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

(小说)

(选自贼王》三十 二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伯爵已经在等候他们了。

他的船停泊在海湾西岸不远处,是一艘帆船。船舷灯在水面上明晃晃地亮着,船尾还显眼地挂着一盏红灯笼。

    “一艘帆船!”当他们划过去时,苍蝇细声说道,“依妲说得没错,他是从某个岛上过来的。”

    “没错。”史奇皮欧戴上了他的面具,“但风对我们有利,我们可以用汽船轻易地跟踪他。”

    “去礁湖?”刺猬呻吟道,“喔,真混蛋,混蛋,混蛋。”

    普罗斯伯没说什么,眼睛盯着红灯笼不放,紧抱着那个翅膀。风几乎静止下来了,苍蝇的船静静地滑过平静的水面,但刺猬还是紧紧抓住船帮,万分恐惧地紧盯着自己的鞋子,深恐只要瞄了黑色水面一眼,船就马上会翻覆似的。

    伯爵笔直地站在船尾,披着一件灰色的宽大衣,看来不像普罗斯伯在忏悔室会面后所想像的那样苍老和虚弱。他的头发虽已苍白,但他看起来还相当健壮。伯爵身后还站着其他人,比他矮小瘦弱,从头到脚一身黑,兜帽遮住了大半个脸。当苍蝇把船并排停靠稳当时,第二个人丢给普罗斯伯一根带钩的绳子,把两艘船相互固定住。

    “你们好!”伯爵用爽朗的声音对他们喊道,“我猜你们跟我一样冷,所以让我们把这交易尽快处理掉,今年冬天来得比较早些。”  

    “好的,这是那只翅膀。”普罗斯伯把翅膀交给史奇皮欧,史奇皮欧再小心翼翼地递给伯爵。小船在史奇皮欧脚下晃动着,他差点跌倒,而伯爵赶忙俯身搀扶,似乎害怕那个他长期寻找的东西会再度失落似的。当他拿到那捆东西时,他那满是皱纹的脸庞,突然显露出小孩子收下期待已久的礼物般的神情。

    他刻不容缓地打开被单。

    “没错!”普罗斯伯听到他低声说道。这位老人近乎虔诚地抚摸着翅膀:“摩洛西娜,来看一看。”他急切地对他的同伴招手,而他的同伴这段时间一直靠在桅杆旁,直到伯爵出声后,才走到他身旁,揭开兜帽。普里斯伯这才惊讶地发觉,这是位比伯爵年轻不了多少的女士,灰色的头发高高绾起。“没错,是它,”普罗斯伯听到她说道,“把酬金给他们吧。”

    “你去处理。”伯爵说道,用被单重新包好翅膀。

    那女士一语不发地将一个旧袋子递给史奇皮欧。“这里,拿去吧!”她说,“然后用这些钱找另外一份工作吧,你几岁啊?十一岁,十二岁?”

    “有了这笔钱,我就是大人了,”史奇皮欧回答道,收下沉重的袋子,搁在他和苍蝇之间。

     “你听到了吗,伦左?”女子靠在船缘,露出嘲讽的微笑打量着史奇皮欧,“他想变成大人,大家许的愿都不一样。”

    “上天很快会满足他这个愿望的,”伯爵回答道,在被单外又裹上一层帆布,“我们的愿望又是另一回事。你想不想数一数钱,贼王?”

    史奇皮欧把袋子搁在苍蝇膝上打开了它。

    “妈妈咪呀!”苍蝇小声叫着,拿了一把钞票出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即他开始紧张地数起钱来。普罗斯伯在苍蝇身后好奇地察看着,甚至连刺猬都忘记了恐惧,站了起来,但当船开始摇晃时,他又迅速坐了回去。“老天,你们有没有人见过这么多钱?”他低呼道。

    史奇皮欧拿了一张钞票在手电筒前检查,数了一下袋子里的钞票数目,满意地对苍蝇点了点头。

    “看来钱都在这里了,”史奇皮欧对伯爵和他的同伴叫道,“我们回头会再仔细数一遍的。”

    灰发女子只是点着头。“回程愉快!”她说。

    伯爵走到她身旁,普罗斯伯把固定用的绳索抛回大船,伯爵一把抓住:“祝回程愉快,未来幸福。”说完他便转身,只留给了他们一个背影。

    在史奇皮欧的手势下,普罗斯伯和苍蝇拿起了桨,每划一下,离伯爵的船就越远。这里离依妲等候他们的河口还十分遥远。虽然后面仍是一片漆黑,普罗斯伯还是能清楚地辨识出伯爵正调整他的船头朝着爱心海湾往礁湖的方向驶去。

    史奇皮欧说得没错,风只是轻轻地在水面上吹起涟漪,这一切对他们有利。当他们抵达依妲的船边时,伯爵的帆船还未完全从视野里消失。他们迅速将苍蝇的船系在桥下,换乘上了依妲的大船。

    “说说看,一切是不是都很顺利?”当四人爬上船后,依妲耐不住性子问道,“我只看见他有艘帆船,其他什么都看不见,你们离得太远了。”

    “都没问题,我们拿到钱了,而他拿到了翅膀。”史奇皮欧说道,将装着战利品的袋子紧紧夹在脚间,“还有一位女士跟着他,而您说对了,他正朝礁湖的方向驶去。”

    “我早就料到了。”依妲打了个手势给基亚可。基亚可开动引擎,哒哒地驶向海湾。“可惜他熄掉了红灯笼,”苍蝇在隆隆的引擎声中喊道,“还好那艘船很好认。”

    基亚可嘟囔了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保持着航线,好像在月光下跟踪一艘陌生的船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你们数过钱了吗?”依妲问道。

    “大致数了一下,”史奇皮欧回答,“这可是一大笔钱。”

     “我可不可以用望远镜看一下?”苍蝇问道。

     依妲把望远镜递给他,把包着头的围巾裹得更紧些。“看到了吗?”她问。

   “看到了,”苍蝇回答,“他就在前面,速度很慢,但马上就要驶出海湾了。”

    “别跟得太近,基亚可!”依妲朝船头叫着。

    基亚可摇着头。“别担心,女士。”他自信地回答。  

    他们把城市远远抛在身后,每当普罗斯伯回头张望时,这城市就像一个失落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宝藏。不久后,这些光点渐渐消失了,只剩下黑夜和海水包围着他们。引擎的哒哒声打破了寂静,泄漏出他们的行踪,但从其他方向也不时传来别的引擎声。他们不是礁湖中惟一的船只,虽然他们自己觉得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的船而已。光线不断在黑暗中浮现,红色、绿色和白色的船舷灯,就和依妲船上的一样。  

    就算是伯爵注意到,他又怎么会猜到他被跟踪了呢?反正他已付钱了。

    普罗斯伯不安地瞧着水面。墨黑的海水,在某个地方便和幽暗的天空融合起来,让人一点也察觉不出来。虽然听说过许多关于礁湖的事,但波波和他却从未来过这里。位于这一片广阔水域的小岛上面,常常只有一小片芦苇地和破落废弃的村庄与堡垒,或是一些供应城市所需的果园和菜园,或是从前安置病人的修道院或救济会。这片黑色的水域,将小岛上的世界和大陆远远地隔离开来。

    沉默寡言的基亚可谨慎地驶过突出水面的木桩。木桩上白色的标志分隔着可行驶的海道和一边海底的深渊。它们在月光下忽明忽暗,让人难以辨识。

    “前面是圣米歇岛!”苍蝇突然小声冒出一句话。

    他们沿着岛上的围墙根慢慢行驶。这里安葬着威尼斯数百年来的亡者,又被叫做墓园岛。当墓园岛又在夜色中消失后,伯爵的船便开始朝东北航行。他们驶离了玻璃岛慕拉诺,继续前行,越来越深入错综复杂的小岛群落及满覆杂草的荒岛中。  

    “我们是不是已经经过从前安置黑死病人的小岛了?”当一幢颓圮的房舍轮廓滑过船缘边的水面时,刺猬担心地问道。比起船上的其他人,他是最熟悉威尼斯的,但置身于这些小岛中,他和普罗斯伯一样感到陌生。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刺猬,”普罗斯伯嘟囔着,想着前方的船似乎会这样永无止境地航行下去,永无止境。希望回去的时候,波波还在熟睡,不然马蜂便难捱了。当波波知道其他人去和伯爵见面,而马蜂用热牛奶和一本书哄他睡觉,一定会闹得天翻地覆。

    “你是指圣拉札罗岛吗?”依妲•史伯文托把手中的烟蒂丢出船外,“你搞错了,这个岛在城的另一边,而且也不像大家所说的那样神秘。圣母玛丽亚,如果关于那个礁湖的鬼故事都是真的话……”  

    “鬼故事?”刺猬朝他冰冻的双手吹了一口气,“哪些呢?”

    苍蝇笑了出来,但他的笑声听来假假的。他们大家都知道这些故事,马蜂已经给他们念过不少了。在星星之家,裹在温暖的被窝里听鬼故事很有趣,但深更半夜在广袤的水域上,气氛便完全不同了。

    “让我看看,苍蝇。”刺猬把望远镜拿了过来,好忘掉鬼故事,“这家伙还想航行多远?再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会到布拉诺岛,冻得跟冷冻柜里的小鸡一样了。”

    在黑暗里不停前行,虽然寒意侵人,但每个人还是感到浓浓的睡意袭来。突然刺猬小声嘘了一声。他跪了下来,好看得更清楚些。“我想他现在开始减速了!”他激动地压低了声音,“那儿,他向那座小岛驶去了!但不知道是哪一座岛。您认得这座岛吗,女士?”

    依妲·史伯文托拿过刺猬手中的望远镜。普罗斯伯绕到她身后,没有望远镜也辨认得出岸上的两盏灯笼、一座高墙,再远些,在黑暗的树枝后面,有一幢房子的轮廓。

    “圣母玛丽亚,我想我知道这是哪一座岛了!”依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恐,“基亚可,别再靠近!关掉引擎,熄掉船舷灯。”

    引擎沉寂下来,寂静突然向他们席卷而来。在普罗斯伯看来,这一切就好像是有只无形的动物,在幽冥之地埋伏着。他听着礁湖上的水拍打着船身,听着苍蝇的呼吸声,以及从远方海上传来的声音。

    “没错,是那座岛!”依妲小声说道,“瑟格雷塔岛,秘密之岛。关于这座岛,真的有些神秘的故事。城里那些古老家族之一的瓦拉雷索,从前在岛上有个庄园,但这已是陈年旧事了。我以为这个家族早已搬走,庄园早已荒废,看来我可能搞错了。”  

    “瑟格雷塔岛?”苍蝇看着岛上的灯光,“这就是那座没人愿去的岛。”

    “没错,因为不容易找到愿意载客的船夫。”依妲回答,仍用望远镜张望着,“这座岛被下过诅咒,可能曾经发生过可怕的事……那座旋转木马会在这里?爱心修女会的旋转木马?”

    “有声音!”刺猬低呼了一声。

    狗的吠声响彻水面,听起来宏亮而危险。

    “一定有好多只狗!”苍蝇小声说,“而且是大狗。”

    “您这样还不够吗,女士?”刺猬的声音因为害怕而显得有些尖锐,“我们跟踪伯爵来到这个该死的岛,这已经谈不上交易了,所以请您告诉那个一言不发的家伙,该把我们送回家了。”

    但依妲没有回答,她还一直用望远镜观察着这座岛。“他们上岸了,”她轻轻说着,“啊哈,伯爵原来是这个模样。我根据你们的描述,把他想得过老了,站在他旁边的……”她把音量降得更低,“……大概就是史奇皮欧所说的女士了。这两个人会是谁呢?在这座岛上还住着瓦拉雷索家族的人吗?”

    苍蝇、普罗斯伯和史奇皮欧像依妲一样紧张地看着岛的那一边,只有刺猬一脸阴沉地蹲在钱袋子旁,盯着基亚可宽阔的背,好像这样可以缓和他的恐惧似的。

    “那是一个小码头,”史奇皮欧低声说,“还有一个通往岸边墙门的楼梯。”

    “谁在墙那边?”苍蝇紧紧抓着普罗斯伯的手臂,“那边有两个白色的身影!”

    “那是雕像,”依妲安抚着苍蝇,“是石头刻出来的天使。他们现在打开门了。喔,那些狗真大。”  

    只凭肉眼就能看见它们,壮硕的白色大丹狗,大得有如小牛一样。突然间,那些狗好像嗅到些不寻常的东西,转过身朝着水面开始吠叫起来,宏亮的声音充满着愤怒,把依妲吓了一大跳,望远镜也掉了下来。普罗斯伯连忙伸手去接,但望远镜还是从他指尖滑落,噗通一声掉入水中。

    这个声响像子弹似的划破静静的夜。

    刺猬惊骇地用双手捂住耳朵,好像这样一来便不曾发生过事情一样,而其他人也吓得蹲在船上,只有基亚可对这一切无动于衷,他镇静地站到船舵后面。“他们听到我们了,女士!”他不为所动地说着,“他们朝我们的方向看过来了!”

    “没错!”史奇皮欧小声说道,并朝着船缘外张望,“真是倒霉!”

    “我真的很抱歉!”依妲细声说道,“喔,老天!把头低下来,你也是,基亚可!我想那女人有枝枪!”

    “竟然有这样的事!”苍蝇呻吟着,用夹克盖住了头。

    “有什么关系,你长得这么黑,他们反正看不到你!”刺猬抱着钱袋子蹲在甲板上,“但我们其他人就像黑暗中亮晃晃的奶酪一样白!我早说过,这一切都是个笨主意!我也说过了,我们应该掉头!”

    “刺猬,住嘴!”史奇皮欧呵斥道。

    岛上的大丹狗一直凶猛地吠叫着,吠声中夹杂着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亮,气愤,接着——枪响了。在枪口火花亮起时,普罗斯伯迅速低下身,也拉着史奇皮欧蹲下,而刺猬已经开始哭起来。

    “基亚可!”依妲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掉头!快点!”

    基亚可一言不发地发动引擎。

     “旋转木马的事怎么办?”史奇皮欧想站起身来,但普罗斯伯又把他拉回身边蹲下。

    “那座旋转木马可不能让人起死回生!”依妲叫着,“加足马力,基亚可!贼王,请你把头低下来!”

    引擎在耳边隆隆作响,水花飞溅,基亚可把瑟格雷塔岛抛在了后面,岛越来越小,直到夜色吞没了它。依妲和孩子们蹲挤在一起,脸上满是失望的神情。他们害怕,但也放下了心,毕竟所有人都毫发无伤地离开了那个要命的岛屿。  

    “真是千钧一发!”依妲说着,把滑落的围巾拉起来遮住耳朵,“对不起,我出了这个馊主意。基亚可!”她生气地叫着,“为什么你不劝我放弃呢?”

    “这种事,劝您是劝不动的,女士!”基亚可回答着,连身子都没转。

    “算了吧,现在都无所谓了,”苍蝇表示,“重要的是我们拿到了钱。”

    “没错!”刺猬嘟囔着,但他看起来仍然一幅惊魂未定的样子。

    史奇皮欧只是阴沉地盯着船后扬起的水沫。

    “忘了吧,”普罗斯伯说着,轻轻撞了他一下,“我也希望能看到那座旋转木马。”

    “它在那里!”史奇皮欧盯着普罗斯伯的眼睛说道,“绝对没错。”

    “喔,我个人以为,”刺猬说,”现在应该数数我们的钱了。”见到史奇皮欧和普罗斯伯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他便和苍蝇自顾自地忙起来,而依妲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坐在旁边,把一根根烟蒂丢到水里。当城里的第一道灯光的倒影出现在水中时,刺猬和苍蝇还在继续数着。直到基亚可把船驶回爱心海湾,他们才把袋子系上。“看来数目没错,”苍蝇说,“总之差不多啦,这么多钞票,我老会数错。”

    依妲点点头,担心地打量着那个袋子:“你们有地方放这些钱吗?这可真是一大笔钱。”

    苍蝇不安地瞄了史奇皮欧一眼,但他只耸了耸肩:“藏在我们保管巴巴洛沙那笔钱的地方,那里还算安全。”

    “好吧。”依妲叹了口气,“那我现在让你们下到你们的船上去,你们大概有个温暖的地方睡觉。普普,帮我问候一下小家伙和那女孩,我……”她还想说些话,但刺猬匆忙地打断了她,好像不说出来,嘴巴会着火似的:“史奇皮欧必须去别的地方,或许您可以送他回家。”普罗斯伯低下头,苍蝇玩着钱袋上的扣环,避开史奇皮欧的目光。

    “那好,没问题。”依妲转身对着史奇皮欧,“作战结束。你想去我接你的学院桥吗,贼王?”

    史奇皮欧摇着头。“波拉尼地基,”他轻轻说,“可以吗?”

     我们再也不是一个团体的了,普罗斯伯想着。他试着回想他的愤怒,回想他发现史奇皮欧欺骗了他们时的失望。但他只看到史奇皮欧苍白僵滞的脸,他紧抿着的嘴唇,他似乎正噙着泪水的眼睛。史奇皮欧僵硬地坐在那里,紧绷着肩膀,好像只要吸一口气,或看一下他的朋友,就会崩溃似的。

    依妲似乎也察觉出史奇皮欧强忍着情绪。“好吧。先去船那里,再去波拉尼地基!”她很快下指示给基亚可。

    当他们驶进苍蝇停船的河道时,天又开始下雪了,只不过很小。细碎的雪花飘过水面。有片雪花落到依妲眼睛中,让她不由自主眨起眼来。“现在我的翅膀没了。”她说着,抬头看着河岸上的房子,“我可能整晚会盯着我床上的墙面看,问自己翅膀现在是不是真的安在狮子背上,或问谁是那位神秘的伯爵,谁是那位灰发女士。”她冻得用她的大衣紧紧裹住自己,“在温暖的床上,可以胡思乱想,而且没有危险。”

    苍蝇的船平静地在停泊处摇晃着,两只猫舒舒服服地依偎在划船座板下,直到汽船靠近,才吓得跳上了河岸。

    “晚安!”依妲在普罗斯伯、刺猬和苍蝇爬上他们的船之前说,“有空时过来看看我,但千万不要拖到你们大得我都认不出你们的时候。如果你们任何时候需要帮助……我知道,你们现在有钱了,但谁又知道……记得来找我。”孩子们不知所措地互相看了看。

    “谢谢!”苍蝇呢喃着,把伯爵的袋子夹在手臂下,“这真好,真……”

    “我们绝对不会再闯入史伯文托之家,绝对不会了。”刺猬补了一句,却被苍蝇用手肘顶了一下。

    大伙儿都上船了,普罗斯伯转过身来对着史奇皮欧说:“你随时都可来拿你的那一份,史奇。”史奇皮欧坐在船上,扭过头盯着黑沉沉的房子。

    有一会儿,普罗斯伯都以为史奇皮欧不会回答他了,但没料到史奇皮欧转过头来。“我会的,”他说,看着普罗斯伯,“帮我问候马蜂和波波。”接着他又很快转身背对着普罗斯伯。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