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得像头小猪的米凯莱(下)

(选自《胖墩骑士》第一章

(Cuore di Ciccia)

[]苏珊娜·塔玛罗    马默 

 

 

 

 

 

 

童话网主页

中外童话名篇

中外童话名家

中外童话名著简介

 

 

 

 

 

  家里又只剩下米凯莱一个人。他又来到冰箱那里。“弗里戈,”他问冰箱,“什么叫相爱?”

   “扑吱吱!相爱就是互相照顾,让你吃得饱饱的,使你觉得温暖!”冰箱说,然后它又补充道:“扑吱吱,我爱你!”

    听到这话,米凯莱走上前抱住冰箱的大肚子,给了它一个紧紧的拥抱。事实的确如此,冰箱是米凯莱惟一的朋友,在每一个漫长孤独的下午,它是惟一可以使米凯莱快乐起来的朋友。

    米凯莱和冰箱之间的秘密起初并没有人发现。只是在几个月后,有一天,吃饭的时候,米凯莱没使劲,身上的裤子就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崩开了。从那开始,妈妈就起了疑心。

当时米凯莱和妈妈正在埋头吃饭,突然听到扑嗤一声。

“什么声音?”妈妈问。

“可……可能是闪……闪电。”米凯莱结结巴巴地说。

“别说谎话,天上连一片云彩也没有。”妈妈说,她开始警惕了,伸出鼻子在空气中闻着。“看着我的眼睛!你是不是放了一个……?

    米凯莱满脸通红:“噢,没有!妈妈,我向你发誓我没有!”

  “别费劲发誓了。”妈妈说。

  于是他们又埋下头吃饭。

    等吃完水果后,米凯莱就站起身来。这时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米凯莱刚走了两步,崩开的裤子就脱落下来,滑到了他的膝盖上,又从膝盖上落到了脚面上,最后他只穿着一条短裤,站在房子的中间。

    他傻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妈妈也没动,两个人这样静默了一分钟。突然,妈妈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令人毛骨耸然的叫声:“啊---!!!”然后她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喊道:“你胖得简直像头小猪!”话音刚一落,妈妈就直挺挺地晕倒在地上了。

    随着妈妈那声怪叫之后,又发生了一连串恐怖的事情。妈妈一清醒过来,就让米凯莱脱光了衣服,站到桌子上去。米凯莱光着身子,站在桌子上,像条肉虫子,混身的肉随着他的每一下喘气在轻轻地抖动着。妈妈拿来了一个裁缝用的黄色的米尺,开始给米凯莱测量身上的尺寸。她量了米凯莱的大腿、小腿、肚子、脖子、胳膊和他的双下巴,而且边量边大声报着尺寸,还在不停地说:“讨厌!我的天啊!真讨厌!”

    量完之后,妈妈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理想儿童手册》,一边翻看,一边还小声地自言自语,用书上规定的理想儿童的尺寸与自己儿子的尺寸比较着。这时米凯莱还光着身子站在桌子上呢。过了十分钟,妈妈才看着他,对他说:“ 很糟糕,但不是糟糕透顶。假如我们采取一些措施,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切都会正常的!”

    妈妈用手捏着米凯莱肚子上的肥肉,亲昵地拉来拉去地拉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要一起战斗……你会配合的,是不是?”

   “当然了,妈妈!”米凯莱说。他一向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可是,当妈妈又匆匆忙忙离开家后,他立刻从桌子上跳下来,衣服也顾不上穿,就跑到冰箱那里去,把里面的食品吃了个精光。

    世界上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或者是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是这样的,就是孩子们总是可以理解大人们的需要,大人们却几乎从来都不理解孩子们想要什么。他们总以为他们的需要也就是孩子们的需要。但实际上却往往不是这样的,孩子们常常是为了有礼貌而服从大人,或至少做出听话的样子。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前面已经讲过,安杰丽卡是泳装厂的厂长,对她来说,身材苗条轻盈是最重要的。

    原因很明显,因为假如所有的人都是胖子,还会有谁愿意购买她们厂生产的泳装。当然,为了使自己足够瘦,妈妈也做出了巨大牺牲。她两三天才吃一顿正餐,平时只用脱脂酸奶和干瘪的苹果来维持营养。

    但她对米凯莱采取的措施就不仅仅是这样了,因为这些减肥措施还远远不能阻止米凯莱的发胖,因此,哪怕只有一分钟的空闲,妈妈也要拉上米凯莱到花园去跑步、做操或者做跳跃运动。

    她自己每天早晨和晚上都要量一下体重。假如晚上发现体重增加了一百克,她就会不去睡觉,而到花园里去跳弹力毯,一直跳到第二天早晨才罢休。要是发现体重增加了两百克,她就急得嚎啕大哭。这时,米凯莱就不得不用温柔的话语去安慰她,虽然妈妈的胖瘦和他毫不相关。

    米凯莱和爸爸在一起时也是这种情景。爸爸是跑车销售商,驾驶跑车的人往往都是晒得黝黑的干瘦男士,爸爸当然也是如此。所以每次星期天早上来接米凯莱时,爸爸总是身着一身运动衣,脚踏运动鞋。当别人在家里看着电视品尝炒宽粉时,米凯莱却得和爸爸一起顶着太阳,在公园里转着圈跑个不停。

    米凯莱憎恶跑步。跑步使他的脚和膝盖疼得要命,还让他上气不接下气。跑得时间长了,他还会觉得头发昏。他的头不再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脖子上,而是一会儿晃到这边,一会儿晃到那边,像断了脖子的洋娃娃的头似的。米凯莱也憎恶脱脂酸奶、干瘪的苹果和含蛋白质的饮料。他还憎恶去英语学习班和电脑学习班,所有的这一切他都憎恶。但既然他一向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所以他还是一一地照着去做了,从来也不说什么不乐意的话。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妈妈以为儿子正是他们所希望的那样,是和他们想的一模一样的。然而,也正因为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米凯莱变成了一个郁郁寡欢的、孤独的孩子。

    六点钟,墙上的时钟准时敲响了。还在床上躺着的米凯莱睁开了眼睛,再过两分钟或者三分钟就能听到妈妈的汽车在房前刹车的声音,然后是门打开的声音,还有妈妈那直奔厨房的轻快、敏捷的脚步声,停顿一会儿,就能听到妈妈惯有的喊叫声。

果然,过了一分半钟,这些响声就都传进他的耳朵里了。嘟嘟的汽车喇叭声和嘎答、嘎答、嘎答的脚步声,最后,是妈妈啊的一声喊叫声!

    米凯莱屏住呼吸,缩成一个肉团,老老实实地地等着妈妈冲进房里来。这时,他的房门嘭的一声被打开了。“米凯莱!”妈妈脸上泛着黄紫色,冲他大声吼叫着,“你又干了一次?!”

    “妈妈, 我……我……干什么了?”米凯莱结结巴巴地问。

    “你当我不知道,啊?你又把冰箱里的东西都吃掉了!这就是你干的事情!”

    “哦,这不是真的,妈妈。我只不过是从冰箱前面走过,朝冰箱里看了一眼……”

    不等米凯莱说完,妈妈就朝他扑了过去,两只手像爪子一样,抓向他的肚子。妈妈的手冰凉,指甲很长。她抓着他肚子上的两块肥肉晃来晃去地说:“看看,看看!恶心不恶心?这里面是什么?这就是你说的只是往冰箱里看了一眼吗?”

    米凯莱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没有说话。从他的肚脐以上长出来的一层肥肉,凸出来像一个房檐似的,还打着折,向膝盖方向垂下去。

    “你是只看了几眼吗?”妈妈还在吼叫着,“你不觉得害羞吗?你从头到脚一身的肥肉,胖的像一条貉鼠!像一个大炸糕,一个热气球,一匹笨河马,一个厚皮动物,总而言之,你是一个大胖子!” 妈妈越吼越厉害。米凯莱知道,每到这种时候,妈妈就会突然哭起来。每次都是这样的。

    果然,妈妈刚刚吼完上面这堆话,突然面色通红,双手朝天挥舞,鼻子也朝着天,抽抽泣泣地哭起来了。她边哭边说:“宝贝,你真的不懂事吗?你向我做过多少次保证,再也不做这种事了,啊?可每次你都答应得好好的,每次你又都照做不误。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胖,啊?假如我是一个胖得出奇的女人,你不会觉到丢脸吗?啊,那我为什么不应该替你感到害羞呢?噢,宝贝,为什么你不做出努力,表示你爱我呢?”

    “哦,妈妈,我爱你!”米凯莱喊道。

     “那你为什么不努力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呢?你缺什么?我和爸爸让你缺过什么吗?”

    “啊,不,妈妈!我什么东西都不缺。”米凯莱小声地嘀咕着,一边用手很快地擦去刚刚从眼睛里掉出来的两滴泪珠,免得妈妈看到。

    接下来的事情,和每次都一样。妈妈拿出一个专门记录减肥计划的黑色封皮的练习本和一卷裁缝用的黄色米尺,先是测量米凯莱的尺寸,又让他光着身子站到磅称上去称体重,然后是计算体重和热量,最后宣布对米凯莱作出的“判决”——沿着花园跑五十圈、做五十遍全套体操、在弹力毯上跳一个半小时。为了加强效果,去睡觉时,还要吃下去两剂超强力泻药。

    米凯莱乖乖地服从了所有的命令,在花园里拼命跑步,做了整整五十遍操,在弹力毯上跳够了要求的时间,在关灯入睡之前,捏着鼻子吞下去了两杯可怕的泻药。这一切都做完了以后,他关上了灯,側身躺在床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应该是幸福的,可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幸福。他的肚子空空的,胳膊、腿像散了架似的。

  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你感到忧伤了,你得安慰自己,去吃东西!”

为了驱散这个声音,米凯莱尽量去想令他感到愉快的事情。惟一能让他想到的愉快的事情是每年夏天在乡下外婆家度过的时光。

选自浙江少年儿出版社2004年3月出版的世界幽默儿童文学丛书·胖墩骑士责任编辑:

 童话网制作 网页版权所有