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孩

(选自贼王》第二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哈特利布夫妇没有猜错,普罗斯伯和波波真的千里迢迢来到了威尼斯。他们日夜长途跋涉,待在隆隆的火车中,躲着列车乘警和好奇的老妇人。他们把自己锁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睡在阴暗的角落,紧紧靠在一起,又饿、又累、又冷。但他们做到了,他们兄弟俩还在一起。

当爱丝特姨妈坐在维克多桌前的椅子上时,波波和普罗斯伯正靠在离里亚多桥几步之遥的一个门廊里。冷风在耳边吹拂着,好像低声诉说温暖的日子已经过去。

不过有一点,爱丝特姨妈搞错了,普罗斯伯和波波并不是孤单的。有个女孩和他们在一起,她身材纤瘦,棕色的头发编成一条辫子,像根刺针细细的,直垂到腰际。正是因为这条辫子,她的绰号叫马蜂,她也不想要其他的名字。

马蜂皱起眉头瞧着一张折得乱七八糟的纸条,周围不断有人群挤过,撞着她背上的皮包和装得满满的购物袋。“我想,我们一切都找齐了。”她用有点沙哑的声音说道。普罗斯伯自打听到这声音的那一刻起就立刻爱上了它,虽然那会儿他听不太懂那些从她嘴里轻盈地说出来的外国话。那时候他只知道为数不多的几个意大利单词,都是从妈妈讲的威尼斯的故事里学来的。不过,他学习得很快。“现在只差苍蝇的电池了,在哪里可以找到呢?”马蜂问道。

普罗斯伯把深色的头发从额头上掠开。“那条小巷子后面有家电器商店。”他回答道。看到波波冻得把头都缩起来了,他顺手把弟弟的夹克衣领竖了起来。随后三人又挤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里亚多桥上正好有市集,旁边的窄巷比其他时候更加忙碌。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在摊子前推拥着,皮包、袋子装得满满的,相互挤来挤去。从未离开过这座城市的老妇人,还有只待上一天的观光客,都张大眼睛惊讶地瞧着这轰乱的人群。空气中飘着鱼腥味、秋天的花香味和晒干的蘑菇味。

“马蜂?”波波抓着她的手,向她送出他迷死人的微笑,“你能不能帮我买个小蛋糕?”

马蜂轻柔地捏了捏他的脸,摇了摇头。“不行!”她斩钉截铁地说道,继续推着他往前走。

 

普罗斯伯发现的电器商店不大。橱窗里除了摆着制咖啡机和烤面包机外,还有一些玩具。波波直愣愣地站在橱窗前面,看得入迷。“我饿了!”他抱怨着,双手紧贴着玻璃窗。

“你老在叫饿。”普罗斯伯看出波波的伎俩,他打开门,和波波站在门口。马蜂一个人走向店里的柜台。

“对不起,”她朝一位背对着她妇人叫道,那妇人正忙着掸收音机上的灰尘,“我要买电池。两颗,小型收录机用的。”

妇人拿出电池,用手抓了一堆糖果搁在柜台上递给马蜂。“好可爱的小家伙哟,”她说道,并对波波眨了眨眼睛,“金色的头发好像天使哦,是你弟弟吗?”

“不是,”马蜂摇了摇头,“他们是我的堂兄弟,来这边玩的。”

普罗斯伯把波波推到身后,但波波从他手臂下钻了出来,拿走了柜台上的糖果。“谢谢!”他对老妇人笑了笑说,高兴地跳回到普罗斯伯身旁。

“真是个小天使!”老板娘笑着,一边把马蜂付的钱收到屉子里,“他妈妈应该把他的裤子补好,也该让他穿得暖和些。冬天要来了。你们今天没听到烟囱里的风吗?”

“谢谢您的提醒。”马蜂说着,把电池塞到她已经装得满满的袋子中,“希望您今天愉快,老板娘。”

“天使!”当他们又挤进外面嘈杂的人群时,普罗斯伯挖苦地摇了摇头,“为什么大家都会喜欢你的金发和圆圆的脸蛋,波波?”

他的小弟只对他伸了伸舌头,塞了一颗糖到嘴里,便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了,快得让两个大孩子差点跟不上。波波就像一条滑溜的鱼一样,在杂沓的人群中溜来溜去。

“波波,别那么快!”普罗斯伯在后面生气地叫着,马蜂只在一旁笑着。

“让他去吧!”她说,“我们不会把他搞丢的,你看,他不就在前面?”

波波朝他们做了个鬼脸,试着单脚跳过一颗滚过来的橘子,但却绊倒了,撞上了一群日本观光客。他吓得故作镇静,而当两名女子拿出照相机时,他便咧嘴微笑起来。在她们还来不及按下快门前,普罗斯伯已经粗鲁地拽着波波的衣领,硬生生拖走了他。

“我还要告诉你多少次,你不该让别人拍照?”普罗斯伯嘶喊着。

“好啦,好啦。”波波甩开了他的手,跳过一个空的香烟盒,“他们不过是日本人。爱丝特姨妈才不会瞧日本人的照片,对不对?而且她早就有其他的小孩了,这是你自己说的。”

普罗斯伯点了点头。“没错,没错。”他嘀咕着。但他还是环顾一下四周,好像姨妈正躲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只等着逮住波波。

马蜂注意到普罗斯伯的眼神。“你又想到你的姨妈了,对不对?”她压低声音说着,虽然波波早已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忘掉她吧,她已经不再找你们了。就算有,也不会在这里。”

普罗斯伯耸了耸肩,盯着几位路过的女子,心里很不踏实。“大概吧。”他喃喃自语着。

“一定不会,”马蜂轻声肯定道,“别再担心了。”

普罗斯伯点了点头。他会一直担心下去的。每天晚上波波像只小猫一样睡得安安稳稳,普罗斯伯却几乎夜夜都梦到姨妈,那个闷闷不乐、老闲不下来、头发上尽是发胶的爱丝特姨妈。

“嘿,普普!”波波突然又跑到他们面前,手里拿着一个胀鼓鼓的钱包,伸到他哥哥的鼻子下,“看,我捡到的。”

普罗斯伯吓得一把把钱包从波波手里抢下来,把他从拥挤的人群中,拉到阴暗的拱廊走道,直到来到一群鸽子到处觅食的空水果箱子后面,才停住脚:“你从哪里弄来的,波波?”

波波不服输地撅着嘴,把头靠着马蜂的手臂上。“我说过,是我捡到的!这是从一个秃子的口袋里掉出来的。他一点也没注意到,我就是这样捡到的。”

普罗斯伯呻吟起来。

自从逃出汉堡后,他便不得不学会偷窃,起先是食物,接着是钱。他恨死了这种行为。每次他都害怕无比,手指颤抖。但波波却乐此不疲,好像玩着刺激的游戏。不过普罗斯伯严禁波波偷东西,每次逮到他时,都把他骂得狗血淋头。普罗斯伯不想让爱丝特姨妈指控他带坏波波。

“好了,不要激动,普普。”马蜂说着,让波波靠紧她,“他不是说是捡来的吗?而且失主早已走远了。你至少可以看一看里面有多少钱。”

普罗斯伯勉强打开钱包。许多来到这座月光城市的外国人,在看着宫殿和教堂,发出惊叹声时,总是会遗失一些东西。多数只是在每一个转角都可买到的塑料扇子,或是便宜的嘉年华假面具,不过有时相机的皮带会被扯断,要不就是一把零钱或一个这样鼓鼓的钱包会从某人的夹克口袋里滑落出来。普罗斯伯翻看着钱包,在皱巴巴的收据、餐厅的账单和公共汽船票里还夹着几张千元的里拉钞票。

“嗨,运气真差。”当普罗斯伯把钱包丢到一个空箱上时,马蜂难掩心中的失望,“我们的钱箱快要空了,希望贼王今晚能把箱子填满。”

“他一定做得到!”波波瞄了马蜂一眼,就像她想反驳说地球不是圆的一样,“而且总有一天我会帮他的!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一名大贼的!史奇皮欧一定会教我的!”

“但一定要先通过我这关!”普罗斯伯粗鲁地把波波拉到巷子里。

“好了,就让他说吧!”马蜂低声对普罗斯伯说道,这时波波一脸委屈地在前面慢慢踱步。“还是你真的害怕史奇皮欧会把他带走?”马蜂问道。

普罗斯伯摇了摇头,还是一脸担心。要照顾好波波,真的很不容易。自从他们逃出外公家后,普罗斯伯不断地问自己,带走弟弟到底对不对。

那个晚上,波波在普罗斯伯旁边疲惫不堪地拖着脚走着。在通往火车站那一大段路上,他不时甩开普罗斯伯的手。虽然到威尼斯比普罗斯伯想像中要容易得多,但当他们抵达时,已经是秋天了,空气不再像他所想的那样温温软软了,走下火车站前的台阶时,迎面吹来湿漉漉的风。两人紧靠在一起,身上的穿着十分单薄,除了一个背包和一个小袋子外,便空无一物了。普罗斯伯的零钱很快就花完了。第二天晚上,波波在潮湿的巷子里咳嗽起来,严重到普罗斯伯牵着他的手,准备去找最近的警察了。“对不起,”他想用当时还不太会说的意大利语来解释,“我们离家出走了,但我弟弟生病了。您可不可以打电话给我姨妈,让她来接他?”

就在他真绝望的时候,马蜂出现了。

她把波波和普罗斯伯带到刺猬及苍蝇藏身的地点,让他们换上干的衣物,喝了热汤。她对普罗斯伯说,不会再饿肚子,也不必再去偷东西,因为史奇皮欧贼王会照顾他们,就像他帮助马蜂和她的朋友刺猬及苍蝇一样。

“其他人一定已经在等我们了。”马蜂的声音突然惊醒了沉思中的普罗斯伯。路边的房子里飘散出的咖啡和香甜饼干的味道让他不知身在何处。

他们的家里是另一番味道。

“没错,我们还要打扫呢。”波波故做老成状,“史奇皮欧不喜欢四处乱糟糟的。”

“没错,你正需要清理一番!”普罗斯伯嘲笑他,“是谁昨天在某个秘密的地方打翻了一桶河水?”

“他还把奶酪偷偷喂给老鼠吃。”马蜂哧哧笑着,波波生气地用手肘撞了她一下。马蜂接着说:“贼王最讨厌的就是老鼠屎,只可惜他帮我们找来的藏身地点老鼠乱窜,而且也不方便取暖。或许一个不那么豪华的藏身地点还更实际些,不过史奇皮欧一定不想听这些话。”

“星星之家。”波波纠正马蜂的用词,在转进一条人迹稀少的巷子后,他便一直跟在普罗斯伯和马蜂后面,“史奇皮欧说,那里叫‘星星之家’。”

马蜂翻着白眼。“你要注意喔,”她压低声音对普罗斯伯说,“很快,波波就会不听你的,只听史奇皮欧的话了。”

波波清楚地知道,他们都要谢谢史奇皮欧,让他们不用再睡到外面,特别是现在这个时节,雾气弥漫在夜晚的河道上,又湿又阴森地飘进巷子的角角落落。史奇皮欧用他偷来的战利品填满钱包,让他们今天能买到面条和水果,也弄来让波波冰凉的小脚温暖起来的鞋子,虽然鞋子对波波来说太大了。史奇皮欧还让他们有了一个栖身的地方,不用碰上爱丝特姨妈。但史奇皮欧不折不扣是个小偷。

巷子愈变愈窄,相邻的屋舍静寂无声。他们很快就到达了这座城市隐藏起来的心脏地区,在这里很少会碰到外人。

猫听到孩子们的脚步声,一掠而过。鸽子在屋顶咕咕叫着。水在几百座桥下晃荡着,轻拂着船只和木桩,像黑色的镜面映着屋宇斑驳的面貌。孩子们经过密密相连、看起来有如石头怪物般俯身打量着他们的房舍,在这巷道迷宫里愈走愈深。

他们藏身的房子隐匿在其他房子中,就像站在大人中的小孩子一样,在高耸的山墙间显得平坦朴素。临街的窗户被钉得死死的,不怎么看得到外面的巷子。墙上张贴着退色的电影海报,一道生锈的大卷门封住了大门入口,上面斜挂着大型的霓虹灯——星星剧院。霓虹灯早就不再发光,这家电影院也早已废弃,看起来和这座城市格格不入。但对这群孩子来说,这却是无可挑剔的住所了。

马蜂机警地朝左右看了看,普罗斯伯则确定没人从窗户里张望他们,接着三人就先后消失在房子缝隙间离电影院入口处只有几步之遥的狭窄通道中。

他们又回到家了。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