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前锋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西葫芦战士第三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林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一百零一点七度,注相当于摄氏38.7度。”茜尔德珈德小姐察看了体温计以后宣布。她,弗林教练和亨利·卡森围在埃尔默的床边。埃尔默躺在床上,尽量装出应有的病容。对体温计玩的花招已经起了作用,可是热水烫着了他的舌头,所以他现在是真的感到不舒服。
“该死!”教练叫道。“我们不能冒险让他在星期六上场了!”
埃尔默在床上坐了起来。“我真的应该设法去上下午的课!”
“你这就是算是在上课,德里姆达尔!”茜尔德珈德小姐厉声说,“一直到明天晚上,直到我说你恢复了健康为止!懂了吗?”
凯文·克拉珀闯进了房间。“出什么事了?”
“德里姆达星期六不能上场。”教练垂头丧气地说。
“谁是替补四分卫?”克拉珀问。
卡森耸耸肩。“没有人。我们用过布茨。可是他传球不行。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
“等着输球。”弗林教练呻吟道。
“各种境遇都是一次学习的经历,”卡拉珀严肃地说,“我们可以用带球跑动来进攻和防守。我们要尽力打出最好的水平。”
“这样等德里姆达尔重新上场的时候,我们球队的技术就更全面了。”卡森说。
“别再讨论橄榄球了!”茜尔德珈德厉声说,一边把三个男人往房门推去。“这个孩子应该让他康复,而不是听你们谈论他不能参加的比赛!”她甩开门,指着外面的走廊说,“走吧!”
  窗外,布鲁诺跳下窗台,匐伏到灌木丛里布茨的身旁。“猜猜结果看,布茨。你又要当四分卫了。”
  布茨扮了个鬼脸。“他们不知道我多么差劲吗?”
  “啊,当然知道。可是我们没有其他人了。不管怎么说,重要的是,埃尔默演戏得完美无缺,可以得奥斯卡金像奖。”
* * *
 战士队过了一个糟糕的星期六。马克·戴维斯在记分板上打出的是“战死加油”而非“战士加油”。连布鲁诺的吉祥物四叶红花草便士,也无法挽救主队,尽管他吻过了,而且擦得锃亮。在比赛的第一次进攻中,西德尼抢到球,朝着反方向跑了40码,冲过了自己的底线。他在那里停下来,得意地把球摔在地上,对方的一个球员猛扑上去,替对手完成了一次达阵。

弗林教练用手蒙住眼睛。“每次他朝着正确方向奔跑,他就会摔跤!”
 “没人提醒我呀,”西德尼责怪地说。
 “我们拦不住你!”彼得叫道。
 迈伦踢失了五个球门球,要不是麦克唐纳队没有人达阵得分,他踢不着的球大概还要多。有两次他踢到了替他持球的本方队员。在上半时的最后一次进攻时,他干脆什么也没踢着,而是把他的球鞋嗖地一下踢过了两根球门柱的中间,引来了对方球员的疯狂喝采。迈伦这回什么废话也没说,一年来还是头一次。麦克唐纳队走向更衣室时以14比0落后。
 四分卫布茨在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是被压在一大堆对方球员的身体底下。休息时凯文·克拉珀对球员们进行了狂热的鼓动后,下半场战士队通过迅速的手递手传球,开始组织起一些进攻。他们一直向前推进到对手的10码线处,可是这时侯西德尼又朝着自己的底线进攻了。不过,这次战士队保持了警惕。拉里和彼得在半场处把西德尼擒抱摔倒。在那里西德尼失了球,使得麦克唐纳又一次丧失了达阵得分的机会。事实上,比赛中麦克唐纳队的唯一得分是,维伯和布鲁诺撞到了一起,大个子在端区里仰面跌在对方的四分卫身上,获得一次防守得分。最后的比分是:21比2。
 在这场丢脸的表演之后,战士队不声不响悄悄溜进了更衣室。
 “不要发牢骚,”亨利·卡森乐呵呵地说。“谁也不要埋怨谁。这不是任何人的过错。”
 “是啊,大家都是一样的臭球。”戴夫觉着脸地说。
 “那些端区,”西德尼抱怨说,“两边看起来完全一样!”
 布鲁诺完全被垮了。“我无法相信,”他向几位教练说。“你们这样信任我们,我们还是让你们失望了。”
 “每支球队都会因为主力缺席而输球的,”弗林教练的声音颤抖。
 “我不想这样说,”,凯文·克拉珀欢快地说。他拿出一块写字夹板。“上星期我们的对手得了36分,这个星期只有21分,而且他们在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控球。我们防得好。”半数队员顿时精神振奋起来。“此外,进攻确实没有分,那是因为我们的主力四分卫缺席,进攻有点混乱。到了最后,跑动进攻打法开始取得成效。总之,这是一次有积极意义的经历。记住——比赛一经结束,它就好像是一万年前的事了。而下星期的比赛总是离开眼前只有五分钟。”
 拉里勇敢地发表意见。“可是下星期你就不跟我们在一起了。”
 克拉珀显得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
 “你的工作,”拉里回答说,“部里需要你到另外一个学校去,对吗?”
 克拉珀眉头打起了结。为什么会这样,在最激动、最美好的橄榄球谈话时,总会有人不断提起教育部?“啊,”他随随便便地说,“我在这里的工作进展得不象我预料的那么快,所以我至少要在这里再呆一个星期。”
 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 * *
 这个星期过了一半的时候,凯文·克拉珀在麦克唐纳的继续留驻引起了校长的注意。
 “米尔德丽德,”他在厨房的餐桌边坐下时,他的妻子在准备端上肉糕。“恐怕我们有更多的麻烦正在酿成呢。”
 “啊,威廉,”她责怪地说,把盘子放在他面前。“你有时候真能从鸡蛋里挑骨头。又怎么啦?”
 “凯文·克拉珀。他干脆不肯走了。我们也许只好收养他了。”
 斯特金太太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别说傻话,威廉。我肯定,克拉珀先生仍旧呆在这里一定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
“啊,是合乎逻辑的,可是这并不是意味着合乎情理,”校长说,把叉子戳进一块土豆。“他呆在这里是因为橄榄球队。”
 他的妻子显得很震惊。“我知道克拉珀先生看不起橄榄球,可是我不相信他会拿我们的球队当出气筒。”
 “他不是拿他们当什么出气筒,米尔德丽德。他在做他们的教练。”
 她目瞪口呆。“你准是搞错了。”
 校长摇摇头。“戴维斯太太说,教育部他的办公室每天至少打五六个电话来。我肯定他要么不愿意接电话,要末是弄断了电话线。他正躲在这里,米尔德丽德!我们正在窝藏教育部的一个逃犯!”
 “你肯定他不是因为工作进度慢了一点,不得不留下吗?”她提出疑问。
 “那我刚才看见的事该怎么解释?他在球场上指导球队练习传球防守!不,米尔德丽德。这个人已经再次迷上了橄榄球。”
 “假如这是事实,那么你必须跟他谈谈,威兼。别人都听你的话。”
 斯特金先生哐啷一声放下刀子和叉子,使劲地摇着头。“我才不干这种费劲不讨好的事呢!”
“可是你非谈不可!”她坚持说。“上次发生过这样的事,可怜的克拉珀先生几乎给毁了!”
 他伤心地点点头。“而这次他要把我给毁了。”
* * *
 一只粉红色的纸飞机穿过客房的起居室,栽进了废纸篓。它翅膀皱巴巴地躺在那里,下面是许多其他纸飞机的残骸。这就是格里尔先生一整天留下的电话口信记录的归宿。
 凯文·克拉珀在打字机上装了一张印有抬头的信纸,若有所思地坐下来。
 亲爱的格里尔先生:
 现就我在麦克唐纳男校的诸多令人兴奋的工作向你作简单的最新报告。
 地理课非常出色。使用了弗鲁梅特—津克斯坦教学法,他们开始使该课程……
 接着他胡乱地敲击字母键,打了三行左右没有意义的词句。然后他拿起一瓶酱油,把黑乎乎的汁液涂抹在那些胡言乱语上。作为额外增添,他在“弗鲁梅特—津克斯坦”这个纳出来名字上特意洒上一滴
酱油。然后他继续打字。
 “……当然,使用了悬挂式投影仪。你可能记得,在那次由加拿大地理学者协会主办的名为“用地理观点思考,明白身居何处。”的讨论会上,就用过悬挂式投影仪。”
 这一段上面也抹了点酱油。
 “这一切都极具魅力,可是你能够理解,我的时间有限。甚至此信也是我在午餐时写就的。我会继续向你报告我的工作进展。
 他用手写花体签了名,再用叉子上的炒面在信纸上沾上几处油污。然后他小心地在信封上打上地址,那是教育部的另一个办公室。再贴上邮资不足的邮票,急急忙忙冲出去寄信了。
* * *
 凯茜·伯顿旅游归来,感觉良好,这自然埃尔默的感冒中也马上痊愈了。他回教室上课,并继续进行仓鼠实验。在凯文·克拉珀的指导下,橄榄球队训练得更加刻苦,积极准备迎接下一次比赛。他持续不断地训练防守技术,而进攻的队员也在加紧训练接球、跑动和撞击,每天练两个小时。
 第三场比赛的观众少得多,可是亨利·卡森预定的西葫芦条的数量和前两次比赛一样多。所以没等比赛开始,露天座位下面已经有了好多的西葫芦条。
 布鲁诺对观众稀少深感气愤。“拿点爱校精神出来!”他抱怨说,抬头看着
观众稀稀拉拉的看台。
 布茨不在意地耸耸肩。“要是你上星期看过我们打球,你还会再来吗?再说了,斯克林麦杰女校全来啦。”
 “是来为凯茜打气!”布鲁诺哼了一声说,“我告诉你布茨,凡是今天没来看球的,将来娱乐厅造好了就不让他进门。”
 比赛开始后,人们发现麦克唐纳球队明显变了样。许多小时的训练,加上教
练有方,开始取得成效。当然仍有一些失误,可是凯茜继续传出妙球,她的防守组织表现得十分神勇,全队的防守更加坚固,更加紧密。上半时结束时双方打平,14比14。
 “好,”凯文·克拉珀在更衣室里激动地说,“不要慌。我们虽然没赢,可是我们已经让他们按照我们的意图打了。现在我们上场去拿分吧。”
 他们真的做到了。戴夫在第三节里接到两次传球完成达阵,一次是长距离传球,另一次是从西德尼的头盔上反弹出来的球。迈伦结束了踢球门球不得分的历史,从而使麦克唐纳队在进入第4节时比分遥遥领先。可是来自
尼亚加拉瀑布的酋长队不想轻易认输。他们进行猛烈反扑,麦克唐纳队坚决顶住。打到最后几分钟的时候,凯文·克拉珀、亨利·卡森和弗林教练在边线旁跳上跳下,大声给遭受一次又一次冲击的防守队员打气。最后发令枪声响了,比分是31比27,麦克唐纳队获胜。
 记分板上打出的“胜利”又拼错了。
* * *
 整个比赛时间埃尔默都在体育馆的备用器械室里,他记笔记,满州仓鼠做实验。突然凯茜冲了进来,鞋底上的防滑钉踩得震天。“好了,埃尔默,该
你出场了!去洗淋浴,等其他人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已经脱下你的护具走掉了!”
 埃尔默顺从地点头同意,走向浴室。
 “嗨!”凯茜叫道,“你不想问问我们打得怎么样吗?”
 “怎么样?”埃尔默紧张得声音都哑了。
 “我们赢啦,”她咧开嘴笑着。“告诉克拉珀先生,他是个天才!”
 所以当卡森先生带领喜笑颜开的球队走进更衣室时,他们发现四分卫的球衣球护具都放在一条长凳上,埃尔默身上包着浴巾,刚刚洗完淋浴。大块头坦克跑过来拥抱他,可是埃尔默即害怕地逃到房间的另一边。
 “德里姆达尔,”卡森钟爱地说,“你是万里挑一宝贝啊!”
 当天晚上的庆祝比第一次比赛后的庆祝更加热烈。正像彼得说的那样:“我们实话实说吧。第一场比赛有点碰运气,上星期我们输了球,今天我们是真正打赢了!”
 在公路对面,斯克林麦杰女校和他们同时庆祝。按照校方的安排,两边的庆祝会分别举行,可是这没有阻止凯茜和黛安把女校厨房的甜食柜洗劫一空,并且偷偷地拿到布鲁诺和布茨的房间。一群男生正准备熄灯前在那里轻松一下。
 男孩们对此感激不尽。“西葫芦实在把我们吃怕了,”维伯一边说一边吞下一大块巧克力乳脂蛋糕。“味道好极了,”他说,嘴里鼓鼓囊囊的。
 “这是我能为队友做的最起码的事。”凯茜庄重地说。
 黛安环顾四周。装着西葫芦条的盘子堆在每一个可利用的平面上,包括地板,有些地方堆得有三、四英尺高。她吹了声口哨。“你们这些家伙拿了多少份呀?”
 “对于坦克来说,拿多少没有限制,”布鲁诺回答说,“可是不要担心。两三个小时以后,所以这些盘子都会空掉。轮到谁当班清除西葫芦?”
 “西德尼刚刚把上一批送过去,“布茨回答。
 “明白吗?”布鲁诺对姑娘们说,“他应该马上回来了。然后我们就派另外一个人去。”

他朝着西葫芦盘子一挥手。“我们在这里再等两个小时,也许是两个半小时。我们的仓鼠能把这里连楼带人通通吃掉。”
 他们等候着,可是西德尼没有来。西德尼的室友马克首先感觉不安。第二个是布茨,不久连布鲁诺也因为西德尼去得太久而害怕了。
 “也许他遇见了什么熟人,跟别人在外面闲逛。”黛安猜测说。
 布鲁诺摇摇头。“我们得去找到他。”
 男孩们大步走向体育馆,凯茜和黛安在后面悄悄跟着。备用器械室的门大开着。布茨先走到门口,愣住了。“布鲁诺!你看!”
 其余的人跑到门口,也都目瞪口呆。仓鼠笼子一片狼籍,栅条七扭八弯,笼门脱落在地。三英尺开外躺着西德尼,仰面朝天,不省人事。
 马克立刻弄湿一块毛巾,开始救护他的室友。
 西德尼的眼皮颤动着,昏昏沉沉地坐起来。“哎唷!我发生了一点意外。”
 “怎么回事?”布鲁诺不耐烦地问。
 “我在笼子上绊了一交,”西德尼承认说,试探地摸了摸头上撞出来的包。“我想爬起来,可是遇到了一点麻烦,因为地上到处是西葫芦条,滑得我一连摔了几跤。”
 黛安察看整个房间。“我没看见什么西葫芦条呀。”
 “这很好解释,”布茨说。“仓鼠把它们吃掉了,然后它们——然后它们——”突然他的脸失去了血色。“布鲁诺,仓鼠不见了!”
 “啊呀,不好!”布鲁诺呻吟道。“这件事情要让埃尔默知道了,他非疯了不可!”
* * *
 “不——!”布鲁诺费力地咽下一口唾沫。他从来没有见过埃尔默这样心烦意乱。“别着急,埃尔默。明天早上第一件事情,我们就去寻找它们。我们会把它们找回来给你。”
 “我的头疼呀。”西德尼痛苦地说。
 “别说话!”埃尔默怒火冲天地喝道,“这都怪你,你——你这个闯祸精!”他果断地绕过一台小型电脑,开始在他的衣橱里翻找。“我们必须立刻找到那些仓鼠!”
 “再过五分钟就熄灯了,”布茨反对说,“我们在完全黑暗的校园里怎么去找那些小动物呢?”
 “用红外眼镜!”埃尔默拉出一只小纸箱,里面装着几副象潜水服面罩的东西。“每个人拿一个!”
  “你用红外眼镜做什么””拉里诧异地问。
 “不然它我们怎么能够在黑暗里看见东西?”埃尔默回答。
 “你就不知道用电筒吗?”维伯问道。
 凯茜把脑袋后面的橡皮带系好,向窗外望去。通过红外镜片,黑暗的校园好象全看得非常清楚。“哇,这个东西真棒!每一样东西都是绿色的,可是象白天一样明亮!我要给自己弄一副这样的眼镜!”
 埃尔默的情绪异常激动,因此即使面对着女孩,喉咙也没有发紧。“别耽搁时间!找到那些动物要紧!”
 “熄灯后出去是违反校规的。”彼得说。
 “校规?”埃尔默厉声说,已经接近歇斯底里。“四只满州仓鼠——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在四处乱跑,你还在对我讲什么校规?我们现在就去搜寻!戴好眼镜!开步——走!”
 埃尔默领头,他们一个接一个爬出窗子,在宿舍外面重新集合。
 彼得扫视偌大的校园。“先上哪里去找啊,”他茫然地问。
 “每一个地方,”埃尔默坚决地说。“依我的计算再过8小时17分钟太阳才出来。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可以找回仓鼠,不让老师发现我们的行动。”
* * *
 到午夜时,搜寻人员已经分成几路,分别到校园的不同角落去寻找,可埃尔默的仓鼠仍然渺无踪迹。曾经一度产生了短暂的兴奋,因为有人发出了集合的信号——学猫头鹰叫,可是结果才知道,那是一只真的猫头鹰在叫。又有一次大家因为西德尼大叫而兴奋,可是那也是白高兴一场。西德尼被一棵树卡住了上,他爬上树去追松鼠,以为那是一只仓鼠。
 布鲁诺、布茨、凯茜和黛安仔细搜索着最靠近公路的区域。
 “我可以为了这件事情杀了西德尼!”布茨喃喃说。“我是说,为什么我们
不能象其他人那样正常地上学呢?为什么我们老是在挖坑埋西葫芦条,要不就是寻找仓鼠,或者诸如此类的傻事呢?
  “也许这是罚你太爱发牢骚,”布鲁诺心不在焉地说,用两臂分开灌木,
朝里面察看。
 “你不明白吗,要是没有这些事情生活会变得多么乏味?”凯茜问布茨。
 “乏味?”布茨重复说,“用不着时时回过头去看鱼儿是不是来了,那才叫生活呢。”
 “说起回头看,”黛安紧张地说,“那个谁从你们宿舍走出来的是谁?”
 布茨透过红外眼镜注视那个人影,脸色变得煞白。“是坦克!”
 布鲁诺抱起双臂,又惊又气。“他估计我们会在比赛的晚上聚会庆贺,所以他就来查铺!天哪,他变得越来越鬼鬼崇崇了!”
 “我们该怎么办?”黛安问。
 四个人注视着卡森先生的动静,只见他在宿舍门外停下来想了一想,便朝公路走去。他们躲在灌木丛后面,卡森先生慢步跑过公路,爬上斯克林麦克杰女校外面的铁栅栏。
 “他以为我们在斯克林麦克女校!”布鲁诺叫道。
 “他不是笨蛋,”凯茜说,“记得上回吗?”
 蓦地在远处一个声音大喝,“站住!”
 “是斯克林麦杰小姐!”布茨嘶声说,开始担心起来。“她抓住了坦克!”
 “我们得去救他!”布鲁诺说。“叫大伙来!发出猫头鹰信号!”
 “我不知道怎样学猫头鹰叫。你为什么不发信号呢?”
 “我想出了这个办法,布茨,并不是说我就会。”
 凯茜厌恶地举起双手。“哎,你们真是不可救药!”她开始使劲发出猫头鹰的叫声,凄厉的叫声响彻了空荡荡的校园。
* * *
 “可是斯克林麦克小姐,”亨利·卡森气喘吁吁地解释,“我只是在找我的队员!我没吓着任何人!”
 “把手举起来!”女校长厉声说,用一杆猎枪指着他。“我的两个女孩不在房间里!她们上哪儿去了?”
 “说实话,斯克林麦杰,我不知道。我只是——”
 “我非常了解你只是在干什么!”她狠狠打断他。“我的眼神可能不象年青时那么锐利,但我完全认得出你,年青人。你是亨利,从麦克唐纳男校来的无耻暴徒,那天袭击了我!”
 卡森先生直冒冷汗。“那天的事我向你道歉,”他咕哝道,“我当时以为你要伤害我的队员。”
 “你向我道歉?”她尖叫道。“你这么一个大男人攻击一个可怜的、没有自卫能力的老妇人,而她正在试图保护她那些无辜的女孩子!”她用枪指了指公路对面。“走吧。我们去看斯特金先生。他会让你说出来我的学生在哪里!”
 他呻吟起来。“哎呀,你别去那儿。现在已经过了午夜。你听我说——把枪放下,我会帮助你寻找你的女孩。”
 “别耍花招,亨利。听好,开步走!”
 所以当满州仓鼠搜寻队响应凯茜的召唤集拢来时,他们目睹的景象是:亨利
·卡森正被枪口指着走过公路。
 “卡森先生!”布鲁诺痛苦万分地呻吟着。
 “我们该怎么办?”彼得问。
 维伯朝他望望,好象他的脑袋是棵卷心菜。“当然毫无办法。她拿的是一杆真枪。”
 布鲁诺挺直肩膀。“好吧,我到那边去。”
 布茨瞪眼瞧着他。“去干什么?”
 “去认错。这是我们的错。假如我们在查铺时呆在房间,坦克就不会到斯克林麦杰女校去。现在,谁和我一起去?”
 一阵令人难受的沉默。
 “好啦,”布鲁诺提示说,“你们不希望只有布茨和我两个人去,对吗?”
 “我?”布茨尖叫起来,“谁自愿和我同去完成自杀使命?”
 “我们去,”凯茜说,不顾黛安一个劲儿对她做手势。“也许我们能够斯克林麦杰小姐平静下来。”
 接下来,一个男生都开始同意参加这次冒险行动。就连埃尔默,虽然因为仓鼠逃走而急得发狂,又因为熄灯以后跑到宿舍外面可能被抓住而提心吊胆,也顺从地接受了大伙儿的劝说。
 “好,”布鲁诺说,“我有个办法。我们在坦克汉克和斯克林麦杰小姐四周围一个大圆圈,然后逐渐向他们靠拢。等到斯克林麦杰小姐注意到我们,我们就承认这完全是我的错,坦克汉克就可以脱身,我们来承担责任。”
 “好办法,”拉里毫无热情地说,“我喜欢承担责任。也许我们还要多耙一点树叶。”
 布鲁诺点点头。“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可是坦克为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们欠他这份情。好吧,我们走。”
 “如果你下一次再要我们搜寻仓鼠,”他们匆忙追赶斯克林麦杰小姐和卡森先生时,维伯对埃尔默说,“发一件防弹衣。”
 女校长押着她的俘虏朝着南草坪斯特金先生的小楼走去,仓鼠搜寻队在半路赶上了他们。按照布鲁诺的办法,学生们没什么困难便在他们两人周围形成一个圆圈,然后逐渐收拢。
 卡森先生先注意到他们,可是由于学生们全忘了脱掉红外眼镜,所以他只看见一圈带着面具的入侵者。“嗨,瞧!”
 斯克林麦杰小姐急速转身,一眼看见那些戴着墨镜的夜行人,吓得混身瘫软。“一伙街头歹徒!”她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 “你们是什么人?”卡森问道。
 埃尔默第一个摘下眼镜。亨利·卡森粗狞的脸上展现出慈爱的笑纹。“我的四分卫!他来救我了!”
 凯茜和黛安急忙跑到倒地的女校长身边。“斯克林麦杰小姐!”凯茜叫道,“你说句呀!”
 卡森先生和他的队员们愉快地重聚了。“你们不知道,看见你们这些家伙我有多开心!”他欢呼道。
 “你不会因为我们违反纪律的生气吧?”彼得说。
 “我只知道我遇上了麻烦,而我的球队救了我!”他指着红外眼镜问,“你们打哪儿弄来这些时髦化装的?”
 “这个么,”布鲁诺开口说,“我们是——啊,你不是真正想听这个故事,是吗,卡森先生?”
 斯克林麦杰小姐逐渐清醒过来。“凯茜——黛安。谢天谢地你们平安无事。我们这个地区有一伙街头歹徒——一伙少年罪犯,样子非常粗野,戴着非常恐怖的墨镜!”
 凯茜把自己和黛安的红外眼镜迅速抛给布茨。“我们回家吧,斯克林麦杰小姐,好吗?”
 女校长茫然地点点头。
 “她会好的,”黛安悄悄对布茨说,“别担心斯克林麦杰小姐。她是铁娘子。”
 亨利·卡森蟞见两个女孩正在扶斯克林麦杰小姐站起来。“哎呀不好!她
又站起来了!我最好在她看见我之前离开这里!伙计们,你们也去睡吧。”
 埃尔默十分沮丧。“我的仓鼠不见了!现在他们再也不会繁殖了!”
* * *
 可是埃尔默说错了。仓鼠没有不见。它们呆在麦克唐国校橄榄球场北边的看台底下,安然无恙,正在心满意足享用当天下午比赛时扔掉的无数西葫芦条。
 四只小动物在西葫芦条堆里津津有味地大吃大嚼,吃空出来的一块地方就成了它们的安乐窝。那地方的大小足够容纳它们全家,这是很重要的。埃尔默为了繁殖仓鼠进行过各种多样的实验,可结果这个秘密却藏在西葫芦先生炸料调味配方里。两只雌仓鼠预料一星期后将各自生下一窝鼠仔。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西葫芦战士》 责任编辑:周士达 涂素珍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