬一样没有父母的话,倒是可以想像有父母多好。如果有了父母,他们却不好的话,又该怎么办?不,她绝对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绝不。

    门开了,马蜂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当其他小孩下楼时,她把门关上了,大嗓门的修女把头伸了进来:“卡特琳娜?”

    马蜂吃了一惊,她从哪里知道她的名字?

    “啊哈,看来这真的是你的名字。很好,请过来一下,有人想见你!”

    “是谁?”马蜂问,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害怕。

    “为什么你没有说谁是你的教母?”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修女责备道,“她是个知名的女士,你应该知道她为孤儿院做了多少事。”

    知名?教母?马蜂被搞得迷迷糊糊的。她有个教母?修女看来很激动,不断往上推着鼻梁上的眼镜。那是一副厚镜片的眼镜,让她的眼睛看起来大得怪异。

    “快点来吧,卡特琳娜!”修女等不及地拉着她继续走,“你还要让她等多久呀?”

    谁呀?马蜂想叫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她看到依妲时,便把话吞了回去。依妲戴着帽子,几乎让马蜂认不出来,那么站在她旁边的男子又是谁呢?

    “我想你们说对了,史伯文托女士!”修女远远地就兴高采烈叫着,“我们这个没名字的女孩叫做卡特琳娜,是你的教女,对吧?”

    马蜂突然觉得飘飘然。她想跑向依妲,搂着她的脖子,躲到她宽宽的大衣下面,再也不出来了。但她害怕把一切搞砸,只好胆怯地微笑着,犹豫地走向依妲和那个陪着她的陌生人。

    “是的,是她,卡拉!”依妲张开双臂,把马蜂紧紧抱在怀里,让她一下子温暖起来。

    “哈啰,马蜂,”陌生的男人在依妲身旁悄声说着,马蜂吃惊地看着他的脸——然后认出他来:维克多,那个侦探,戴着一条新胡子。维克多,波波的朋友,也是她的。

    “这是我的律师,卡拉。”依妲解释道,把马蜂松了开来。

    “午安。”马蜂嘟囔着,对着维克多微笑。

    “为什么你把父母的吵架看得这么严重,卡拉?”依妲问,深深叹口气,好像她和马蜂常常聊着她的父母似的,“她已经因为这些不断的口角离家出走三次了。”她对一旁感动地看着他们的修女解释道,“她的妈妈,我的一位表妹,可惜嫁了一位不像话的丈夫,但她很快就会离婚了。在这些事情过去前,我先收留这个女孩,否则她可能又会再次离家出走,谁知道警察会在哪里找到她。您想想看,上次她竟躲在布拉诺岛。”

    马蜂如痴如醉地听着依妲的谎言,她紧紧抓着依妲的手,好像再也不想放开似的。这一切听来如此真实,让马蜂差一点相信她的父母不断吵架,而她在一旁捂着耳朵。

    大嗓门修女感动得满眼噙着泪水。她的镜片蒙上水汽,当她拿下眼镜想擦干净时,马蜂看到她的小眼睛周围都是小皱纹,和透过厚厚的镜片看到的完全不同。

    “我能马上带走卡特琳娜吗?”依妲问,好像是世界上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当然没问题,史伯文托女士,”修女回答道,赶忙戴上她的眼镜,“我们很高兴,在您对我们孤儿院这么多慷慨的捐赠后,我们也能帮上您一次。还有您帮孩子们拍的照片——我得告诉您,他们像宝藏一样珍爱着。”

    “好了,好了。”依妲难堪地避开了马蜂好奇的目光,“帮我问候一下安杰拉和露西亚两位修女,也谢谢院长,再请您把该签名的文件寄到我家。”

    “没问题!”修女赶快走到门旁,帮依妲开门,“祝您愉快,还有您,律师先生。”

    “谢谢!”维克多踏着沉重的步子经过修女身边时,含糊地说着。

    马蜂走过院子时,心都快跳出来了。无数的窗户对着灰色的石块地,没有装饰的朴素窗户,只有一楼窗户上贴着圣诞节的星星。最上面一层还有一位女孩把脸一直贴着窗玻璃,就像马蜂刚才一样。

    “这么多窗户,”维克多在她身旁咕哝着,“这么多窗户,这么多小孩。”

    “没错,没有人拥抱他们,没有人每天因为他们而高兴,”依妲说道,“多么糟蹋。”

    “再见了,史伯文托女士!”从门房溜出来的修女叫着,帮他们把大门打开。

    “老天!”走出大门时,维克多喊了起来,“他们把您当成圣人来接待了!为什么这门造得这么高?这会让人以为这楼是盖给象群的,而不是给小孩用的。”

    马蜂放开她的手,她突然非常着急,跑到孤儿院的河道边,对着黑糊糊的河水吐了口口水,看着开往大河道的船只,然后深呼吸着。她就这样站了一会,肺部装满了新鲜潮湿的空气。

    接着她开始往外吐气,十分缓慢,把警察带她来孤儿院之后,充塞在她心里的一切恐惧和绝望,慢慢吐出。然后她突然想到了波波。

    她担心地转过身面对依妲和维克多。“波波怎样了?”她问,“还有其他人呢?”

    维克多拉掉了下巴上的假胡子。“苍蝇和刺猬在依妲家,”他说,“但波波还和他姨妈在一起。”

    马蜂低下头,把一根烟蒂踢到河道里。“普普呢?”她问道。

    “刺猬正在找他,”维克多回答道,“别这样愁眉苦脸,刺猬会找到他的。”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