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故事

(小说)

(选自贼王》二十 六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史奇皮欧跟着来到依妲•史伯文托的厨房,但他一直站在一旁。其他人都已经坐到大桌子旁时,他还一直靠在门边。那只翅膀就搁在他们面前色彩缤纷的餐桌布上,依妲•史伯文托在煮咖啡前,把被单解了开来。

    “这翅膀看起来很漂亮,”马蜂说着,小心翼翼用手指摸着木头,“一定是个天使翅膀,对不对?”

    “天使?喔,不。”依妲•史伯文托从炉子前拿起她煮浓咖啡的小壶。小壶被放在桌子上时,咖啡正在壶中哧哧作响。“这是一只狮子的翅膀。”

    “狮子?”刺猬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依妲•史伯文托点点头。“没错。”她皱着眉头,在她的大衣口袋里翻找着,“我的香烟到哪儿去了?”

    “刺猬!”苍蝇用手肘顶了刺猬一下,刺猬一脸的沮丧,从夹克底下拿出一包香烟,马蜂脸红得无地自容。

    “对不起。”刺猬嘟囔着,“只是控制不住,我不会再犯了。”

    “是吗?希望如此。”依妲•史伯文托把香烟塞回到她的口袋里去,然后给自己拿出糖和一只咖啡杯,给其他人拿出玻璃杯和果汁,史奇皮欧也有一杯,但他还是站在门边,只是把面具取了下来。

    “是什么样的故事?”苍蝇问着,帮自己倒了一杯果汁。

    “马上就说。”依妲·史伯文托把大衣挂到椅背上,啜了一口咖啡,点上一根烟。

    “我可不可以也来一根?”刺猬问。

    依妲惊讶地瞪着他:“当然不行,这是个坏习惯。”

    “是吗,那你自己呢?”

    依妲叹了口气:“我正试着戒掉呢。我们还是来听故事吧。”她靠着椅背,接着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过爱心修女会旋转木马的故事?”

    孩子们摇了摇头。

    “城南的女子孤儿院,”刺猬说,“好像就属于某个爱心修女会。”

    “没错。”依妲在她的咖啡中又加入一些糖,“一百五十多年前,大家这么说,有一个富有的商人送了这间孤儿院一个价值非凡的礼物。他在院子中搭起了一座旋转木马,上面有五个非常漂亮的木头雕像,今天还可以在孤儿院的大门口见到它们的画像。在一个缤纷的木制华盖下面,转着一只独角兽、一匹海马、一个水精、一条美人鱼和一只带翅膀的狮子。当时一些饶舌的人说,这位富翁想用这礼物让自己的良心平静些,因为他曾经把他女儿的私生子丢到这间孤儿院的门前。也有人反驳,说他是个好心肠的人,想把他的财富和无父无母的可怜孩子们一起分享。不管怎么说,不久后在威尼斯各地便流传着这个神奇的旋转木马的故事。这在像威尼斯这样一座充满奇迹的城市中,也是有点不太寻常。过了不久,有谣言说,在孤儿院的围墙后面,这个旋转木马带来了一些谜样的东西。”

    “谜样的东西?”刺猬睁着大眼瞧着依妲•史伯文托。马蜂念书给他们听时,他也一直这样盯着她。

    依妲点点头:“没错,谜样的东西。城里到处都传说,在爱心修女会的旋转木马上坐上几圈,小孩会变成大人,而大人则会变成小孩。”

    有几秒钟的时间,整个房间一片死寂,接着苍蝇不相信地大笑起来:“这怎么可能?”

    依妲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只说我听到的事。”

    史奇皮欧离开一直倚着的门框,坐到普罗斯伯和波波身旁的桌角边。

    “这只翅膀和这个旋转木马又有什么关系?”他问。

    “我正要说,”依妲说着,帮波波又倒了一些果汁,“就在几周之后,这些修女和孤儿们还未好好享受他们的礼物,旋转木马就被抢走了。那一天,修女和孩子们到布拉诺岛旅行,当他们回来后,门已被撬开,院子里空空荡荡的,旋转木马不见了,再也没出现过,但窃贼在匆忙间掉了些东西……”

    “狮子的翅膀。”波波低声说着。

    “没错。”依妲•史伯文托点点头,“它掉在孤儿院的院子里,没人注意到,直到后来有位修女发现了它,但是没有人相信她所说的,狮子的翅膀是那个神奇的旋转木马的一部分。修女把它保存了下来。在她死后,翅膀被放置到孤儿院的阁楼上,直到许多许多年以后,我在那里发现了它。”

    “您怎么会到上面去呢?”苍蝇问道。

    依妲熄掉手中的烟。“我常到阁楼上的鸽子笼玩耍,”她说道,“这些笼子已经很老旧,甚至可以追溯到人们开始用鸽子传递信件的时代。在威尼斯,人们很喜欢这一套。当有钱的威尼斯人夏天到乡间度假时,他们就用信鸽把消息送回城里。我常假装有人把我关在阁楼上,而我就放出鸽子求救。那一次,我就在那些陈年的鸽子屎里找到这只翅膀。有一位老修女还记得它大概的由来,于是对我讲了旋转木马的故事。当她发现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时,就把这只翅膀送给了我。”

    “您在孤儿院里玩过?”史奇皮欧怀疑地看着她,“您是怎么去那里的?”

    依妲把头发拢到耳朵后面。“我住在那间孤儿院里,”她回答道,“我在那里待了十多年,虽然不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但我还是常常回去探望几位修女。”

    马蜂久久打量着依妲,好像第一次见到她的脸似的,接着她伸手从夹克中取出那张伯爵给他们的照片,把照片推向依妲:“翅膀后面的东西,您是不是也认为看起来像个独角兽的头?”

    依妲•史伯文托低下头去看照片。“从哪儿得到这张照片的?”她问道,“从你们的委托人那里吗?”

    马蜂点点头。

    史奇皮欧走到窗户前,外面仍然是一片漆黑。“如果坐在这个旋转木马上,人就会长大?”他问。

    “是的,在转上几圈后。这个故事很奇怪,是不是?”依妲把咖啡杯搁到水槽里,“你们的委托人肯定能告诉你们更多关于旋转木马的事。我想,他一定知道爱心修女会的旋转木马在哪里。不然他为什么要请你们来偷翅膀?或许缺了狮子的第二根翅膀,木马便转不起来了。”

    “他已经相当老迈了。”普罗斯伯说,“他没多少时间让旋转木马转动起来了。”

    “您知道,女士,”苍蝇用手摸着翅膀,那木头感觉起来很粗糙,“如果这只翅膀真的属于旋转木马上的狮子,那您也真的拿它派不了别的用处。您可以把翅膀给我们,是不是?”

    依妲•史伯文托微笑着:“是吗,我可以这样做吗?”她打开通往花园的门,让夜里寒冷的空气钻进房间。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背对着他们,然后突然转过身来。“做个交易怎么样?”她问道,“我把翅膀交给你们,让你们带给这位伯爵,然后他付钱给你们,然后……”

    “麻烦事来了。”刺猬嘟囔着。

    “然后,”依妲•史伯文托继续说道,“当伯爵带着翅膀离去时,我们跟踪他,这样或许可以找到爱心修女会的旋转木马。我说‘我们’,因为我当然要跟你们在一起,这是交易的一部分。”她紧张地看着她的夜间访客,“怎么样?你们认为如何?我不要你们任何酬金。摄影赚来的钱,我一个人便已花不完了。我只是很想见到这座旋转木马。快点嘛,说好吧!”

    但这些孩子看起来并不特别兴奋。

    “我们跟踪他?这是什么意思?”刺猬差点把牙缝间的舌尖咬断。

    “我不知道,这位伯爵有点神秘,”苍蝇呢喃着,“如果他逮到我们会怎么样?我想他会十分不高兴。”

    “难道这张照片不让你们感到好奇吗?”依妲关上通往花园的门,回到她的座椅上,“难道你们不想看一下这座旋转木马?应该会非常漂亮的!”

    “圣马可广场上的狮子也很漂亮。”刺猬嘟囔着,“您看看那些狮子就行了。”

    这时,史奇皮欧站了起来,虽然要忽视其他人冷淡的眼光并不容易,但他还是尽力去做。“我愿意,”他说,“这很公平。我们拿到我们的钱,就算伯爵发觉到我们的跟踪,也没关系,反正我们跑得比他快。”

“我一直听到‘我们’,”苍蝇抱怨,“‘我们’已经是过去时了,你这个说大话的骗子,你不是我们的一分子,不管你再怎么做,你都不是我们的一员。”

    “没错,回到你的大房子去吧!”刺猬叫着,“我们这些无父无母的可怜孩子,没兴致再和你史奇皮欧贼王玩游戏了。”

    史奇皮欧紧咬着嘴唇,虽然想开口反驳,但他又默默地闭上了。刺猬和苍蝇带着敌意瞪着他,马蜂则沮丧地盯着桌面,而波波把头缩到普罗斯伯的手臂下,想躲起来似的。

    “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依妲•史伯文托问,不过没人回答。

    “我不回去,”史奇皮欧突然说道,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沙哑,“我绝对不会再回家了。都过去了,我不需要家。反正他们都不在家,就算在,也把我当成一只累赘的宠物。如果真有这样一座旋转木马,那我会比伯爵更快地坐上去,我会等到我的身体比我父亲高大,下巴上长出胡子,才会下来。如果你们不愿意,那我一个人去跟踪,我要找到那座旋转木马。那样便没有人把我再当成管教不良的狗,或在我说话时,便摇头叹气。绝不会再那样了。”  

    史奇皮欧说完,厨房内一片静寂,甚至听得到花园里猫的叫声。

    “我想,我们应该接受史伯文托女士的提议,”马蜂打破沉寂,“我们也该停止争吵,直到把翅膀交给伯爵,拿到钱。我们现在还有一堆烦恼,就算没有,改善生活也不那么容易,对不对?”她看着普罗斯伯和波波,“还有人反对这桩交易吗?”

    没有任何动静。

    “那就这样决定了。”马蜂说道,“成交,史伯文托女士。”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