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队西葫芦清除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西葫芦战士第三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林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斯克林麦杰小姐的妹妹从霍普港来女校作客,具有不同才能的姑娘们被挑选出来准备今晚的宴会。凯茜·伯顿和黛安·格兰特接到了烤蛋糕的任务,它是一种含有苹果粒的甜食,是女校长最喜爱的餐后点心。

凯茜无精打采地把最后一调羹红糖撒在蛋糕上层的配料上。“好吧,黛安,给烤箱点火,我们准备开工。”

黛安没有行动。“凯茜,是不是有点儿不对劲呀?”

“你为什么这样说?”凯茜阴郁地问道。

“因为你整天都闷闷不乐,”黛安迅速回答。“平时每天下午你都爬到屋顶上去看麦克唐纳的男生们练习橄榄球,还一个劲儿地抱怨他们的球打得多么差劲。可现在,你居然要为斯克林麦杰小姐和她的妹妹烤一只真正的蛋糕,什么特别佐料都不加——没有辣根,没有塔巴斯科辣沙司,没有磨碎的墨西哥胡椒……嗨,我敢说,你不打算把它丢在地板上。从咱俩同住一间房到现在,这可是头一次。你是怎么啦?”

凯茜叹口气说,“我感到厌倦了,今年学校里没有一件令人激动的事。”

“才刚刚第二周嘛。”黛安指出。

凯茜点点头。“可是要在过去,这个时候布鲁诺准会闹出什么大事来,而我们也准会和他一起行动。”

“拿我们的生命冒险。”黛安不满地说。

“是享受生命。”凯茜纠正她说,“可是今年,他们关心的只有橄榄球,而照布鲁诺的说法,橄榄球是男人的游戏。”她的脸扭曲起来。“过去男校什么事都有我们的份,黛安,而我们却只能干这个——烤一块苹果粒蛋糕!”

“我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黛安不客气地指出,“你是妒忌他们,因为他们有一支橄榄球队,而你一直非常喜欢打橄榄球。”
 斯克林麦杰小姐款款地走进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哎,让我们看看我们的小厨师的甜食做得怎么样了。”她用一个小匙羹,盛起一点糊状坯料,尝了一尝,沉思地说,“嗯,味道不错,可惜缺少你们过去做的蛋糕的那种特别味道。”她微笑地轻捷着说,走出厨房。
 “好吧,”凯茜耸耸肩,“倒点咖哩粉。”

 熄灯后半小时,3号宿舍306室的墙壁上晃动着怪异的影子。布鲁诺和布茨刚洗完盘子的手里都握着电筒,埋头坐在书桌前面,忙着做功课。
 “都怪你,”布茨又一次唠叨起来了。“你只顾考虑坦克和橄榄球,结果让鱼儿偷偷走进来,把我们逮了个正着。”
 “你知道,现在我也开始有点紧张了,”布鲁诺心事重重地说,“我是说,二十多只抽水马桶堵塞了,只有我们被罚去洗碗。”
 “可是我们再也不愁没事干了,”布茨讽刺地说,“我们上课到三点半,练习橄
榄球到六点,接下去得吃晚饭,再洗两个小时的盘子,然后做功课直到十点。生活很充实。”

“只不过是一个星期的事,”布鲁诺安慰他说,“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要对付。下一次那些西葫芦条又来了怎么办?我是说,坦克是个好人,可是涉及到他的那些炸西葫芦条的时候,他就有点昏头。我们需要想出一个方案。”
 “我已经有了一个方案,”布茨怒吼道,“下一次再有人给我一盘西葫芦条,我就接过来扔到树林里去。”
 布鲁诺跳了起来。“这主意太妙了!学校后面的树林!坦克绝对不会到那里去!布茨,你是个天才!”
 “我是说着玩的!你不可以在树林里乱丢东西,那是污染。”
 “不可能有污染,”布鲁诺争辩说,“没有人到那里去。正象那个著名的哲学家所说的,‘如果一根西葫芦条落在树林里,而那里又没有人看见它,这会引起混乱吗?”

“嗨,你们知道吗,莫蒂默·戴爱上了斯克林麦杰女校的体育教师?”第二天练球时,迈伦·布兰肯希普喋喋不休地说。
 “闭嘴!”戴夫·杰克逊狠狠地打断他。
 “他每天给她寄情诗。”
 “闭嘴!”
 “他的诗很蹩脚。”
 “闭嘴!”
 “甚至都不押韵。”
 布鲁诺把头盔扶正了。“我想我明白了,鱼儿怎么会知道是我出的主意把西葫芦条冲进抽水马桶里。十有八九是那个家伙多的嘴。”
 “是啊,”布茨同意说,“我们在那小子的面前可得留点儿神。”
 卡尔文正在边线那儿,双手撑着地面咆哮着。他的手里握着一只大个西红柿,那是他午餐时省下来的,下午上课时他一直带在身边。他突然怒吼着冲到球场中央,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把西红柿丢在地上,然后朝它猛扑过去。
 彼得·安德森愣住了。“他到底是在干吗?”
 “这是要稍许显示一下,当我们开始比赛的时候,野兽会用什么手段去对付其他球队!”卡尔文站起来,毫不在意地抹去在球衣前胸上淌水的稀烂的西红柿。
 在弗林教练和亨利·卡森的指导下,男生们开始进行为他们进入良好状态和提高技术而设计的各种训练。卡森先生甚至购买了擒抱摔倒假人和举重设备,以完成全面的训练。
 卡森气呼呼地把帽子扔在地上。“他又摔倒了!”他抱怨道。怨言西德尼在试图跑过两排大卡车轮胎时,又一次结结实摔了一跤。“他能接住传球,他能象瞪羚一样奔跑,可是他的两条腿就是站不稳!”
 “这些事情我不想知道,”弗林教练冷漠地说,“这是你的球队。我是微不足道的,连球队开会也不邀请我参加。”
 卡森的脸红了。“哎,亚历克斯,我对你说了一百遍了——我只是忘记了。说实话,我只是助手和赞助人,这是你的球队。”
 两个人继续观看训练。四分卫布茨·奥尼尔抛出一个传球,那球在空中歪歪扭扭,高出拉里的头顶十英尺,落到了看台的第三排座位。
 “我的球队,是吗?我都不知道该不该要他们。听着,享利,这些小家伙都不错,训练已经出了全力,可是你一定已经注意到,他们里面没有什么天才,倒是有两三个十足的傻瓜。你看到扔西红柿的举动啦?”
 “他们可以学习,”卡森心不在焉地说,看着维伯败给了那个擒抱摔倒假人。“在他们对橄榄球找到感觉以前,你无法判断谁是天才。”
 做过热身活动以后,弗林教练让进攻方和防守方面对面排好,进行短时间的分组比赛。
 “来吧,卡尔文,”布茨喊道,“快,我们准备开始了。”
 卡尔文站进队列,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叫我野兽。”
 “嗨,野兽,你站错方向了。”拉里轻声说。
 最后他们帮卡尔文站好正确位置,比赛开始了,布茨指挥进攻方在球场上逐渐推进,多少有点象一场真正的橄榄球赛了。
 “好,”弗林教练叫道,“让踢悬空球的队员上场。”
 迈伦慢步跑进球场。
 戴夫跑到教练跟前,抡开两臂。“踢悬空球?我们为什么要放弃球权?只用了三次进攻机会!”
 “加拿大规则,杰克逊,你们只有三次进攻机会,不是四次。记得吗?”
 那个来自美国布法罗市的小家伙显得垂头丧气。“三次吗?”
 教练耸耸肩,略带歉意地说,“加拿大规则。”
 戴夫觉得丢了面子,悄悄回到争球线后面集合。“嘿!我刚才都想好下一次怎么打了!我先往右跑,再向左切,扭动,虚晃,以巧妙的步法一直跑过底线达阵得分。倒霉!”

“我们回来了,埃尔默,”布鲁诺喊道,推开201室的房门和布茨一起进去。他
们刚洗好盘子,要回自己的房里去,布鲁诺一定要先去看看埃尔默,取到娱乐厅的平面图。
 四只满州仓鼠立即箭一样窜到他们跟前,围绕在他们的脚边。
 埃尔默离开化学实验器具走过来。“它们这样激动,是因为嗅到了你们手上洗涤剂的气味。”
 公路上有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着驶过麦克唐纳男校,几只仓鼠蓦地失去了控制。它们的毛直竖起来,上上下下跳动着,抓挠着两个男孩的腿,发出吱吱的尖叫声。
 “快叫你的小怪物跑开!”布鲁诺喊道,跌跌冲冲地往后退。
 布茨抓住他才撑住没摔倒。“救命!”
 警车驶过后警笛声渐渐消失,小动物又恢复平静。
 “它们一听见警笛声就要骚动一番,”埃尔默镇定地说,“高音频刺激它们的耳朵。你们不必害怕。”
 布茨跨出几大步离开那些仓鼠。“我不知道该不该让它们繁殖,”他有气无力地说,“四只已经够多了。”
 “现在还不必去担心这一点,”埃尔默说,显然有点沮丧。“我的实验仍然不成功。”
 “够糟的,”布鲁诺同情地说。他发现示波器上放着一张纸。“嗨,这是娱乐厅吗?太棒了!”他兴味盎然地打量着图样。“埃尔默,这些桌子为什么这么长?采用咖啡馆的小桌子不是更好吗?”
 埃尔默摇摇头。“那样就没地方装本生灯的煤气管了。”
 “本生灯?”布鲁诺和布茨失望地齐声说。
 “当然啦,”埃尔默说到自己画的图显然来劲了。“假如你们在娱乐厅里突然想做一个实验怎么办?还有,这里天花板做成天文馆似的圆顶——我收集了大量的
天文讲座录像带;圆顶做成伸缩式的,使得望远镜可以对准天空。还有,在这个角落里我想可以安装两三台大型氩——氖激光装置,那边——”
 “别说了,别说了,埃尔默,”布鲁诺打断他说,“别让我们听糊涂了。谢谢你的帮助,我们以后再来。”
 两人一走出门外,布茨就禁不住哈哈大笑。“‘我们去看全校最聪明的家伙’,”他学着布鲁诺的腔调说,“你看见那张平面图啦?里面只缺少一样东西,给那些因为无聊而死的人准备一间尸体防腐处理室!”
 “显然,挑选埃尔默是一个错误,”布鲁诺承认,“我们要另外找一个人,就这样。”

 “米尔德丽德,”当天下午斯特金先生回到家里说,“安大略省教育部派来了一位巡视员,检查我们的教育水平是否达标。”
 他的妻子笑眯眯地说,“威廉,你知道我们的教师是省里最好的,我们的学生毕业都能以优异成绩。我们没有什么要对这个巡视员隐瞒。”
 校长沉重地坐在他最喜爱的椅子里。“换了别的任何年,米尔德丽德,我会同意你的看法。可是今年的橄榄球高烧’未得不是时候。我们几十年来一直名列前茅,为什么他们非要在我们受到橄榄球和西葫芦条干扰的时候来检查呢?”
 “啊,亲爱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她说,“嗯,你看那个巡视员会理解这一点吗?他是怎么样一个人?”
 校长做了怪相。“他有一个长长的尖鼻子,他就要用那个尖鼻子来探查我的工作。即使他知道怎样微笑,他也没有向我显示过这个本事。他打算跟我的教师们谈话,到教室里听课,总而言之,他要惹得人人讨厌他。”
 斯特金太太自我陶醉地微笑着。“没关系,威廉。这个人大概只不是不善于交际。我知道怎么样帮助他克服这一点。”

 教育部的巡视员凯文·克拉珀好象一只五英尺十英寸的大蚊子,瘦得吓人,弓背塌肩,眼睛亮晶晶的象昆虫,鼻子又长又尖。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校长家的餐桌边,与另外一位客人亨利·卡森相比,显得十分瘦小。桌子对面坐着斯克林麦杰小姐,她因为靠近一位教育部的巡视员而吓得抖抖索索。
 斯特金太太正在倒咖啡。“哦,克拉珀先生,部里怎么会终于选定麦克唐纳男校的?我们学校五年以前做过评审,当时评定为全省第一名。”
 斯克林麦杰小姐缩在椅子里。她的学校最近名列第二百一十七名,她一直在祈祷不要涉及这个话题。
 克拉珀用一块餐巾细巧地轻触他薄薄的嘴唇。“按照新规定的,第六章,第三十二条,第四款,所有私立学校都要受接教育部的随机抽查。”
 “非常好,”斯特金先生含混地说。妻子举办的这次晚宴真让他受不了。
 “嗯,你确实来得正是时候,”亨利·卡森告诉克拉珀,“我们正在加紧训练橄榄球队,准备迎接赛季。也许你可以赶上看几场球赛。”
 克拉珀然被冒犯了。“我不赞成橄榄球,”他冷冷地说,“它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破坏性影响。”
 “你这是什么话?”卡森大叫起来,火腿大小拳头紧紧捏住精巧的瓷杯。“橄榄
球培养勇气!橄榄球造就男子汉!”
 “它造就粗坯!”克拉珀一本正经地回答。
 亨利·卡森的脸色发青。“你这教育专家是怎么造就的?”他挑衅地问克拉珀。
 克拉珀面露几分愧色。“我外表看上去可能不象,”他坦白说,“可是从前我曾经是个橄榄球迷。我除了睡觉以外离不开橄榄球。我白天黑夜地看电视,我花钱如水,在美洲大陆四处旅行看比赛。”他颤抖了一下。“我丢了工作,我的妻子离开了我,我甚至都没注意!那天是星期天,超级杯冠军决赛……”他突然陷入沉默。
 “啊,你这个可怜虫!”斯克林麦杰小姐轻蔑地说。
 “后来我们夫妻又团圆了,”克拉珀继续说,“我找到了新的工作。可那是因为我发誓永远离开橄榄球。”
 随后是一片寂静,大家只听见斯特金先生无奈的叹息声。
 “谁想要一点香蕉奶油馅饼?”斯特金太太欢快地问。

 布鲁诺·沃尔顿平时不起来吃早饭。可是在即将举行每月校会的星期五早晨,他坐在长长的餐桌一端,主持御前会议。
 “嘿,伙计们,我有了对付开会的战术。”
 “布鲁诺,对付一次会议不需要什么战术,”布茨耐心地解释,“你去开会,会议完了,你就走。”
 “可是,”布鲁诺提醒他,“在我们的会议结束时,你会听见铃声。转眼间,一盘西葫芦条就已经放在你的面前。”
 “有道理,”维伯说,大口吃着一大块法式吐司。“给我们讲讲你的战术。”
  “很简单,当快餐车进来时,我们装作非常兴奋。啊,好哇,西葫芦条。我们排好队,拿过自己的盘子,离开那里。我们把西葫芦条拿回来,藏在房间里。然后,到了熄灯以后,西葫芦清除小队到每一个房间去用口袋装西葫芦条,把它们抛到树林里去。”
 “听上去不坏,”彼得说,“谁是西葫芦清除小队?”
 “我们,”布鲁诺庄严地宣布,“我们就是西葫芦清除小队。”
 “别把我算进去。”好几个齐声说。其他男孩只是怒目而视。
 “我是否可以指出,”埃尔默胆怯地说,“你所说的做法是违反校规的。”
 “我们必须参加训练,”布茨补充说,“如果坦克抽查我们的房间,侦察我们的行踪,发现我们把一卡车的他宝贵的西葫芦条丢在树林里,那该怎么办?”
大家纷纷表示不赞成意见。
 “好,这没关系,”布鲁诺说,“任何人不愿意参加,只要在布茨那里留下你的名字和房间号码。清除小队就不会去麻烦你。你可以自行清除你的西葫芦条。也许你还想把它吃下去。”
 “布鲁诺,你这样不公平。”西德尼用手指点着他,责备地说。
 “他是个卑鄙小人,”维伯附和说,“可是这一回他是对的。”
 “我当然是对的,”布鲁诺说,“那么把话传出去。我要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 “我想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戴夫·杰克逊讽刺地微笑说,“我有这个室友——多嘴大王。你在五点三十分告诉他一个秘密,六点钟的电视新闻节目就会播放出来!”

 这套战术运用得非常顺利。斯特金先生在校会开始时发表讲话,照例要大家“努力学习”,接着议程转交给亨利·卡森,他把会开成一个为橄榄球队激励士气的动员会。这引来了凯文·克拉珀的险恶目光。西葫芦条快餐车准时开到,七百多名学生全部严格按照布鲁诺的指示行事。布鲁诺把它形容为“干得漂亮”。
 当晚熄灯以后,西葫芦清除小队,以百分之一百的出勤率,开始在灌木丛里暗暗行动,从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把一盘盘的西葫芦条和小瓶调料装进大号绿色垃圾袋里。
 三个男孩分别来回跑了几趟,才把十二只塞得爆满的口袋拉进北草坪,经过橄榄球场,扔进树林里。整个行动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西葫芦战士》 责任编辑:周士达 涂素珍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