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粉”风波(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游泳池之梦第一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吕明 顾尔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加油,布茨!快游!”布鲁诺·沃尔顿大吼。他的嗓门之大本来是很惊人的,但现在却被麦克唐纳男校啦啦队和他们的对头———约克学校啦啦队的加油声淹没了。

在第三泳道上,麦克唐纳男校的游泳明星布茨·奥尼尔正在连续不断地拼命挥动双臂。他游得很快,可惜还不够快。他模模糊糊地看见,起码又有两个人影儿超过了他。

当他一蹿一蹿地游到尽头时,广播喇叭已经响起来了:第一名,约克学校。第二名,约克学校。第三名,约克学校。第四、第五、第六名,麦克唐纳男校。本次冠军赛的全部项目第一名,都是约克学校!

约克学校的座席上爆发出一阵狂热的欢呼声。麦克唐纳的学生们出于礼貌,也只得勉强鼓了几下掌。

布茨吃力地爬出游泳池,布鲁诺扔给他一条毛巾:“你尽到力啦。”
布茨的气还没喘过来:“那几个混蛋还真能游!”

“敢情,”布鲁诺故作冷漠地耸耸肩,“他们自个儿有池子嘛。咱们的队一星期只能在这儿游一个小时。”

布茨懊丧地摇摇头:“你真是说着啦,开学才两个星期,他们就超过咱们啦。我真希望我们也能有个游泳池。”

约克学校的校长哈特莱先生和麦克唐纳男校的校长斯特金先生把一个闪闪发光的奖杯授给了得胜队傻笑着的队长,两个学校的小伙子们静下来注视着这一幕。布茨和他的队友们按照惯例,列队上去跟得胜者们握手,可他们却在队长的领头下,轻蔑地掉转屁股走了,后面跟着一群兴高采烈的捧场者。

“好家伙!”西德尼·兰姆帕斯基大叫一声,收回伸出的手抹了一下前额耸起来的湿头发,“这种事我过去可从没见过!”

“多有风度的胜利者,嗯?”有人评论道。

“蠢猪!”

“没派头!”

“他们游得太久啦!脑子里都灌满了水!”

“混蛋!”布鲁诺恶狠狠地吼道,“总有人会教训这些得胜者的!”

“失败我倒不在乎,”彼得·安德森平心静气地说,“可这事太不像话了。我要为此向他们报复!”

麦克唐纳男校的学生们纷纷表示赞同。

“巧啦,”布鲁诺狞笑着宣称,“我正好有这么一样东西。维伯,你劲儿大,去把我藏在大轿车后座下的柳条箱拿出来。就是上面写着‘嘶嘶粉胃病良药’的那一个。”

布茨惊恐地注视着他:“嘶嘶粉,我本来还以为你是开玩笑呢!你真把那玩意儿带来啦?”

“当然,”布鲁诺答道,“我是相信有备无患的,咱们用它掺成一池鸡尾酒,管保叫他们一辈子喝不了!”

半小时后,大轿车开出了停车场。此时,二十磅“嘶嘶粉”已经把约克男校的游泳池变成了一池白色的沸水。大轿车里一片喜气洋洋,大伙儿又是唱又是笑。

斯特金先生扭过脸对体育教练亚历克塞·弗林说:“我真为我们的小伙子们感到骄傲。他们经历了一场体面的失败,又受到了粗暴的对待,可他们并不因此垂头丧气。”

大轿车从48号公路拐入绿荫夹道的麦克唐纳男校车道,学生们都拥出迎接。公路对面,由斯克林麦杰女子精修学校的姑娘们组成的代表团又是挥手,又是尖叫,欢迎男校游泳队归来。队员们心情甚佳地从车上一个个跳下来。

“喂,”校报编辑马克·戴维斯问,“咱们这回干得怎样?”

“噢,”布鲁诺快活地笑了,“一片嘶嘶声。”
*    *    *     *     *     *     *

“我的学生干了什么?”斯特金先生冲着电话嚷。
当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这个电话已在等他了。“约克学校哈特莱先生的电话,先生。”女秘书不安地说,“他好像很生气。”

“当然,哈特莱,你总不会相信……一只写着‘嘶嘶粉’的空柳条箱?这名儿真怪,它在水里产生了什么结果?……太糟了,嗯?……你听着,哈特莱,我的学生在受到那次粗暴的冷遇后就直接上更衣室去了,后来又直接上了大轿车……不,我并不认为那个柳条箱长了腿。我只是弄不懂,你怎么能随便指责我的学生糟蹋了你的游泳池……不对吗?哼,你干吗不试着喝点儿池里的水!也许它能治治你的肠胃!”

他愤怒地摔下电话,坐了一会儿让自己平静下来。接着,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浅笑,按下蜂鸣器叫来了秘书:“戴维斯太太,请立刻把沃尔顿和奥尼尔叫来。”
*    *    *     *     *     *     *

第三宿舍的306房间里,布鲁诺·沃尔顿和布茨·奥尼尔正懒洋洋地趴在各自的书桌上,无精打采地做功课。

“你只得了第四名,”布鲁诺说,“这又有什么关系?”

“不是因为这个。”布茨痛苦地喃喃。

“你是怕咱们搅浑了那个混账池子会惹麻烦?”

“不,也不是。”布茨不同意。

“那又是为了什么?打你回到学校,你就一直绷着个脸。”

“不为什么,也许———”

“你痛快说出来好不好?”布鲁诺命令地说。

“嗯,你认识我爹,”布茨终于慢吞吞地说起来了,“他是个呱呱叫的运动员,过去还参加过奥林匹克游泳比赛呢。嗯,他觉得麦克唐纳男校的体育项目不够好。最近他老想着要把我送到约克学校去。”

布鲁诺发出了一声骇人的怒吼:“什么?可是———可你不能去!要不你就是混蛋!约克混蛋!你就是不能去!”

“也许我不得不去,”布茨说,“如果我的爹妈作出了决定的话。他们知道我们男校的学术水平很高,可他们说一个人的教育不能光限于书本。”

“可是———可那样你就会在他们的冰球队里跟我比赛了!”布鲁诺大为恼火,“你还得住在那儿!没准我的新室友会打呼噜!”

“啊,也可能不会。”布茨期望地说。

“你必须用你的短裤打赌,去约克学校的事不会发生,”布鲁诺怒吼,“因为咱们就要为麦克唐纳男校弄到一个池子了!”

“咱们?”布茨尖叫道,“就凭咱们俩?”

“还有好多别的伙计。”

“哦!‘鱼儿’说过学校的预算……”

“别拿这些细节来烦我。咱们能弄到一个池子,就是这样。”

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布茨去开门,从通信员手里接过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布鲁诺·沃尔顿和布茨·奥尼尔立刻到斯特金先生的办公室来。

“真够快的。”布茨沮丧地说。

布鲁诺点点头。“那些混蛋准是气得吐白沫啦。我感到奇怪,‘鱼儿’怎么会猜到是咱们干的。”

“侥幸猜中?”布茨咧开嘴笑了,可又显得有点害怕。“不知道他气成了什么样。”当他们穿过通向校长室的大理石走廊时,布茨又加了一句。

布鲁诺自信地笑了。“不到哈特莱先生和他那帮混蛋的一半,”他说,“反正我本来就想去见斯特金先生。咱们学校有一点小小的缺憾。”

布茨轻轻地哼了一声:“布鲁诺,他冲咱们大骂的时候,是没法求他行行好的。”

“这事就全交给我吧。”布鲁诺打了包票。

戴维斯太太带着怜悯的微笑推开校长室沉重的橡木门,把他们领了进去。不用吩咐,他们乖乖地坐上了那条专为挨剋的学生特设的长板凳。

校长斯特金先生可不光是因为他的姓才被人称作“鱼儿”{1}的。在他的钢框眼镜下,那双灰眼睛更显得冷冰冰的了,活像是一对圆睁的鱼眼。现在,这对鱼眼射到了布鲁诺和布茨身上。

“我想,用不着把我们离开后约克学校发生的事告诉你们了吧。”他说。
布鲁诺不安地动弹了一下。“我想我们已经知道了,先生。”他答道。

“这太没有体育道德了!”校长说,“麦克唐纳男校的学生完全应该懂得如何输得体面。”

“我想,因为他们拒绝跟我们握手,所以我们才失去了控制。”布鲁诺承认。“而且你又碰巧带了那个装‘嘶嘶粉’的柳条箱。”校长尖刻地说,“毫无疑问,所有的游泳队都要准备大量的胃药,”他的眼睛显得更加冰冷了,“可你们却带了专为破坏约克游泳池用的什么,嘶嘶粉,对吧?”

“噢,不,先生!”布茨吓破了胆,“那是———”

“先生,”布鲁诺一脸正色地接了上去,“埃尔默·德里姆达尔计算过,五天之内他们的池水就会恢复原状了。你知道,埃尔默是绝不会算错的。”

斯特金先生咳嗽了一声。“这我就放心了。我并不愿意拿着赔偿账单同你们的家长打交道。由于这是你们的头一次过错———至少在今年来说是头一次———对你们的惩罚可以减轻:一周之内,晚饭后不得离开寝室。”

“是,先生,”布茨说,“谢谢你,先生。”

“先生,”布鲁诺说,“既然我们说到了游泳池,我们可以跟你商量件事吗?”

“当然可以。商量什么?沃尔顿。”

“先生,我们是不是有那么一种可能,自己搞一个池子?”

“恐怕不行,”校长把双手交叠在肚子前面说,“今年我们本来有这么个计划,但建筑费用是明摆着的,我们的预算还缺两万五千加元。我倒是想有个池子,一可以填补体育项目的不足,二可以增加一种有意义的娱乐。但是,实在没法儿。很简单,钱不够。”

“是的,先生。”布鲁诺和布茨齐声说。

“走吧。”斯特金先生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等他们回到自己的宿舍,布茨对同伴的沉默再也不能忍受了,他气呼呼地说:“布鲁诺,你算了吧!我再也不想瞧见你脸上的那副模样了!”

“我脸上根本没有模样,”布鲁诺态度出人意料的客气,“我只是在想事,没别的。”

“想什么事?”布茨怀疑地责问。

“想明年的游泳比赛咱们要把约克的混蛋们打得多么惨。顺便说一句,这次比赛要在咱们的游泳池举行———比他们的池子要更大,更好。”

“咱们的池子?‘鱼儿’刚才还说咱们是建不成的!”

“对,”布鲁诺漫不经心地继续往下说,“咱们不会再听到那些混蛋的闲言碎语了,也不会让你输给约克学校了———至于其他人,也不会再输了———咱们要开始筹集资金!”

“布鲁诺,别忘了要的是两万五千元!”

“如果需要那个数,咱们就要筹到那个数。”布鲁诺向他保证,“明天吃早饭时,你去凑上五六个伙计来,也就是每幢宿舍两个人吧。午饭时咱们就开会,成立筹款委员会。”

“可是布鲁诺———”

“别跟我争了。你不想成为一个约克混蛋吧,嗯?”

“我不是想争,”布茨有气无力地说,“我只是想知道该去找谁。”

“啊,咱们想想,”布鲁诺动起脑筋来,“得要上埃尔默·德里姆达尔,他是个天才。还有马克·戴维斯,咱们说不定要用印刷机。克里斯托弗·塔尔博特也得要———咱们会用得着美术的。再叫上维伯·哈肯斯雷默,以防万一有什么重家伙要搬。这就行啦。”

“我去找人的时候你干什么?”

“睡觉呗,那还用说。你知道,我从不起来吃早饭。”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游泳池之梦》 责任编辑:周士达 安武林 资料提供者:秦娟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