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大雨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校园闹鬼记》第 六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林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爱德华·奥尼尔正在体育馆里一个人练习投篮,忽然他投出去的球被一只高举的手截了下来。

他的哥哥布茨从空中抓走篮球,把它滚进运动器械室。

“我一直在四处找你。”

“我没有‘四处’走动,”爱德华说,“我在这里。”

“听说你常在这儿。”布茨眯细眼睛说,“要不就是半夜三更偷偷溜出去。你在捣什么鬼?”

“跟你什么相干?”

布茨皱起眉头:“听好,爱德华。从我个人来说,哪怕学年结束时你得了零分我也不在乎。可是妈妈关照过,假如你不及格,我就别想好好过圣诞节。”

“我不会不及格!”爱德华粗声粗气地说。

“连数学也不会?”

弟弟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数学的事?”

布茨得意地耸耸肩:“妈妈就像中央情报局。我们的短处她都有记录存档。”

爱德华不安地支吾道:“是的,我在数学上有点麻烦。可是我正在想办法。别担心,我不会让你过不好圣诞节的。”

“那好,”布茨点点头,“因为要是我的圣诞节过得不好,那么你的圣诞节就会更糟。”
*      *      *      *      *      *

斯克林麦杰小姐坐在粉红和银色相间的餐厅里的主桌边,工架十足地地进午餐。她总是和学生们共进午餐。这样她就可以在礼仪的细节问题上指导学生———比如怎样正确握一把腌菜叉子,或者怎样正确使用一块亚麻餐巾轻擦的嘴角。有些家长你她老派,但那并未使她不安。她知道,将来有一天,她的年青小姐们也许会被召唤到国王、总统和总理面前去吃一根玉米棒子。那时候她们就胸有成竹了。

“凯茜,黛安!”斯克林麦杰小姐在门口叫住她们,“你们干吗拿着这么大的口袋?”

凯茜手里的绿色垃圾袋装满了沉甸甸的食品,坠得她身体都在晃动:“只不过是一点儿点心,下午可以不挨饿。”

“我们到吃晚饭的时候肚子总是咕咕叫。”黛安补充说,一边吃力地提着自己的食品袋。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多呢?”斯克林麦杰小姐审视凯茜的食品袋。里面有冷切肉,一盒卤汁面条,汉堡牛肉饼,炸土豆片,各种各样的曲奇饼和纸杯蛋糕,以及半个蛋白馅饼。“这些食物含的脂肪太高了!你们没注意听斯梅德丽小姐的健康课吧?”

“我们在体育课上常常跳方形舞①,”凯茜信口开河地说,“消耗的卡路里数量惊人。”说完她便提着食品袋走了。

斯克林麦杰小姐又望着凯茜和黛安身后的一大串人。每个女孩都和凯茜一样,提着沉重的食品袋。她蹙起额头。下午的点心。多么奇怪!
*      *      *      *      *      *

“哇,看它是怎么吃的!”露丝·西德维尔畏惧地轻声说。
成群的女孩都拥到体育馆外面的运动器械室来,观看雷克斯吞吃小山一样的午餐剩余食物。

“接下去大概要吃我们了!”黛安忐忑不安地说道。

薇尔玛·多尔夫一脸困惑:“我不明白。假如我们不断地这样给它喂食,它不是要发胖吗?”

凯茜同情地望着她:“全部要害就在这里,薇尔玛。我们要给这台细长、凶猛的吃人机器填饱肚子,让它变成一条胖嘟嘟的、腆着大肚子的、走路慢吞吞的、友好的宠物狗。这条霸王龙将成天只会吃饭,睡觉,吃饭,睡觉。懂了吗?”

露丝点点头:“如果它总是吃了睡,睡了吃,那它就不可能伤害我们了。”
黛安还是不放心:“看上去它还不想翻过身子马上睡着。它好像还能吃十七个柠檬蛋白馅饼。”

正好在这时候,雷克斯吃完最后一块馅饼,眼睛盯上一堆大红肠片。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凯茜告诫众人,“但愿自助食堂能够剩下足够的食物,好给这条狗准备丰盛的自助餐!”
*      *      *      *      *      *

第一节数学课上了大约十分钟的时候,布茨碰巧抬头张望。鲜艳的色彩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看见天花板上挂着数十个水气球,正在他们的头顶上。

他用肘部顶了顶隔壁课桌的维伯。“嘘———”他悄悄说,指了指头顶。
维伯伸长脖子:“哇———”

西德尼顺着维伯的目光望去,脸都发白了。“这些气球是怎么上去的?”他轻声问。

三双眼睛顺着悬荡着的气球下面那长长的白绳子看到了教室的门上。

“呃———噢,”维伯说,“该不会是个恶作剧吧,这样谁一开门,气球就会掉下来———”

“我们中埋伏啦!”西德尼痛苦地吐出一句。

“布茨,维伯,西德尼———”斯特拉顿先生严厉地说,“是不是让全班同学都来参加你们的谈话?”

布茨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对不起,先生,可是我们没法不注意那些,呃,天花板上的水气球,还有———”

教师抬头一看。“我的天!”他脱口而出,往后一跳,好像被闪电击中一样,“好吧,大家不要惊慌!我们顺着次序,一个接一个走出门去———”

“别走门!”维伯大叫,“那样气球会掉下来的!”

“走窗子!”西德尼喊道,带领大家一窝蜂地往窗子的方向冲。不幸的是,他绊到了课桌的一条腿,跌倒在地板上,挡住了大家的路。

外面传来有礼貌的叩门声。“斯特拉顿先生在吗?”拉里·威尔逊在门外问。

“不!”至少有十几个喉咙一起大叫。

拉里推开教室门,拉动了系在门上的绳子。就在办公室通信员向里探视的当儿,几十个水气球从天花板上纷纷坠落,在斯特拉顿先生和他不幸的学生们的头上下了一场倾盆大雨。

“我干了什么啦?”拉里莫名其妙地问。

当浑身湿透的全班学生依次走出教室去更换干衣服时,布茨看见了它。它正漂浮在门边的一个小水洼里:又一根棕色羽毛。
*      *      *      *      *      *

“真对不起,布茨,”拉里同布鲁诺和布茨穿过校园时说,“我只不过是把门开开,可是突然间,尼亚加拉瀑布冲了下来!”

“别担心,拉里,”布鲁诺叫他放心,“我们知道不是你干的。这是那个鬼干的。”

拉里瞪着他:“是谁?”

“麦克唐纳学校有一个恶作剧的鬼。就是他闹出了这么多怪事儿。”

“是啊,可我敢肯定,‘鱼儿’认为我们是罪魁祸首。”布茨气愤地说,“不然干吗又把我们叫去办公室?”

“嗨,拉里,”三人走进办公楼时布鲁诺说,“关于‘鱼儿’和他的拐杖,你发现了什么情况没有?”

“他只说得了点小病,”拉里低声说,“可是我无意中听到他在电话里讲要动一次手术。”

“我就知道!”布鲁诺喊道,“‘鱼儿’的病不轻!”

“要动什么手术?”布茨问。

拉里摇摇头:“不知道。好了,现在你们进去吧。”
*      *      *      *      *      *

斯特金先生倚靠在书桌上,用他最典型的冷冰冰的目光盯住布鲁诺和布茨:“今天早上我接到园丁的电话。他都快疯了,硬说有几棵橡树上长出了苹果。结果弄清楚了,苹果是用铁丝吊在橡树上的。再有,在厨房里,六台烤面包机里都装进了面包,翻转成侧面朝下,然后把面包机连接起来,只要一打开机器,六块烤面包就会同时跳出来。今天早上,我们的厨房工作人员就被烤面包打中。此外,还发生了水气球事件,我肯定你们已经知道了。”

校长向后靠在椅背上,接着说:“整个校园沸沸扬扬,都在议论这些事情,大家说,最大的嫌疑犯有两个:布鲁诺和布茨。”

布鲁诺大胆地说:“先生,我们有理由相信,所有这些恶作剧都是一个鬼干。”

斯特金先生似乎毫不理会。“那么这个鬼的名字是不是叫布鲁诺?”他转脸看着布茨,“还是叫布茨?”

布茨诚恳地回答:“先生,以前我们没有撒谎,现在也没有撒谎。”

校长沉吟不语。他该查问一下斯克林麦杰女校的伏都教诅咒吗?他皱了皱眉头那公平。布鲁诺和布茨一直是调皮捣蛋的,可是他们绝不会跟巫术相干。他们当然不能为斯克林麦杰小姐的荒唐想像承担责任。

“很好,”他最后说,“可是我必须警告你们。我不是随随便便信任你们的。假如你们辜负了我的信任的,你们的处境就非常非常困难了。这一点清楚吗?”

“是的,先生。”布鲁诺和布茨齐声回答。
*      *      *      *      *      *

他们俩在回3号宿舍的路上,遇见了埃尔默·德里姆达尔。这位学校天才正往邮筒的才向是,胸前抱着一个小包裹。

“你拿的是什么呀,埃尔默?”布鲁诺招呼他,“又给你女朋友寄东西?”

埃尔默脸红了:“玛丽洛·皮克曼显然十分害羞。我上次寄过礼物以后没有接到她的任何回音。”

“也许她是被那个仓鼠的头骨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布茨提示说。

“是啊,这回我采纳了你的意见,布鲁诺。”埃尔默说,“我送给她的东西十分珍奇,她一定会瞪大眼睛仔细看的”

布鲁诺仔用批评的眼光量着那个小盒子:“是珠宝,对吗?哎呀,埃尔默,我希望你没有花太多的钱———”

埃尔默不耐烦地挥挥手:“不是那种浅薄无聊的东西!我的礼物是非常少见、无法估价的。”

两个男孩以期待的目光注视着他。

埃尔默示意他们走近一点,好像他即将让他们分享高度机密的重要信息:“上星期我弄到了一小份塔斯马尼亚岛山雀粪的样品。”

“哦,可是你的礼物是什么?”布鲁诺问。

“我要把半份样品寄给她。”埃尔默骄傲地说。

两人愣了一会儿才理解他的话。

“你要寄粪给她?”布茨无法相信。

“鸟粪?”布鲁诺加上一句。

“塔斯马尼亚岛山雀的粪,在世界上所有种类的鸟粪当中,含有的营养是最丰富的!”埃尔默高兴地大声说,“可供研究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更别提在北半球搞到这种鸟粪的样品是多么困难了。这件礼物玛丽洛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这我同意。”布茨说。

“嗨,埃尔默,”布鲁诺谨慎地说,“你肯定玛丽洛和你一样热中于科学吗?如果是的话———那棒极了!她会喜欢你的礼物。但如果她不是———我看哪,对于有些女孩来说,收到一个鸟粪邮包是会倒胃口的。”

“我考虑过这一点。”埃尔默告诉他们,“因此我附上一篇十分全面的解释,说明这份样品的价值。”他瞥了一眼手表,“我得赶紧了。我要赶上今天的收邮件班车。”说完他怀抱小包匆匆地走了。

“我有种感觉,他们的恋爱是谈不成功的。”布茨冷冰冰地说。

布鲁诺点点头。“可怜的埃尔默。”他耸耸肩,“另一方面,也许埃尔默说得对,玛丽洛真的会迷上他的礼品———”

布鲁诺和布茨面面相觑,稍作思索。

“不会!”两人同时说道,哈哈大笑着走了。
*      *      *      *      *      *

那天晚上布鲁诺和布茨刚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就被窗子上急促的刮擦声惊醒了。

“我打赌是凯茜和黛安,”布鲁诺打着呵欠说,“她们是该过来看我们了。”

布茨推开窗子,两人向外张望。只见西德尼·兰姆帕斯基正躺在杜鹃花灌木丛里已经丧失了拔腿爬出来的希望。

“西德尼!你在这儿干吗?”布鲁诺伸出一条胳臂,悄悄说。

西德尼拉住布鲁诺的胳臂,总算爬了起来,翻过窗台进入房间。“你说要我监视爱德华,”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好,他刚刚溜出宿舍。”

布鲁诺使劲把双手一拍,“今晚我们要逮住那个鬼了!他要去哪儿?”

西德尼一脸茫然:“我怎么知道?一看见他出去,我就到这里来了。”

三个人从窗口爬出去,扫视着黑暗中的校园。布茨的视力最好,第一个发现他们的猎物。爱德华·奥尼尔身穿黑色衣服,正在穿过校园。

“别让他溜了,”布鲁诺轻声说,三个人隔着一段安全距离盯着他,“我真想立刻就抓住你的弟弟,拿到他做鬼的羽毛,一根一根戳到他的鼻子底下。”
  爱德华正快步走向公路。布茨眯眼穿过夜幕仔细察看:“他是去斯克林麦杰女校。”

“我还以为那个鬼只在麦克唐纳学校里捣乱呢。”西德尼说。

“来吧,”布鲁诺冷冷地说,“我们盯住他。”

“哎呀,布鲁诺,”布茨抱怨说,“就算他是那个鬼,他也不会在今天晚上显形。我们还是回去睡觉吧。”

可是布鲁诺已经朝公路走去。“我们最大的嫌疑犯是爱德华和凯茜,”他教训布茨,“假如他们今晚碰头的话,我就想查清底细。也许他们要搞阴谋策划。”

布茨和西德尼对看一眼,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跟在布鲁诺的后面。西德尼在爬斯克林麦杰女校的铁栅栏时,不慎掉了下来,引起了片刻恐慌,但他只停下来喘口气,三人又继续追踪。

“等等,”布茨轻轻说,“他不是去凯茜和黛安的房间。”

真是这样,爱德华走过凯茜房间的窗口,继续往学校的后面走去。

三个男孩加快脚步,转眼间就追上了爱德华。布茨伸出手去扳过他的身子。爱德华先是吃惊,然后变成厌恶。“你们两个老家伙帮帮忙,放我一条生路好吗?”他转脸看着西德尼,西德尼身上黏结着青草和泥,两眼圆睁,因为刚才从栅栏上摔下来还没缓过神来,“我来猜猜看。你是在用你的脑袋钻井勘探石油。”

西德尼只会翻白眼。

“要不要我给妈妈写信,说你晚上常到这里来?”布茨气呼呼地说。

“你是要对她说,你亲自出马抓到了我?”爱德华一脸无辜。

布鲁诺瞅了一下手表。“尽管我愿意在这里泡着,跟这小子聊天,可是我建议去拜访凯茜和黛安。自从开学第一天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她们———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非常可恶的事情。”他对爱德华怒目而视。

布茨沉重地叹了口气:“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免得招惹麻烦。”

他的话音未落,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吼声,一个硕大的黑影从学校的前部出现了。雷克斯大摇大摆地走进空地,在月光下,它那德国猎犬的体型显露得更加清楚。大狗的眼睛眯成细缝,冷酷的眼神睨视着他们。

“我这是谁家的狗啊?”布茨奇怪地问。

“它不是一条狗,它是霸王龙雷克斯!”黛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斯克林麦杰小姐买来保护学生的!”

“得了,”布鲁诺轻蔑地说,“就是它让你们女孩子没法出门?一条小宠物狗?”

凯茜也在窗口出现了。“别去惹它,布鲁诺。”她高声说,“它是一条恶毒的杂种狗,不骗你!”

“啊哈!”一个得意的嗓音尖叫着。

在旁边的一个阳台上,站着斯克林麦杰小姐,身穿一件带褶边的粉红晨衣。“求求你,斯克林麦杰小姐!”黛安喊道,“请惩罚他们吧,通知斯特金先生,叫他们保证永不再来,可是求求你,把雷克斯叫走吧!”

可是,斯克林麦杰小姐显然十分开心。“一位女士也许外表上会显得很温柔,黛安———可是在内心里,她会坚强得像钢铁一样。”她转身时那四个受困的瑟瑟发抖的男孩,“坏蛋,你们是最后一次恐吓我了!好,雷克斯———去追他们!”

雷克斯啤叫着,吼声传遍树林。男孩们吓得直往后跳,西德尼在一块树根上绊了一跤,重重地摔在地上。那条德国大猎狗朝着他们威胁性地跨了三步,然后张开大嘴打着哈欠,在草地上把身子蜷成一团,很快就睡着了。

西德尼躺在地上,双手覆盖着眼睛:“我不敢看!情况怎么样?”

“我———我看那条狗大概死了———”布鲁诺结结巴巴地说。

雷克斯开始轻声打起呼噜。

“它没死———它是睡着了!”布茨简直不敢相信。

“睡着了?”凯茜激动得差点从窗口跳出来,“是我们!我们干的!整整一个星期给它猛吃猛吃,终于取得了效果!”

“正好救了他们!”黛安说。

斯克林麦杰小姐脸色发青。“你们这帮强盗、恐怖分子、流氓,你们把我的狗怎么了?”她对着麦克唐纳学校的男孩们厉声叫道。

布鲁诺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快———跑!!”

凯茜和黛安让在窗口观看这场赛跑。

“哇,”凯茜吹起了口哨,“这帮家伙应该去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选拔赛。”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校园闹鬼记》 责任编辑:周士达 涂素珍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