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伏都教的诅咒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校园闹鬼记》第三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林铮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厨房副总管菲尔看到布鲁诺和布茨前来报到洗碗时,跟他们举手击掌,互相致意。

“我的朋友!暑假过得怎么样?我料到你们很快就会到这里来,可是头一天就来啦!犯了什么罪过———给约翰·亚·麦克唐纳爵士的塑像穿上潜水衣?”

“斯克林麦杰女校。”布茨耸耸肩说。

“是吗?”菲尔笑起来,“你们被抓住啦?朋友,你们是年纪大了还是怎么的?”

布鲁诺眉头一皱,说:“你别说这话,好吗?”

“你们来洗碗,我很喜欢。”菲尔继续说,“你们两个人都很有经验。我的意思是,你们完全懂得怎样把盘子擦干净,懂得怎样把盘子装进洗碗机。你们是两个老手。”

“谢谢。我想呀,”布鲁诺接过厨工们必须戴的发网说,“嗨,菲尔,看在老交情的份上,你让我们干活时别戴这个玩意儿吧,怎么样?”

“不行,老朋友。这是学校规矩。好了,有盘子过来了。是你们表现的时候了。”

布鲁诺和布茨埋头工作,把盘子擦洗干净,再叠起来放好。不多几分钟,两个人就被厨房里的热气熏得浑身冒汗。

“喂,笨蛋。头发好漂亮啊。”

两个男孩一齐抬头。那边,把脑袋伸进传送带上方的小窗口的,正是爱德华·奥尼尔。

“笨蛋?”布茨重复一遍,“你也去了斯克林麦杰女校。我们原本可以向‘鱼儿’告发你,可是我们没有。不用谢。”

爱德华把盘子放在传送带上。“今晚我的盘子特别脏,”他告诉他们,“所以呀,你们在擦洗结成硬块的肉汁和土豆泥的时候,得特别使点劲儿哟。”

“把他赶出去,”布鲁诺头也不抬地说,“否则就要让他尝尝洗锅刷子的味道。”

突然,菲尔的声音响彻整个厨房:“怎么回事!?”

布鲁诺和布茨急速转身。厨房副总管正蹲在巨大的工业用洗碗机的前面,试图制止汹涌的肥皂泡浪潮。白色的泡沫穿过蒸汽排放口,从洗碗机底部和机器送入口四周的衬垫里喷涌而出。随着肥皂沫的前进,菲尔向后倒退。

布鲁诺和布茨蹚着肥皂水前进。

“我来关机器!”布鲁诺高呼。

“不行!”菲尔厉声喊道,“你不可以站在水里接碰电器开关!”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布茨大声问。肥皂泡沫已经升高到他的腰部,而且还在冒出来。

“找人帮忙去!”菲尔高呼,他艰难地一步步在肥皂水里移动,嘴里好像塞了一团棉花。

“着火啦!”布鲁诺狂叫。

厨师长和手下人立刻冲进了现场。

“着什么火?”厨师长诘问,“什么火都没有!”

“不错!”布鲁诺大声说,“可是假如我叫‘肥皂泡’,你就不会来了!”

厨师长大步走到厨房干燥的一头,打开一个保险丝盒,啪的一下拨动保险开关。顿时,电灯全部熄灭,洗碗机也不再发出响声。小山般的肥皂泡沫开始逐渐减退,一边发出泡泡破裂的轻微噗噗声。

厨师长用责怪的目光环视厨房:“这不是一次意外事故!洗碗机里一定放进了六磅洗涤剂!你们说,是谁放进去的?”

四下里死沉沉地寂静无声,人们怀疑的目光像激光束一样扫来扫去,最后都落在布鲁诺和布茨的身上。

“你们干吗都看着我们?”布鲁诺恼火地问。

菲尔若有所思地皱起眉头:“真是非常凑巧,正好学校里的两个最调皮捣蛋的家伙在洗碗,就发生了这场灾祸!”

“可是我们没干呀!”布茨声嘶力竭地喊。

当天晚餐后,多花了一个多小时清理厨房,全都是布鲁诺和布茨用拖把和橡皮刷帚揩干净的。虽然两个人干得浑身都脏兮兮,可是仍然于事无补。好像没有一个人相信这场恶作剧不是他们干的。

“这个学年真的开始叫我心烦。”布鲁诺说,把抹布在一个塑料桶里绞干,“首先是我碰上了你那该死的弟弟;接着是‘鱼儿’拄着根拐杖出现;再下来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哪个浑蛋干的?”

布茨苦笑了两声:“假如是我们先想出,那就是应该我们了。倒是挺逗乐的。”

“除非你不需要做清洁工作,才算得上是小子。”布鲁诺抱怨说,“要是我逮住了干这事的家伙,就叫他完蛋!”

布茨拿起一块海绵去抹长餐桌。他突然停住手。那边,在塑料贴面上的一小滩水渍里,有一根褐色羽毛:“咦!怎么回事———在这里拔鸡毛?”

“也可能是我们淹死了一只野鸡。”布鲁诺评论说。

“这不公平,”布茨愤愤不平,“我们没有做错事,却被当成了罪犯,他们还把厨房搞得像个猪圈。”

“生活就是不公平的,”布鲁诺表示同意,“不管怎么说,今年是不公平的。”
*〓〓〓〓〓〓*〓〓〓〓〓〓*

“马克!”布鲁诺·沃尔顿咚咚咚地敲着1号宿舍114室的房门。这天是星期五早晨,本周的《麦克唐纳学校学生周报》刚刚在阅览室里陈列出来。“马克!”

门开了,马克的室友西德尼·兰姆帕斯基探头张望:“嗨,布鲁诺,布茨,干吗这么大声嚷嚷?你们要干嘛?”

“我要马克·戴维斯的脑袋!”布鲁诺咆哮着,用肘拐开道闯进了屋。
马克从书桌上抬起头:“什么事?”

布鲁诺把手里的一份《学生周报》一直塞到马克鼻子底下。上面的通栏大字标题是:盛大厨房肥皂剧。

标题下面是一张大照片,布鲁诺和布茨两个人站在齐腰深的肥皂泡沫里,浑身湿透。

西德尼把肘子支在马克的书桌上,凑近来看得更仔细一点。“你们两个人照相时应该把发网脱掉,”他提出意见。

“我们不是摆好架子等拍照的。”布茨愤懑地说。

“干吗大惊小怪?”马克问,“我总要写一篇报道呀。这可是新闻哪。”

布鲁诺狠狠地指着这一页的下端,那里的最后两句话已经用魔笔圈出来。

恶作剧者的身份尚未确定。事发时布鲁诺·沃尔顿和布茨·奥尼尔正在当班洗碗。
 

“这实际上是说,是我们干的!”布鲁诺气势汹汹。

“你们没干吗?”西德尼插嘴说。

“没干!”布茨高喊。

“这篇文章并没有任何指责你们的地方,”马克平静地说,“只是报导了事实。”

“啊,当然,”布鲁诺讽刺地说,“就像这样的事实:‘今天在114室里有人挨了一顿痛打。马克·戴维斯住在那里。’”

“因为这件事,我们被叫到办公室里去见‘鱼儿’!”布茨激动地说,“他最后相信了我们的话,可是我们费了不少口舌。”

马克想了想说:“也许我可以在下星期的周报上发表一个更正。比方说,‘布鲁诺和布茨拒……’”

“那更糟糕!”布茨激烈反对,“听上去好像我们是在逃避责任!”

西德尼的肘部滑出去落了个空,他的下巴重重撞在书桌的边缘上。他晃动了几下,然后摇摇头使脑子清醒:“嗨,假如你们俩没干———那是谁干的?”

“我们怎么知道?”布鲁诺吼道,“我们没干并不等于我们知道是谁干的!”
下午,他和布茨穿过校园到教学楼去上课时,胸中怒火仍然没有平息。

像通常那样,布茨的火气先消退:“你不觉得对马克的态度有点过火了吗?我是说,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之一。”

“哼!”布鲁诺冷笑道,“真正的朋友绝对不会把你戴着发网的照片登出来!”
一个身影匆忙走过他们旁边,差点擦着他们。

布鲁诺先认出那个板刷头:“嗨,埃尔默,这么急干吗?”
埃尔默停住脚步,站在他们面前,胸前抱着一个棕色纸包。

“我……我要把这个包送到邮筒里去……马上送去!”

“又是一次实验,送到博物馆去分析吗?”

埃尔默的脸涨得通红:“不完全是。这是……私人物品。”

布鲁诺看见了包上的地址。“‘玛丽洛·皮克曼’,”他读出来,咧开嘴笑了,“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孩。真不赖,埃尔默,我从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勇气。”

埃尔默看上去好像巴不得钻进一个地洞里去。

“这只是……呃……一件小小的……呃……礼物。”

“埃尔默,我算服了你了。”布茨诚心诚意地说。

“是什么礼物?”布鲁诺提示说,“糖果?纪念品盒子?”

“一个啮齿目动物的头骨。”埃尔默回答。布鲁诺和布茨目瞪口呆。他们好长时间不说话,使得埃尔默沉下了脸,“你们认为这件礼物不好,是吗?”

“不!”布鲁诺大声说,一边绞尽脑汁想找到一个不会伤害埃尔默感情的答复,“只是,怎么说呢———呃———也许她已经有一个了。”

“啊,那不可能。”埃尔默说,“这个头骨很特别,属于仓鼠科麝鼠属。它在北美洲是罕见的。”

“哇!”布茨使劝憋住了自己的嗓门。他也不想伤害埃尔默的感情,可是一本正经板着脸不笑,真叫他受不了。

“问题是,”布鲁诺谨慎地说,“女孩子们有时喜欢,你知道,带点浪漫色彩的礼物。”

埃尔默点点头:“我考虑过送她一对牙买加蟑螂。可是我担心它们会从盒子的气孔里逃掉。如果她收到一个空盒子,她会莫名其妙的。”

“邮局里的工作人员会更加莫明其妙的。”布茨说,咬住舌头克制自己不致放声大笑。

布鲁诺决意把话对他的朋友说明白:“也许你更好的做法是,送一些———嗯,比方鲜花这样的东西。”

“啊,不。”埃尔默认真地说,“记住,玛丽洛是一个科学家同行。她不会对无意义的东西感兴趣。”

“我想是的,”布鲁诺疑惑地说,“当她看见包上的名字埃尔默·德里姆达尔的时候———”

“啊,邮件上我不签名。”埃尔默打断他,“她不知道我的名字。”

“那么她怎么知道该去———呃———谢谁呢?”布茨问。

“我签上我在夏季科学博览会上的参赛号,”埃尔默说,“这样她就会想起我。”他不安地环顾周围,“我得赶紧点,否则就要错过收件时间了。”

他匆匆离去时布鲁诺和布茨没有出声。接着。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冲进教学楼的厕所,爆发出一阵狂笑,互相倚靠着才没倒在地上。
*〓〓〓〓〓〓*〓〓〓〓〓〓*

“亲爱的妈妈,”黛安读着,“你好吗?我很好。学校里很开心。”她抬起头说,“还有什么别的话可以说?”

凯茜躺在她的床上,把一只橄榄球抛向空中,然后双手牢牢搂住。

“怎么样,说说‘布鲁诺企图掐死布茨的弟弟。’”

黛安格格地笑起来:“但愿我能写进去。这样我的信就会更加有趣了。”

“爱德华是一个伶俐的小家伙,”凯茜沉思道,“不过有点儿古怪———”

一声尖叫在过道里回响。凯茜和黛安闪电般冲出房门,沿着过道奔向发出尖叫的地点。她们发现玛丽洛·皮克曼在她位于拐角的房间里,正在瞪着一个打开的邮包。“怎么啦了?”凯茜问。

玛丽洛一步步离开邮包后退,用手指着说:“这东西———是今天邮局寄来的!”

凯茜和黛安凑近观看。邮包里有一个透明封套,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发白的头骨。
“酷!”凯茜说,“一个伏都教的诅咒!”

玛丽洛又尖叫起来。

黛安扮了个鬼脸:“这像是一种小动物。”

“可是谁会送这种东西?”玛丽洛颤抖着说,“而且为什么要送给我呢?”

斯克林麦杰小姐冲进屋来:“行啦,行啦,什么事情乱哄哄的?”

凯茜指着邮包:“有人把一个诅咒加在玛丽洛身上。”

女校长宽容地微笑着。“你们女孩子的想像力真是丰富。当然啦,你们知道根本没有这样的事———”她瞥见了头骨,脸色变成死灰,“什么———什么———?”

凯茜和黛安扶着她在椅子上坐好,开始用一个枕套给她扇风。

“噢,谢谢你们,姑娘们!”斯克林麦杰小姐低声说,“我没事。现在,凯茜———黛安———请你们离开一会,让玛丽洛和我说几句。”

凯茜和黛安很不愿意地走出房间,把房门在身后关上。

斯克林麦杰小姐转脸对着玛丽洛:“现在,亲爱的,把你知道的所有情况告诉我。”

“它是今天用邮包寄来的,”苦恼的女孩解释道,“它真叫人汗毛直竖!”
就像把手伸进大批食人鱼①出没的水里一样,斯克林麦杰小姐在邮包里飞快地摸了一圈,抽出一张字条。

亲爱的玛丽洛:

我知道,在所有人当中,你会赏识这样东西。
         #57

 

“啊哈,”斯克林麦杰小姐得意地说,“这个罪犯是个蠢货,居然给我们留下一条关于他身份的重大线索!”

“57?”玛丽洛茫然地重复着。

“好,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它。”斯克林麦杰小姐作出指示,一边察看邮包,寻找寄件人的地址。“我不想让其他女孩担惊受怕———”突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邮包是从麦克唐纳学校寄来的。

[注]伏都教:一种西非原始宗教,现仍流行于海地和其他加勒比海诸岛的黑人中。一种西非原始宗教,现仍流行于海地和其他加勒比海诸岛的黑人中。一种西非原始宗教,现仍流行于海地和其他加勒比海诸岛的黑人中。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校园闹鬼记》 责任编辑:周士达 涂素珍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