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的喷嚏(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麦克唐纳好莱坞)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朱曾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星期五晚上,丁克曼导演早就下令结束一天的拍摄了,但化妆室的灯还亮着。一位化妆师仍在为一位年轻主顾效劳。
 最后,门开了,小伙子挥手致谢,然后跨出门,走进黑··的校园。可是他没有回东草坪上那群拖车式活动房,却径直向麦克唐纳学生宿舍走去。他进了第三幢楼,穿过挤满人的走廊,只有少数几个人向他投以好奇的目光。走到306寝室门前,他伸出手轻轻地敲了下门。“谁呀?”里面响起布鲁诺的声音。
 “先生,”小伙子一本正经地回答,还带着一点外国口音。“参加今晚社交活动的人是不是必须来这儿报到?”
 布鲁诺开了门,凝神一看,不由地惊呆了。“天哪!卡特西?真想不到!”
 布茨从布鲁诺肩膀上伸出头来。他同样感到惊奇,但是只轻轻叫了一声:“乔迪?”
 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几乎一点不像著名的电影演员乔迪·琼斯。他那白皙的肤色经过化妆变黑了,金黄的头发被一条真正的阿拉伯丝质包头巾完全裹住。尽管他穿衣服,但由于脸上的化妆遮没了他原本鲜明清秀的轮廓,结果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显得胖乎乎,圆滚滚。但是变化最大的是眼睛——乔迪的那双着名的碧蓝色眼睛现在变成了深褐。
 他煞有介事地鞠了躬。“为您效劳。”
 “可是你的脸!”布茨结巴着说。“你……你的眼睛!”
 “隐形眼镜,”小影星用他平常的声音回答。“头巾是《阿拉伯的红发女郎》一片用剩下来的。我琢磨着咱们可以告诉姑娘们说我是某个酋长或亲王的儿子。”
 “听你说话的口音,她们决不会知道是你”,布鲁诺敬畏地保证。“来吧,咱们该走了。”
 麦克唐纳男校的300多名高年级学生大多数都聚集在正面的草坪上,正在三三两两地穿过公路,走向斯克林麦杰女校。布鲁诺、布茨和乔迪三个人不愿意先到,所以在旗杆旁边磨磨蹭蹭。他们在那儿遇到了维伯、拉里、西德尼、彼得、马克。埃尔默从不参加学校舞会,因为他在女生面前,总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今晚,他把望远镜对准天鹅星座中的一颗小脉冲星,舞会这件事完全被他抛在脑后了。
 瘦小的卡尔文·菲茨加特走到队伍中来。卡尔文是第一次参加学校舞会,他曾经宣称在那种场合自己是世界上最讨女人喜欢的男人。
 “那些妞儿最好小心点!”他大声说,一面把科隆香水往自己身上乱喷。他已经香得像一座炸毁的香水厂了。“今晚有许多颗心要破碎了!”
 布茨指着卡尔文问:“他来干吗?”
 拉里耸耸肩。“他来了就唠叨个没完。我认为他是第一次参加舞会,有点心虚。”
 “心虚?你昏了头了吗?”卡尔文大声吼叫。“我只是希望不要有哪个吃醋的男朋友来跟我算账!”
 布鲁诺用手按住马克的摄像机镜头。“嘿,得了!这对你的破记录片有用吗?”
 “非常有用,”马克理直气壮地回答。“它显示电影明星怎样想办法不被人家认出来。”
 “不对,不是这样,”布茨反对。“它显示谁把乔迪·琼斯偷偷带进舞会,就像它显示谁和乔迪一起打牌,谁在熄灯后捧了五箱爆竹溜出去在乔迪周围布雷。要是让鱼儿看见了,你还可以把你的杰作扩大,把我们背了铺盖去火车站的镜头也拍下来,因为我们统统会被学校开除!”
维伯摇摇头。“要是我们被开除了,他能拍的只有他的鼻子里面,因为我们要把那架破摄像机塞进去!”
 “放心,”马克安慰他们。“凡是给你们惹麻烦的镜头我会统统剪掉。”
 “行啦,”布鲁诺说。“这会儿咱们迟到得恰到好处,走吧。”
 当他们穿过公路时,卡尔文从口袋里拿出科隆香水,又往身上乱喷了一回。男孩们被香水呛得又是咳嗽又是揉眼睛,乔迪更是不住地打喷嚏。
 “嗨,卡尔文!”布鲁诺都快憋死了。“让大家喘口气,行吗?”
 卡尔文恼了。“妞儿们喜欢剃须后用润肤香水的男人,你们懂吗?”
 乔迪擤了下鼻子。“要是她们离这种男人不到50英尺就昏倒,那她们就喜欢不成了。”
 “再说,”布茨取笑他,“你又没胡子可刮。”
 “没问题!”卡尔文热情地回答。“我用砂纸擦过脸了,现在还有点疼呢!”
 当他们和站在女学校体育馆门口的男生们会合时,拉里对乔迪·琼斯佩服得五体投地。
 “简直不能相信!他开心地叫道。“你不光变了模样,干脆就是变成了另一个人!就连走路的样子也变了!”
 乔迪微微一笑。“这是我在表演班里学来的技巧——你演的每个角色都有他独特的身态和步态。王子就得这么一本正经地端架子。”
 布鲁诺被深深打动了。“哇,我不知道你会演戏。我还以为你只不过是个电影明星哩。
”他从人海中向体育馆里望去,那儿已开始播送音乐。“记住,要是把戏被拆穿,那你就会被压成肉饼。”
 乔迪一个劲儿地点头,和布鲁诺快步进了门。斯克林麦杰小姐坐在门口,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和银色(那是女校的标志色彩)相间的褶边舞裙。她一眼瞅见了布茨,吓得身子往后一仰,椅子晃了几下差点翻倒。幸亏维伯强壮的手臂把她扶住,才没有跌倒。
 “你怎么敢?”女校长冲着布茨尖叫。“你这个强盗!”半夜里你闯进我的学校,到处游荡,恐吓我的那些可怜的柔弱女孩,现在你还想来这儿参加舞会?小伙子,我的眼睛也许不行了,可是我的鼻子还闻得出老鼠的气味!”
 布茨眼睛望着地板,无话可说。
 “可是斯克林麦杰小姐,”布鲁诺替他的朋友抱不平。“斯特金先生允许他来的。”
“期特金先生?”斯克林麦杰小姐不加思索地回答。“那个老糊涂懂得什么纪律?”
 “懂得比你想象的多得多。”一个干巴巴的声音在她后面响起。
 斯特金先生从摆满饮料点心的桌子后面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杯潘趣酒,一副冷冷的典型鱼儿脸。这张脸面向女校长。“我敢说我这会儿正在实行严格的自我约束。”
 斯克林麦杰小姐指着布茨责问:“为什么这个流氓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 “我已经调查过了,”斯特金先生板着脸说,“并且断定不是他的错。布茨·奥尼尔是麦克唐纳男校的正式学生。你要么接受我的全体学生,要么一个也不接受。”
 斯克林麦杰小姐恨得牙痒痒的,脸胀得通红。斯特金先生已经使她陷入绝境。她必须让步,不然她自己学生开舞会的兴致就被破坏了。
 于是她笑容满脸地说:“这位讨人喜欢的年轻人是谁呀?”
 她的目光直射向乔迪·琼斯,电影演员赶紧躲到维伯后面。
 “对,就是你。”女校长紧逼不舍。“那个包头巾的小伙子。你是克唐纳男校的新生吗?”
 乔迪从维伯背后出来,不安地点点头,装得怕生的样子。期特金先生疑惑地打量着他。
 “真可爱,”丝克莉玛琪小姐说。“你是哪里人?”
 布茨的心往下一沉。校长认得每个学生的脸,也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耍花招让乔迪·琼斯混进一个小小的舞会是一回事,当着校长的面编造一些海外奇谈又是一回事,两者有很大的不同。鱼儿不是傻瓜,要是弥天大谎被他当场戳穿,后果将不堪设想,好莱坞的全部魔力也救不了他们。
 “他是外国人!”布茨冷不防喊了起来。这不假。乔迪·琼斯是美国公民,而这是在加拿大,当然算是外国。要是他们能不说谎而蒙混过关,校长也许会好弄一点。
 “噢,可是具体地说,是哪个国家?”斯克林麦杰小姐追问。“你的——家——在——什么地方?”她一字一字地说,说得很慢,声音也很响,仿佛乔迪不大听得懂英语似的。
 布茨全神贯注地望着电影演员。哎,乔迪,千万不要说谎,不要捏造一个希奇古怪的国家。不要自作聪明……
 “阿尔塔登内……”乔迪回答。
 哎呀不好!布茨差点喊起来。这是说谎!这下全完了!可是他定了定神,忽然记起了他学过的加利福尼亚地理。洛杉矶周围的城镇有各种各样的名字,从西班牙的到阿拉伯的,无奇不有。没准阿尔塔登内就是乔迪出生的近郊城镇。布茨提心吊胆地向校长瞟了一眼。校长仍旧专注地望着乔迪。
 “阿尔塔登内,”女校长苦苦思索着说。“这个地方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
 “它一边是沙漠,”乔迪说,他对演这个新角色开始感到来劲了。“另一边是海。”
 布茨暗自好笑。加利福尼亚,没错。
 “真棒!”斯克林麦杰小姐说。她站起身,举起双手叫大家安静。音乐停了下来。“姑娘们,”她大声宣布,“我们这里有一位非常尊贵的客人,是不远千里从阿尔塔登内来的。大家热烈欢迎——”她望着乔迪。“非常抱歉,我忘了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啦。”
 “还是不说了吧。”乔迪一本正经地回答。
 女校长愣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你是——王室人员吗?”
 布鲁诺一手搂住乔迪的肩膀。“我们只消说无数人认识他而且爱戴他就行了。”
 “殿下!”斯克林麦杰小姐尖叫起来,同时深深地行了个屈膝礼。“姑娘们!”她叫道。“这个小伙子在他本国是个王子!”
 “斯克林麦杰小姐,” 斯特金先生立刻说,“我们也许该让这位年轻人自由自在地过
一个晚上,你说对吗?”
 “对,对,当然,”她不住地行屈膝礼给他们让路。“非常荣幸,殿下。是荣幸,也是厚爱。
 我们的学校将永远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 直到斯特金校长把大伙领进体育馆时,她仍然在大叫大喊。音乐刚刚重新响起,校长就转身问包头巾的演员:
 “琼斯,你这是什么意思?”
 “嘘,先生!”布鲁诺急忙阻止他。“要是让女生们听见,就要出乱子了!”
 “你们在策划这个荒唐的计谋之前就应该考虑到这个可能性。”斯特金先生冷冷地回答。
 “噢,先生,我们没有料到他会被认出来。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 校长叹了口气。“化装是好到极点。声音和举止也令人信服。可是你想一想,布鲁诺,不是他还可能是谁呢?”
 “我很抱歉,先生,”乔迪难为情地说。“这只是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活动。可您是对的。我这就走。”
 斯特金先生望着电影明星那双低垂的眼睛。这个男孩拥有每个孩子——以及许许多多成人——只能在梦里向往的东西,可他却是天底下最寂寞孤单的人。他享有名望和财富,可是一些最平常的东西,比如朋友啦、学校舞会啦、正常的童年生活啦,他却可望而不可及。说也奇怪,一向铁石心肠的校长突然为他感到难过。
 “你一走,斯克林麦杰小姐就没面子了,我想她会受不住的,”校长嘲讽地说。“你可以留下,琼斯。不过,要是你感到有人怀疑你的真实身份,那怕是一丁点,你就必须立刻离开。明白吗?”
 “是,先生!”乔迪心花怒放,马上奔去找舞伴了。
 布鲁诺看着校长。“您刚才做的事真了不起,”他由衷地说。“您知道吗,先生,您真是个好人!”
 斯特金先生狠狠地盯着布鲁诺,那双严峻的灰眼睛简直能在布鲁诺脸上烧出两个洞。然后他摆弄了一下胸前的笪护人徽章,气乎首地走了。
 布鲁诺恼恨地耸耸肩:“你对他说好话,他却咬你的手。”
 布茨指了指正在抄近路直奔冷餐桌的维伯说:“算啦。趁那儿还剩点东西的时候赶紧去吧。”
 他们排队耐心等候着。维伯大肆劫掠冷盘肉和奶酷,做了一个四层厚的三明治,大得使马克目瞪口呆,马上用摄像机摄下来,留供后代瞻仰。
 “鸡肉色拉别碰。难吃死了!”
 布鲁诺和布茨闻声转过身去,看到了大摇大摆走过来的凯茜和黛安。
 “啊,哈,”布鲁诺向她们招呼。“卡特西·纽巴影迷俱乐部。”
 “嗨,”凯茜说。“那个包头巾的小子是谁呀?”她指着乔迪问,后者正在和一个小女生跳舞。
 “交换来的小客人,”布鲁诺说。“他在他本国是个什么王子。”
 凯茜耸耸肩。“狗屁王子。一个窝囊废。”
 “他是个好小伙。”布茨纠正她。
 “我指的是个人魅力,”凯茜煞有介事地说。“他一点魅力也没有。喏,就拿乔迪·琼斯来举例吧。乔迪哪怕头上套个麻袋,还是比那个家伙更有魅力。”
 布鲁诺和布茨看看凯茜,然后又互相看看。
 “看啊,”黛安说。“他来了。”
 一曲结束,乔迪正在向他们走来。布鲁诺起劲地给女孩们介绍,把这个陌生人称为:“无上尊贵的陛下”、“伟人”、“全人类的指路明灯”。
 “我们没有被您的皇家风范完全镇住,这要请您多多包涵,”凯茜开门见山地对新来者说。“我们是乔迪·琼斯的头号影迷,而他就在马路对面。”
 “噢,”乔迪说。“据我知道,他是个很不错的演员。”
 “事实上,”黛安咯咯地笑着说,“他一点也不会演戏。可是,有了他那张脸,谁又需要才能呢?”
 乔迪吃了一惊。
 “千万别误会,”凯茜插嘴。“我们喜欢他。我们喜欢他拍的电影。不过这跟演技一点关系也没有。”
 ***
 九点钟,舞会达到了高潮。灯光转暗,充任DJ的女生已经撤下斯克林麦杰小姐的磁带《40和50年代精选舞曲》,换上布鲁诺偷偷塞给她的盒式带——电鲇鱼乐队演奏的《火里脊》。布鲁诺和布茨在跟凯茜和黛安跳舞,不远处,乔迪在和范妮莎翩翩起舞。马克在拥挤的舞池里钻来钻去,用摄像机拍下众人百态。
 卡尔文还是没有找到舞伴,心里烦透了,便向一群正在跳舞的女孩狂舞过去。由于所有人都在躲开卡尔文,朝一个方向移动,结果就造成了交通堵塞。很快地,许多旋转着的身体像沙丁鱼一样挤在舞池左边。右边空荡荡的,只有卡尔文一个人在乱蹦乱跳。
 事情有点不对头。对卡尔文来说,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他搽的香水肯定没有香味了。于是他一边继续跳舞,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科隆香水瓶,用力按了下喷头。由于他身子在飞快地旋转,香水没喷在脸上。一大朵香水雾径直从他肩头飘过,落在5英尺外的乔迪和范妮莎身上。范妮莎赶紧用手把脸遮住,乔迪躲避不及,被喷了个满头满脑。他开始猛烈打起喷嚏来。
 猛可里,凯茜的狂叫盖过了喇叭里喧闹的音乐声:“停!音乐停!”
 一阵刺耳的刮擦声,然后寂静无声。凯茜像个为获得赏金而搜捕逃犯的猎手一样环视四周。“我听得出那个喷嚏!那是电影《营地灾难》中枕头战一幕里的喷嚏!乔迪·琼斯在这儿!”
 场内一阵骚动,女孩们乱哄哄地在体育馆里寻找喷嚏的来源。紧接着,凯茜的目光落在面红耳赤、鼻涕流淌的王子身上,他正在悄悄地往大门溜。
 “抓住他!”
 布茨抓住凯茜的胳臂,试图让她把注意力从乔迪身上转移。“得了,他只是个留学生……”
 他的话被又一个响亮的喷嚏打断。这回毫无疑问了。喷嚏是“全人类的指路明灯”打的,那确实是个非常出名的喷嚏。接下来的喷嚏使乔迪·琼斯的头中也掉下来了。
 结果自然是一片真正的大混乱。体育馆里响起一片尖叫,乔迪陷入了纷乱的包围中。女生们奋力要接近他,男生们则冲上前去保护他,现场乱成了一锅粥。西德尼拼命想从人堆里挤出去,却被众人踩在脚下。乔迪是这场男女角力的中心,他被大家推来搡去,完全身不由己。斯特金先生和麦克唐纳学校的其他教师想把学生驱散,但是白搭,女生们都不想放弃接触心中偶像的天赐良机。
 “姑娘们!回你们房间去!”斯克林麦杰小姐命令。“你们是小姐,不能举止不雅!小姐!姑娘们!”
 眼看还是无法控制这些为明星疯狂的女孩,斯克林麦杰小姐只好使出另一个看家本领,倒在老大不乐意的斯特金先生的怀里,昏了过去。
 “顶住,卡特西!”布鲁诺大声喊道。“我来救你!”
 他一个箭步蹿向前,差点摔了个狗吃屎,低头一看,原来脚底下躺着一个浑身脏得要命的人。“起来,西德尼!”他恼怒地喝道。“你打算干什么——杀人吗?”
 西德尼翻了个身,他鼻青眼肿,脸上满是泥污。“嗨,布鲁诺,”他昏昏沉沉地说。“你怎么会在这儿的?”突然间,他记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一跃而起,跳到布鲁诺背上,坐在他肩上,高出在众人之上。
 “下去!我忙着哪!”布鲁诺大叫。“我要去救卡特西。”
 话音未落,他就有招儿了。他背着西德尼挤出人群,冲向正在被维伯和薇尔玛两边拔河的乔迪。
 “快爬到维伯肩上!”布鲁诺向乔迪大叫。
 “什么?”
 “爬到维伯肩上!”
 小影星像爬梯子一样爬到大块头身上,两种呼声同时响起——男生们的欢呼声和及女生们的怒吼声。乔迪骑在维伯宽阔的肩膀上,摇摇欲坠。
 “哎呀,伙计们,这太棒了!”马克欢呼,把摄像机举在众多学生头顶上,乱拍一通。
 斯特金先生因为斯克林麦杰小姐昏倒在他怀里,动弹不得,只能一个劲儿地狂喊:“维伯,小心!”
 “现在怎么办?”乔迪喊道。
 “咱们没命了!”西德尼紧张得直打颤。
 “从左面安全门出去!”布鲁诺喊道。
 他们开始小心翼翼地向体育馆门口走去。每走一步,乔迪和西德尼都摇摇晃晃,活象两座果冻塔。他们的进展是缓慢然而稳健的,麦克唐纳的学生们开始狂热地欢呼。在拉里率领下,学生们一字排开,开辟了一条通往安全门的路。
 “距门口还有10英尺,”乔迪兴奋地嚷道:“咱们得救了!”
 可是,通道偏偏被最后一个障碍物堵住了。在安全门前面,出现了另一个摇摇晃晃的人体摩天楼——凯茜骑在黛安肩上。
 “嗨,乔迪!”凯茜挥着手叫道。“记得我吗?”
 “见鬼!”维伯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声。
 “啊,别这样!”布鲁诺叫饶了。“行啦,凯茜,你放我们一马吧!”
 对方各不相让,准备一决雌雄。
 “好,这是你们自找的!”布鲁诺火了。“伙计们,向前冲!”
 “不!”西德尼尖叫起来。
 马克赶紧爬上冷餐桌找一个更好的拍摄角度。
 布鲁诺咬紧牙关,勇敢地顶上去,可是黛安灵巧地躲开了他,向维伯进逼。高高在上的凯茜伸手去抓乔迪,可是乔迪挣脱开了,人却向后倒去。他双臂乱挥,竭力想恢复身体平衡。
 “上面在搞什么呀?”维伯感到自己身体在被往后拉,没命地叫起来。
 “完啦,”布鲁诺无可奈何地说。“咱们没命啦!”
 最后,影星再也支撑不住了。他和维伯象纸牌搭的房子一样倒下去。在千钧一发之际,乔迪伸出手,抓住了墙旁篮球架的篮圈。维伯重重地倒在地上。乔迪吊在半空中,两条腿悬荡在人群上方。
 “啊——哈!!!”
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镇住了整个体育馆。布茨同丁克曼导演、古斯、古尔登,还有三个身材魁梧的保安站在对面门前。尖叫声的来源是不难查明的。经理人的面色活象一只烂熟的番茄,在白衣服的衬托下,象初升的太阳一样夺目。
 凯茜从黛安肩头跳下来,沮丧地说:“布茨把机动部队带来了。那个小子越来越讨厌了!”
 此时,斯克林麦杰小姐已经苏醒过来,能够自己活动了,斯特金先生总算获得了解放,他以他惯常的发号施令的神气走上前来,宣布舞会正式结束。三个保安开始把乔迪从篮圈上救下来。
 “斯特金先生,”影星双脚一着地,立刻大声说。”我能跟您说句话吗?”
 “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校长疲惫地说。“这全都是你的过错。”
 丁克曼导演一眼看见布鲁诺,眼睛里冒出的火足以把铅融化。他厉声说:“离开我的明星!离开我的班子!离开我的电影!我就是要你离开!”
 布鲁诺目送他怒气冲冲地冲出大门,温和地说:“好家伙,脾气真坏。”
 麦克唐纳男校的学生们列队穿过公路回自己学校,他们对一件事有共识:舞会获得了极大成功。
 “真棒,”彼得表示同意。“不过有一点我就是搞不明白。那个头上包毛巾的家伙是谁呀?”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麦克唐纳好莱坞》 责任编辑:周士达 邱建果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