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 王

(选自贼王》第 一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普罗斯伯搞不清楚到底是刺猬的梦话,还是史奇皮欧轻微的脚步声把他吵醒的。当他从睡梦中惊醒时,一个瘦削的身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好像从噩梦中走出来一样。下巴和嘴在遮住史奇皮欧眼睛的黑色面具下,显得白皙无比。面具上长而弯曲的鼻子,让他看起来像只幽灵般的鸟。三百多年前,当黑死病肆虐威尼斯的时候,当时的医生便戴着类似的面具,人们把它叫做亡灵之鸟。

贼王微笑着把这个神秘的面具从脸上揭了下来。

“哈啰,普普。”他说着,并用他的手电筒照着其他人沉睡的脸,“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

普罗斯伯小心地把波波的手臂从他胸前移开,然后坐了起来。“总有一天你这张面具会吓死人的,”他压低声音说着,“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这一次我们真的把门都关好了。”

史奇皮欧耸了耸肩,用手指梳了梳墨黑色的头发。他的头发长得让他大多数的时候要编成辫子。

“你知道的,我想从哪儿进来,就从哪儿进来。”

贼王史奇皮欧比普罗斯伯大不了多少,但却喜欢扮成大人的样子,就算他穿上常穿的高跟靴子,还是比苍蝇矮了一大截。这靴子对他来说显然过大,但一直都擦得雪亮。一双黑色的皮靴,配上一件出门必定穿上的罕见黑色长夹克,下摆一直盖过他的膝关节。

“叫醒其他人!”史奇皮欧用一种高傲的语调命令着,马蜂特别讨厌这声调,普罗斯伯干脆不理不睬。

“你们已经把我吵醒了!”苍蝇在他们身后咕哝道,然后打着呵欠坐了起来,“你都不用睡觉的吗,贼王?”

史奇皮欧没有回答。他像只公鸡一样在电影院大厅里踱着步,而苍蝇忙着摇醒其他人。

“我看到了,你们打扫过了!”史奇皮欧叫着,“很好。上一次来,这里看起来像个猪圈。”

“哈啰,史奇!”波波匆匆忙忙从睡袋里爬出来,差点被自己的脚绊倒。他光着脚跑向史奇皮欧。波波是惟一可以叫贼王“史奇”而不会遭他冷眼的小孩。“你这次偷了什么东西?”波波兴奋地问道,像只小狗似的在史奇皮欧身边乱跳。贼王笑着从肩上卸下一个黑色袋子。

“这次是不是都打探清楚了?”刺猬问道,从他的绒毛动物里爬出来,“告诉我们嘛。”

“总有一天波波甚至会吻他的靴子!”马蜂声音轻得只有普罗斯伯听到而已,“如果这位好好先生不要老在半夜的时候出现,我会更高兴。”她朝史奇皮欧丢了一个不太友善的眼神,并把她的瘦脚挤进靴子里去。

“我必须暂时改变我的计划!”当大家都围到他身边时,史奇皮欧宣布道,并丢给刺猬一份折叠起来的报纸,“念一下,第四页最上面。”

刺猬紧张地跪在地上,翻看着大张的报纸。苍蝇和普罗斯伯在他身边弯着腰,越过他的肩头一起看着,只有马蜂站在一旁,玩弄着她的辫子。

“康塔里尼宫发生惊人窃案。”刺猬结结巴巴地念着,“珍贵的珠宝和许多艺术品失窃。没有涉案者的线索!”他吃惊地抬起头来,“康塔里尼宫?不是皮萨尼宫吗?”

史奇皮欧耸了耸肩:“我改变了主意,以后再偷皮萨尼宫,反正它也跑不了,对不对?康塔里尼宫里……”他在刺猬前面晃了晃他带来的袋子,“……也有可以拿的东西。”

有那么几分钟,他看着身旁期待的脸庞,露出骄傲的神色,然后蹲到星星幕布前的椅子上,把袋子里的东西抖落出来。“珠宝我已经卖掉了,”他解释说,而其他人闭气凝神地靠了过来,“我还有一些债要还,也需要新的工具,但这里的东西是给你们的。”

银汤匙在刚打扫过的地上闪闪发光;一只小珠宝盒;一个把手上有条光滑银蛇的放大镜;一把金钳子,镶着些小宝石,把手是玫瑰的样子。

波波睁大了眼睛,俯身下去看史奇皮欧的战利品。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些发光的东西一个接一个拿在手上,轻轻碰触,然后再放回去,好像这些宝物会在他手里打破似的。“都是真的,对不对?”他看着史奇皮欧问道。

史奇皮欧不屑地点了点头,心满意足地伸开手臂,然后再垂下来:“怎么样,你们说呢?我是不是贼王?”

刺猬只能一脸崇拜地点点头,连马蜂也无法掩饰她惊讶的神情。

“天哪,总有一天他们会逮到你的。”苍蝇自言自语着,讶异地盯着那把银蛇放大镜。

“少胡说!”史奇皮欧仰卧在地上看着天花板,“我必须承认,这次差点失手。警报系统不像我所想的那样老旧。当我从梳妆台上拿起这小珠宝盒时,女主人醒了。不过当她从床上下来时,我早已溜到隔壁房子的屋顶上了。”他冲着满脸敬佩、靠在他膝上的波波眨了眨眼。

“我们要这个东西干什么?”马蜂问道,把玫瑰钳子举得高高的,“用这个来拔鼻毛吗?”

“老天,没水准!”史奇皮欧站了起来,不耐烦地从她手中把钳子拿走,“这是一把糖钳子。”

“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刺猬打量着史奇皮欧,夹杂着羡慕和嫉妒,“你和我一样,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但修女们从没有告诉过我们糖钳子这种东西。”

“好了,我逃离孤儿院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史奇皮欧回答道,并把黑夹克上的灰尘拍掉,“而且我不像你,整天只会看漫画……”刺猬尴尬地把眼睛钉在地上。

“不过,我可不是只看漫画的!”马蜂说着,把手臂搭到刺猬的肩上,“但我也从来没有听过糖钳子这种东西,如果听过,我一定不会那么无聊去瞎掰的!”

史奇皮欧咳嗽着,避开她的目光,然后嘟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刺猬。你不用知道糖钳子是什么,也可以活得很好。但我告诉你们,这个小东西有点价值。因此这次你们要让巴巴洛沙开个好价钱,懂不懂?”

“但怎么做呢?”苍蝇和其他人交换了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上一次,我们真的花了好大力气,那个大肚子狡猾无比。”

他们沮丧地看着史奇皮欧。自从他当了头儿,照顾他们以来,他只负责偷窃,其他人的工作便是把他的战利品换成钱。史奇皮欧虽然告诉他们必须找谁,但交易的事统统不过问。城里面惟一和这帮小孩子打交道的人,便是红胡子胖子巴巴洛沙。他在他的古董店里向观光客兜售廉价的低级货色,另一方面又在暗地里交易多半是偷来的值钱东西。

“我们都不会,”苍蝇继续说着,“不知道谈判和讨价还价这些事。如果你们问我的话,我只能说红胡子死不要脸。”

史奇皮欧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玩弄着他空袋子上的绳子。

“普普最会讨价还价,”波波突然说,“功夫一流。从前在跳蚤市场卖东西时,他总是板起一副臭脸……”

“住嘴,波波!”普罗斯伯打断他弟弟的话,耳朵变得像螃蟹一样通红,“卖旧玩具和这种东西是两回事……”他紧张不已,拿走波波手中的小珠宝盒。

“为什么是两回事?”史奇皮欧盯着他看,像是要从普罗斯伯的脸上看出真相。

“如果你能接管这事的话,我会非常高兴,普普。”苍蝇说着。

“没错。”马蜂打了个颤,“红胡子只要用他的小猪眼看着我,我就浑身不对劲。我总认为他在偷偷嘲笑我们,或要马上叫警察来,或是心怀不轨。每次我都迫不及待地离开他的店。”

普罗斯伯尴尬地搔着他的后脑勺。“那好吧,如果你们坚持的话,”他嘟囔着,“我的确很会讨价还价。但巴巴洛沙是个狡猾的家伙。上一次苍蝇卖东西给他的时候,我也在场……”

“试试看吧。”史奇皮欧跳了起来,没再继续发话,把空袋子又扛回肩上,“我必须离开了,今天晚上我还有个约会。不过我明天会再过来,下午结束前的……”他把面具戴上,“……某个时候吧。我想听听红胡子到底花了多少钱向你们买东西。如果他少于……”他朝下看了看他偷来的赃物,想了想说,“如果少于二十万里拉,那就把东西拿回来。”

“二十万里拉?”苍蝇吓得张开了嘴。

“这些东西一定还更值钱。”普罗斯伯喃喃自语着。

“或许吧。”史奇皮欧转了身朝后说道。戴着黑而长的鸟鼻子面具,他看起来神秘而陌生。烛光把他的影子投射到电影院的墙上,巨大无比。“到时见了。”他说着。在发霉的幕布后消失前,他又转过身来:“我们需不需要一个新的口令?”

“不需要!”大家异口同声回答道。

“好吧。喔,对了,波波……”史奇皮欧又转过身来,“幕布后有个纸箱子,里面有两只小猫。送给你的。有人想把它们淹死在河道里,好好照顾它们,好吗?大家晚安。”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