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园里的战斗(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对维茨尔之战》第 十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吕明 顾尔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星期四下午,维茨尔先生那辆白色的福特牌旧车满载着计算机纸,开进了麦克唐纳男校。他在办公大楼前停住车,下车打开行李箱。

布鲁诺·沃尔顿透过办公室门上的玻璃在监视:“好啦,拉里,开始!”
拉里拨了斯克林麦杰小姐的电话号码:“喂,我想找皮博迪小姐,对,谢谢,请告诉她,维茨尔先生在等着。”拉里接通了室外呼叫系统:“维茨尔先生,你的电话,维茨尔先生。”

布鲁诺从边门溜了出去,维茨尔先生急匆匆地从正门进来了。

“皮博迪小姐的电话,先生。”拉里说。

“谢谢。我到我的办公室去接。”

维茨尔办公室的门刚关上,布鲁诺率领的一支特遣队就朝汽车扑去。

“喂,皮博迪小姐,我是瓦尔特·维茨尔。你有什么事吗?……什么?……嗯,不,我倒没什么事,你打电话给我……你说什么?没打?……请你别骂人嘛,我相信会找到合情合理的解释的,皮博迪小姐……皮博迪小姐?……”他挂断电话,心想,这个女人准是有什么毛病。

他又回到汽车那里,在几位过路同学的帮助下把计算机纸搬进了办公室,美滋滋地准备用小刀打开头一个纸箱。

“啊,到底弄到你的纸啦,维茨尔?”进来的斯特金先生问。

维茨尔微笑着说:“为了运它我可没少费劲。”他揭开纸箱的盖子。里面齐齐整整地码着白色的纸餐巾。“餐巾!”他痛苦地叫起来,“是纸餐巾!他们干吗给我这玩意儿?”

斯特金先生彬彬有礼地往箱子里看了看:“也许他们的卫生纸卖完了。”
*     *     *     *     *     *     *     

“你干吗要给他餐巾?”吃晚饭时克里斯托弗·塔尔博特问。

布鲁诺耸耸肩:“咱们的卫生纸用完了。”

“嗨,布鲁诺,”马克说,“我并不想对你作为委员会主席的工作或成绩显得无动于衷,可没你那些倒霉的任务我们抄写部已经够忙的了。要知道,我们不是魔术师。把你那四百五十行交出去时,他们都眼泪汪汪了。”

布鲁诺咧开嘴笑了:“对不起。嗨,我真想好好祝贺一下安全部,昨晚上咱们躲过检查,他们立了大功。”

“谢谢。”维伯含混不清地说,他的嘴里塞满了肉块。

“现在,克里斯托弗、埃尔默,你们听着。为了防止维茨尔蛮干到底,委员会需要一件紧急备用武器。咱们要准备一次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伙计们,你们能不能搞出一个模拟维茨尔的大气球来?”

“你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的?”布茨打断了他。

“没的事。”布鲁诺劲头十足。

“要多大?”克里斯托弗疑惑地问。

“哦———大概三十英尺高吧。”

克里斯托弗瞧着埃尔默:“你能做出来吗?”

埃尔默沉思地嚼着一根芹菜茎。“如果有适当的材料,这事也许不太难。它跟充气船差不多,只不过像个人形罢了。”

“只要你能造,”克里斯托弗说,“我就能让它像维茨尔。不过,这需要时间———气球可不小哇。”

“不用着急,”布鲁诺说,“这不过是咱们计划要干的活。”

布茨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暗暗琢磨着刚才听到的话。维茨尔说布鲁诺是一匹害群之马,他呀,还没有说对一半!
*    *     *     *     *     *    *

“嗯,”白队队长露丝·西德维尔说,“你认为咱们不作弊就赢不了这场军事游戏吗?”

“当然能赢啦,”凯茜说,“可干吗要冒险呢?打仗还有什么作弊不作弊,连皮博迪都是这么说的。”

“我听说红队和绿队可是有些很厉害的玩意儿呢。”黛安也插了进来。

“是的,那好吧,咱们要想法子弄得她们这辈子再不想打仗了。”凯茜说,“咱们用来朝敌人发射蓝染料的水枪太少了。今晚我和黛安溜进仓库去偷几个塑料袋,这样就有了炸弹。为了防御,咱们可以先派几个人到树林里去,挖战壕,修工事。等到军事游戏结束,整个世界将会变蓝,果园就归咱们了!”

“这么多染料咱们自己不会沾上吗?”露丝担心地问。

“当然不会,”凯茜说,“等到咱们赢了,就可以四十八小时不见皮博迪了。这种战略结果怎么样?”
*     *     *     *     *     *     *

星期四下午,布鲁诺和布茨正趴在桌上做功课,房门开了,拉里·威尔逊闯了进来。

“嗨,伙计们,瞧我弄到了什么!”他把一封盖有当天邮戳的打印信递给布鲁诺,“戴维斯太太拆开邮件时我正好看见了,是这几位地质学家写给维茨尔的:伊格内兹、塞迪曼、莫蒂默。”

布鲁诺大声地念起来:

亲爱的维茨尔先生:我们从信上得知你的担心,都甚感惊讶。据我们所知,大湖区圣劳伦斯低地断层带荒唐已极,纯属虚构,根本不可能构成对你的住处的威胁。因此,我们一致认为你的生命绝无危险。诚挚的哈伦·伊格内兹。

“你准备怎么办?”布茨问,“总不能把维茨尔先生的信扣下来吧,这是干涉邮政!”

“哦,咱们会把信还给他的,”布鲁诺说,“可是先得作几处小小的修改。拉里,咱们需要一部打字机和几张透明纸……”
*     *     *     *     *     *     *

维茨尔仰靠在办公室的椅子里读着来信:

亲爱的维茨尔先生,我们从信上得知你的处境,都甚感担心。据我们所知,大湖区圣劳伦斯低地断层带危险已极,并非虚构,确实有可能构成对你的住处的威胁。因此,我们一致认为你的生命确有危险。诚挚的哈伦·伊格内兹。

维茨尔先生跳了起来,不安地来回踱步。这个毋庸置疑的消息使他大为沮丧,尽管他以前对此已略有所知。不管怎么说,最近他夜夜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一屁股坐在书桌上,擦着汗淋淋的前额。他安慰自己:不必担心,已经计划好了逃命路线———从洗澡间的窗口跳出去,跑到安全地带,只需要四秒钟。经过练习,他还可以很容易地把这段时间缩短到三秒。尽管如此,他毕竟多了一份担惊受怕的负担。

最近让他烦恼的事还多得很。比方说计算机纸的事吧,他到现在还没能弄到一张,就像是有个幽灵在跟他作对似的。已经来了两车纸餐巾了,其中还有五箱擦手纸,可就是没计算机纸。还有,皮博迪小姐的话一直憋在他心里,她说的对吗?也许,维茨尔教学法需要修改了。还有斯特金先生,这位校长干吗要反对开除布鲁诺·沃尔顿呢?这个小子绝对是麦克唐纳男校的祸害,早就该挣上一张滚回老家的单程车票了!

维茨尔的脑袋都晕了。他掏出两片阿斯匹林,朝饮水器走去。
*     *     *     *     *     *     *

星期六下午,布鲁诺和布茨躺在他们房间里仅余的那一丁点地盘上,六十四箱计算机纸把房间都快堵死了。除了他们的床、书桌,和通向洗澡间的过道,到处都堆满了纸箱。

“只能看下雨,”布茨说,“我一辈子也没看见过这么憋闷的白天。外头黑得就跟半夜一样。”

“是够憋闷的,”布鲁诺跟着说,“好一场大雨,湿漉漉的到处是雾气。这种天气该让维茨尔出去野餐。”

“我只希望他别来一次宿舍检查,”布茨说,“就是委员会的全部人马也没法及时转移这些纸了。”

“这事用不着担心,”布鲁诺说,“安全部知道该干些什么。”

“好吧,可我就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押在他维伯·哈肯斯雷默身上,特别是在吃晚饭的时候。”

“嗨,”布鲁诺注视着雨水直流的玻璃窗外说,“斯克林麦杰女校好像出什么事了。”

布茨爬起来走到他身边:“在这种倒霉的大雨天里?没有气象局的气象预报担保,斯克林麦杰小姐决不会让她们出来。”

“果园那边确实有人。我看不清她们在干什么,雨太大了。可是有一大堆人。”

“这种天气她们撑不了多久。”布茨说。
*     *     *     *     *     *     *

“玩军事游戏这种天气太妙啦!”兴奋的皮博迪小姐高叫。

“太妙了?”斯克林麦杰小姐跟着叫,“太可怕啦!她们是娇柔的小姑娘呀!她们会感冒的!”

“这不过是雨水罢了,斯克林麦杰小姐,好好在水里泡一泡绝对伤不了身体。有雨和雾,伪装起来就容易多了。”她叹了口气,“我要能参加多好!”

皮博迪小姐开始对集结起来的军队发布动员令:“好啦,姑娘们,你们要在十五分钟里占领阵地并构筑工事。记住,要是你们沾上了食用色素,你们就算是伤亡了。我当裁判,由我判定是否作弊。好吧,去支配属于你们的十五分钟,祝最强的部队获胜!”

两支部队散开了。蓝—白队朝北边的堡垒跑,红—绿队朝南边跑。皮博迪小姐满意地听着双方准备的声音。她看了下手表,正是下午一点,十五分钟到了。“十秒钟!”她吼道,大家都紧张起来,“开始!”

防线后面,凯茜和她的军官们站在她们干了一夜才架起来的弹射器后面。她们装上了一个盛满蓝色液体的大塑料袋,准备发射。

当第一枚炸弹落在红—绿队中,溅起一片蓝雾的时候,敌人吓得尖叫起来。
“冲啊!”凯茜厉声喊。

蓝—白队呐喊着冲过暗沉沉的果园,有的跑,有的坐在手推车上被人推着前进。愤怒的红—绿队开火了,红色的激流射向蓝—白队。

“卧倒!”凯茜大喊。蓝—白队扑倒在湿漉漉的地上,开始排成一行挖工事。手推车仍在飞转,一直冲向红—绿队。打头的一辆车上坐着凯茜·伯顿将军,她双手各握一枝水枪,对着一切活动的目标喷射染料,只是在向敌军阵地投掷染料弹时才暂停射击。

“小心!”

在一棵树杈上蹲着一个红—绿队的狙击手,正当凯茜的手推车隆隆而过时,狙击手泼下了一桶红色的染料。

凯茜一声狂叫,飞身扑到地上。她抬起头,看见黛安的身上已是红水淋漓。她狂怒地瞄准树上的狙击手双枪齐射。一条红色激流擦过她的肩膀,差一点就射中了她。她跳到手推车后隐蔽并开始回击。

“我的弹药用完了!”凯茜对黛安喊,“把你的枪给我!”

“不行!我已经死了!”

“把你的枪给我!”凯茜从那辆通红的手推车后蹿出来,闪开敌方的火网,一把抓过黛安的水枪,扫开一条血路,朝自己的队伍杀回去。她跑到两军之间的无人地带后,一阵猛冲,跳进了蓝—白队筑起的永久性工事里。

“情况怎么样?”她问露丝。

“我一辈子也没这么害怕过!黛安呢?”

“给打中了,”凯茜说,“到底怎么样啦?咱们能赢吗?”

“在这种烂泥地里,谁说得上?”

“咱们不能再用手推车了!”威尔玛·多拉夫说,“它们全都陷在烂泥地里了!”

突然一颗红弹在她们中间炸开了,露丝和威尔玛都挂了彩,只有凯茜及时地闪开了。

“撤退!”她吼了一声,停下来朝一个躲在树上的狙击兵射击,“到第二阵地去集结!”

在第二阵地,蓝—白队遇上了敌人主力的进攻。红—绿队从树林的一个豁口里冲出来,个个手持水枪和“手榴弹”,还带着防护用的纸板盾牌。

一小股守军撤退了,把敌军诱入了狭窄的小径。

“进攻!”凯茜·伯顿高喊。

躲在树上的蓝—白队主力出现了,向脚下中计的敌军猛扔大炸弹。惊慌失措的红—绿队尽力抵抗,但终于被占了优势的火力击溃了。

凯茜一把抓起弹射器,领着蓝—白队向红—绿队主力冲去,当她们连滚带爬浑身泥水地冲到一半时,却发现红—绿队没了影。

“怪了,这些鬼东西———”凯茜突然醒悟了,“对啦,”她小声说,“她们在等着打咱们的埋伏呢。现在咱们怎么办?”

“占领她们全部阵地,把她们逼出来?”贾尼斯·亚当斯问。

“不行!”凯茜轻蔑地说,“她们正等着咱们这么干哩。咱们就守在这儿,以逸待劳。等她们再来时咱们就会有足够的力量把她们通通消灭了。”

“我不明白,”红—绿队的一位军官说,“咱们干吗要放弃阵地?本来可以全部守住的嘛。”

“咱们的人马损失太多了。”她们的司令说,“现在伯顿知道她已经占了四分之三的地盘了,她会想法把咱们逼出来的。可等到她这么干的时候,她就会分散她的力量。咱们就守在这儿,以逸待劳。等她们来了,咱们就集中力量冲破她们的队伍,再杀个回马枪消灭她们!”
*     *     *     *     *     *     *

已经是四点钟了,大雨还在下个不停。两支队伍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双方紧绷的神经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瓦尔特·维茨尔打着雨伞走过女校的草坪,准备去拜访皮博迪小姐。他已经决定去告诉皮博迪,她关于体育锻炼的说法是正确的,他自己也准备下星期一在麦克唐纳男校实行早操制度了,还准备向她请教关于组织锻炼的高见呢。

到了女校,他吃惊地发现斯克林麦杰小姐穿着油布雨衣,失魂落魄地站在前门廊上四下张望。

“下午好,斯克林麦杰小姐。皮博迪小姐在吗?”

“噢,她在果园里!”女校长尖声叫道,“噢,太可怕了!”她浑身颤抖。“出什么事了,斯克林麦杰小姐?”

她无言地指了指苹果园,脸害怕得扭曲了。

维茨尔扭头向果园冲去,有点糊涂了。斯克林麦杰小姐是怎么啦?像今天这种可怕的天气,大家怎么会都跑到苹果园里去?

他在果园里四下搜寻。在那里要找人是很不容易的,密密的树林里,又黑又暗。得,他只好四下里转啦,最后总能找到她的。

凯茜带着渴望的表情坐在待发的弹射器旁边。突然,她的眉毛扬了起来

“有人来了!”她悄声地对部下说,“是红—绿队!大家准备战斗!等我发出命令再行动!”

凯茜摆好了姿势,双手都等得发抖了。接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树林里。

“开火!”
她扳动了弹射器。

砰的一声闷响,一枚蓝色炸弹在维茨尔先生的脸上开了花,打得他晕头转向。

“进攻!”不知从何处泼来一桶红水,让维茨尔先生领略了另一个方向的火力。

两支军队由此发现了对方,展开了一场乌烟瘴气的恶战。她们聚在一起冲向对方,把夹在中间的维茨尔先生撞翻了。到处都是红色和蓝色的染料,水枪射出的激流犹如激光划破雨幕,大小炸弹四下爆炸,无数桶染料水横空乱飞。两支军队在泥泞中前奔后突,把瘫倒在地的维茨尔先生踩了个够。

这场疯狂的战斗很快导致大量“伤亡”,地上、树上,红蓝两色的染料触目可见。混战到最后,只剩下了凯茜和她的一名部下,还有红—绿队的五名士兵。凯茜一回头,发现一道红流击中了她的战友的背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发出一声挑战的尖叫,像猴子一般爬上了树,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消灭敌人,直到最后剩下的那名红—绿队员被她准确地射中了前额。

皮博迪小姐赶到了战场:“好啦,好啦!战斗结束了,蓝—白队胜!”

凯茜望着树下的校长助理,脸上突然出现了一种疯狂的表情,她从来也没得到过像今天这么好的机会。

“敌人!”她大叫一声,对准皮博迪小姐射了个满脸花。

凯茜在三秒钟内就被拖下树并解除了武装。

“行啦,”皮博迪小姐叫道,“大伙干得好!去洗个澡吧!伯顿,你到我的办公室去!”她低头看着地上,有一个男人躺着不动,他身上全是染料、泥浆和草,手里还拿着一把烂糟糟的雨伞。她抓住衣领把他拖了起来。

维茨尔先生直瞪瞪瞅着皮博迪小姐的蓝脸蛋。“皮博迪小姐?”他无力地问。

她笑了:“嘿,维茨尔,她们可把你害苦啦!”
他脑袋晕得没法发火了。“呃……嗯……”

“喂,你最好进去休息一会,要是我们现在送你回去,你会连门都摸不着的。”

维茨尔先生还是昏头昏脑的:“是大地震吗?我死了吗?”

“没死,”她笑着说,“你是给染了。”

“喂,伯顿。你倒是真会把到手的好事搞糟呀。”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对维茨尔之战》 责任编辑:周士达 安武林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