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配料(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游泳池之梦》第 十二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吕明 顾尔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这天早晨,校长办公室的硬板凳特别不舒服,布鲁诺和布茨坐在上头,两只手不安地搁在膝盖上,等待斯特金先生宣布对他们的判决。校长的头上缠着绷带,满脸怒气,布鲁诺和布茨简直不抱什么希望了。

“我看,你们都没有想到昨晚干的事是违法的。”

布鲁诺和布茨没有吭声。

“你们收了过路车辆的钱没有?”

“没有,先生,”布鲁诺说,“你的车是头一辆。”

“哦,那就谢天谢地啦,”校长说,“这么说你们实际上还没有犯法。但你们肯定是想那么干的。特别严重的是,你们居然披着合法的伪装骗钱。”

布茨的肚子咕咕直叫,他因为心情紧张,连早饭都没吃。

斯特金先生停了一会,让自己镇定下来后又继续说:“这回你们不仅给自己惹了麻烦,还把两个一向表现良好的同学拉下了水。我很想知道,在这次越轨行动中,哈肯斯雷默和塔尔博特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全是我的错,”布鲁诺坚定地说,“是我叫克里斯托弗写标语,叫维伯去拿锯木架的。最后一分钟,又是我把他们骗上了路障。完全是我不好,先生。”

“还有我。”布茨赶紧附和。

斯特金先生点点头,把他从游泳比赛那天以来就一直在思索的话告诉了布鲁诺和布茨:“整个筹款运动都是出于一种最下等的动机———嫉妒。你们一直在被嫉妒牵着鼻子走,我没有及早制止你们是错误的。你们并不是自己需要一个游泳池,而是因为他们有一个。这种心理是幼稚的,可耻的。”

“现在谈谈对你们的惩罚。每天早晨七点,你们到厨房去报到,他们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中午时间也是如此。下午四点,你们在校园里收拾垃圾,五点钟你们再到食堂去帮助开晚饭。你们只能在厨房里吃饭。晚饭后从七点半到九点,你们洗盘子,但没有报酬。现在是秋天了,你们周末要去打扫落叶。晚上九点钟后必须待在房间里做你们的功课,准备一篇由我指定的五千字文章,题目是———论欺骗。”

校长停下来喘了口气:“万一这个计划给你们留下了什么自由活动的时间,我就推倒重来。这次惩罚将持续到下一次通知时为止。当然,筹款活动就此结束,要是你们再去弄什么钱,就开除你们。清楚了吗?”

“是,先生。”

“那么,”斯特金先生说着看了看表,“你们走吧。我想你们现在该去食堂帮忙了。”
*     *     *     *     *    *       

布鲁诺和布茨正在干开早饭的苦工,心里十分恼火,连食堂里的同学们开的玩笑都无法欣赏了。

“嗨,布鲁诺,我的麦片粥里有个苍蝇!”

“布茨,这橘子汁的味道像洗碗水!”

“快拿薄煎饼来,沃尔顿!”

“喂,跑堂的……”

“把你的手洗洗,布鲁诺,卫生委员会要来检查了!”

“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干这号买卖的?”

布鲁诺和布茨忙得连彼此说句话的空儿都没有,最后,好容易才在厨房里坐下来吃早饭。

“我巴不得开除了咱们,”布鲁诺恶狠狠地说,“也许那样还好些。”

“可他干得对。”布茨沉思地说。

“我没说他不对,”布鲁诺发火了,“‘鱼儿’总是对的,哪怕他错了也一样。我只是不喜欢挨罚。”

“我希望他对克里斯和维伯别这么狠。”布茨说。

“哈!我敢说‘鱼儿’眼下也正在遭罪呢!”

布茨摇摇头:“你干吗总是学不了乖,布鲁诺?”

布鲁诺笑了:“也许因为我是不可救药的吧。”
*    *     *     *     *     *

斯特金太太冒着冰冷阴湿的雨开车回家,吃惊地看见布鲁诺和布茨正拿着耙子和垃圾袋在收拾前草坪上的垃圾。她停住车摇下车窗。

“布鲁诺,麦尔维,这种天气你们在外面干什么?”

“这是斯特金先生的命令,夫人,”布鲁诺说,“我们在受罚。”

“可他一定不想在这种天气罚你们!”她生气了。

“他说每天都得干,”布鲁诺说,“也许得干到年底。”

布茨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我的天哪,你们会生病的!快回屋去吧,去洗个热水澡。”

“噢,我们没时间,”布鲁诺说,“再过一会我们就得去厨房干活了。不过不必担心,晚饭后我们靠洗盘子的热水就能暖和过来了。”

“不,你们先去换身干衣服吧,”她命令般地说,“我会对斯特金先生解释的。”她把车开走了,心里想,得好好地说丈夫一顿。

她走进屋子,擦干湿漉漉的鞋,脱下雨衣:“威廉,我认识你也有年头了,可不知道你竟这么残忍!”

正在看报的斯特金吃惊地抬起头:“我干了什么啦?”

“好像你不知道似的!”她生气地嚷道,“布鲁诺·沃尔顿和麦尔维·奥尼尔正在大雨里清除垃圾呢!”

“他们该受罚,米尔德丽德,”校长对她说,“这是行政上的事,跟你没关系。”

“要是这些孩子的家长看见了,我敢说他们会觉得有关系的!”她发火了,“你应该感到羞耻!”

“那你叫我对那个路障怎么办?”他烦躁地问,“奖励他们的独出心裁吗?他们必须受罚,这是为了他们好。”

“你不是为了他们好,”她责备道,“你只是因为昨天夜里的倒霉经历气坏了。布鲁诺和麦尔维并没有砸你的脑袋,是那个可怕的丫头干的。他们没有请斯克林麦杰小姐朝你开枪。造成交通阻塞的也不是他们,而是你。你为什么不在发现路障的时候把它搬走?当然,让玩偶盒砸在你头上的也不是他们。要是你还有点脑子,就会明白这些孩子一直是为了你在筹款。他们是敬仰你的,至少,过去是这样。”

“这是行政事务。”斯特金先生还是毫不动摇,他过去还从来没看见妻子这么生气过,“什么时候吃晚饭?”

“我还没说完呢,威廉。我还有别的话要跟你说。你对这些孩子发火,因为他们嫉妒约克学校的游泳池,可你自己也对汤姆·哈特莱的游泳池嫉妒得眼睛发绿。至于吃饭嘛,我还没决定是不是让你吃呢!”
*     *     *     *     *     *

“欺骗是一件非常坏的事。”布鲁诺大声读道,“一、二、三……十个字。还有四千九百个字呢。”

“也许你还可以再加上一个‘非常’,”布茨提了条建议,“只是请你别出声,我也有文章要写。”

布鲁诺叹了口气:“这是办不到的事,我洗盘子洗得都没法拿笔了。”

布茨也打了个哈欠:“就是嘛!特别是你还砸碎了所有的盘子。”

“至少咱们不用再洗啦,”布鲁诺说,“当然,咱们得把碎片捡起来。”他咧开嘴笑了,“不知道今天下午咱们在斯特金太太面前是不是够可怜的。只要我想到‘鱼儿’也在受罪,我挨罚也就认了。”

“哦,她会替咱们说话的,”布茨说,“可他只会还她一个死鱼眼。这回就是用炸药也搬不动他了,他是真气疯啦。”

“喂,”布鲁诺说,“搞欺骗的人怎么叫?欺骗者吗?”

“叫傻瓜。”布茨回答。

乒乓!

一块大石头砸破窗玻璃飞进来,正好落在两人之间的地板上。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奇怪地尖叫着的凯茜·伯顿已经从窗口扑了进来。接着,黛安也不顾碎玻璃的威胁跳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连串尖叫着的姑娘。透过残缺的窗玻璃,莫名其妙的布鲁诺和布茨看见斯克林麦杰女校的全体成员都朝第三宿舍拥来了。

“出什么事了?”布鲁诺冲着对面的布茨大叫。房间里的人越来越满,他们俩都给挤到两边的墙上去了。布茨只能报之以无可奈何的一耸肩。凯茜仍然在手舞足蹈,大喊大叫,可布鲁诺根本没法明白她想对他说什么。

房门拉开了,舍监站在门口,目瞪口呆:“怎么……”他话没说完就被汹涌而来的人流撞翻了,姑娘们还在不断地从窗户往里挤。

布茨好像听见有人在喊“救命”,后来才后悔地意识到喊的人正是他自己。

彼得·安得森打开他的房门。

“嗨!”

一群姑娘趁机拥进他的房间,一下把他撞到了床上。她们开始在屋里转来转去,把东西都打翻了。

别的房门也打开了,小伙子们冲到走廊上跟着胡闹起来。

“到底是怎么……?”

“有人入侵!”

“姑娘吗?”

“姑娘!”

“她们把富奇先生打死了!”

“是沃尔顿的错!他放她们进来的!”

“我的手抓住房门了!”

“那就把它关上!”

“哎哟!”

“准是出事了!”

的确出事了。声嘶力竭的凯茜·伯顿瘫坐在椅子上,把一张纸片塞给布鲁诺。

布鲁诺盯着它,这是一封信。

亲爱的伯顿小姐:

迪利萨斯发酵粉公司荣幸地通知您,您关于“原味斯克林苹果颠倒三层饼”的配方在迪利萨斯糕饼大赛中赢得了头等奖。我必须承认,我开始对这种配方不尽相信,因为其中有辣根,但结果证明这是一种极不寻常的美味饼。附上三千元支票一张,祝贺您。

糕饼大赛总裁判

梅维斯·库克

“真不敢相信!”布鲁诺欣喜地大叫起来,“布茨!布茨!”

“我在这儿。”声音显得很闷。

“在哪儿?”

“床底下!”布茨回答,“我现在出不来!”

“凯茜赢大钱了!”布鲁诺喊,“三千块!”

布茨一下子从床下钻了出来:“什么,怎么赢的?”

“我们烤了一个饼,”凯茜声音嘶哑地说,“当时斯克林麦杰小姐要招待她的姐姐,我们只好烤,所以就往里塞了辣根,想出出她的洋相。后来黛安又把它掉地上了,结果翻了个儿。”她笑了起来,那股歇斯底里的劲头仍没过去,“她们却非常爱吃!它好吃极了!所以咱们就把它送去参加比赛,结果赢了!我已经在这张支票背后签过名给你们了!这下布茨不用到约克学校去啦!”

“这个……”布茨半信半疑地说。

“哎哟,不好!”布鲁诺突然大叫一声,“布茨,要是‘鱼儿’看见了这张支票,咱们就得回老家啦!咱们是不能再筹款的!”

“我们不要它!”布茨也叫了起来,“你们去给自己买架直升飞机什么的吧!”

“嘘,闭嘴!”布鲁诺下令,“咱们当然要。只是送到银行去的时候,别告诉‘鱼儿’。”

“说到‘鱼儿’,‘鱼儿’就到。”凯茜小声说,指了指门口。

在门口,斯特金先生正站在舍监富奇先生身边。

“再见。”凯茜说。她抓住黛安的胳膊,很不体面地从破窗户中逃了出去。与此同时,所有的女学生都逃离了宿舍,朝她们的学校奔去。
*     *     *     *     *     *

“你说你的姑娘绝对没有离开过床铺是什么意思?”斯特金先生大声责问,“斯克林麦杰小姐,我是亲眼看见她们的!……对,当时我没忘了戴眼镜!她们破坏了我的一幢宿舍楼!我的舍监鼻子打破,浑身是伤,不得不送进医院!还有一个学生伤了一个手指头!……她们不是什么娇嫩的小姐!她们是野蛮人!……对,野蛮人!她们用一块大石头砸窗户!……不,我不知道为了什么!她们像瘟疫一样!这么干毫无道理!……对,我当然有证据!这是破坏!她们……”

他瞪着电话筒:“米尔德丽德,‘梭子鱼’把电话挂了!”

“嗯,亲爱的,”他的妻子安抚地说,“我看你电话里给她讲的也够多的了。”

校长朝自己的手心狠砸一拳。“这事的根子还在沃尔顿和奥尼尔!”他很有把握地说。

“他们怎么可能?你说过石头和碎玻璃是在屋里的,这就是说,是外头砸进来的。你呀,什么事都怪那两个可怜的孩子。”

斯特金先生厌倦地点点头:“我想,你是对的。”
*     *     *     *     *     *

“原味斯克林苹果颠倒三层饼!”布鲁诺快活地狂叫。

“辣根馅的,”布茨加了一句,“咱们倒没想到她们用这玩意儿还能来钱。三千元哪!咱们怎么才能把它送进银行又不让‘鱼儿’知道呢?”

“照咱们干违禁事的老规矩,”布鲁诺说,“趁夜里溜出去。”

“布鲁诺,凌晨两点上银行的只有贼。”布茨提醒他。

“噢,”布鲁诺说,“这倒是个小小的难题,嗯?好吧,咱们在这张支票上坐一会,直到我想出法子来。不想法躲避干苦工是没法去的,没时间。”他心满意足地长叹一声躺了下去,“咱们现在有七千五百多块钱啦。”

“离两万五还早着呢。”布茨伤心地说。
*     *     *     *     *     *

骚乱过后三天,斯特金先生在办公室里接到了约克学校哈特莱先生打来的电话。

“哈罗,哈特莱。屈尊来电,所为何事?……对不起,你说什么?……哦,我们不巧输给了你们的游泳队,这使我有点懊丧,但我的学生是无法接受你让我们使用游泳池的好心建议的,你说的那个时候他们还在睡觉哩……”

斯特金先生手里的铅笔突然折成了两半。

“你是说我们有些学生的家长吗?来见你?安德森?琼斯?奥尼尔?哦,我相信这些家长是会采取对他们的儿子最有利的行动的。他们当然有权为孩子选择学校……是的,谢谢你的电话,哈特莱,可我们在麦克唐纳男校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比方说,保持我们的高度学术水平。我们不想仅仅因为有人激起了一点小水花就沦为二流学校。再见,哈特莱。”

他重重地摔下电话,打开传话器:“戴维斯太太,派人把布鲁诺·沃尔顿和麦尔维·奥尼尔叫来。”

过去一直在发展的事态真相突然一清二楚了,这些学生一直在设法拯救麦克唐纳男校,设法保住他们的朋友不让约克学校夺去。他们知道,筹款是惟一的办法。而他这位校长却指责他们是出于卑鄙的嫉妒动机。嫉妒当然是有的,可是更重要的是别的原因。他感到羞愧难当。
通信员费了半个多钟头,才找到布鲁诺和布茨,他们出去清除垃圾了,正在校园的一个荒凉角落里。

“你找我们,先生?”他们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布鲁诺问。

“对。你们很好地接受了处罚,值日工作完成得令人满意。我已经决定立即撤消对你们的处罚。”

“文章也不写了?”布鲁诺期待地问。

“文章还要,”斯特金先生说,“我想通过它让你们明白,你们过去所做的事本来差一点就可能对你们的将来产生有害的影响。”

“是,先生。谢谢你,先生。”布鲁诺和布茨彬彬有礼地齐声说。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游泳池之梦》 责任编辑:周士达 安武林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