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人世界

(选自《我的同桌是上帝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奖)

杨 鹏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我在纸上画的世界活了,这是真的!
  昨晚,我在一张有电影海报那么大的白纸上,用蜡笔为我不到三岁的女儿画了许多东西:男人女人、小猫小狗、房子汽车、飞机坦克、花草树木、太阳月亮、高山大海……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射进来的时候,我被“嗡嗡”的声音吵醒。那嘈杂的声音,是由人的说话声、汽车的喇叭声、推土机的轰鸣音……混合而成的,我感觉自己是睡在了大街上,而不是躺在了卧室里。奇怪啊,我家离马路很远,并且是高层楼房,平时一直很安静,那些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我直身坐起,寻找声源,最后发现那些声音是从写字台上的白纸中发出来的。我走到写字台前,更加吃惊地发现,纸上的玩艺儿全动起来了:男人摘下了路边的一朵玫瑰花,跪着献给一位牵着狗的女人;女人高傲地扬着头,视而不见;她牵的那只哈巴狗,狗仗人势,唁唁地朝路人吠叫;不远处,小货车也开动了,沿着街道向前跑,不管是不是有人喇叭都按得山响,当十字路口的红灯亮时,它停了下来,绿灯亮时,它继续往前开,当它到达一个超市时,超市里竟然出来了许多工人——超市是我画的,但这些工人不是,他们打开小货车的门,把车里的货物给卸下来;天上,白云在慢慢地飘移,我画的月亮落到了山的背后,太阳从海面上升起,大海上的万吨巨轮,正鸣笛远航;沙滩上,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朝远方招手,她手中的白纱巾迎风飞扬……
  这怎么可能呢?我以为在做梦,使劲掐身上的肉,生疼,看来我的头脑完全清醒!
  纸上的世界越来越热闹,声音最大的是推土机的声音:有好几辆推土机同时轰鸣着,将我画的看起来有几百年历史的老房子推倒——我突然有点心疼,那些老房子,是我花了最多的心思画出来的,他们怎么能那么粗暴地把它们通通毁掉呢?
  “喂,快住手吧!”我冲他们大声喊道。那些人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全都抬起头来,朝着画中蓝色的天空张望,但他们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又继续干他们的活儿。我估计,他们在画里是看不见我的,我的声音在他们听来就像风的声音——这就好比上帝在我们的世界之外冲我们喊一声,我们也不太可能听得清他老人家的话语一样。
  画里的太阳渐渐地移到了画中央,一幢又一幢的高楼大厦,像雨后春笋一样拔地而起——我笔下那个古典味十足的小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街上的汽车越来越多,撞车追尾事故频发,司机们从车里冲出来,互相破口大骂、拳脚相向;有的街道,还严重堵车,拿着警棍的警察们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乎……此外,画中人脸上的表情,也少了我昨天赋予他们的宁静悠闲,多了城市人常见的浮躁紧张。还有,最让我郁闷的是:城市边缘的那些森林,正被小人儿的斧头和电锯蹂躏,变成一个个树墩;一座座工厂沿江而立,烟囱里冒出了滚滚黑烟,清澈的河水;逐渐变浑浊、变黑;天空不再是我最初画上去的蓝色,而成了铅灰色……
  我突然感到心疼:这些画,可是我专门给心灵纯洁得像张白纸的女儿画的,我不希望她一觉醒来,发现昨天的童话世界,变成今天这样一个乌七八糟的垃圾场!我必须阻止他们!
  我拿起桌边的橡皮擦,想把那些工厂、那些推土机、那些黑烟擦掉,但是,我发现,我擦掉了一样东西,马上会有N个同样的东西变出来——不一会儿,画里全是工厂、推土机、黑烟……到最后,街上的行人,竟然全都戴上了防毒面具——我终于放弃了,因为我知道我在帮倒忙。
  离女儿平时起床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怎么办?我应当赶快把画藏起来!我往四下里张望,最后决定把它藏到床底下去,要是有老鼠,让老鼠啃了才好呢!于是,我转过身去,但这时,更加让我吃惊的事情发生了:画中竟然传来了“轰隆隆”的枪炮声,飞机坦克战舰正自海陆空进行着全方位的PK,无数的小人儿在枪林弹雨中倒下,高楼大厦也被炸毁……当太阳西斜时,一朵蘑菇云在城市的上空升起——画里的小人儿扔原子弹了,原来繁华的城市眨眼间变成了一片废墟,无数活蹦乱跳的生灵化为一堆焦炭……
  “爸爸,爸爸——”女儿醒了,在隔壁房间叫我,将泪流满面的我拉回了现实世界。
  不,我绝不能给女儿这样一个世界,绝不能让她看到如此可怕的景象,绝不能让她的心灵遭受这样的污染。
  我从口袋里取出打火机,轻轻按下。“咔嚓”一声,一朵足以将纸人世界化为灰烬的蓝色火焰窜了起来……

 

 

     我一步不离地跟在她后面,飘下楼梯,飘过花园。

     “早上好,我亲爱的载飞!”她一边打开小木屋的门,一边兴奋地喊着。

     马儿打了个响鼻表示欢迎。

     玛丽跑过去紧紧地抱住载飞的脖子,用头亲昵地蹭着它,看上去是那么幸福。是我带给了她这些幸福,这让我开心地忘记了不能返回自己身体的烦恼。多亏我把小木屋的门关上了!

       世上没有会飞的马儿,

     如果有的话,

     我就让它带着我

   到星河里去遨游,

   在鱼鳞云里穿梭,

     与闪电对话……  

 玛丽在载飞的耳边欢快地唱着。然后,她调皮地看着它说:

  “走吧,咱们两个去散步吧。妈妈不让我骑你,可是没关系,她不会知道的,她现在还在睡觉呢。”

   载飞兴奋地跺着脚。当然了,它的腿都站麻了,真想出去跑一跑。

     玛丽急不可待地从墙上摘下马鞍套到载飞背上。她高兴得手忙脚乱,系了好几次才把带子系好。

     终于,载飞被装备好了,玛丽牵着缰绳把它牵出了小木屋。

     凉飕飕的晨风湿乎乎的。初升的太阳照耀着田野,遍地的小草被镀上一层金色。空气里,这儿那儿还飘着几缕尚未消失掉的晨雾。这样的早晨最适合骑马。

     玛丽一跃跳上了马背,动作轻快,漂亮,让人赞叹。怪不得她想成为驯马师,她原来这么有骑马的天赋!

    “驾!”

    载飞小跑了起来。

   “驾!驾!”

    玛丽兴奋得脸蛋儿通红,两条金黄色的小辫儿在肩膀上欢快地跳舞,薄薄的睡裤下她的小屁股随着马儿的步子一起一伏拍打着马鞍子。

   “再快点!载飞,再快点!”

    载飞带着一股晨风越跑越快,玛丽在马背上开心地笑着,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玛丽家的花园已经离我们很远了。我们几乎到达了太阳升起的地方,阳光强烈刺眼,玛丽眯着眼睛,载飞也被阳光照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再快点!载飞!再快点!”

    小树林里,一片寂静中,玛丽不停地用脚蹬子敲打着马肚子,再加上载飞急促的脚步声 “嗒嗒嗒嗒——”小路边草丛里觅食的鸟儿们被惊得一阵乱飞。

   “再快点!载飞!再快点!”

   玛丽完全忘记了妈妈昨天的叮嘱,使劲地用脚蹬子拍打着载飞的肚子,越来越急促。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障碍!一棵大树横着倒在路中央,因为阳光太刺眼,玛丽没有在远处看到它。

   载飞看到大树,本能地突然加快了步子,想要从横着的树干上冲过去。

   而玛丽则下意识地往后使劲一拉缰绳,她用力过猛,载飞立刻腾起前蹄向后直起身体,表示反抗:“咴!”

玛丽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我眼睁睁地看着玛丽从高空摔到地上,全身的汗毛都在一刹那竖了起来。而载飞,一跃之下跨过大树,“嗒嗒嗒——”渐渐消失在远处。

   如果灵魂有声音的话,我一定会尖叫起来。

   玛丽伏在地上,毫无声息,两只眼睛闭着,脸色像蜡一样白。草地上,她乱蓬蓬的小辫儿下面的耳朵里,一股鲜红的血正在慢慢地向外流淌,红彤彤的,映衬着她漂亮的黄头发。

   我想哭,想喊,想叫她的名字。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只是呆在她旁边,悲伤无助地看着她。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灵魂,即使是一个充满了爱的灵魂,能够阻止一个小女孩死去。

   ……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