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的信封   

(选自贼王》十六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们让那家伙吃够苦头了!”当所有人安全回到藏身地点时,马蜂说道。她的脸上有道深深的抓痕,厚厚的编织夹克上少了两颗纽扣,但她却是满脸笑容。“你们看,我在混乱中搞来什么。”她骄傲地拿出维克多夹克底下的钱包,丢给了普罗斯伯,“不要生气,或许你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这个家伙。”

“谢谢。”普罗斯伯喃喃说道,毫不犹豫地开始翻看钱包:一些圣波罗区烤肉店的账单、一张超级市场的收据、一张大公宫殿的入场券。他漫不经心地把所有东西丢到地上,直到翻出了维克多的侦探证,他的脸僵住了。他双手捏着侦探证,仔细盯着它瞧了又瞧。

马蜂探过头,越过他的肩膀看着。“他还真的是一个,”她说,“一个货真价实的侦探。”

普罗斯伯点点头。他看来十分茫然无措,马蜂都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到哪里去。“唉,算了吧,现在别去想这家伙吧!”她轻声说着,迟疑地伸出手去抚摸普罗斯伯的脸。但他似乎根本没有察觉,直到史奇皮欧走近,他才抬起了头。

“干吗这么闷闷不乐的?”贼王说道,把手臂搭到他肩上,“我们不是甩开他了!让我们现在来看看伯爵的信封里到底塞了些什么东西,好不好?”

普罗斯伯点了点头,把维克多的钱包放到裤子口袋里。

 

当然是史奇皮欧打开这个信封,他很慎重地用小刀拆开信封,其他人则蹲在他前面的折叠座椅上紧张地看着他。

“鸽子到底在哪里,苍蝇?”史奇皮欧问着,从信封中抽出一张照片和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还在篮子里,但我给了它一些面包屑,”苍蝇回答,“真是讨厌,现在别再搞得那么紧张兮兮的。把信纸上写的念出来吧。”

史奇皮欧微笑着,把空信封扔到地上,摊开了信纸。“我应该造访的房子位于圣玛格丽塔广场,”他说,“这里是平面图。有人感兴趣吗?”

“给我!”马蜂说道。史奇皮欧把平面图递给她,马蜂看了一眼,便传给苍蝇。这时候,史奇皮欧打量着塞在信封中的照片,他不知如何是好地盯着,好像对他看到的东西摸不着头脑。

“上面是什么?”刺猬忍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快点说嘛,史奇皮欧!”

“看起来是个翅膀!”史奇皮欧嘟囔着,“或者你们有其他看法?”

大家轮流传阅这张照片,都和史奇皮欧一样摸不着头脑。

“没错,是一个翅膀,”普罗斯伯把这张照片前后左右转着看完后,肯定地说道,“看来像是木头做成的,就和伯爵说的一样。”

史奇皮欧又把照片拿回仔细瞧看。

“五百万里拉偷一个破木头翅膀?”苍蝇难以置信地摇着头。

“多少钱?”马蜂和刺猬几乎同时问出这个问题。

“这是很多钱,对不对?”波波问着。

普罗斯伯点点头。“再看看信封,史奇,”他说,“或许里面还有东西说明这一切。”

史奇皮欧点了头,捡起信封,抽出一小张卡片,正反面都写得密密麻麻的。

“照片上的翅膀,”史奇皮欧念着,“是我要找的翅膀的另一只。它们就像蛋,都一模一样。两只翅膀长约七十公分,宽三十公分。涂在翅膀上的白颜料已经退色,镶在羽毛上的金子大概在第二只翅膀上,也应该已剥落得所剩无几了。翅膀接头部分应该有两个直径约两公分的长榫金属栓头。”

史奇皮欧抬起头,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他深深的失望。贼王显然没有料到,这个他该为神秘伯爵偷窃的,并让他的声音因为渴望而颤抖的宝物,竟然是块老木头。

“伯爵可能有尊美丽的木刻天使,”马蜂说,“你们都知道那些立在大教堂中的天使。那样一尊天使价值不菲,不过一定要有两只翅膀,他一定不知怎么搞丢了。”

“我不敢肯定。”苍蝇怀疑地摇摇头,走到史奇皮欧旁边,再看了一次照片。“后面的背景是什么?”他问着,“看起来像只木马,但完全模糊不清……”

史奇皮欧翻过卡片,皱着眉头:“等一下,后面还有,听好:史伯文托之屋的房间,就我所知,大部分位于二楼,这只翅膀可能也收藏在那里。就我所知,没有警报系统,但屋里可能有狗。请快点,我的朋友!我等候你们的消息,心急如焚。喂食信鸽谷物,确保它在你们房里能稍微自由飞翔,索菲雅是只友善可靠的动物。”

史奇皮欧若有所思地放下了卡片。

“索菲雅,很好听的名字,”波波说着,朝鸽篮里看去。

“没错,但你要让你的猫远离索菲雅,”苍蝇取笑着,“就算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它们一样也会吃掉它。”

波波看着他,吓得要死,然后弯下身,察看他的猫是否躲在搁着篮子的折叠座椅下。为了保险起见,他用双手压着盖子。

“一个木头天使!”刺猬嗤之以鼻,把手指伸到嘴里。他常常牙痛,但今天特别严重,“少来了,特别是个只有一只翅膀的天使,这样的东西要值五百万里拉!”

马蜂耸了耸肩,靠在星星幕布上。“这件事有点让我发毛。”她说着,“这些故做神秘的举动,而且还牵扯到红胡子。”

“不,不,巴巴洛沙只负责传讯。”史奇皮欧还一直看着照片,“你们应该听听伯爵的语气!”

他嘟囔着:“他想这只翅膀快想疯了,听起来不像是钱的问题,不是一件他想卖掉的值钱雕像……绝不是。这里面一定还有更多的玄机。你还拿着我的夹克吗,普普?”

普罗斯伯点了点头,把夹克丢给他。史奇皮欧叹了口气,手滑进了过长的袖子中。“要小心保管好这个,最好放在我们藏钱的地方,”他说着,把伯爵的卡片、照片和平面图递给了马蜂。“我必须走了。我会有三天的时间不在城里。回来之前,你们先好好勘察一下那幢房子。我们要知道一切:谁在进出,住户的习惯,有多少访客,房子什么时候空着,从哪里最容易潜入,还有狗的问题。好了,其他的你们都知道了。察看一下,平面图上的门是否标示在正确位置上?那幢房子应该有个花园,这可能很有帮助。还有,普普……”史奇皮欧又一次转向他,“你和波波,你们在之后几天,尽量少离开这里。虽然今天我们摆脱了这个侦探,但谁又知道……”史奇皮欧把面具推上脸。

“听着,”当他准备离开时,刺猬说着,挡住他的去路,“这件差事,我们能不能帮你一起做?我是说,不只是勘察打探,而是一起去偷……你能不能破例带我们去一次?我们,我们……”刺猬激动得语无伦次,“可以当看守,或帮你抬东西。这个翅膀肯定很重,可不是糖钳子或项链等东西,你可不能随便塞到你的袋子里去!你……认为怎么样?”

史奇皮欧一动不动听着他说,面具遮住了脸,看不出他的表情。当刺猬说完,又惧又怕地看着他时,他先是一言不发,接着耸了耸肩说:“没问题!”

刺猬吓呆了,只能张着嘴盯着他。

“好啊,为什么不?”史奇皮欧继续说道,“我们一起去偷!当然只限于想参加的人。”他朝普罗斯伯看了过去,但普罗斯伯只是沉默着。

“我一定要加入!”波波叫着,兴奋地围着史奇皮欧跳着,“我可以爬过会卡住你们的小洞,我可以爬得比你们小声多了,我……”

“波波,住嘴!”普罗斯伯的声音听来十分严厉,波波吓得转过身看着他。“我不会参加,史奇,”普罗斯伯说,“我不懂这些,而且我也要照顾波波,我想你明白,对不对?”

史奇皮欧点点头:“当然。”声音听起来有点失望。

“关于这个侦探,”普罗斯伯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在他的钱包里发现一张我姨妈的名片,这已证明他是冲着我和波波来的。他的名字,刺猬没有说错,叫做维克多·盖兹,住在圣波罗区。”

“胡说八道!他住在大河道,”波波说着,不友善地看着他大哥,“而且我要一起去偷那只翅膀。不能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数,你又不是我妈。”

“别这样胡说,波波!”马蜂从后面把双手搁在波波的肩膀上,“普普说得没错,偷东西是种危险的行为,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参加。但你为什么以为这个侦探住在大河道呢?”

“他告诉我的。走开!”波波甩开她的双手,喘着气,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你们大家都讨厌,讨厌,讨厌!”当苍蝇搔他的痒,想让他笑起来时,波波狠狠掐了苍蝇的手。

“嘿,你给我听好!”普罗斯伯走到弟弟前面,把他转过身来正对着自己,一脸担心,“你们两个似乎聊得很起劲。你还有没有告诉这名侦探其他的事情?例如我们藏身的地方?”

波波咬着他的下唇。“没有,”他大声回答,看都不看普罗斯伯,“我才没那么差劲。”

普罗斯伯放下心,看着其他人。

“过来,波波,”马蜂说着,把他拉自己身边,“和我一起去煮面条,我饿了。”波波愁眉苦脸地跟在她后面,无精打采,但走之前,还是不忘对其他人吐一下长长的舌头。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