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袭(小说)

(选自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奇迹终于发生》第 八章 )

(BRUNO BOOTS)

[]戈登·科曼       吕明 顾尔石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乔治小心翼翼地挂好他的小礼服,然后刷着那个天鹅绒翻领。“今晚真带劲儿!”他评论道,心里很清楚布茨曾是多么想去参加这个跳舞会,“年青的小姐们跳起舞来就像天使一样,舞厅装饰得漂亮极了。”

“那准是好得要命,”布茨挖苦地表示同意,“在篮球场的四周边线上跳华尔兹,那可再美也没有了!”

乔治回答他:“还有吃的哩———真是太奢侈了!”
“是呀,我知道,”布茨尖刻地说,“桑德学校的小伙子们做的饭菜能叫你把手指头都吞下去。”

“麦尔维,你不能去参加舞会真是遗憾,但如果你坚持不改这套野蛮人的做法———”

“快闭上嘴,睡你的觉去吧!”布茨厉声喝道。

乔治换上了睡衣,他仍然在拼命夸耀自己度过了一个多么迷人的夜晚。

“你知道不,我没去还有点高兴哩,”布茨若有所思地喃喃着,“你能想像得出来吗,一个人在那种场合会沾上多少细菌?”

乔治倒抽一口凉气,一句话也没说就钻进了被窝。

当这位室友呼呼大睡后,布茨开始了行动。

过了十五分钟,窗开了。他溜出窗外,身上带着一个刻有姓氏起首字母的钢钱夹,一把标明姓名的电传打字机钥匙,一枝金笔,一套铅笔。这些东西全是明明白白地属于乔治·韦克斯福德—史密斯三世的。
*     *     *     *     *     *     *

埃尔默也没去参加舞会。“我不明白人们怎么能跟姑娘去跳舞,”他厌恶地说,“姑娘们真叫人腻味!布鲁诺,我很高兴你没去。除了我之外,在这个学校里至少还有一个人有点头脑。”

“是呀,埃尔默,”布鲁诺叹了口气,准备等这位室友一睡着就开溜,可是埃尔默却用一个精巧的三角架支起了一架高倍望远镜。

布鲁诺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你不睡吗?”他问。

“在一个晴朗的晚上?”埃尔默回了一句,好像布鲁诺问的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我可以把整个天空都观察一遍了。”

“你干那事到底是为什么?”

“我是个天文学家,”埃尔默解释说,“我的世界是天空,是宇宙,是无穷的星际空间……啊,请你原谅,我的望远镜焦点没怎么对准。”

“你的焦点也没怎么对准。”布鲁诺尖刻地说。

埃尔默眯起眼睛朝目镜里看,一边调整两边的旋钮一边说:“啊,现在清楚起来了,对,我看见它啦———马头星云!”

布鲁诺轻蔑地哼了几声。他没有去沉思什么宇宙问题,而是在拼命动脑筋,怎么才能在埃尔默死赖在这里的情况下钻出窗户去。

埃尔默还在滔滔不绝地大发议论:“瞧!真是它吗?对!蟹状星云!几百万年前由一颗星星爆发形成的!”

布鲁诺继续哼哼着,他蹑手蹑脚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收集一些带有埃尔默色彩的东西———一个啮齿目动物的头首,一张多伦多园艺协会的成员证,一个塞着软木塞、标签上写

“德里姆达尔,试验3—A,9月 15/80”的试管。

布鲁诺想,我怎么才能溜出这儿呢?要是从大门走,我说什么也混不过舍监那一关。

埃尔默仍在如醉如痴地对着那个蟹状星云喃喃。当布鲁诺打开房门时,他甚至还动手画起草图来。“布鲁诺,这真是太妙了!我从来也没见过这么晴朗的夜晚!”

房门无声地关上了,布鲁诺随即敲响了205房间的房门。

“谁呀?”佩里·埃尔伯特问道。

“我,布鲁诺。”

“你!滚开,我不开门。”佩里呻吟着说。

“没事儿,”布鲁诺保证说,“不骗你,我不过是要借你的窗口用一用。”

佩里很不情愿地开门让他进去了。“你得赶紧钻出去。”他说。

“谢谢,佩里,你真够朋友,我过一个小时就回来。”布鲁诺的两条腿已经在窗台上晃悠了,接着他跳到了窗外的草地上。

布茨已经在那尊大炮旁边等着他了。“你怎么耽搁了这么久?”他恨恨地问。

“说了你也不信,”布鲁诺说,“埃尔默还是个天文学家哩,他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外

今晚天气晴朗,蟹状星云看起来非常清楚———所以我只好另找一扇窗。得,咱们上哪去?”

“斯克林麦杰女校。”布茨在黑暗中咧嘴一乐,“埃尔默·德里姆达尔和乔治·韦克斯福德—史密斯三世准备干一回下流勾当,去抢小姐们的衬裤。”

不一会他们已经穿过公路,翻过铁栅栏,来到了黛安·格兰特的窗下。

照例,几块石头扔过去后,一个熟悉的金发脑袋伸了出来。

“滚开,布鲁诺,”那姑娘抱怨地说,“我已经倒了一个月的霉了,你还没干够吗?”

布鲁诺没理会她。“我带布茨一起来了,”他悄声说,“能让咱们进来吗?”

“你疯啦?”黛安嚷起来,“那我就完蛋啦!”

但是布鲁诺已经从落水管爬上了窗台,黛安和她的室友凯茜伸出手来把他拉进去,布茨紧跟着也上来了。

黛安吓唬他们说:“要是你们被抓住了———”

“别发傻了,”布鲁诺打断了她的话头,“我从来没给抓住过。你能给咱们撕下两条旧衬裤的裤腿吗?”说着他朝布茨转过身来,“头里走,该你露一手啦。”

“把姑娘们叫到一块,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布茨下令,“告诉她们把衬裤都带来———这是一次袭击!”

凯茜和黛安咧嘴乐了,二话没说就去召集她们的朋友。

接着姑娘们一个个溜进房间,把她们的旧衬裤放进布茨拿着的枕套里。她们看见有男生在场时并不显得惊讶,斯克林麦杰女校的年青小姐们总是乐意找点刺激的。

布茨清了清嗓子说:“姑娘们,这是一次衬裤夜袭行动,我们是袭击者,但这并不是我们,我们其实是埃尔默·德里姆达尔和乔治·韦克斯福德—史密斯三世,懂了吗?”

“你别哄人了!”一个姑娘不乐意了,“乔治?那个讨厌鬼吗?要不是为了钱,他决不会去袭击什么的,把衬裤还给我。”

“安静!安静!”眼看姑娘们就要尖声大笑了,凯茜赶紧制止,“你们想要老斯克林麦杰到这儿来,把她的灯笼裤扔进这个枕套吗?”

“另一个家伙是谁?”又有一个姑娘问,她笑得浑身抖动,“埃尔默·德里姆达尔吗?”

“是德里姆达尔,”布鲁诺答道,“你不会认识他的,他不喜欢姑娘———蚂蚁更合他的口味。”

布茨举起双手维持秩序,然后把乔治和埃尔默的东西给大家传看了一番,姑娘们不做声了。“好啦,我要你们干的是———”他解释道,“把这些玩意儿散扔在你们的房间里,再把抽屉弄它个乱七八糟,然后就等着。等我和布鲁诺在走廊里大叫起来的时候,我希望能听到几声尖叫,真正的尖叫———叫人吓得连血都凝结的尖叫。我希望有一场喧闹混乱———总而言之,我要的是一场骚乱———一场真正够格的骚乱,你们能办到吗?”

“当然能,”凯茜说,“这是咱们的拿手好戏。”

“好极啦,”布茨点点头,“各就各位,你们还有两分钟的准备时间。”

姑娘们走后,布鲁诺和布茨把尼龙袜缠在头上,轻手轻脚地进了走廊。

“伙计,要有一场乐子啦。”布鲁诺悄声说。

“但愿咱们能太太平平地开溜,”布茨说,“行啦,干吧!”

两人像野马似的在走廊里乱窜起来,一边尽可能地憋出粗哑的嗓门大喊,一边用拳头往墙上乱砸。

不迟不早,姑娘们开始尖叫起来,她们干得可真是内行———为了加强效果,还加上了嚎哭、尖叫和摔门的声音。

“哎哟!宿舍里有男人!”

“救命!他们在我屋里!”

“斯克林麦杰小姐!斯克林麦杰小姐!救命!”

骚乱进行得非常出色,布鲁诺和布茨满意地溜回了黛安和凯茜的房间,又从落水管爬了下去。就在他们快落地的时候,凯茜突然灵感大发,她冲进走廊,使劲拉响了火警杠杆,在震耳欲聋的火警声中,布鲁诺和布茨飞快地翻过斯克林麦杰女校的栅栏,穿过公路溜进了自己的校园。麦克唐纳男校里已经开始聚起了一群人。

布茨在后面抓住布鲁诺。“长统袜,你这白痴!你还裹着那双袜子!”他从布鲁诺头上拽下了袜子,“现在咱们正好趁机会不露声色地溜回宿舍,再躲进自己的房间。”

布鲁诺点点头:“先给我几条衬裤。要是埃尔默该为这一切受罚的话,他也该有点玩意儿让人瞧见呀。”

两人分了手,布茨溜进了打第一宿舍出来的学生们中间,竭力想装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也不管自己实际上是穿得整整齐齐的。

“嘿,大伙都上哪去呀?”他问道。

“你聋啦?”有人回道,“斯克林麦杰女校着火了!”

从第二宿舍出来的学生们也在没头没脑地乱转。布鲁诺突然发觉自己站在佩里·埃尔伯特身边,他正在用谴责的目光盯着自己。

“你保证过的,”佩里哭丧着脸说,“你说不会有麻烦的,你骗人!”

“没的事,”布鲁诺回道,“我可没拉火警。”接着他转身对着喧闹的人群大吼:“斯克林麦杰小姐和姑娘们遇险啦!谁能去救她们?”

“咱们!”人群吼道。

“伙计们,跟我来!”布鲁诺兴奋地狂叫,“到斯克林麦杰女校去救姑娘们!”

在高呼着的布鲁诺率领下,麦克唐纳男校勇敢的战士们拥过公路,朝斯克林麦杰女校的校园冲去。

“别害怕,姑娘们!”

“挺住,姑娘们!”

他们的喊声迎来了凯茜刺耳的尖叫:“小伙子们来啦!咱们得救啦!”
  突然,斯克林麦杰小姐在她住宅的阳台上出现了,她披着一件浴袍,头发上带着卷发针,眼镜歪到了鼻子上。她挥舞着一杆猎枪歇斯底里地大喊。“狮子在哪儿?”她尖声号叫,“挺住,姑娘们,我来救你们啦!”

“砰!”猎枪走火了,在正门的匾额上打了个大窟窿。
所有的尖叫声突然停了下来,那些姑娘本来已经被麦克唐纳男校的勇士们救过了公路,这时又挣脱跑了回来。

最后,斯特金先生和他的几个下属来到了这里。

他们走进那所住宅,进行了一番调查,直到他们使斯克林麦杰小姐确信这里没有发生火灾———也没有狮子。

过了几分钟,斯特金先生走到阳台上对他的学生们说:“这里没有着火。我重复一次,立刻回到你们的房间去。”
*     *     *     *     *     *     *     

当布茨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他发现乔治还没有打骚乱的现场回来。他兴高采烈地吹着口哨,把一条粉红色的女衬裤从枕套里拽出来,塞进乔治的皮夹克口袋里。其余的衬裤统统塞进了乔治的枕头底下。接着,他爬上床,立刻进入梦乡。
*     *     *     *     *     *     *
  布鲁诺从人群中挤出来,回到第二宿舍。当他悄悄推开他的房门时,传来了埃尔默的声音:“你知道不,布鲁诺,有些科学家认为蟹状星云是在太阳系之前形成的?你懂了吧,这就是说我看到的实际上是几亿年之前的它?”

“呣———呣,”布鲁诺说。真是难以相信,埃尔默居然既没有发现他的失踪,也没有注意到两个校园里发生的骚乱,他一直黏在那架望远镜上———又是看,又是画,又是动脑筋。

“埃尔默,老伙计,你可是一百万人里才有一个的人。”布鲁诺惊叹道。
埃尔默把这话当成了赞美。“谢谢,布鲁诺。”他说。
*     *     *     *     *     *     *

战场已经空无一人,一阵微风掠过两个校园当中的冬青树。

在斯克林麦杰女校的前面,温柔的月光照在稀烂的灌木丛和被蹂躏的花坛上,也照亮了那块匾额:斯克林麦杰女子精修学校。
(选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2004年4月出版的布鲁诺与布茨系列·奇迹终于发生》 责任编辑 周士达 安武林)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