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布茨(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麦克唐纳好莱坞)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朱曾汶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 门底下塞着一条被单,以免306寝室的灯光漏到走廊里。窗上也挂着一条黑毛毯,作为灯火管制的之用。地板中央放着一副扑克牌,维伯、拉里、西德尼、彼得和马克围成一圈坐着,马克的摄像机放在他身边。
 “扑克夜对你的破记录片有什么用?”彼得问。
 “非常重要,”马克解释道。“明星在玩牌。我可以把它和乔迪·琼斯埋头工作的镜头相切。”
 “我搞不明白,”大块头维伯一边把一大块花生酱抹在一叠乐之饼干上,一边嘀咕,“昨天咱们花了2个钟头在那个家伙的野营车周围布雷,让他吃苦头,因为他是天字第一号公敌,可这会儿咱们又举行扑克夜向他致敬!”
 “我觉得布鲁诺有时神经不正常。”拉里点头表示同意。
 “我觉得他有时正常,”维伯纠正他。“可大部分时候他不正常。
想想看,他居然叫西德尼照管生日蛋糕!”
 “我抗议,”西德尼神气活现地说。“蛋糕好好藏在卫生间里。这要比让你来照管好得多。那就好比叫狐狸来保护鸡笼。”
 这当儿,遮蔽灯光的帘子被拉开了,布鲁诺从窗口爬进来,乔迪·琼斯跟在他后面。马克举起摄像机把他们拍了下来。
 彼得瞪大眼睛。“嗨,原来是乔迪·琼斯,我还以为我们是在等哪一个卡特西呢。”
 “伙计们,”布鲁诺开了腔,“跟咱们刚出炉的新生打个招呼。”
 大家和乔迪·琼斯一一握手,布鲁诺和新来者加入了围坐打牌的圆圈。
 “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你!”马克叫起来。“我意思是,你名气那么大!你来这儿干嘛?”
 “我们已经约定,”布鲁诺说。“他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再是大明星,而只是哥们中的一个。对吗,卡特西?”
 “对,”电影明星表示同意。“只是请你叫我乔迪。”
 “布茨在车上表现怎么样?”拉里问。
 “说实话,他好象有点儿紧张,”乔迪回答。“比如他要求我们别走—”
 “他是有福不会享!”布鲁诺嘲笑地说。“我们当中有几个人能在一张特大号的水床上睡觉呢?”
 “请你们闭嘴,严肃一点好不好?”维伯大声说。“要交换吃儿了!喏,我带了花生酱、饼干和炸薯片。你们都带了什么?”
 在扑克夜,钱是不允许的,所有的赌注都必须是可以吃的东西。马克拿出一盒没有开封的巧克力饼干。拉里拿出奶酪和半条法式面包。西德尼拿出两袋已经压得一团糟的果酱软糖,彼得拿出一只西瓜和三包润喉糖。布鲁诺从床底下拿出一包特大号的墨西哥烤干酪辣味玉米片。接下来该轮到乔迪了。
 电影明星显得局促不安。“啊,我没有你们那样的好东西。我只是把晚餐吃剩的东西带来了。”他从塑料袋里取出两只缅因龙虾、三磅切成薄片的上等肋条牛肉、煎里脊小牛排和半只橙汁鸭。
 维伯的眼睛鼓了出来,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快点!”他抓起扑克牌,飞快
地发牌。“要是这么好吃的东西变了质,我就别活了!”
 “打住,”布鲁诺说。“先上蛋糕。西德尼?”
 西德尼踩在维伯的饼干上,向卫生间走去,捧了一只大号巧克力蛋糕回来。西德尼小心地把蛋糕放在乔迪面前时,所有的男孩都本能地闪避,只有乔迪开心得脸都胀红了。
 所有的眼睛都盯牢蛋糕。蛋糕上用白色糖霜写着两行字:
5岁生日快乐
 洛杉矶水电工程队敬贺

 “我得把这个拍下来!”马克哇地叫了一声,把摄像机对准两行字。
 “你还以为你是孤零零一个人吗?”布鲁诺笑着对乔迪说。“某个地方就有一群管子工和电工在用‘生日快乐,卡特西·纽巴’的蛋糕庆祝哪!”
 西德尼划了根火柴,把红色的生日蜡烛点着。
 拉里扬起眉毛。“这些蜡烛模样真怪。你哪儿弄来的,西德尼?”
 西德尼用手一指。“床底下的纸箱里。”
 布鲁诺都快窒息了。“床底下?那不是蜡烛!是——”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乔迪蛋糕上的炮仗就开炸了。房间里一片噼噼啪啪声,糖霜和蛋糕四下飞溅,撞在墙上和家具上,男孩们纷纷躲避。
 “真吓人!”马克喘着气说。
 乔迪从他著名的金发上扯下一大朵糖玫瑰。“哎呀,”他一脸敬畏地说,“幸亏我还不到45岁!”
 “那儿在闹什么?”外面过道里传来舍监富奇先生的声音。
 布鲁诺轻轻喊了一声“快躲!”他把乔迪推倒在布茨床上,拉里和西德尼两个人钻到床底下。维伯拿着食物和纸牌躲进壁橱,彼得把一路上还在拍摄的马克推进卫生间,两个人一起平卧在浴缸里。布鲁诺以漂亮的运动员动作关掉电灯,右手拉下遮暗灯光的帘子,左手抓起塞在门底下的被单,然后纵身跳到自己床上,打起呼噜来了。
 一阵钥匙开锁的声音门开了,舍监富奇先生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他用手电筒照亮布鲁诺的床。
 “布鲁诺,布茨,你们在开收音机吗?我肯定听见机关枪的声音!”
 “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先生,”布鲁诺伸着懒腰,打着呵欠说。
 “那你呐,布茨?”富奇先生吼道。“你有什么好说的?”手电筒的光转移到乔迪身上。
 影星把被子拉起来遮住脸,拼命回想布茨的口气——语调柔和,口音纯正,比布鲁诺更神经质。
 “我说不准,先生,”被子里响起布茨的声音。“我睡着了。”
 手电筒关掉了。“大家安静下来,好好睡吧。”门关上了。他们听见舍监的脚步声顺着过道回到他自己的房间,然后是关门声。
 男生们开始从躲藏处出来,把乔迪·琼斯团团围住。
 “太棒了!”拉里大声赞美。“你的声音和布茨完全一样!”
 “是啊!”彼得附和。“乍一听我还以为布茨已经回来了呢。
 就连布鲁诺也被深深打动了。“你知道吗,卡特西?你真是天才。”
 “嗨,”西德尼怀疑地说。“维伯在哪里?”
 六双眼睛投向房间四面八方。哪儿也没有维伯。接着他们听见壁橱里传来咀嚼声,还有龙虾壳被咬碎的响声。
 布鲁诺猛地把橱门拉开。维伯写写意意坐在那里,一只手拿着肋排,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龙虾爪,正在开怀大嚼。
 “我饿啦。”他咕哝着说,嘴里塞满了食物。
 布鲁诺把双臂当胸一抱。“那是卡特西的赌资!在咱们玩牌之前,你必须还给他同样价值的饼干!”
 威尔伯一言不发,向他的花生酱和饼干摊了摊手,意思是请乔迪自便。这当儿,西德尼已把西瓜切片,拉里在一点一点地啃奶酪。马克打开了他的巧克力饼干,彼得在用法式面包做薯片三明治。
 布鲁诺叹了口气,把他的玉米片口袋撕开。“都忘了打牌了,”他嘴巴里塞满玉米片,含糊地说。“咱们玩牌吧。”
 * * *
 十来个女生蹲在斯克林麦杰女校的苹果园里,听凯茜·伯顿发令。女生们一律穿着黑裤黑运动衫,头发塞在羊毛无边帽里。她们的模样就像她们要扮演的角色——一支突击队。
 “现在,咱们一定要轻手轻脚,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凯茜在说话,“因为那个歪戴假发、穿白睡衣的家伙每时每刻都守在乔迪身旁。咱们不能让他误了大事。”
 “要告诉乔迪我们要替他举行生日晚会吗?”薇尔玛·多尔夫问。
 “这是个惊喜晚会,”黛安回答。“要是告诉他,就没有惊喜了。”
 “大家别说话,”凯茜下命令。“这是个无声的任务。咱们进去,抓住他,再出来。谁坏事谁就送命。好,行动吧。”
 执行任务的突击队员们跳过果园的栅栏,悄悄地穿过公路,像影子般从黑暗的麦克唐纳校园向东草坪和她们的偶像进发。
 在野营车前面,全体女生一齐扑倒在地。凯茜伸出手去推门。门锁着。她从帽子下面拔出一枚小发夹,把它扔给黛安,黛安把它塞进锁孔操作起来。不一会儿,咔嗒一响,车门就开了。
 突击像闪电一样迅速。十二个女生一齐冲进活动房,扑向睡在床上的那个人,用毛毯把他像木乃伊一样裹起来,然后象扛着一根攻城槌似的扛着她们的战利品,全速奔回她们的校园。
 在女校的铁栅栏前,突击队员们一字排开,形成一根人传送带,把她们的俘虏抬起来,越过栅栏,又放下来。她们迳直进了大门,顺着过道向自助食堂奔去。那儿,全体学生——三百名姑娘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印着乔迪·琼斯头像的T恤和晚会帽汇成一片红色的海洋。
 凯茜怪声叫道:“我们抓到他了!”那声音很难形容,是一种耳语和尖叫的混合体。
 本来应该是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如今被使劲压到最低。接着,三百条嗓子一齐低声说:“祝你生日快乐”,然后是一阵用哑剧形式表达的欢呼。
 当合唱进入最后一幕时,突击队员们怜爱地把她们扛着的包裹放在地上,满怀期望地望着它开始扭动,慢慢地松开。
 “生日快乐,亲爱的乔一迪……”
 包裹突然开了,探出头来的是穿睡衣的布茨·奥尼尔。
 “布茨,你这个傻蛋!”凯茜直喘粗气。“乔迪在哪里?”
 布茨可怜兮兮地耸耸肩。“他参加扑克夜去了。”
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床上睡的是你?”黛安恶狠狠地问。
 “嗐,你们根本不给我机会呀!”布茨为自己辩护。
 凯茜用力敲了一下脑门。“真倒霉!叫一个男人做点事,他就会把它搞砸!”
 “我?可我在睡觉呀!”
 可是姑娘们对他又是吼又是嘘,还用晚会帽打。罗丝·西德韦尔把生日蛋糕扣在他头上,范妮莎·鲁宾逊再往蛋糕上浇上一大杯饮料。然后这群愤怒而失望的姑娘才恢复了淑女风范,排好整齐的队伍鱼贯而出。
 “可我——我——我啥都没做呀!”布茨气急败坏地哭诉。
 凯茜全然无动于衷。“你就认命吧,布茨。事情都被你弄糟了。”说罢,她和黛安加入女生的队伍向外走去。
 “你们不能把我扔在这里不管呀!”布茨声音颤抖地说。
 “你好好反省一下,”黛安冷冷地说。“下次再冒充乔迪·琼斯决没有好下场!”
 布茨把浸透饮料的奶油蛋糕抖落在食堂地上,蹒跚地跟在她们后面,竭力压低声音。“等等!等等!回来!”
 可是女生们已经走了,他深更半夜穿着睡衣陷在了这个该死的女校里,惨得就好像刚遭了车祸。他心里暗想,每次做了布鲁诺叫你做的事,结果总是这样。千真万确。消消停停睡在野营车里,谁知道竟会吃这么大的苦头!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开始漫无目的地在一条条走廊里转悠,希望能找到大门逃出去。
 冷不防,他感到腰部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急忙转过身去。刚才的恶梦与这会儿看到的比起来,那简直是阳光明媚的海滩了——是斯克林麦杰小姐,那支巨大的经常走火的猎枪正对准他的肚子。
 “把手举起来!”女校长喝道。
 不知怎的,她没有注意到她的全体学生正在开晚会,偏偏和他一个人过不去,把他逼进了死角。
 布茨高高地举起双手。
 * * *
 凌晨两点,第一轮牌打完了,可是食物也已经吃光了,没有任何东西可用来押注了。维伯和拉里为了到底是顺子大还是同花大争得面红耳赤,西德尼的手指被方块杰克割破了,流出的血把彼得的牌都染红了。马克放下牌,把这个危急场面拍摄下来。就在这时,布鲁诺断定扑克夜可以结束了。
 “这个晚会真棒,”他兴高采烈地说。“我不知道它是不是胜过好莱坞,可是,卡特西,任何时候都欢迎你来。”
 “多带点那个龙虾来,”维伯加上一句,他的肚子都快要胀破了。
 “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生日!”乔迪确信无疑地说,“万分感谢!”
 布鲁诺开了窗。“你去把布茨踢下床,叫他回来。”
 突然间,一阵狂叫声划破长空。“叫保安!叫警察!叫海岸警卫队!J.J.失踪了!”
 “啊,糟啦!”乔迪惊呼。“那是古斯!”
 “可你在这里,”彼得莫名其妙地说。“这说明是别人被绑架了——”
 “布茨?”布鲁诺替他把话说完。“谁会绑架布茨?”
 拉里的声音充满焦虑。“也许——哎——要是他们以为绑架的是乔迪·琼斯,那怎么办呢?”
 维伯把头伸出窗外。“女校有灯光。啊,不好——斯克林麦杰小姐逮住一个人!她正在把他押回咱们学校!”
 布鲁诺顺着维伯指的方向望去,不由地惊叫起来:“是布茨!”
 “全体出动营救!”乔迪大叫一声,真正进入学生的角色了。
 “你疯了吗?”布鲁诺吼道,“你电影看得太多了!那是斯克林麦杰小姐!我们宁可跟绑匪斗也不跟她斗!她武装到牙齿!”
 “让开!”马克抓起摄像机,跳出窗外,向对面的校园飞奔而去。
 “马克——不要!”布鲁诺叫道。“你要是用摄像机吓着了她,她会对布茨开枪的!哎哟——”
 没奈何,布鲁诺只好也从窗子里跳出去,向南草坪奔去。其余的男孩,包括乔迪在内,都跟了上去。
 “斯特金先生!斯特金先生!”布鲁诺一叠连声地叫。“醒醒,先生!”他呼喊着冲上小楼的台阶,拼命敲门。“斯特金先生!快!”
 不一会儿,门开了,校长出现了。他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丝浴衣,模样有点狼狈。
 “布鲁诺,现在是凌晨两点钟,”他恼怒地说。混乱中,他认出了站在布鲁诺后面的乔迪。“你们吵什么?”
 “是布茨,先生!我是说奥尼尔!”
 “我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校长急躁地说。“奥尼尔怎么啦?”
 “他被斯克林麦杰小姐抓走了!”
 “老天爷!”斯特金先生惊叫一声。他跑下门廊,拖鞋劈啪作响,向斯克林麦杰女校奔去。
 场面混乱极了。斯特金先生率领男生们拼命向公路奔,戈尔登·古斯则绕着东草坪跑,把所有的摄制组人员叫醒。三个宿舍的灯都亮了,穿着睡衣的男生们纷纷跑出来查看外面乱哄哄究竟是为什么。他们看见他们尊严的校长正在没命地跑,浴衣在身后飘扬,活象蝙蝠侠的披风。
 “马上回去睡觉!”校长回过头大叫。“一切都已恢复正常!”他把双手放在嘴边做成一个喇叭。“斯克林麦杰小姐,马上把枪放下!”
 可是女校长继续紧紧握住她那支宝贝枪,满腔义愤地用它戳剌布茨。“快走,你这个流氓,畜生!你怎么敢对我的学生采取恐怖手段?”
 布茨穿着肮脏的睡衣簌簌抖,只能乖乖地服从。
 两支人马在48号公路中央会合了。
 斯特金先生的脸因为狂怒,外加拼命跑而变得通红。他二话不说,伸出手去抓住布茨,用力把他推到殿后的男生队伍中。这以后,他劈手抓住猎枪的枪筒,把它从斯克林麦杰小姐手中夺下,退出子弹。接着他以他那种年龄的男人少有的力量把枪往石子路上狠狠一摔,枪托摔得粉碎,机械零件向四面八方飞散。
 “你怎么敢!”斯克林麦杰小姐尖叫起来。“我需要枪来保护我的那些可怜无辜的女孩,防止像他那样的强盗侵犯!”她向布茨怒目而视。
 斯特金先生从来没有发过这样大的脾气。“夫人,我警告过你,要是你再把那个东西对准我的一个学生,我就要对你不客气!算你运气,大卸八块躺在公路上的不是你而是你的武器!我向你发誓,今后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拿着火器,我就要召集目击证人,宣布你是公共安全的危险分子,把你关进牢房!现在,”他挺直身子,傲慢地向斯克林麦杰女校一指——“滚!”
 斯克林麦杰小姐鼓起最后一点点尊严,转身走了。
 斯特金先生余怒未消,把杀气腾腾的脸转向他自己的学生,正好看见马克敬畏而又得意地把手中的报像机放下。他那双冷酷的灰眼睛落到乔迪身上。
 “琼斯,”他故作镇静地说。“请你回去,让你的经理确信你没有死。他叫春猫一样的叫声把这儿搞得鸡犬不宁。”
 乔迪急忙跑回去安抚古斯。
 校长转身看着布茨以及扑克夜的老手们。“你们这些人必须在今天上午八点钟之前对今晚的课外活动写一份检讨——我八点钟在办公室里听。我郑重告诉你们,检讨最好写得深刻点!”
 * * *
 “米尔德丽德,千万别接电话。”
 此刻是凌晨3时,斯特金先生厨房里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
 “可那没准是斯克林麦杰小姐打来的,亲爱的。那个可怜的女人一定难过死了。”
 “随它去响,”校长铁板着脸说。“假如她仅仅是难过,那她保证很快就又会飘飘然的。”
 “啊,威廉,不要太绝情,”他的妻子好言相劝。“斯克林麦杰小姐不再年轻了,这你知道。”
 “你大概认为我是16岁吧,”她的丈夫冷冷地说。“你的同情用错地方了,米尔德丽德。同情先及亲友。”
 “应该说施舍,亲爱的。”
 “别纠正我。我过去一直是教英语的,懂得比你多。当然,现在我的专业是解除疯婆子的武装。”电话铃声停了。“谢天谢地。也许现在她会安安份份地上床睡觉,咱们也可以睡一会儿啦。”
接下来响起的是顽强的敲门声。
 斯特金先生恨恨地站起身,把浴衣的腰带重新束紧。“假如敲门的是布鲁诺和布茨,我要叫他们天不亮就卷铺盖滚蛋。”
 “啊,亲爱的,”校长太太用抚慰的口气说,“千万别做你以后会后悔的事呀。”
 校长拖着酸痛的双腿走去开门。“说到这个,米尔德丽德,我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30年前不该看了麦克唐纳聘请教师的广告来应聘。”他用力把门拉开。“要不会好得多。”
 站在门廊里的是乔迪·琼斯。“斯特金先生,我可以跟您说句话吗?”
 “我的门永远是开着的,”校长说,故意看了一下表。
 “谢谢,”乔迪跟校长走进了厨房。他看见斯特金夫人在里面,就彬彬有礼地说:“夫人,打扰您了,真抱歉。”
 “啊,天哪,这不是乔迪·琼斯吗?!”她尖叫起来。“我是你最忠实的影迷!”
 “谢谢。”电影明星客气地说。
 “得啦,琼斯,”斯特金先生可没那么客气,“我们说正事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或者不如说,太早了。”
 “我只是想说,你千万不能处分布鲁诺和布茨。”
 斯特金先生扬起了眉毛。“说说理由。”
 “今晚的事儿全怪我,”乔迪解释。“今天是我生日,我心情很不好,因
为我的父母出差去了,我所有的朋友又都在洛杉矶。所以布鲁诺和布茨替我开
了个晚会。可是因为古斯这个人脾气很怪,我们得在车上留一个人,我们就选了布茨,因为他的头发和身材都同我差不多。”
 “哎呀,布鲁诺和布茨真了不起!”斯特金夫人拍手叫好。“这两个孩子真会体贴人!”
 “他们是了不起,”乔迪表示同意。“可从那时开始,一切就都乱套了,因为对马路的一些女孩子绑架了我。至少她们以为是我,其实那是布茨。然后那位拿枪的夫人来了——可是您真正了不起,先生!您挺身而出,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您应该为您的英雄行为获得一枚奖章!”
 斯特金先生咳嗽了几声才忍住没笑出来。他确信,自从布鲁诺和布茨进麦克唐纳男校以来,那怕100枚奖章也抵偿不了他的英雄行为。“好吧,琼斯,我很感谢你对我说了这些情况。它确实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了今晚发生的事。”他站了起来。“不过,你必须记住,我们的学生要受许多规章约束,而你却不必遵守。现在,你希望我们的学生从此不再理你,让你一门心思地工作吗?”
 乔迪的面色发白了。“啊,不!不希望!”
 “既然如此,当你参加社交活动的时候,你要暂时把你自己当作本校的一名学生,并且相应地规范你的行为。这能做得到吗?”
 乔迪快活地一跃而起。“您在开玩笑吗?”
 “正确的回答应该是:‘是,先生。’”
 “是,先生!”
 “好,”校长说,同时看了一下表。“眼下你违反熄灯后禁止外出的规定达五个半小时。你应该立刻回车上去睡觉。”
 “等等,先在我的纪念册上签个名。”斯特金夫人眉飞色舞地说。
 乔迪笑咪咪地伸出手去拿她的笔。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麦克唐纳好莱坞》 责任编辑:周士达 邱建果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