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下)

(选自《胖墩骑士》第三章

(Cuore di Ciccia)

[]苏珊娜·塔玛罗    马默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米凯莱也没闹清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块点心他根本没来得及送进嘴里。他只觉得刮过来一阵旋风,有什么人拉住他的手,点心就从他手中飞出去了。又像有什么人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从小长凳上拽起来晃来晃去,就好像他是一根香肠似的。而且还有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声音对他吼叫着:

 “差劲透了,放下!”

     当米凯莱像一堆衣服一样被抛在草地上时,他才发现那一团旋风不是别的,原来是他的管教,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她裹在紫茄色的工作服里,面孔也变成紫茄色的了,正直挺挺地站在米凯莱的身体旁边。她的胯部和股骨瑟瑟发响,像挂在圣诞节雪橇上的铃铛一样。

   “多好的一个开端啊,我的小火鸡!真好!”她竭尽全身之力吼叫着。“头一天,第一个违规!”说着她从一个小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册子。她把小册子打开,大声地念道“你违反了第2821条规定,应受第3412条处罚。跟我走,不要做任何辩解。”

   米凯莱没有做任何辩解,他也不可能做什么辩解,因为女管教揪住他的两只耳朵,把他拉在身后,像拉一袋土豆似的拉走了。

   女管教这样拉着米凯莱走了很长的路,后来又把他从大台阶,小台阶上拉下来,把他关进了学校地下室的一间小暗房里了。

   “第3412条处罚!”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在离开之前,从窥视孔又向米凯莱重复了一遍。

 当剩下米凯莱一个人的时候,米凯莱伸手在墙壁上摸索着电灯的开关,墙上没有开关。

   没关系,米凯莱想,反正我从来不怕黑暗。然后,他又开始摸索,想找一找是否有床。在一个角落里,他找到了一个又窄又硬的吊床,就躺在上面了。

   这完全是个梦,米凯莱想,是一个恶梦,我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但他的肚子这会儿却对他说,这全是真的。他的肚子在他一生中从未像现在这么空过,从肚脐深处发出了强烈的咕噜的声音:

   “整整两天我没吃任何东西了!你觉得这样对吗?我觉得我就像打扫军营的一块擦地抹布一样。我实在没劲了。求求你了,我恳求你了,送到嘴里点东西吧。”

   米凯莱不知道如何才能使肚子安静下来。那上面绝对没有任何可以塞进牙缝的东西。最后,既然没有人看见他,他也不可能喊叫,于是,他开始吃自己的指甲。肚子似乎平静下来了。

   为什么妈妈和爸爸没有和我打招呼就走了呢?米凯莱这时问自己,他们决定把我永远地留在这个地方吗?为什么呢?

   这时,米凯莱脑子里开始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也可能他的妈妈不是他真正的亲妈妈,他的爸爸也不是他的亲爸爸。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他们怎么会什么也不对他说就把他扔在了这种地方呢?他成了弃儿,这是真的,他们是在哪个地方的垃圾筒里拾到他的,但从来没有告诉他。

     米凯莱开始明白了许多他以前不明白的事情。怪不得他在摇篮时的照片一张也没有!怪不得爸爸妈妈他们那么瘦,而他却不是!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呢?他们是他的假父母,是两个与他无关的人!米凯莱叹了一口气。

   “我在世上孤独一人!”

   米凯莱的话音回荡在窄小的房间内,像在山里发出的回音一样,然后渐渐消失了。

   房间里没有声音了,米凯莱觉得眼睛变湿了,要哭了。他想起弗里戈。弗里戈是他惟一的朋友,是惟一真正爱他的人。

   弗里戈说过什么?他说过,他米凯莱是一个骑士,是胖墩骑士。胖墩骑士独自一个人有能力闯荡世界,可以与龙战斗,打翻蟾蜍,可以做出伟大的事情……

   “我会的!”米凯莱充满信心地喊出来,并且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正当米凯莱想着首先得想办法从这个地方逃出去的时候,忽然,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美味的香气。米凯莱伸着鼻子闻着——是苹果蛋糕的香味!

   不错,正是苹果蛋糕的味道!突然,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的声音响起来。她的声音是从一个看不到的麦克风里传出来的。“在烤箱里,”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继续说道,“正烤着一个苹果蛋糕。假如你能看见这只蛋糕,真是太棒了!蛋糕烤得鼓鼓的,边上松松软软的,里面是一层层水果蜜饯做成的馅……真是可惜呀,我的小火鸡,因为你永远也吃不到这种蛋糕,永远吃不到!”

   这是一种可怕的折磨。米凯莱捏住鼻子,用嘴大口大口地吸着气。

   苹果蛋糕的香味飘过之后,又飘来了馅饼的香味,之后是奶油的味道,奶油香味后又闻到了烤通心粉的味道,还有炸糕和各种各样的香喷喷的味道不断地飘出来……

   夜里,米凯莱哭了,一半是因为那些香喷喷的味道,一半是为他假爸爸和假妈妈,因为他到底还是爱他们的。

   天刚亮,米凯莱用尽全身残存的一点气力,使劲敲着门。

   “我再也不吃东西了!”米凯莱哽噎地喊道,“什么也不吃了!”

   他的话音刚落,门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地开了。

   自从那次受处罚后,米凯莱在减肥学校的生活一直很有规律。因为他明白了在那里该如何做,而且他很小心地不犯错误。

   从米凯莱到减肥学校后,整整过去了十天。一天早晨,米凯莱起床后,发现身体轻了不少。他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原来的四大块肥肉,现在一块也没有了。他瘦了。

   这样好了,米凯莱想,这就是说我跑步可以轻松点了。他立马想到了怎么想办法从这儿逃出去。

   逃跑这件事米凯莱已經认真地考虑过很多次了。在校外跑步的时候,是惟一不会被察觉的逃跑的好机会。米凯莱的计划是,从一开始跑步,就要跑在最前面,在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视线看不到的拐弯处,加速跑进树林,然后在被追赶上之前,从树丛中消失。可是米凯莱只有八岁,而且身无分文……但要万一他成功了,他可以做一件事——去外婆家。外婆肯定什么也不会问他,而且见到他会感到很开心。也可能外婆并不知道米凯莱不是她真正的外孙,也可能外婆已经知道了,只不过无所谓罢了:不论他是谁,外婆都爱他。

   过了几天,逃跑的机会终于来了。从早上起,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就宣布下午要在草地上进行一个娱乐性的跑步。跑步时,孩子们手里端着一个生日蛋糕。但是,这个蛋糕在跑步的过程中既不能尝,也不能掉在地下,要一直这样跑十多公里。哪个孩子跑到终点时,蛋糕还是完整的,就会被允许点燃和吹灭蛋糕上面的小蜡烛。要是谁拿着蛋糕摔跟头,或者碰一下蛋糕,就要被罚再跑一圈。

   起跑时,米凯莱冲到了第一名。他手里端着的是奶油和鲜草莓蛋糕。跑了两公里的路程,米凯莱还是第一名。五公里过去了,米凯莱已经把所有的孩子都甩在了后面。于是他溜出了跑道,钻进了树林。只要还有口气,米凯莱就不停地跑着。后来他实在跑不动了,就一屁股坐在了一棵大树的树根上,然后吞掉了手里的蛋糕。

    夜幕慢慢降临了。米凯莱孤零零地在树林里,他一点也不知道外婆家在哪个方向。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独自一人在树林里睡觉。

   从骨瘦如柴的德丽齐亚的魔爪下逃出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对黑暗和树林里发出的奇怪的声音的恐惧代替了。白天是善良友好的大树,夜晚,在黑暗中却变成张牙舞爪的大怪物。白天鸟儿平静的唧唧喳喳的叫声,被四处传来的嘷嗥声、唆唆声、呜咽声代替了。周围不时听到像魔鬼或巫婆的轻而慢的走脚步声、重而快的跑步声和突然发出的怪叫声。

   “我是一名骑士!”米凯莱为了壮胆大声嚷道,“我是一名骑士,我应该什么都不怕。”

   当天空从树林那边亮起来时,米凯莱还坐在大树根上。他整夜没都没合眼。他现在又累又饿,但他还是上路了。

   米凯莱朝随便选的一个方向走去。

   迟早,米凯莱想,我会走到这个树林的尽头的,我会找到一条路,一条高速公路或者一条羊肠小道,我会遇见什么人,让我搭车,把我一直送到外婆家。

   米凯莱走了整整一天,肚子还是空空的。

   灌木丛、树木不但没有稀疏,反而越来越密、越来越有阻力了。米凯莱艰难地向前走着。灌木丛的刺划破了他的全身,苍蝇围着他乱转,让他不得安宁。天热得很,为了知道时间,米凯莱不时抬起头看天色。高高地挂在树枝和树叶上面的太阳,变得越来越红,夜晚又一次要降临了。米凯莱看了看他停下来的地方,是一块和他昨天呆过的一模一样的空地。

我一步都未动,这可能吗?“米凯莱问自己。

    他来到他已经熟悉的大树根那儿,坐下来。

    明天会怎么样呢?我是从哪儿来的?还是像驴子一样,一辈子都在原地转?这是对逃跑的惩罚吗?或者这是一种魔法?可我的假妈妈说过很多次,魔法是不存在的。减肥学校的校长无限瘦阁下也同样说过好多次,在生活中是没有魔法的。

   假如他们都错了呢?假如这就是一片有魔法的树林呢?米凯莱这样想着想着,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发生了和第一天一样的情景,后来两天的情况也一样。米凯莱在树林中走啊,走啊,但他哪里也走不到。

    一样的树木、一样的到处是刺的灌木丛和那些讨厌的苍蝇,每天晚上米凯莱总是坐在同一个树根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样的,只有米凯莱除外,他变得越来越饿,越来越迷糊,也越来越疲劳。

    “我迷路了!”夜深人静时,米凯莱大叫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树根上。我迷路了,世界上只剩我一个人了。谁也找不找我,谁也找不到我了。只有秃鹫饿了,找食的时候会找到我。这种结局对于一名骑士来说,太悲惨了!

    米凯莱用手臂擦干涌出来的泪水,把流出来的鼻涕吸了回去,躺在地上睡着了。

选自浙江少年儿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的世界幽默儿童文学丛书·胖墩骑士》责任编辑: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