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多的访客

(选自贼王第 一章)

[德]柯莉亚·芳珂 著    刘兴华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维克多第一次听到普罗斯伯和波尼法秀斯的名字,是在月光之城威尼斯的秋季。河道里阳光波动,古老的墙上像是铺了一层金,但是从海上吹来的风冷飕飕的,仿佛提醒人们冬天的到来。巷子里,空气突然带上了雪的味道,而秋天的阳光只温暖了高居在屋顶上的那些天使和飞龙的石头翅膀。

维克多工作和居住的房子紧邻一条河道,墙根下的水浪打在墙上啪啪作响。他有时会梦到这间屋子连同整个城市都沉到了水里,海水冲走了连接着威尼斯和大陆的金线般的堤岸,海水吞没了一切,吞没了人们大胆地在水上建起的房子、桥梁、教堂和宫殿。

但是一切都还立在木桩上,坚定而稳固。维克多靠在窗户旁,透过积着灰尘的玻璃窗,看着外面。世界上没有其他地方像月光之城一样,可以这样大剌剌地夸耀自己的美丽。阳光下,尖柱、圆拱、穹顶和塔楼争相辉映。维克多吹着口哨,转过身背对窗户,走到镜子前。天气刚好合适,可以试试新胡子,他想着,而太阳正暖暖地晒着他的粗脖子。昨天刚刚买来的这条粗大的胡子,黑亮亮浓密密的,连海象看到都会嫉妒。他小心翼翼地把它贴在鼻子下面,踮起脚尖站着,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些,照一下左边,照一下右边……看着镜中的自己,他陶醉不已,连有人走上楼梯的脚步声都没听到,直到他们停在了门口。

有人上门了。真是混蛋,为什么一定要挑这个时候呢?

他叹了一口气,坐到书桌后面。门口有人悄声说话。他们大概在欣赏我的招牌,维克多这样想着。那是一块黝黑发亮的牌子,上面用金色的字母镶着他的名字:

 

维克多·盖兹

私家侦探

调查各类案件

 

他用了三种语言,因为常常有其他国家的顾客找他。招牌旁的门叩是一个嘴里衔着铜环的狮头。维克多刚在今天早上把它擦得亮亮的。

他们还等在外面干什么?他想着,手指冬冬敲着椅子的扶手。“请进!”他不耐烦地叫着。

门开了,一男一女踏进了办公室,同时也是客厅。他们看看四周,满脸狐疑,打量着他的仙人掌、他收藏的胡子、挂着各式帽子和假发的衣架、墙上巨大的市区图及桌子上用来当镇纸的带着翅膀的狮子。

“您会说英文吗?”女人问道,虽然她的意大利文听起来还不差。

“当然!”维克多回答道,并指着他桌前的椅子,“英文是我的母语。能为你们效劳吗?”

两人犹犹豫豫地坐了下来。男的愁眉苦脸,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女的则一直盯着维克多的海象胡子。

“喔,这个,这只是一个新的伪装!”维克多解释道,并把胡子从上唇撕了下来,“这类东西在我们这一行是少不了的。我能为你们做什么吗?什么东西丢了、被偷了,还是逃走了?”

那位女士没说话,把手伸到了她的手提包里。她有头金灰色的头发,尖鼻子,嘴看起来并不常用来微笑。男的长得很高,至少比维克多高出两个头来,鼻子上有块被太阳晒得脱皮的斑点,眼睛小小的,没有神采。这两个人大概都不懂得开玩笑,维克多想着,并记下两人的脸。虽然他总记不住电话号码,但从不会忘记曾经看到过的脸。

“我们丢了些东西。”女人说着,把一张照片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她的英文说得比意大利文好。

照片里两个男孩看着维克多,一个金发,年纪较小,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另一个年纪大些,表情严肃,头发是深色的。大男孩把手搁在小的肩膀上,好像想保护他,不受坏人的欺侮。

“小孩子?”维克多讶异地抬起头,“我曾经帮人找过箱子、丈夫、狗、蜥蜴等等,但你们是第一个因为丢了小孩到我这儿来的人,请问先生女士怎么称呼……”他看着他们,露出询问的表情。

“哈特利布,”女的回答道,“爱丝特和马克斯·哈特利布。”

“他们不是我们的孩子。”她的先生确认道。

他尖鼻子的太太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普罗斯伯和波尼法秀斯是我死去妹妹的儿子,”她解释道,“她一人把孩子抚养大。普普刚满十二岁,波波才五岁。”

“普罗斯伯和波尼法秀斯,”维克多喃喃自语道,“很少见的名字。普罗斯伯是不是指‘幸福的人’?”

爱丝特竖起眉毛,有些迷惑:“真的吗?我以为起这种奇怪的名字,为的是要听起来好听。我妹妹对所有奇怪的东西都有种偏爱。她三个月前突然去世了,我先生和我马上申请了对波波的抚养权,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小孩。至于他的哥哥,我们不可能同时收容下来。任何有理智的人都明白这点。但是普普却大哭大闹,像个疯子!好像我们偷走了他的弟弟似的!每个月他还能探望波波一次呢!”她的脸色本来就白,现在越发的惨白。

“他们大约两个月前逃走了,”马克斯接着说道,“从汉堡暂时住的外祖父家逃走的。普普可以说服他弟弟做任何傻事,而一切迹象显示,他把波波带到了这里,到了威尼斯。”

维克多竖起眉毛,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从汉堡到威尼斯?对两个小孩来说,这可是很长一段路啊。你们已经找过这里的警察了?”

“当然。”爱丝特生气地喘了一口气,“警察爱理不理的。他们什么也没发现,找两个无依无靠的小孩,又不是天大的难事……”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必须马上赶回去,”她先生打断了她的话,“因此想委托您,盖兹先生,帮忙继续找小孩。饭店的门房向我们推荐了您。”

“他可真好。”维克多一边嘀咕着,一边玩着假胡子。这东西搁在电话旁边,看起来像只死老鼠,“不过你们为什么这么肯定他们来到了威尼斯?不会是想来坐坐摇船吧……”

“这要怪他们的母亲。”爱丝特紧紧抿起了嘴唇,朝肮脏的窗户外看了一眼。一只鸽子张着翅膀,蹲踞在外面阳台的栏杆上,羽毛被风吹得乱糟糟的。“我妹妹老跟小孩讲威尼斯的事,说这里有带着翅膀的狮子,有金子打造的教堂,屋顶上还站着天使和飞龙。她还说晚上会有水妖走上河道边的石阶,到陆地上来散步。”她生着气摇了摇头,“她一说起故事来,连我都差点相信。威尼斯,威尼斯,威尼斯!波波不停地画着带翅膀的狮子,而普普,只要是他母亲嘴里说出的话,他都信以为真。他大概想,只要和波波到了这里,就像到了童话国度一样。老天!”她用鼻子呼出一口气,瞥了窗外斑驳的老房子一眼,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马克斯把领带扶了扶正:“我们花了很多钱,才跟着这两个小孩的踪迹来到这里,盖兹先生。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两个小家伙就在这里,在某个地方……”

“……在这乱七八糟的城里。”爱丝特把话接着说完。

“这里至少不会被车撞到。”维克多喃喃自语,转身对着他的市区图,打量起地图上宛如迷宫般的巷子和河道,接着又转过身,拿起拆信刀,神情专注地在桌面上涂刮出一个个小人,直到马克斯轻咳着,打断了他:“盖兹先生,您愿不愿意接下这份差事?”

维克多又仔细看了看照片,两人的神色有很大的差别,大的表情严肃,小的笑意盈盈。然后他点了点头。“好的,我接。”他说道,“我会找到这两个小家伙的。他们看来真的还太小,不能独立生活。不知你们小时候是不是也离家出走过?”

“老天,从来没有!”爱丝特目瞪口呆地瞪着他。她先生只讪讪地摇着头。

“我出走过。”维克多把这两个男孩的照片压在带翅膀狮子的镇纸下面,“不过就一个人。很遗憾,我没有兄弟,没有弟弟,也没有哥哥。你们先把住址和电话号码留下,然后我们谈谈我的酬金。”

 

当哈特利布夫妇再一次小心翼翼地走下那窄窄的楼梯时,维克多走到了阳台上。风吹拂着他的脸,冰凉凉的,带着附近海水的咸味。维克多靠着生锈的铁栏杆,看着哈特利布夫妇走过两幢房子外的拱桥,冻得直打颤。那是一座美丽的桥,显然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匆匆忙忙地跨过拱桥,脸色闷闷不乐,瞧都不瞧一眼那只对着他们不停吠叫、毛发蓬乱的狗。当然,他们也不会像维克多常常做的那样——向桥栏杆外吐口水。

“不知道是谁说过,必须喜欢自己的‘衣食父母’!”维克多嘀嘀咕咕着,弯下身看着他的两只乌龟,它们在纸箱子中伸长着皱皱的脖子。“这种父母,有总比没有好,不是吗?你们看呢?你们乌龟到底有没有父母?”维克多若有所思地看着下方的河道,看着沿着河道的房子。那里的石头地基被河水日夜冲刷着。他住在威尼斯已经有十五年了,但还是不熟悉这个城市所有秘密的角落。没人做得到。找这两个男孩并非易事,特别当他们不想被人发现的时候。威尼斯多的是巷子和藏身的角落,还有数不清的连名都叫不上来的窄窄的街。有的街甚至连名字都没有。那些被钉得死死的教堂,还有空置的屋子,刚好让人玩捉迷藏的游戏。

这算什么,我一直爱玩捉迷藏,维克多想着,到现在为止,每个我要找的人都被我找到了。但这两个小子竟然单打独斗过了八个星期。老天,当年他离家出走的时候,只不过撑了一个下午,一到晚上,他就后悔了,心里七上八下,偷偷溜回了家。

乌龟扯食着他递过去的菜叶子。“今天晚上必须把你们带进屋里,”维克多说着,“这风跟冬天的一个样了。”

兰多和葆拉用没有眼睫毛的眼睛盯着他看。有时他会分不清它们俩谁是谁,不过它们看来并无所谓。他是在鱼市场上发现它们的,当时他正等候着一只波斯猫的出现。维克多花了一桶腥味十足的沙丁鱼来诱捕那只高贵的猫小姐,当他终于逮住了猫,准备放进纸箱时,看到了这两只乌龟。它们正在众人的脚边慢悠悠地爬行着。维克多捡起它们时,两只乌龟吓得缩回到了自己的壳里。

我该从哪儿开始找这两个男孩呢?维克多想着。到儿童之家还是医院?这种让人难过的地方,我大概可以不去。哈特利布夫妇一定早就去过了。他把身子探出阳台的栏杆,朝着黝黑的河道吐了口口水。

波尼法秀斯和普罗斯伯,满好听的名字,他想着,就算这名字很少见。

(选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5月第一版贼王 责任编辑 吴山)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