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 药(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小心“鱼儿”》第 六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吕明 顾尔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各位早上好!“鱼儿”开始罐头行动!小心“鱼儿”!
  费瑟斯通警官兴奋地注意到星期三早晨的“鱼儿”广播又是在八点三刻。当“鱼儿”消失后,他关上了电视机。种种假设和猜测使他激动得怦然心动。他打开了录音机。

“‘鱼儿’事件调查的第二号报告———特务科警官哈罗德·费瑟斯通现在报告。”

“开始出现了某种规律。‘鱼儿’广播什么时间都有,但上午八点三刻这个时间似乎是固定不变的。据估计,‘鱼儿’是一个恐怖组织的领袖的代号,用来进行公开联络,传递信息,也可能是密码。今天早晨宣布了‘罐头行动’。这可能是一项由‘鱼儿’和他的副手决定的大规模调动计划。我将保持高度警惕,密切注意。

“费瑟斯通报告完毕。”

他关上录音机,为了解决咕咕作响的肚子问题,他离开屋子去找一顿早饭吃。

隔壁的房门轻轻打开了,一双关注的眼睛看着费瑟斯通走过露天停车场,再穿过街道走进小饭馆。随后,14号房间的这位瘦高个也离开了旅馆,漫不经心地朝小饭馆走去。
*     *     *     *     *     *     *

“我希望你们学会这样翻越障碍物,”弗林教练翻身从健身房的绳梯上跳下来,“还有什么问题?”他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布鲁诺用胳膊肘捅了一下布茨,布茨举起手。

“先生,我有一个问题,那边角落里的鞍马和跳板之间的距离是不是太远了?我能走近点看看吗?”

弗林带着布茨和其他学生朝那个角落走去。布鲁诺从队伍中悄悄溜走,飞快地闪到弗林教练的长凳跟前。他从短裤的口袋里掏出埃尔默给他的灌在眼药水瓶里的感冒药,对准教练放在凳子上的那杯高能饮料挤了几下。按照指令,他精确无误地挤了六滴药,然后再溜达回去,混入队伍里。这时布茨的问题显然也得到解决了。

教练又打起响亮的喷嚏。“咳,该死的感冒!”他呻吟道,“我算是中了头彩!”

“来点健身饮料也许会有用处,”布鲁诺满怀希望地建议,“害感冒的人应该喝一点。”

“好主意。”弗林表示同意。他慢吞吞地走近长凳,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布茨闭上了眼睛。

弗林脸上闪过一种诧异的表情。

“奇怪,”他说,“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味道。”他打了个呃,踉踉跄跄地迈出三步后跌倒在地板上,随后开始打起了响亮的鼾来。

布茨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使他害怕得喘不过气来:“布鲁诺,我们把他弄死啦!”

“他没有死,”布鲁诺声称,“他只不过是睡着了。有趣极了,埃尔默没有提到过服药后会睡死过去。”

“出什么事啦?”彼得·安德森喊道,“我看最好去叫‘鱼儿’!”

“不!不能叫‘鱼儿’!”布鲁诺大声嚷道,“不能叫‘鱼儿’!”

“鱼儿。”弗林咕哝一声,脸上现出一种傻乎乎的笑容,随后发出一阵轻柔的格格笑声,又睡熟了。

“咱们怎么办呢?”罗布·亚当斯紧张地说。

“咱们最好把他送回屋里。”布鲁诺决定。

“怎么想法子把他弄回第二宿舍而不让旁人知道呢?”布茨有点神经质地问。

“要是咱们全都拥在他周围,”布鲁诺解释说,“就能安全抵达。”他扫了一眼班里的其他同学,“伙计们,一起干吗?”

“哎呀,我可说不准。”克里斯·塔尔博特犹豫地说。

“好吧,”布鲁诺说,“要是咱们不能把他弄走,‘鱼儿’抓住我们,你也跑不了。”

“我看不见得,你在吓唬人。”有人跳了出来。

“哎呀,我什么也没干就要倒霉了!”

“你们对他干了些什么?”

“是下毒了吗?”

“中毒的人不打呼噜,笨蛋,死人出不了声。”

“那我们把他弄走吧!”

布鲁诺和布茨扯起教练,从两边架起他的胳膊,其他学生用身子挡在周围,穿过校园来到第二宿舍。弗林一路上唱着永不凋谢的枫叶。

“嘿,他是个爱国者呢。”当他们走近200房间的走廊时布鲁诺窃笑道。

“是的,他还这么沉重!”布茨气喘吁吁地说,“开门吧!”

布鲁诺从弗林的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房门。

在那从前的日子,弗林还在唱个不停。这时其他学生一哄而散,只留下布鲁诺和布茨照料他们的教练。他们把他拽进屋里,摔在床上。

“纸,”布鲁诺命令,“拿张纸来。”

“我们不需要纸!我们需要的是一辆救护车!”布茨有点吓糊涂了。

“现在差不多是午饭时间了,”布鲁诺毫不让步,“埃尔默会来弄清楚这一切的。我们趁这个空得去体育馆贴一张布告,说明因为教练患了重感冒,取消下午的体育课,务请注意!”

“可是,布鲁诺,要是———”

“天气真好啊!”弗林伸着懒腰大声说。

“他没事,”布鲁诺固执地说,“你看到了吧,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可他没病。咱们来写布告吧,还得去餐厅找埃尔默。”

“嗨,小伙子们,”弗林嘟哝着,“别走哇,舞会才刚刚开始呢!”

他俩离开屋子时,布茨朝布鲁诺投去忧虑的一瞥。

不一会儿,体育馆的门口贴上了说明弗林缺课的布告。然后,布鲁诺和布茨在餐厅的入口处赶上了埃尔默·德里姆达尔。

“埃尔默,我们有话对你说!”布鲁诺说。

埃尔默惊疑地注视着他俩。

“你那荒唐透顶的感冒药!”布茨喊道,“教练中毒了!”

“不可能,”埃尔默说,“我的处方里不含有毒的成分。”

“那他怎么昏过去了?”布茨的声音更响了。

埃尔默昂起头:“他不会昏倒,可能是心理上的因素。你们跟他说过药是完全无害的吗?”

“那倒没有,”布鲁诺回答,“我们把药倒进他的健身饮料里了。”

“哎呀,老天爷!”埃尔默说,“原因在这里!健身饮料有柠檬酸,我的处方不能用柠檬酸混合。”

“会出什么事?”布茨气都喘不过来了。

“有反应,”埃尔默解释说,“有点儿像大剂量吸入酒精饮料的情形。”

“埃尔默,你说明白点!”布鲁诺厉声说。

“弗林先生喝醉了。”埃尔默不再卖关子了。

布鲁诺和布茨一屁股坐在地上大笑起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我们最好快去照料他,”埃尔默建议,“当然,这种症状几个小时内就会消失,可要是有人看见他这副模样就糟了。毕竟,这是你们的过错。”

“我们的过错?”布鲁诺一边急匆匆地向第二宿舍赶去一边反驳,“是你做的药让他出了洋相!”

“这是因为给药错误。”埃尔默愠怒地说。

他们进入宿舍,顺着走廊跑到200室门口。门开着,弗林不见了。

“哎哟,不好!”布茨一声苦叫,身子靠在墙上才算没倒下。

“哎哟,不好!”布鲁诺也同声叫道,“要是咱们不能在‘鱼儿’看到他以前找到他,就得去坦白交代!”

“哎哟,不好!”埃尔默亦步亦趋,“他会上哪儿去呢?”

“假如你是一个喝醉了的体育教师,你会去哪儿?”布鲁诺提出问题。

“我会呆在屋里,那么我就用不着让学生担惊受怕了!”布茨气急败坏地咕哝了一句。

“咱们必须把他找回来!”布鲁诺说,“埃尔默,检查一下体育馆。布茨,你去办公大楼他的办公室里看一下。我去餐厅里找人,快,行动起来!”

三个小伙子从第二宿舍奔出来,分头执行他们各自的任务。这时,在大路对面,斯克林麦杰女校的广播喇叭突然响了起来。

“哦,让我去牛群漫步的家园。”一个雄赳赳的大嗓门唱着走了调的歌词。

“弗林!”布鲁诺和布茨恐怖地齐声大叫。

当弗林把歌唱完后,他们听出了凯茜·伯顿的狂笑声,“再来一个!”

弗林乖乖地又唱了起来。

最后又是凯茜的声音:“请注意,请注意!”

“你告诉他们好了!”弗林高兴地大叫。

“这里有一个迷路的人。”凯茜继续说,“他高个子、红头发,自称名叫阿尔。请立刻来认领。”

布鲁诺和布茨朝女校飞奔而去,胆怯的埃尔默·德里姆达尔磕磕绊绊地跟在后面。他们看见一群姑娘护送着他们的体育教师从公路对面走来,便立刻迎了上去。

“斯克林麦杰小姐在附近吗?”布茨担心地问,“她看到他了吗?”

“看到又没看到,”凯茜回答,“当他闯进她的起居室,邀请她去跳舞的时候,她昏倒了。”她转身对弗林说:“好啦,阿尔,现在该是你回家的时候了。”

“不想走,”弗林绷着脸说,“这儿好。”

“你随时可以再来,阿尔,”凯茜温和地说,“再见。”

布鲁诺、布茨和埃尔默拥着弗林过了大路,拉拉扯扯地朝第二宿舍走去。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引起什么学生的注意,也没被一个教师看到。

“请吧,教练,”他们把弗林安置到床上时布茨乞求道,“请睡一会吧。”

“我知道!我们来打牌吧!”弗林兴致勃勃地建议。

“这不行,先生,”埃尔默说,“下午我们还有课。”

“那你们干吗要浪费我的时间?”弗林喊道,开始向门口冲去,“我要回女校!找一个女士跳舞……”

“打牌!”布鲁诺赶紧说。

“好!反正我也不喜欢她。”弗林把抽屉翻了个遍,找到一副纸牌。

布鲁诺注意到埃尔默悄悄地溜到了门口:“德里姆达尔,回来!你也得在这儿!”

埃尔默脸红了,慢吞吞地踅了回来。

“为了提高兴趣,”弗林说,“咱们来赌牙签吧。”

他们都坐在地板上,开始玩扑克牌。半个小时后弗林睡着了,埃尔默赢了所有的牙签。

“新手牌运好。”布鲁诺咕哝了一声,他们踮起脚尖离开了,生怕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教练。
*      *      *      *      *      *

“斯克林麦杰小姐,”斯特金先生怒气冲冲地在他的办公室里打电话,“你以前编造了不少故事,可这次编得比哪次都荒唐!我的教职员中没有一个人会穿着衬衣到你的学校去乱跑!他们全都在上课,除了体育教师因为重感冒下午躺在床上!……是的,我能肯定!事实上,我绝对肯定!……我的教职员从来不在上班时间喝酒,也没人曾经喝过量!……斯克林麦杰小姐,很清楚没有这回事!……不,我没有一天到晚都盯着弗林!……弗林先生是个运动员!他不吸烟,也不喝酒!他甚至不吃油煎的食物!……斯克林麦杰小姐……斯克林麦杰小姐……?”

校长唤来了他的女秘书:“戴维斯小姐,我要出去一会。”
他离开办公大楼,径直走到第二宿舍的200房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没有回答,只听见里面发出响亮的鼾声。

他摇了摇头。“这个娘们!”他大声地说,随后大踏步回办公室里去了。
*     *     *     *     *     *     *

“鱼儿事件调查的第三号报告———特务科警官哈罗德·费瑟斯通现在报告。”哈罗德警官对着录音机口述。这会儿他把自己锁在汽车旅馆的浴室里,淋浴、浴缸龙头和风扇全都打开了。

“情况有了新的发展,”他一字一句地说,“我被一个瘦高个、黑头发、大鼻子的男人跟踪。他就住在我隔壁的房间。我去哪儿,他也上哪儿。我现在正在我的浴室中,用哗哗的水声来防范可能有的窃听设备。我推测他是‘鱼儿’的一个暗探,或者就是‘鱼儿’本人。无论是谁,显然‘鱼儿’知道了我在恰特尼。我将采取一切必要的防范措施。

“费瑟斯通报告完毕。”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小心“鱼儿”》 责任编辑:周士达 安武林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