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是上帝

(选自《我的同桌是上帝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奖)

杨 鹏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人世间有太多的阴错阳差,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结果将不会是这样。)


    “……我的名字叫尚第,请大家多多关照。”

那位穿黑色校服的转校生自我介绍后,向大家鞠了个90度的大躬。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左大龙的音量最大——“什么,他的名字叫尚第……他是上帝?那我就是魔鬼撒旦了!”
  不过,当转校生把头重新抬起来时,所有的笑声都嘎然而止,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惊讶的神情:天哪,这个转校生长得实在是太……太帅……不,太靓……不,帅是用来形容男生的,靓是用来形容女生的,他好像既有男生的帅,又有女生的靓!怎么说呢,反正是太养眼了!
  他给人的总体感觉有点像尊一触即碎的瓷器,阳光落在他白皙的皮肤上,溅起不太真实的光晕,五官的大小和位置无可挑剔,中等身材,但却匀称得没法说。他的气质也是一流的好,文质彬彬,却不给人任何谦卑和懦弱之感。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男生呢?老天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偏心呢?
  
  “尚第同学,冯离离旁边有个空位子,你就坐那吧。”
  班主任指着我身边的空位子对转校生说。班上所有女生的目光像聚光灯一样“唰”地汇聚到了我的身上——那可不是什么善意的目光,你如果是刚从月亮上掉下来的人,想体验一下什么叫妒嫉厌恶愤怒诅咒无奈无间道无中生有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灭你九族刀山火海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轮回……只要让她们看一眼就行了——我出一百万打赌你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我潜意识里有一种窃喜之感,不过,我可不是那种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的“追男仔”。哼,才不是呢,在我看来,所有帅哥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瓶——他们的天生条件太好了,所以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让女生们亲睐有加,可以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哼,我才不希罕去巴结那些被光鲜的外表包装着的草包呢!再说了,我也是个全校数一数二的美女,我怎么可以随便降自己的格呢?
  当十分养眼的转校生向我走来时,我的心虽然砰砰跳着,但是,我却扬起了高傲的头,故意对他视而不见。
  
  养眼的转校生还真有两把刷子!
  不管是语文课,还是数学课、英语课,或者是体育课,他的表现样样优秀: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生僻字多得打架的古文,他看一眼就能倒背如流;数学老师出的奥数题,连全班最牛的“陈景润第二”都被难住了,他却不假思索地在黑板前现场把它搞定;他的英语口语好得让教了一辈子学的英语老师恨不得拜他为师;体育课达标测验,他每一项都破了世界纪录……
  哇塞,我现在知道什么叫“惊为天人”了!这个家伙,真“天人”也!
  他越出色,我就越感觉到自己的平凡——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才是个花瓶呢!
  心灵的天平开始七上八下——你以为我开始要崇拜他了吧?才不呢!课间,看着大家像周杰伦来了似的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围住,我就在心里想:哼,别自以为优秀,人家就要像只哈巴狗那样追在你的屁股后面跑,才不呢!
  生物课,大快人心的是,养眼的转校生终于出了一回丑。当时,生物老师给大家提了个问题:“恐龙为什么会灭绝?”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我在上幼儿园时,就看过许多恐龙的画册,知道这是个未解之谜。其他同学也不逊于我,他们有的说是因为小行星撞击地球,造成漫天的灰尘导致恐龙毁灭;有的说是因为地球变暖,许多植物灭绝了,恐龙是被活活饿死的;有的说是造山运动……这些事情,我们在动画片里也看过不少,对我们确实不新鲜了。
  然而,养眼的转校生说出来的答案却叫老师和全班同学都大跌眼镜——他说恐龙是因为上帝打了个喷嚏,导致了物种灭绝。
  同志哥,这实在是个无厘头的答案,很不好笑耶!(不过确实有几个女生像马屁精似地捧腹爆笑起来)虽然他答得很认真,但在我看来,他实在是有点恃才放旷,或者说,是在哗众取宠。
  你说,这样的男生,就算他再有才,再养眼,我能喜欢他吗?
  
  下午放学,当一大群女生围着他跟他要签名,还要和他共同回家时,我如箭一样冲出了教室,像兔子一样跑得飞快。切,我才不愿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贱痞子!
  夕阳像个桔红色的气球在高楼顶上徐徐下坠,当我确信自己冲出了养眼的转校生巨大而魅力四射的阴影时,我停下来,弯着腰双手抱胸直喘气。
  突然,我的眼眶有点湿润——我为什么总是要与众不同呢?我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女生那样去对优秀的男生俯首称臣呢?我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和我是同桌,在别人看来,我近水楼台先得月,为什么我不去摘那我伸手就能够得着的虚荣呢?……
  我发现自己突然有点想念那养眼的转校生了!就在我的心像泡进牛奶里的饼干慢慢变软的时候,一个像风铃一般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嗨——”
  我回过头,惊讶地发现,那个养眼的转校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用让女孩子全身酥软的目光注视着我。

虽然我不是什么高傲的公主,但是,我要与众不同!不,我绝不能让他看出我心中的软弱,绝对不能!

我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去,装作没听见似的在空无一人的胡同里向前迈步。

“冯离离,等一等。”

他追了上来,拉住了我的手。

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厌恶感:什么呀?我还以为你是个出凡脱俗的男生呢,原来也不过是个看见美女就像牛皮糖一样粘着人家不放的讨厌鬼。

“放开我。”

我一甩手,转过身,用像斗牛士看着一头正向自己冲过来的猛牛一样的目光瞪着他。

“对……对不起。”

他感觉到了我的敌意,说话顿时语无伦次,白皙的脸竟然变红了。

他竟然会脸红!

“说吧,什么事?我正忙着呢!”

我装作大忙人的样子对他说。

“我……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面前的小男生脸更红了,讷讷地说。

“说。”

我的心又开始变软,不过说话的口气锋利如刀子。

“我想和你交朋友。”

他的声音小得像蚊子,但我却听得清清楚楚——呸!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生一般俗!俗俗俗!俗不可耐!

“讨厌!”

我扔下两个掷地有声的字,然后大步流星地向胡同外面走去,想甩掉他。

现在,他的养眼、他的才华、他的风度……在我眼里都变得像剥掉的糖果纸一样,虽然花花绿绿的,却一钱不值。

“冯离离,你如果想要钱的话,我可以为你变出钱来!”

养眼的男生,不,养眼的花瓶、草包追了上来,说出了一句让我恶心透顶的话。原来是个富家公子啊,难怪!

“好啊,你给我一千万,我就跟你交朋友。”

我故意刁难他。我知道,越有钱的人越小器,我有个叔叔就是个亿万富翁,可是,当他妻子得白血病的时候,他却连一个子儿都不掏,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生命如风般渐渐逝去。或许因为这个原因,我对有钱人没好感。

“真的吗?”
  养眼的草包脸上现出喜色,只听他“啪嗒”一声捏了个响指,突然间,奇迹出现了——我身后的胡同,铺满了一沓沓花花绿绿的钞票——还都是美元呢。
  他是怎么办到这一点的?
  难道他是个魔术师?
  
  “我没有办法知道这满地的钱是真是假,你还是把它们变掉吧。”
  我摇了摇头说:满地的钱对我确实没有吸引力。我出生于单亲家庭,妈妈从小就告诫我不是自己的钱一分钱都不能要。
  “那我给你变一辆世界名车吧!”
  他又捏了个响指,满地的美元消失了,一辆锃亮的、长长的、流线型的劳斯莱斯出现在我的面前。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给我变幢豪宅?除了金钱和名车,你还有什么打动女人心的手段呢?你们这些人,穷得只剩钱了!”
  我鄙夷万分地说。
  “我明白了,地球上有那么一类女子,只喜欢英雄,对物质的东西不感兴趣。你,大概就是这样的女子。”
  他点了点头。劳斯莱斯像蒸气一样消失了。
  
  “嘎吱——”
  一辆运钞车在我们的前方数米处突然停下。
  “滚开!不然碾死你们!”
  运钞车的车窗里,探出一个戴着黑头套、只露着两只眼睛的脑袋,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冲锋枪。为了吓唬我们,他一边恶狠狠地说着,一边还用那闪烁着冰冷光辉的枪对我们指了指。
  怎么回事儿?运钞车和银行抢匪是从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我惊疑地想。这时,我听见车里的歹徒也发出了和我类似的疑问:
  “老大,这是什么地方?刚才我们还在高速公路上跑,怎么现在钻进小胡同里了?”
  另一个回答:
  “真是见了鬼了!”
  难道,是养眼的草包——不,现在还能叫他草包吗?他应当是个魔术师吧?不然怎么想变什么就变什么呢?运钞车和银行抢匪,大概也是他从别的地方变过来的吧?他刚才说什么?美女爱英雄?他是要在我面前演一出英雄救美女的活剧吗?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验证了我的想法:运钞车上的抢匪,见我们还不让路,就横冲直撞过来。他向前伸出两手,一堵看不见的墙就横在了我们和运钞车之间,当运钞车撞着那堵无形的墙时,就顿住了,怎么也无法继续向前冲。抢匪们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他们将车倒退数米,又用冲锋枪“哒哒哒”地朝我们射出一梭子弹,我在电影《黑客帝国》里看到过的“子弹时间”,在这一刻变成了现实:那些子弹离我们还有一米远的时候,突然间全顿住了,他的手在空中一挥,子弹就像橡皮做的一般,全都委落在地上。抢匪们正大呼“邪门”的时候,他像打太极拳似的,两手一个逆时针翻转,那运钞车就整个地颠倒过来——像一只龟背向下、肚皮朝天的大乌龟,无力翻身。过了一会儿,警笛声呼啸而来,警车从胡同的两头堵住了运钞车,荷枪实弹的警察从警车里出来,抢匪们束手就擒……
  混乱之中,养眼的转校生拉着我的手,冲出了胡同。
  
  我们前面的这个湖,叫什刹海。夕阳将湖面染得红彤彤的,湖面上有白鹭在轻盈地飞翔,盘旋的鸽群扔下一串清脆的鸽哨声从我们头顶掠过。这是一个诗意、清爽和美丽的黄昏,我和养眼的转校生走在湖畔,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没来由的浪漫。
  “怎么样,现在可以做我的朋友了吧?”
  养眼的转校生站在我的面前,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他说话的声音还是有点怯,像一个害羞的孩子。
  虽然我的心已经软得不行,可是,我的理智还在提醒我:绝对不行,他只不过是个魔术师,用了我所不知道的办法给我制造了一堆幻象。魔术都是骗人的,我怎么能相信一个喜欢骗人的男生呢——虽然他很养眼。
  “感情这东西是不能勉强的。”
  我摇了摇头,我很难想像要是我的母亲知道我有男朋友了,会多么的伤心——她一再提醒我中学时代不能早恋。
  这时,不远处,一座古庙里的撞钟的声音“铛铛铛”地响了起来——现在是傍晚6点了,我必须赶快回家,不然妈妈会着急的。
  可是,我现在对这个养眼的转校生有点欲罢不能了——我真的有点喜欢他了,有一点,那么一点点。情感这种东西,总是超越于理智啊!
  就在这时,风将一声极其无奈的叹息送到了我的耳边:
  “唉——我得走了。”
  是转校生,他的眼中,竟然蓄满了泪水,神情充满了让人不忍的无奈。
  
  “我是上帝,我要走了。”
  他摇了摇头说。
  “我知道你的名字……”
  我有点于心不忍。
  “不,你不知道,”他摇了摇头说,“我是创造这个世界、主宰万物的上帝。我的时间到了,我现在必须回到天堂,回到我的天使同事们身边。”
  他是上帝……开、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真的是上帝,自从我创造地球和人类之后的数十亿年,我一直在不停地工作。我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可是,人世间总是有那么多的琐事等着我去解决。我烦不胜烦,就向天使议会提出了休假的申请。我的申请天使议会整整讨论了一万年才得以通过。不过,天使们还提了一个条件:我以转校生的身份到人间后,必须在8个小时内得到学校老师为我安排的同桌的友情,如果我成功了,我可以在人间休假一年;如果我办不到,我就必须回到天堂去……”
  他说话的时候,头上竟然现出一个光圈,背上长出了两只巨大的、洁白的翅膀。
  他是上帝,他果然是上帝!
  “那我现在就答应你,请你当我的好朋友!”
  我大声说道,甚至想去握他那女子一般纤细的手。
  “不,来不及了。6点的钟声响过之后,我就没有机会了!”
  他说着转过身去,轻轻地扇动翅膀,一阵风从我脸颊上覆过,我看见他快步在水面上奔跑了几步,就扇动着巨翅,朝大如车轮的夕阳飞去,不一会儿就化作一团白色的光点,越来越小,消失在火红色的天边。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上帝。在后来渐渐长大的岁月里,我经常会到那个上帝离去的湖边,仰望天空,在心里说一声:
  “对不起,上帝。人世间有太多的阴错阳差,因为我的性格,我错过了机会。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结果,一定不会是这样!”
  上帝,你能听见我的呼唤和心声吗?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