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校防御工事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校园闹鬼记》第 十一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林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嗨,埃尔默,你把科学笔记带到斯克林麦杰女校去干吗?”

这时刚过午夜,布鲁诺、布茨、拉里、维伯、彼得、西德尼和埃尔默正偷偷穿过麦克唐纳学校的校园。

埃尔默扫了一眼彼得手里的小卡片。“那不是笔记!”他轻声说,“这是我见到玛丽洛·皮克曼时要用的开场白!”

彼得搞糊涂了:“可是这里谈的是疟疾菌呀。”

埃尔默涨红了的脸好像在黑暗里发着光,他生气地瞪着每一个人。我担心因为违反熄灯规定被人抓住!我害怕这个每次都让我倒霉的可这都比不上今天晚上要和玛丽洛·皮克曼见面,我想起来就会吓得灵魂出窍!把那个给我!”他把卡片从彼得的手里抢过去,“我的感情世界跟你们毫无关系!”

“我从来没听说过疟疾菌有什么感情。”西德尼插嘴说。

“扯蛋扯够了吧,”布鲁诺说,“我应该提醒你们,我们还有活要干。我们要查清楚,那些女孩昨晚在做什么。走吧。”

他们继续列队行进,西德尼排在最后。七个男孩鱼贯越过公路,悄悄翻过栅栏。

布鲁诺坐到草地上。“好,大家聚拢来,靠近树林。”他轻声说,“谁带有狗饼干?万一雷克斯出现要用。”

彼得举起一个口袋:“在这儿。我们没有狗饼干,所以我只好带了硬面包圈。”

“嗨,给我来两个,”维伯说,“我有点饿了。”

埃尔默说话了,但声音在发抖:“你们不是说雷克斯不用担心了,因为它又胖又懒?”

“是啊,它太胖了,不会咬人,”布茨解释说,“可是只要它一叫,斯克林麦杰小姐就要缠住我们不放了。”

布鲁诺率领众人进入林子。他点了点人数,发现不对。“嗨,等等,我们总共应该有七个人。少了谁?”

男孩们互相察看。

“哎呀不好!”布茨叫道,“西德尼呢?”

“大概又大头冲下地栽在什么地方了。”维伯厌恶地说。

“好吧,”布鲁诺叹了口气,“我们得找到他,免得让老鹰给叼了。”

他们四下里散开,开始在草地里摸找西德尼,然后一个个和布鲁诺联络。“没有。”拉里说。

“没找到。”布茨说。

“他好像消失了。”埃尔默认定。

“准是死了。”维伯咕哝道。

布鲁诺等待彼得的报告。没动静。

“哎呀不好!别再丢一个!这地方是怎么啦?”男孩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眼下彼得也不见了!

“真是怪异,”布茨轻声说,“好像外面有一只熊,把我们一个个吃掉!”
“太恐怖了!”埃尔默直打哆嗦。

“你刚才我说过,”维伯阴郁地说,“硬面包圈在彼得那里。”

拉里裹紧了他的毛衣:“我们怎么办?”他摇摇晃晃后退一步,然后就在其他男孩的惊骇目光中消失了。

“哇!”布鲁诺喊道,忘了必须保持安静,“你们都看见了吗?”

“他就这样———消失了———”布茨的声音都快听不见了。

“我们刚才亲眼目睹的事情无法作出科学解释,”埃尔默分析说,“这是一个超自然现象。”

接着他们听见了一个微弱的喊声:“救命!……”

“是拉里!”布鲁诺喊。

他们跑到刚才拉里站着的地方。

“拉里!”布茨叫道,“你在哪儿?”

“就在在下面!”传来了回答。

“下面?”布鲁诺重复说,“哪儿?”

“在一个洞里!”拉里回答,“而且这个洞很深!”
  他们再一次跪在地上用手在树叶和青草中间摸索。

布茨第一个摸到那个陷阱。“在这里!”他轻轻说。

那个洞的直径大约4英尺,但半个洞口仍旧覆盖着小树枝搭成的格栅,上面铺着树叶。另一半已经张天大口。他们依稀看得见拉里煞白的脸,正在洞底仰望着他们。

“伙计,”布鲁诺说,“你掉得真快,好像一眨眼就蒸发了!”

“可把我吓坏了,”布茨说,“这里我们可是来过多少年啦,从什么时候起斯克林麦杰女校出了这么一个大坑?”

埃尔默打量着那些树枝和叶子。“太有意思了,”他沉思地说,“一个深洞,地面加以遮蔽伪装,在丛林战争里最为常用。”

布鲁诺捻响手指:“那些发疯的女孩在学校里到处设下陷阱!这就是昨晚录像里她们在干的事———挖坑让我们掉进去!”

维伯愣住了:“为什么她们要这么做?”

布鲁诺皱起眉头:“也许凯茜和黛安是那个鬼,这就是她们最新的恶作剧。”

布茨无可奈何地耸耸肩:“不管她是不是那个鬼,凯茜仅仅为了消磨时间,也会玩出这种把戏。她不需要什么理由也能干出更糟的事!”

“拉里,”布鲁诺命令说,“你在下面仔细找找看,有没有一根羽毛。”

拉里使劲吐出嘴里的泥土,抹掉头发上的树叶。“你们没忘记什么事情吧?”他挖苦地说,“把我从洞里拉出去怎么样?”

布鲁诺把一条胳臂伸进洞里。

“别动!”

“斯克林麦杰小姐来了!”布茨细声地说。

布鲁诺、布茨、埃尔默和维伯拔腿就往苹果园跑,以求藏身。

“嗨,我怎么办?”拉里哀叫着。

“尽量隐蔽!”布鲁诺边跑边给他忠告。

拉里抓住洞壁:“还有其他选择吗?”

“站住,入侵者!”斯克林麦杰小姐的声音响彻夜空。

男孩们跑过校园的边缘。维伯重重地踩着了一根细电线,电线的一端系在一棵树的树梢上。高高的树枝上落下一张大网罩住维伯,缠住了他的手脚。他跌倒在地,无助他挣扎着。

“你看见吗?”布茨喘息说,“这个地方是一个死亡陷阱!”

余下三人逃到学校的后面,埃尔默的脚踝绊着一根被一堆树枝覆盖着的绳子。从一棵高高的白桦上,飞下一只系在绳子上的篮球。它在空中慢吞吞地画了一个圆弧,在埃尔默的肘部以下荡了几圈,绳子便绕在埃尔默的身上。蓝球活像一个绕转运行的卫星,等转到埃尔默的下巴处时,他已经被牢牢捆绑起来,两臂紧贴体侧,无法动弹。

“噢,天哪!”布鲁诺哼哼着,加快了逃跑的脚步,“天哪,天哪!”

布茨挥动着的手臂突然碰到了一根低垂的枝条。他赶紧转身,已被雹子般落下的无数苹果砸倒在地。

布鲁诺刹住脚步,弯腰察看他的室友:“你没事吧?”

“啊哈!入侵者,不许动!”

斯克林麦杰小姐从一排矮树后面走出来,两眼在月色下炯炯有神。布鲁诺和布茨吓得直喘粗气。女校长手里提着猎枪。
*     *     *     *     *     *     *

“这部歌剧真叫人愉快,是吗,亲爱的?”斯特金太太问她的丈夫。此时他们正开着汽车在48号公路上朝北行驶,返回麦克唐纳学校。

斯特金先生打着哈欠,用前灯照着开过来的一辆货车。“我觉得它还不错。可是路太远,时间搞得这么晚。为什么这种演出总是放在多伦多?”

他的妻子乐了:“他们倒是试过把舞台搭在一个农场主的谷仓里,可是布景在干草棚里装不下。你喜欢这部歌剧的,威廉。这会儿你干嘛火气这么大?”

“跟我身上的病痛有关系,米尔德丽德。就在我想好好欣赏一下威尔第的音乐时,那个脚趾头一阵钻心的疼痛,又让我回到了那种痛苦的生活。”

妻子的眼珠转了转:“恐怕我不能再同情你,威廉。你听见医生说了,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

正在这当儿,两个人影窜上了他们前方的公路。斯特金先生猛踩刹车,汽车尖叫着停了下来。借着车灯的照射,可以看见凯茜·伯顿和黛安·格兰特正急忙穿过公路回学校。

他摇下车窗,大声喊:“伯顿小姐———”

夜空中传来了无疑是斯克林麦杰小姐的厉声尖叫:“啊哈!入侵者,不许动!”

叫声意味着只有这样一种可能:他的一些男生已经在斯克林麦杰女校被逮住。他想起了那天堵车的情景。耳边仿佛响起了斯克林麦杰小姐的声音:

“……我要从地下室里取出猎枪……”

“老天爷!”他跳下汽车,全然不顾他的拐杖,不顾他脚趾火辣辣的疼痛。
“威廉,到底怎么啦?”

可是她的丈夫跑得飞快,一瘸一拐,一心只想去救他的学生。

他在苹果园里追上了凯茜和黛安。

“先生,”黛安战战兢兢地说,“我们什么也没干,真的!”

“闪开!”斯特金先生命令道,“你们的女校长又一次失控了!”

“可是整个苹果园到处是陷阱呀!”黛安脱口而出。

校长发愣了:“什么?为什么?”

“当初这好像是个好主意,”凯茜承认说,“可是此刻你们学校有几个家伙大概被困在陷阱和机关里了。你知道那种玩意儿。”

“我什么也不知道!”斯特金先生喝断她。

“好吧,跟我们走,”凯茜说,“我们得避开所有的陷阱。你会安全的。”

两个女孩领着麦克唐纳学校的校长,小心地选择路径穿过苹果园。在离树林不远的地方,凯茜和黛安站住了。

“啊———”凯茜惊呼。

斯特金先生从女孩身边冲过去,惊得张大了嘴巴。布鲁诺和布茨靠在一棵节节疤疤的老苹果树上发抖,斯克林麦杰小姐正向他们走过去,手里的猎枪已经上了膛。

斯特金先生冲到男孩们的前面。“把枪放下,斯克林麦杰小姐。”他平静地对女校长说。

“他们非法侵入!”她尖叫着。

斯特金先生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一项轻罪,不能跟你威胁他人生命的举动相比。你在一个密布危险陷阱的苹果园里,拿着一杆枪对准两个孩子,怎么还胆敢提出控诉?”

“陷阱?”斯克林麦杰小姐火冒三丈,“先生,你是精神错乱了!这里是一所年青小姐的学校!这里没有任何陷阱!”

她气势汹汹地向前跨出一步。

“斯克林麦杰小姐!”凯茜大叫,“别动!”

女校长的脚踩着了一堆树叶。她的鞋跟踢掉了树叶底下的一个小木桩,一圈绳子绕住了她的脚踝。随着一阵嗡嗡声,一棵被压弯在地的树突然绷直了,把套住斯克林麦杰小姐脚踝的圈套弹了起来。树枝、绳子和,女校长一起飞上了天。她一只脚吊在半空,头朝下,脚朝上,胳臂乱挥,嘴里哇哇乱叫。

在这幕好戏前,整个世界都好像凝固不动了:布鲁诺和布茨蜷缩在树下;凯茜和黛安恐惧地伸手指着空中;斯特金先生张大嘴巴惊呆了;斯克林麦杰小姐手里仍旧抓紧猎枪,像钟摆似地倒挂在树上。

凯茜第一个恢复说话能力。“哎呀,真想不到,”她以敬畏的语气说,“书上说得对。这玩意儿确实管用!”
*     *     *     *     *     *     *

霸王龙雷克斯度过了一个懒散的夜晚。它把数量惊人的大米布丁吃得精光,那全是它的爱慕者———姑娘们,一碗一碗偷偷拿给它吃的。它体会到了完全的满足。以前那份见人就咬的工作哪能跟现在千般宠爱在一身的舒服生活相比呢。
现在是打瞌睡的时间了———不过,苹果园那边闹哄哄的,叫它怎么睡得着呢?
它围绕着校园溜达,结果意外地遇上了埃尔默,他像只火鸡一样,被捆得结结实实,那只篮球仍然留在他的膝上。

埃尔默吓得魂飞魄散:“啊呀!不要吃我!救命!”

雷克斯摇摇尾巴。显然,这个友好的小伙子想要跟它玩哩。它伸出湿漉漉的大舌头,把埃尔默的脸舔了个遍。

“啊呀!”埃尔默吓得仰面朝天躺到了地上。

他仰望的目光,恰好看见了那一幕。二楼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光,嵌在窗框里的正是玛丽洛·皮克曼的脸。他的胸中顿时涌上无限激情。比起在夏季科学博览会上的时候,她迷人的程度增加了二十倍。他注视着她打开窗子,探头张望。他真有点希望她能像莎士比亚的朱丽叶一样念出“埃尔默,埃尔默,你在何方,埃尔默?”。

可是这个愉快的幻想马上被彻底粉碎,因为他看见一个人影从她的窗子里出来,爬到电视天线杆上。那人滑到地面时,埃尔默没能看清他的脸。可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是个男的。

深深的悲伤淹没了这天夜晚的全部恐惧、打击和灾难。

玛丽洛·皮克曼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校园闹鬼记》 责任编辑:周士达 涂素珍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