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持女校长(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麦克唐纳好莱坞十四)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朱曾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斯克林麦杰小姐的驾驶技术足以使她在印第安纳波利斯赛车场获得一个有利位置,因此第二天上午9点钟,当位于11号公路东北处的烘烤俱乐部冒起炊烟的时候,她开车驶上了60号公路,而60号公路是通往阿尔贡金国家天然公园的。
 女校长从后视镜里向五名和她一起乘坐学校小面包车的女生瞥了一眼。“大家都舒服吗,开心吗?”
 “啊,真舒服,真开心,斯克林麦杰小姐!”凯茜极力夸奖。“我能参加烘烤俱乐部,
真是福气哪!”
斯克林麦杰小姐得意地笑了。“你们坐在后面好像挤得要命。我还是不明白,这么一点点路,你们每个人干吗要带那么多行李呢?”
 五个女孩互相交换了会心的微笑。她们的大衣箱里藏着睡袋和其他露营用品。斯克林麦杰小姐也许是去蒙特利尔,可她们是去找乔迪·琼斯。
 斯克林麦杰小姐以几乎比限速快一倍的速度超过一辆牵引式挂车。“真奇怪,”她皱起眉
头,换上低速档。“这些指示牌没有一块标明蒙行利尔。但愿咱们没有转错弯。”她看了一下路径指示(上一夜已被凯茜改过和重新打印过),“嗳,是这条路,一点不错。真怪。”
 “再给我们讲讲在一家真正的法式糕点店里的正统礼节吧,”黛安想用这个要求来分散女校长的注意力。
 “这个主意好极了!”女校长欣然同意,同时加快了速度。“当然,我们要用法文点餐,r这个字母的发音是关键。蒙特利尔的服务员对发音最认真。喏,记得有一次……”
 那天早晨,当斯特金先生走出他的小楼时,他的学生谁也认不得他了。他脱掉了他平时穿的那套老式灰西装,换上一条宽松式的粗蓝布工装裤,用弹力背带吊住,背带紧绷在红黑格子法兰绒衬衫外面。他脚上穿一双高统靴,头上戴一顶毛皮衬里、有耳罩的猎帽。只有那一副钢边眼镜泄漏天机,表明此人是麦克唐纳学那位严厉庄重的校长。
 他钻进汽车,发动引擎,然后摘下猎帽,扔在旁边座位上。他回头向家里一望,望见他妻子正站在观景窗前向他摇动手指。他叹了口气,又把帽子戴上。
 他慢慢地沿着拥挤的车道驶出。送咖啡和面包圈的货车已陆续抵达,给一觉醒来的记者们送早餐。他还没有驶上公路,可交通已经堵塞了。
 他刚要驶上公路,忽然有一个声音在后面叫他:“等等,等等!你不能走!”
 一个白色的人影从左面追上汽车,跳到汽车前面。古斯·戈尔登戴着假发,用双手紧紧压住轿车的发动机罩,仿佛要用蛮力阻止斯特金先生驶上公路。
 校长摇下车窗玻璃。“干吗,戈尔登?我忙着哪!”
 “带我一起去!”经理人哀求道。
 “干什么?我只是开车去买盒牛奶。”
 话刚说出口,校长就感到自己真是个大傻瓜。没有人会穿着这套蹩脚的野营行头去买牛奶的。”
 “你是去找J·J·!”古斯急切地说。“我一定要跟你去!”
 校长刚要张口拒绝,经理人已经冲到汽车前门旁边,猛力拉开门,坐入统座系好安全带。他阿谀地向校长一笑。“这顶帽子真好。我一直想有一顶。”
 “请你下车,戈尔登。”
 经理人把双臂当胸一抱。“J·J·需要我。”
 校长做了个怪脸。“你这身衣服不适宜去野外。请你去干你的事儿,让我干我的事儿。”
 “J·J·就是我的事儿——我唯一的事儿。”
 校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好吧。我想你和任何人一样有权利。”
 说罢,他重新发动汽车,转弯驶上了公路。

 斯克林麦杰小姐按照路径指示将面包车驶入60号公路,但几乎立刻嘎吱一声来了个危险的180°大转弯。
 “白痴!”一个开着黑色卡马罗轿车的男子从车窗里伸出头来骂了一声。他在最后一瞬间猛踩刹车,才算避免了两车相撞。
 “为什么转弯呀,斯克林麦杰小姐?”凯茜问。黛安和其余女生神情显得十分紧张。
 “这条路肯定不对!”女校长懊丧地说。“去蒙特利尔的路是一条大路,可这只是一条两车道的小路。看上去完全是乡下——”
 “咱们也许应该朝北走,好领略更多乡村风光——”黛安满怀希望地建议。
斯克林麦杰将车嘎然停住。在她们后面,卡马罗轿车也来了个急刹车,距小面包车的后保险杠只有3英寸。开车的男人把头伸出窗外大叫:“你怎么啦——疯了吗,小姐?”
斯克林麦杰小姐搔搔头发。“哎,没准我真的疯了,”她在后面卡马罗轿车的喇叭声中暗想。最后,她下定决心,当轿车企图绕过她开走的时候,把面包车来了个大调头。两辆车面对刹住,前保险杠相距只有1英寸。
 这下轮到斯克林麦杰小姐按喇叭了。“先生,你挡住我的路了,”她向窗外大叫。“再有,你不应该在路的这一侧。”
 开卡马罗轿车的男人先是一愣,等到醒悟过来,立刻胀红脸破口大骂了一连串难听的脏话。
斯克林麦杰小姐只会回敬“你疯了”之类,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最后她尖叫一声“真没教养!”开车绕过那辆卡马罗,沿60号公路飞驶而去。她开始教育女孩们何以贵妇身份对待“一个可能出身低贱、疯狂驾车、而且乱骂人的大浑蛋”。她一口气开出50英里,才猛悟到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
 面包车在一阵轮胎冒出的烟雾中嘎地刹住。
 “怎么啦,斯克林麦杰小姐?”黛安问。
 女校长面露忧色。她眯起眼睛透过挡风玻璃看,仿佛想看见蒙特利尔正在下一个弯道恭候她。可是她看见的只是安大略的东北部风光。
 “这条路不对。”女校长有气无力地说。
 凯茜发话了。“那么这条路呢?”她向她们刚才来的方向回指着。
斯克林麦杰小姐向后视镜里望望。景色几乎一模一样。“不。”她低声说。
 凯茜欠过身去,同情地拍拍女校长的肩膀:“别担心,斯克林麦杰小姐。我们知道该去哪儿。”
斯克林麦杰小姐又开动了汽车。
 “唔,这个筏子看上去不错,”卡尔文说,“可是你怎么不用我的树?”
 “你的树太小了,”弗林教授解释。
 “太小?”卡尔文叫起来。“这是森林里最大的树呀!”
 此话引起了一阵哄笑。
 “你是用瑞士军刀的剪刀把它剪下来的,”维伯嘲笑他。
 “它是棵参天大树!”
 “它是根小桠枝!”
 求救筏子已经扎好,全体男生都得意极了。它是直径4英寸左右的小树做的,用救生包上解下来的麻绳扎在一起,面积约8平方英尺多一点。布鲁诺在筏子一头刻了一行字:林中淹死二号。
 布鲁诺、布茨和乔迪正忙着用维伯的大红长内衣剪出H、E、L、P(救命)四个字母。他们要用松树胶把这些字母粘在筏顶上,乔迪在去夏耗巨资拍摄的电影《陷入沼泽》里就是这样做的。
 “你们应该剪S·O·S三个字母才是,”威尔伯抱怨道。“四个字母可能材料不够,你们可不许再把我的T恤剪掉了。”
 布鲁诺放声大笑。“你在开玩笑吗?我们可以剪出‘需要尽快援助’一排字,剩下的材料还可以剪出你的全名!”
 “一点也不好笑。”
 完工以后,筏子将漂流到湖中心,向天空发出它的信号,运气好的话,人们看见了就会来援救。要是这一招不灵,卡尔文仍然自愿把筏子划到格陵兰,无怨无悔。
 “它要是浮不起来怎么办?”彼得不安地问。
 “那就沉下去,”拉里回答。“至少它在湖底下有许多伴儿。”
 “它肯定会浮起来,彼得,”弗林教授厉声说。“木头有浮力。”
 “嗨,埃尔默,”布茨尖声说,“那是什么声音?”他指的是一种似乎来自他们四周树林里的响亮的嘶嘶声。
 “蝗虫,”埃尔默回答。“也许是这个季节的第一批。它们一般要到6月才会在这儿最北面的地方出现。”
 打从鸟叫那个晚上开始,考验埃尔默能否识别森林里发出的每一种声音就成为营地的一种游戏。到现在为止,这位天才一次也没有被难倒。
 “他真的都懂吗?”乔迪小声问布茨。“要是他乱说,我们也没法知道。”
 “你不了解埃尔默,”布茨回答。“他非常聪明,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他全懂,可是要他编个谎,他却没有那个灵气。”
 一只鸟的鸣叫声响彻林间空地。所有的目光都转向埃尔默。
 “蓝背·鸟,”剃板刷头的天才少年回答。“雄性成鸟。”
 果不其然,一束鲜蓝的羽毛从树中闪现,转眼就消失了。
 “看见吗?”布茨笑着说。“他总是对的。”

 斯克林麦杰小姐猛地把车在60号公路的拐弯处停住。她惊恐地看着路径指示,尖声叫道:“我不能在这儿左转弯!那是一条烂泥路!凯茜,你确信加油站那个人说这条路是对的吗?”
 凯茜点点头。“是的。”
 女校长六神无主。“可蒙特利尔是座大城市,有高楼大厦,有人,还有供应白脱羊角面包的可爱的小店铺。它们在哪里呀?”
 “也许在这条路的另一头吧。”黛安建议。
 “也许吧,”斯克林麦杰小姐将信将疑地说。可是她心里却乱极了。道路越来越颠簸,变得泥泞不堪,她也越来越焦虑。“我们迷路了!天哪!”她瞪大眼睛望着打印的路程指示,苦苦思索哪一个转弯错过了,哪一个路号看错了,应该朝右结果朝左了——凡是指明蒙特利尔所在的一切她都想了个遍,结果脑子里还是一团糟,反而越想越糊涂了。
 面包车在泥坑里颠簸了20分钟,情况越来越糟,她终于在路尽头刹住车,彻底垮了。
 “啊,姑娘们,”女校长哭诉道,“我们有大麻烦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女校长回过头去看姑娘们,不由得惊讶地叫了起来。五位淑女已经下了车,只留下一堆空箱子以及丢弃的短上衣和衬衫。她们站在面包车旁,正在穿牛仔裤、厚茄克和靴子,把行李袋背在肩上。
 女校长越发糊涂了。“姑娘们!姑娘们!你们为什么这样打扮?回来!这儿不是蒙特利尔!”
 “给你惊喜!”5个女孩齐声高呼。
 斯克林麦杰小姐呆呆地望着。
 凯茜向她递过一个用缎带系住、银纸包着的大包裹,和颜悦色地说:“斯克林麦杰小姐,你真以为你可以教满50年书,而我们一件出格的事也不做吗?”
 本来扶着方向盘一筹莫展的女校长突然眉开眼笑,情绪激动地叫道:“姑娘们,我不值得你们厚爱。啊,这实在太令人高兴了!”她撕掉包装纸,里面露出一只从野营用品商店买来的礼物盒。盒子里装着一双旅行靴、一条牛仔裤,还有一件厚羊毛运动衫。
 女校长更加糊涂了。她结结巴巴地说:“这些——咳——这些东西正是我一直想要的。”
 姑娘们都乐了。
 “穿上试试吧,斯克林麦杰小姐!”薇尔玛开心地说。
 “对啦!”凯茜叫道。“最精彩的你还不知道呢!我们带你去露营!”
 “露营?”女校长大吃一惊。“可是——可是——白脱羊角面包店怎么办呢?”
 五张脸一齐晴转阴。眼泪汪汪,嘴唇微颤。
 凯茜第一个缓过神,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们想给你一个惊喜,斯克林麦杰小姐!你不喜欢吗?”
 斯克林麦杰小姐最受不了的就是看见她的女孩们不开心。
 “我喜欢!”她毫无保留地说。“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小东西!现在请让我到车里面去换上新衣服,咱们马上动身去进行快乐的冒险。”
 10分钟后,斯克林麦杰小姐穿上时髦的牛仔裤和羊毛衫,显得出奇地年轻和精神,率领(或自以为率领)烘烤俱乐部5名成员向阿尔贡金国家天然公园的树林进发。她的学生们给她这么大的面子,表示这么大的敬意,使她深受感动,蒙特利尔和白脱羊角面包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 “……长话短话,我离开动物标本剥制学校,成为一名天才的经理人。”
 在过去的200英里路程里,这个“短说”已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此刻,蓝色的普利茅斯牌轿车正在60号公路上向东北方向疾驰,经过了最大的城镇,进入阿尔贡金国家天然公园的核心。
斯特金先生早已停止收听古斯·戈尔登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聚精会神地向后视镜里看着。一路上好像总有同样的一些车跟在他后面,不可能所有的汽车都去阿尔贡金公园,这说不通。可是没有一辆车在中途拐弯,也没有一辆车超过他。可能所有的车都在盯他梢。
 他拐了一个大弯,忽然认出了其中的一辆车。在四辆车后面,有一辆大众牌轿车,车中一个弯着背在操纵方向盘的,就是那个高个儿红头发记者。这下全部清楚了。当校长和乔迪·琼斯的经理人一清早显然急匆匆地驾车离开学校时,有几个记者敏锐地感到事实真相就在他们要去的地方。校长迅速地数了一下,后面一共跟着8个尾巴。他没有甩脱马戏团,反而被马戏团盯上了。这样一来,荒野求生野营将会更加混乱。
 “记者在跟踪我们。”斯特金先生厌恶地宣布。
 古斯惊恐地向后面一望。“啊!不!丁克曼不会喜欢这个的!”
 “唔,他一定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校长通情达理地说。“当他听说你和我一早就离开了,他会推断我们一准是去阿尔贡金公园接琼斯了。”
 沉默了好一会儿,古斯支支吾吾地说:“他……他也许不知道。”
 斯特金先生狠狠地扫了他一眼。“你确实告诉他琼斯是和我的学生们在一起吗?”
 经理人的脸胀红了。“呃,我正要对他说——偏偏睡着了。”
 校长勃然大怒。“你是想对我说丁克曼仍然认为琼斯是失踪了吗?”
 古斯耸耸肩。“我只不过不知道他在哪儿。”
 “别对我说你的这一套好莱坞废话。汽车开到下一个电话亭,你就下去给他打电话,给他说清楚我们在哪里,正在做什么。”
 可是电话打过去,丁克曼却不在他的野营车里,摄制组的电话又老是占线——可能是四面八方都在打电话询问乔迪失踪的事儿。从一个投币式公用电话试打了几次后,校长决定不打了,继续加速前进。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烂泥路,普利茅斯牌轿车跌跌撞撞地行进,每碰到一个凸块和凹槽,磨损了的减震器就鸣叫一次,好象在提抗议似的。最后,正当古斯宣称自己晕车时,泥路断了。
 校长迷惑地望着那辆停在草地上的红色小面包车。“真想不到,”他大声说。“我肯定那是斯克林麦杰小姐的车。”他打开车门。“来吧,戈尔登。要是我们走快点,没准可以使记者们在林中丧命。”
 经理人刚刚跳下汽车,一只崭新的白麂皮鞋就踩进一个泥潭里,一直陷到脚踝。
 校长先生苦中作乐地笑了。
 “欢迎来到‘死在林中’。”他喃喃说。

 丁克曼导演怒气冲冲地穿过麦克唐纳男校的校园向草坪走去。一个电台记者拿着录音机从灌木丛中跳出来,向他冲去。
 “你对乔迪·琼斯失踪事件有什么意见,丁克曼先生?”
 “哼!管好你自己的事!”导演大声说。他抢过录音机,把它扔到20码外一个花坛里,自顾自往前走。由于新闻记者蜂拥而来,摄制组中不得不停止拍摄。电话线路被记者们占用了,所以即使乔迪想要打电话进来,他唯一的回答将会是忙音。古斯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斯特金先生也不在办公室,一整天没人看见过他。丁克曼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即使把校园搅得天翻地覆也在所不惜。
 他跳上校长的门廊,举起拳头砰砰地砸门。
 斯特金夫人来开的门。“下午好,丁克曼先生。有何贵干?”
 “喂,你丈夫在家吗?”
 “不在,”斯特金夫人回答。“他开车接乔迪去了。”
 “什么?”丁克曼惊呆了。“乔迪在哪里?”
 “你不知道吗?他好象跟我们的一群学生野外旅行去了。”
 丁克曼伸出双手抓住自己的两把头发。“导演怎么会最后一个才知道?我为那个臭娃娃担足心事,不让古斯垮掉,向城里每个记者撒下弥天大谎——而结果呢?‘嗨,别告诉丁克曼!他只不过负责全部拍摄!干吗要让他知道这个?’”
 斯特金夫人同情地咂咂嘴巴。“我给你煮杯茶好吗?”
 “没功夫!”丁克曼粗暴地回绝。“他们在哪里?”
 她无奈地耸耸肩。“营地在阿尔艾贡金国家天然公园,就在主公路北面,某个小湖泊旁边。我丈夫知道今年该去哪一个湖,可是我不知道。请你进来,我从地图上把整个湖区指给你看。”
 “阿尔贡金国家天然公园——公路以北——小湖,”导演重复了一遍。“我找得到的。你只要告诉我——附近哪儿可以让我租一架直升飞机?”
 蒙特利尔烘烤俱乐部之行以及50年执教露营庆典在林下灌丛中热火朝天地进行,斯克林麦杰小姐依然担任领导角色。
 “姑娘们,我觉得自己年轻了20岁!”女校长感情冲动地说,以运动员的姿态从一个裸露的大树根上一跃而过。“这比去蒙特利尔旅行强多了!新鲜空气、体力挑战、我们周围的大自然,嘿,甚至这些衣服!我从来没有感到过这么惬意!”
 女孩们互相交换快乐的目光。凯茜原本知道她们能骗她去阿尔贡金国家公园,甚至哄她进林子,但是没有人料到她会表现得如此强烈,如此神魂颠倒。这是一个意外的胜利。斯克林麦杰小姐尽管平素疯疯癫癫,却深受学生爱戴,因此她现在这样开心,大家都非常高兴。
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见到乔迪?”黛安小声问。
 “那要看我们运气了,”凯茜回答。“他们在北面湖边上扎营。我们一看到湖,就绕着它走,直到找到他们的营地。也许一个钟头,也许三个钟头。”
 “再久也值得!”露丝拼命点着头说。“咱们要见到乔迪·琼斯了,真令人不能相信!我是说,我们在舞会上见到过他,可那不能算数,因为他化装成一个王子。”
 “而且舞会也太挤太乱,”瓦妮莎补充说。“这回是一小群人。”她显得激动极了。“我们见到他应该说些什么?”
 凯茜放声大笑。“我对你们不大了解,可换了我,我会说,我来做给你们看——”
 她把双手握拳放在胸前,发出一声震耳欲聋,令人毛骨悚然、浑身冰凉的尖叫,在森林的四面八方激起阵阵回响。
 “凯茜!”斯克林麦杰小姐惊恐地叫起来。“这绝不是大家闺秀风范!”
 “对不起,斯克林麦杰小姐,”凯茜说。“这只是因为我每次听到乔迪·琼斯这个名字,我就极度兴奋,控制不住自己。”
 “天哪,”女校长嗤之以鼻。“按理说,你要是喜欢一个小伙子,就不该乱喊乱叫把他吓坏。”
 “嘘,”黛安小声说。“乔迪·琼斯。”
 凯茜又扯开嗓子发出一声同样的尖叫。

 “好吧,埃尔默,”布鲁诺说。“那又是什么?”他指的是远处的传来的叫声,在树林的各种响声中隐约可闻。
 埃尔默惊讶地睁大了镜片后面的眼睛,慢慢地站起来,好久才说:“不,我一定搞错了。”
 “说吧,”乔迪催促他,“说给我们听听。”
 埃尔默脸涨红了。“声音非常微弱,而且只有一秒钟。”
 “哈!”乔迪欢呼。“我们终于把你难倒了!”
 “嗨,埃尔默,”布鲁诺说,“你耍滑头。”
 “但愿如此。”埃尔默神秘兮兮地说。
 湖边传来维伯的一声惨叫把他们的话打断了:“真是笨死了!”
 正在打盹的弗林教授被吵醒了,他用胳膊肘撑起身子叫道:“布鲁诺,你去看看出什么事啦?”
 布鲁诺、布茨和乔迪三个人一起奔上斜坡,向下面维伯和他的一伙正在试图使林中淹死二号下水的地方张望。事情立刻就清楚了。四个用红内衣辛辛苦苦剪
出来,用松胶粘在木头上的字母是:
 H E
 E P
 布鲁诺和布茨面面相觑。“我还以为你在剪L这个字母哪”他们同时说。
 “看了这几个字,谁都不会来救我们的,”彼得难过地说。
 “为什么?”拉里问。“文盲难道就不值得救了吗?”
 “哎,要是他们救了我们,然后扣我们英语分数,那怎么办呢?”布鲁诺慌了。
 “我反正不主修英语。”马克笑嘻嘻地说。
维伯扬起两个拳头。“要是你不停止拍这个筏子,我就把你的摄像机扔到湖里去,你也跟它一块儿去!”
 “把那个该死的E改成L就行啦,”布鲁诺大声说。
 就在这个当儿,远处传来又一声怪叫,这回稍微响了些。
 大家一齐转身向埃尔默看。麦克唐纳学校的这位高才生也听到了。他像条猎犬一样一动不动地站着,鼻孔牵动,眼睛发直。
 布茨扬起一条眉毛。“我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麦克唐纳好莱坞》 责任编辑:周士达 邱建果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